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幸存者

黎明边缘  作者:雪中红

冯小艺始终没想到,与其他幸存者相遇的场景会是这样,她不得不回忆起身旁梁逸说过的话——末世中,人心更加险恶。

“我们也是华夏人,只是刚刚路过这里……”她不敢回头,只能牵强解释。

“谁管你是哪儿的人,总之这里不欢迎你们!”一个尖锐声音在二人身旁响起。

冯小艺皱眉道:“这里是公共场合,凭什么——”

“和他废什么话,直接扔下去!”

“对!万一他们带着传染病怎么办?扔下去!”

“嘘!你们小声点儿,别把下头的怪物吵醒了!”

议论声绝不止于一个两个人,躲在商场里的幸存者还不少。

冯小艺大气不敢出,咬着嘴唇,惊恐地望向梁逸。

梁逸泰然自若,斜了一眼架在脖子上的消防斧,趁几人争论时,用剑鞘猛然回抵身后的威胁者,与此同时高抬腿,一脚踢飞了架在冯小艺脖颈上的消防斧!

三两下挣脱束缚,他拉着冯小艺连连退居一旁,长剑出鞘,和对面的幸存者展开对峙。

冯小艺惊魂未定,一缕头发从鬓角滑落,刚刚梁逸那一脚要是再偏差个一厘米,她白皙的脸蛋儿绝对要多上一条口子!

“哟,看不出来呀,小子佩剑,还是个练家子。”

拉开距离,这才看清楚对面的情况——幸存者有三十几个人,男女老少都有,有两个男人站在幸存人群前,一个190cm般高的光头大汉,30几岁的年龄,他故意把袖子挽起,露出一条大花臂,身材壮硕得像一堵墙,满脸凶神恶煞,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儿;另一个也有180cm的身高,相对光头来说清瘦一些,年轻一些,染着一头红发,长得倒是挺俊朗,就是神色清高,瞧不起人。

很明显这两个男人是幸存人群中的“领袖”,但究竟是民选的,还是自认为王,不得而知。

光头花臂男手持消防斧,恶狠狠地瞪着刚刚从自己手里挣脱的梁逸,不屑道:“小子,识相点就自己下去吧,现在时代不同了,杀了人是没有警察管的!”

花臂男的一些话,足以证明,秩序已经开始混乱,文明逐渐走向灭亡。

梁逸冷冷一笑,低头轻抚着手中的剑,阴沉道:“得人恩赐此剑,扶忠除奸,守卫华夏荣誉。它已经很久都没有饮过活人鲜血,今天只怕要开锋了。”

冯小艺能清晰地感觉出梁逸的杀意,他杀那些怪物都像杀鸡一样,光头纹身男还挑衅,这不是自寻死路么?

她赶忙按住梁逸的手,轻声劝道:“算了,别和这些流氓较真,我们随便找个地方凑合一下没关系的。”

梁逸眯了眯眼睛,缓缓道:“冯小姐,有些事是惹不起也躲不了,退一步并不是海阔天空,而是万丈悬崖,”他又冷冷地斜了一眼不远处的纹身大汉,坚定道:“有的人,今晚必死无疑。”

冯小艺忍不住打了个冷颤,杀人是违法的,是要枪毙的,哪儿能这么轻易就剥夺别人的性命?就算纹身男不对,那也应该由法律来制裁……她心里想着,就想开口阻止梁逸,可这时,幸存者人群走出一个年轻女人。

女人裹着一件厚实大衣,大衣内穿着一件白大褂,好像是医生。

女人不仅人长得漂亮,而且还很面善,医者仁慈。她开口提议道:“让我来帮他们检查一下身体吧?如果健康,没有伤口,我们就留下他们。”

幸存者们都没有吱声,而是齐刷刷地望着光头纹身男。

纹身男好像对年轻女医生比较敬重,他瞥了一眼梁逸身旁的冯小艺,下意思露出一抹淫光,也点头同意:“好吧,王医生你可检查仔细了,鬼知道这些病毒会通过什么传播。”

“你们放心吧,就目前来看,病毒不会通过空气传播,只要他们没被咬伤,那就不会被传染。”

王医生象征性地在梁逸和冯小艺周围转了几圈,抬抬手,深深舌头,随意糊弄了两下,确认道:“他们很健康。”

幸存者们纷纷松下一口气。

光头纹身男这时又站出来,用傲然的口吻对梁逸和冯小艺宣告:“你们运气不错,可以加入我们,但是必须服从这里的规矩——这里的规矩只有一点,那就是我说了算!”

梁逸冷声道:“我要是不加入你们呢?”

光头纹身男,大眼瞪小眼:“不加入我们,就没有人会保护你!而且这里的食物有限,最多留你们一个晚上,如果明天你们还赖着不走,别怪我不客气!”

“谁稀罕呢!十个你都抵不过一个梁先生!”

