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地铁站里的尸潮

黎明边缘  作者:雪中红

事实证明,英雄救美自古以来都是一件非常适用于泡妞的招数,冯小艺不再对梁逸存有偏见,渐渐地,甚至产生了一种非常美妙的依赖。

当女人开始依赖男人,当男人开始将就女人,爱情,大约就快要来了。

华夏火车站是全国各地的铁路枢纽,纵横南北,分上中下三层,几个出口偏偏都设在最下面一层,到了底层后就是坐摆渡车和专线巴士也要十分钟才能彻底看见城市建筑。

以往华夏引以为傲的复杂交通,到了这个点儿,却成了一种无形的累赘。

“华夏火车相对于城市要高出几十米,除了正常出站的专线巴士、地铁、还有索道缆车……但现在电力系统瘫痪,地铁和缆车都没办法开动,咱们可以自己开摆渡车出去,”冯小艺简单叙述了一下车站的概况,最后还不忘问一句身旁的梁逸:“梁先生,你觉得呢?”

梁逸直接摇头道:“身在末世,应该不走寻常路,正常的逃生通道肯定挤满了人,应急通道指不定更多,我们不能从这些地方出去。”他想了想,顿了顿,才下决定道:“我们从地铁站出去。”

冯小艺撇了撇嘴,疑惑道:“梁先生,你可能还不知道现代的行情,地铁是整个华夏火车站人最多的地方,我们从那里走会不会不妥当?而且地铁也没开呀……”

梁逸道:“我们肯定无法坐地铁离开,而是从地铁的轨道往外面走。铁轨配有高压强电,一般都是封闭的,危险度最小,但地铁站里的情况就不得而知了。”

梁逸最担心的不是地铁里的狂暴者,而是整个地铁系统崩溃后带来的影响,如果地铁相撞造成了隧道坍塌,那么出口就会被堵死,狂暴者极有可能徘徊在隧道中……现在这个局势绝对不能马虎,一字落错,满盘皆输。

“梁先生,你在担心什么?”冯小艺见梁逸闷声不说话,出声询问道。

梁逸斜了斜眼睛:“我在担心你,算不算?”

如果没有这个女人,他早就已经走出火车站。

但是:

蝴蝶扇动翅膀引发一场风暴,遇见一个人,邂逅一秒钟,完成一件事,所有的规则都会被重新打乱。

两千年的岁月教会了梁逸,每个人的出现都是冥冥中注定的,不是什么坏事就不要反抗了,顺其自然,说不定整个世界都会因此而改变呢?

胸不大,腰不细,个不高,长相一般,只有一双眼睛稍带几分东方神韵,她好像算不上什么红颜祸水,也没办法做到倾国倾城。她真能改变整个世界的命运?

“梁先生,我们……还是快走吧,天要黑了……”

冯小艺被这赤裸裸的目光看得有些不自在,先走下通往地铁站的阶梯,道:“咱们去找三号线。三号线是单轨道列车,一般都走地面,我们找准一个方向走,一定能看见太阳的。”

梁逸浅浅一笑,抓紧跟上。

华夏的地铁系统在整个世界上都算得是上拔尖儿,光是安检口就要三十多个,每天都有成百上千万的客流量,日夜不息的运作着。

地铁站内非常干净,连一个狂暴者的身影都没瞧见。甚至说从一路走来,除了悲泣的女人和困在厕所里几个狂暴者之外,再也没遇到过什么危险。

瘟疫爆发,政府一定会采取相应的手段,关闭各大交通很合乎常理,刚刚在厕所里遇见的狂暴者穿着保安制服,极有可能是留在地铁站内维持秩序的安保人员……如果真是这样,那就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梁先生,你过来看。”冯小艺站在人工服务的窗台前招呼道。

人工购票的工作室内正趴着一个身穿制服的女性,因为是头朝着桌面,看不清具体是个什么情况,总之一动也不动。

“要不要试着叫醒她?”冯小艺问着,又猜测道:“工作室四面都是玻璃,她应该没被传染,我想她一定是饿晕过去了。”

梁逸摇头道:“在还没搞清楚疫情的传播途径时,不要妄自下定论,我们在外说话,她是可以听见的,”说到这儿,他用手指轻轻地敲了敲玻璃窗,冯小艺也轻声呼唤道:“小姐你好,听得见我说话么?”

