第二章 悲泣的女人

黎明边缘  作者:雪中红

十五天后,列车缓缓驶入华夏市火车站。

一碗香喷喷的牛肉面彻底将沉睡的冯小艺从梦中唤醒。

“冯小姐,你到家了,吃完这碗面下车去吧?”柳良已经把冯小艺的行礼整理好。

冯小艺揉了揉惺忪的眼睛,定睛瞧了一眼车窗外月台上拉的长红——“喜迎新春,华夏火车站祝您新年快乐!”

龙飞凤舞的大字,妥妥的华夏风格。

“我……我真的到家了?”

冯小艺喜出望外,可才刚刚站起身,眼前就一阵黑乎,十五天没吃东西,命没丢都是好事了,她这才感觉到肚子好饿,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抓起筷子,三两口就把整碗面给吞了下去。

“谢谢款待!”

“嗯嗯嗯……冯小姐还是快下车吧,列车只会在华夏停靠十分钟。”柳良无奈催促道。

“我差点妨碍到柳先生工作了……”冯小艺挠了挠头,抓起行李箱才刚走两步,想起了什么,问道:“对了,我好像还没有正式补票呢。”

柳良摇头道:“我们列车长说了,那晚他有些粗鲁,此程免费,就当是赔礼道歉。”

冯小艺抿了抿嘴唇,低估道:“算他还有点良心。”

当冯小艺提着行李箱下车时,梁逸早就已经在车门口等待。

梁逸穿着一身正气的中山装,左手提着一只特务皮箱,右手握着一柄看样子价值不菲的宝剑。

古代人?

冯小艺愣了愣,出于礼貌也要打个招呼:“这么巧,你也住在华夏市?”

梁逸微微点头。

“梁老大,都什么年代了?你还用剑的?”

徐哲叼着香烟,和柳良一起站在车门口,他们并没有下车的意思。

梁逸轻声道:“我的剑,比枪还要快。”

“行走江湖的男人一定要身背两杆枪,一杆打坏人……一杆打姑娘,”徐哲斜眼笑看刚下车的冯小艺,又指着梁逸的皮箱道:“我在你的皮箱内放了一把手枪,以备不时之需。”

梁逸点了点头,没有再耽搁列车的停靠时间,与车上的同事几声告别珍重,和冯小艺一起朝出站口走去。

“梁先生你……你带枪干什么?华夏是禁枪的,还有你手上的剑也是管制刀具,过安检会被抓起来,严重的还要被拘留。”冯小艺拖着行李箱,像个小跟班努力追赶着梁逸的步伐。

“冯小姐,你难道没有发现车站和以往不同么?”梁逸放慢了步子。

正值春运期间,往年早就人山人海,今年却连个人影子都看不见。

“会不会是传染病的原因?那要真是,就好严重了……也不知道爸妈他们怎么样了。”冯小艺碎碎叨叨。

“梁先生,你家住哪儿呀?”

“华夏大学。”

“这么巧!我也是华夏大学毕业的,家也在附近……梁先生,你也在华夏大学读过书么?你是学什么专业的呀?我看你年龄也不比我大多少……”

梁逸没有太多心思去理会冯小艺的攀谈,他站在出站口的阶梯上,静静地望着地下漆黑的通道,像是在聆听些什么。

“出站口往左走就能到地铁站,那里坐3号线就能到长途汽车站,再坐半天汽车咱们才能到华夏大学。”

冯小艺掂起箱子就要下阶梯,梁逸轻轻拽住她的胳膊,问道:

“你听见了么?”

空无一人的车站很静很静,一道悠远清脆且极具穿透力的哭泣声从出站口通道的方向传来。

“有人在哭?”

“跟在我后面,别出声。”

梁逸把皮箱塞给冯小艺,提剑率先走往通道。

通道很暗,只有几盏应急灯还在挣扎,阳光在入口5m后就停止了前行。

越往通道里深入,哭泣的声音就越清晰。

腊月东风,凉飕飕,吹得垂吊在通道上的指示牌摇摇晃晃,忽明忽暗的灯光,再加之断断续续的哭声……冯小艺的神经开始紧绷,她取出手机,打开手电筒驱赶黑暗,并对走在前边的梁逸道:

“梁先生,你也拿手机出来照一照,指不定是有什么坏人,春节期间好多不法之徒的。”

“我没有手机。”

“……”

冯小艺在背后白了梁逸几眼,连她爷爷奶奶都配得有老人机,一个新时代的青年,怎么可能连手机都没有?

哭泣声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似乎就在这附近!

“梁先生你快看!”

冯小艺冲一处拐角的垃圾桶旁打亮过去——五米外,一个披头散发女人正抱着膝盖埋头哭泣,大冬天的,还没立春呢,女人只穿了一件白色睡衣,整条腿都裸露在外头,又坐在地上,不给冻坏了?