冯小艺倒是主动了一回,拉着梁逸就往商场另一头走去。

梁逸几次回头,犹豫着想要杀了纹身男,却发现冯小艺的手拽得格外地紧。最后,还是把剑收回了鞘中,今夜就放他一条生路。

……

三楼商场的左边是一个大超市,被纹身男等幸存者占据;右边多数卖的是女性奢侈品,内衣,服装,香水,包包……总之冯小艺非常满意。

这些奢侈品专柜可不是她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敢想象的,或许就算她在社会中再摸索滚爬几年也不敢涉足这里,一个包包就要十几万,除去寄回家里的生活费,自己起码要攒上个七八年……

“摸一摸总没关系吧?”

冯小艺钻进一家“RCwoman”的国际名牌展店,爱不释手地抚摸着柜台上的皮草包包,高端大气上档次,低调奢华有内涵!连挂钩儿都渡了一层金箔!

梁逸倚靠在店外的玻璃栏杆上,眼睛时时刻刻都不敢松懈,月光下的商场静悄悄,尸体也没有蹦跶,但就是因为有这份死寂存在,他才不敢掉以轻心。在几千年的岁月中,有太多太多的人死在宁静的黑夜里。

至少黑夜中的嗜血恶灵还没有在华夏出现,至少虫灾还没有在这片大地上爆发……也许,亡羊补牢还来得及。

“梁先生是么?”

梁逸可能有些失败,他专注了整个商场,却没有发现渐渐靠近的年轻女医生。

他没有说话,算作默认了。

女医生手中还提着一大袋食物,笑着递给梁逸道:“你们饿了吧?这是从超市里拿的水和面包,我不敢带得太多,凑合一顿吧。”

梁逸愣了一会儿才接过袋子,点了点头,又与女医生对视了一会儿,缓缓开口道:“谢谢你刚才出面为我们解围。”

女医生撩了撩额间几根发丝,她很漂亮,也很有气质,心地还很善良,她是个很优秀的女人,不管是放在现代还是末世。她浅浅一笑,道:“在这场疾病中活下来的人本来就没多少,我作为医生,能帮一个是一个吧……”

梁逸问道:“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女医生背靠着栏杆,凝眉沉默了很久,从兜里取出一盒女士香烟,点燃后吞云吐雾了好几口,才缓缓讲道:“说实在,才短短不到三个月,发生了这些事,我也觉得匪夷所思……”

得知:

女医生名叫王颖,今年27岁,是商场隔壁“新西医院”的内科医生。半年前,华夏东南地区发现了第一位感染者,患者临床的表现实在太过夸张,很快就引起了国家的高度重视,把病人转移华夏军医大学附属医院进行重症隔离,并由全国各地的专家进行研究。

但后来不知道怎么了,病毒发生了泄露事件,整座附属医院中,不论医生还是病人,一夜之间离奇死亡……国家为了避免引起恐慌和外界的舆论,甚至出动了军方进行维护,但好景不长,附属医院仅仅是个开端,病毒还是大面积地扩散传染,前前后后半年不到,整个华南区全部沦陷。

“当时我记得医院里的病人多出了平时好几十倍,患者严重发热、咳嗽,并伴有内脏大出血,一般人从发病到死亡只需要一个小时……停尸间里放满了尸体,还没等拉到火葬场,尸体就自己爬了起来,不顾亲情,见人就咬……”

讲述到这儿,王颖忍不住浑身发颤,连忙又点了一根香烟,裹紧自己的大袍子,光是回忆就吓得她脸色苍白。

梁逸全程都盯着王颖手里的香烟。

“梁先生?”王颖递过手里的烟盒儿,示意让梁逸也来一根。

梁逸微微摇头,回过神来,安慰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王医生平时救死扶伤,所有有幸能在这场灾难中活下来。”

王颖深吸一口手中的香烟,望着商场底下休眠的狂暴者,苦涩道:“这些感染者晚上陷入休眠,白天就会起来活动,凭它们的数量,商场的防御根本就不堪一击,留在这里,总有一天会死……”

梁逸问道:“你想离开?”

王颖摇了摇头,悲叹道:“我只是不想在这里等死而已,但外面的感染者成千上万,出去可能死得更快……”她丢去手中的烟头,深吸了一口气,收敛了自己的失落,笑着问梁逸:

“梁先生和梁太太呢?你们又是怎么绝境逢生的?”

梁逸瞥了一眼专柜里精挑细选,自言自语的冯小艺,轻声道:“她不是我的太太。”

“女朋友?”

“也不是。”

“那是……”

“什么都不是,只是一个……陌生人。”

“呵呵,那梁先生可真是个温暖的男人,处处都在保护一个陌生人。”

梁逸笑而不语,他扪着自己那颗几百年都不曾跳动的心脏,低声自问:“我很温暖么?”

……

第六章 第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