连续三声敲窗问候,女人还是趴在桌面上一动也不动。

“要不我们进去看看?”冯小艺有些担忧。

“这是个相当愚蠢的办法,她如果真有机会逃跑,又怎么会困在工作室里呢?还有刚才在厕所里几个狂暴者,很明显他们是在恐惧的情况下跑进厕所,然后又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感染。”

梁逸眉头紧皱,如果真和自己分析的一样,那么这场瘟疫就绝对不是偶然,而是有人蓄意传播。

柳良和徐哲说得没错,华夏面临的将是一场毁灭性的灾难。

“可是咱们从进车站到现在,就没有遇到一个幸存者。万一她没被传染,那我们就能知道华夏究竟发生什么事了……”冯小艺有点坚持想救人,可想得好,胆子却不大,她只能可怜巴巴地望着梁逸。

“好。不过咱们先做个实验。”

梁逸拉过冯小艺的手,在食指上轻轻一掐,伴随着一声“哎哟”,血缓缓地流了出来。

“好疼,你干什么?!”冯小艺憋着疼,眼睛瞪得又大又圆!

梁逸用卫生纸取血,然后再顺着服务平台的凹槽丢进工作室,简单分析道:“通常狂暴病毒携带者都很容易被鲜血唤醒,所以拿你的血来试试。”

“那你干嘛不用你自己的血?明知道我刚刚才大出血过……”冯小艺吮吸着食指,不禁埋怨道。

“我的血?”梁逸冷冷一笑,“我的血对于谁来说都是一种剧毒,它们不会喜欢的。”

“那你得个白血病都没人跟你配对!”

“我不会生病。”

“你怎么不说你长生不老呢?”

“我还真——”

“咯咯咯!”突然一阵骨骼错位的声音从工作室里传来!

工作室趴着的女人突然双手撑住桌面,全身像是安装了机关和发条,机械又迟钝地站起来,披头散发间猛然抬头,一双只剩下眼白的眼珠子突然瞪向冯小艺!

“我的天呐!”

冯小艺吓得语无伦次!

“咚咚咚!”女人逐渐开始狂暴,用拳头猛然轰砸办公司的玻璃窗。窗户并不是防弹玻璃,没几下竟然就遭砸开一条裂缝!

“吼!”

高频率的轰砸打破了整个地铁站的宁静,接着嘶吼与咆哮声点燃喧嚣,数以千计的狂暴者,从十几个出入站口蜂拥而入,尸潮彻底爆发!

“快走!”梁逸赶忙拽着冯小艺直接跨过安检口来到中央大厅,“你说的3号线在哪个方向?”

“前……前面,我我我……我腿软了!”冯小艺完全吊在了梁逸手上。

“闭上眼睛,别看我!”

梁逸嘱咐同时,一把将冯小艺捧在怀中。冯小艺不敢多看,直接把头埋进梁逸胸膛。

梁逸双目重开,褐色的眼眸即刻变成腥红色,皮肤愈加苍白,两颗嗜血的獠牙从嘴角钻出!

外貌形态改变,力量与速度极具增加,他一只手抱着冯小艺,一只手挥剑前行,不论狂暴者多疯狂,手起刀落,人首必定分离!

十几剑,杀出一条血路!

他纵身一跃,跳下落差起码十米的电梯,等来到站台后,才恍然明白,这里才是真正的狂暴者栖息地——尸体堆积如山,堵住了所有站台,梁逸带来了不小的动静,似乎吵醒了正在休眠的它们!

“咯咯咯……”一阵骇人头皮发麻的骨骼声接连不断地从尸堆里传来。

它们正在苏醒!

梁逸皱眉,倒吸一口气凉气。

“梁先生,怎么了?”冯小艺即使闭着眼睛,也感觉到了四周的恐惧弥漫!

“没事,一点小麻烦,我叫你睁开眼的时候你再睁开眼。”

“梁先生,你的身体好冰……像冰块一样!”冯小艺自觉地将梁逸抱得更紧,相拥取暖。

此时后面追赶的狂暴者蜂拥而下,站台沉睡的狂暴者逐渐复苏,一并集合追赶奔跑在前头的梁逸。

站台有十二节,靠近尾部的站台有一处施工人员专用铁门,可直接通往轨道,梁逸奔跑到车尾时,整个车站的狂暴者全部苏醒,它们的数量实在太多,整个站台都感觉轻轻震颤!

好在站台狭隘,几十万个狂暴者像滚雪球一样,反而减缓了追击的速度!

梁逸清理了车尾的狂暴者,一脚踹开铁门,飞奔而入,放下冯小艺,转身将铁门重重关上,从皮箱中取出一条“超韧性皮带”,三两下就代替了被踹坏的门锁,千钧一发之际,狂暴者被挡在了铁门后!

梁逸不敢滞留,变回人形状态,拉起蜷缩在地上的冯小艺,长叹一口气:“好了,危险暂时解除,起来跑两步。”

冯小艺也不愿再麻烦梁逸,睁开眼刚好瞧见扒拉铁门的狂暴人群:

“快跑鸭,快跑!”

她像是弹簧一样从地上蹦跶起,反手牵着梁逸,随便挑了个方向,一路狂奔!

第三章 第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