“一看就是和老公吵架跑出来的,唉……”

冯小艺爱心泛滥,正想上前去询问,梁逸伸手将她拦在身旁,轻声道:

“她不是人。”

她不是人……多么渗人的话?

冯小艺不可思议地望着梁逸,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眼前这个男人才不是人。

“喂,这位小姐,你这是怎么了?要不要帮你报警?”她试着冲那哭泣的女人呼喊道。

女人始终没有抬头,反而哭得更加凶猛。

“一看就是遭遇了家庭暴力但不敢报警的女人。”

梁逸拾起地上一只易拉罐,捏成一坨铁,猛地砸向那哭泣的女人。

“嘭!”易拉罐正中女人的头部,听声音力度还不小,女人却?连一点多余的反应也没有,哭,一个劲儿地哭。

“喂,人家都这样了,你怎么还砸人家?”冯小艺皱眉质问道。

梁逸道:“正常人被砸都会有所反应,很明显她在利用哭泣做诱饵,等你靠近到攻击范围,她就会发动致命一击。这样的攻击性质,是潜伏者惯用的伎俩——她的办法很拙略,如果你还愿意上当的话,那你就是笨蛋。”

梁逸低头凑近冯小艺,仿佛已经确认了冯小艺是笨蛋。

冯小艺偏过头去,不服道:“只有真正的笨蛋才会信你的话,她明明就是个活人,你的唯物主义世界观到哪儿去了?”

梁逸饶有兴趣地抱着肩,用下巴指了指不远处哭泣的女人道:“你不信的话,可以去试试。”

“试试就试试,我还怕她吃我不成?”

冯小艺胆子并不小,但女人的哭泣声实在太凄凉,埋头散发穿白衣,像极了电影里的女鬼……她硬着头皮往前靠,但也不敢离得太近,她在距离女人2m远的地方停下脚步,弯腰,用手电筒想看清楚女人的脸:

“小姐你——”

“啊!”

一声厉呵,吓得冯小艺魂儿都丢了三成!

女人抬起头,突兀的眼珠,苍白的脸色,暴露的牙齿,30cm长的舌头!

冯小艺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脑子一片轰鸣,思想完全懵圈!

女人张牙舞爪飞扑冯小艺!

“呛!”

剑出鞘!

电光火石间,一柄银白色的长剑就已经削断了女鬼的脑袋。

梁逸甩了甩剑上的淤血,把剑缓缓回鞘,似笑非笑问候瘫痪在地上的冯小艺:“冯小姐,你没事吧?”

女人的头,恰好滚落在冯小艺双腿之间,许是梁逸的剑太快,女人张大的嘴巴还没闭拢,眼珠子更加突兀,面相更加狰狞!

“啊!”

冯小艺吓走的魂魄好像又给吓了回来,她像是弹簧一样从地上窜起,撞进梁逸的胸膛,搂着梁逸的脖子,浑身瑟瑟发抖。

“你杀人了,你杀人了!”

梁逸废了好大的力气才将冯小艺从身上抽离,接着又蹲在断头女尸身旁,仔细检查了一会儿,神色逐渐凝重:“想不到华夏的疫情竟已严重到这个地步……”

“我看我们还是报警吧,你也是属于正当防卫,应该不会有事的……”

冯小艺拿出手机,手抖地连解锁都尝试了好几次,可当她正要拨号时,才发现手机根本就没有信号。

“怎么这个时候没信号……”她急得直顾跺脚!

“走吧,华夏已经乱了。”梁逸立身,掂起箱子往前走去。

“可是她……”冯小艺瞥了一眼地上的无头女尸,忍不住打了个激灵,她咬了咬唇,拖着行李箱跟上梁逸:

“梁先生,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她会成为你所说的那个什么……潜伏者?”

“我想这应该和华夏爆发的瘟疫有关,从女人的外形和特征来看,她不仅是被感染了,而且还发生了变异。”

“生……生化危机?”

“很有可能。”

“这不是电影里才会发生的事情么?”

“是电影把你们的思想给定义了,从古自今每隔百年就会爆发一场瘟疫,似乎在冥冥中就已经成了循环,比如二十年前华夏的‘非典’,两百年前欧罗的‘鼠疫’,疯牛病,狂犬病……都是生化危机,区别只在于影响范围和感染程度。”

“那爸爸妈妈他们会不会有事……”冯小艺心里开始担忧。

“十五天前华夏新闻还有报导,按照一般的传染速度,幸存的居民应该占有很大一部分比例。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瘟疫能在短短的十五天内将华夏市沦陷,那么它的感染性一定空前强大,不仅对于华夏,对于世界来说都是一场毁灭性的打击。”

梁逸低头瞧了一眼手中的剑,沉声道:“就是因为如此,我手中的‘华夏之赞’才会再次出鞘。”

……

(女主真善美,实则傻白甜,感觉还行是吧?)

第一章 第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