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残忍的慈悲

黎明边缘  作者:雪中红

狂暴者从四面八方涌入餐厅,狗子们也傻守着通风口,有一没一地蹦起撕咬梁逸的上衣。

11点40分,超出了预算20分钟。

梁逸生怕把狂暴者带进了商场,所以故意绕了两条街,从广场另一侧悄悄潜入商场,索性商场里的感染者并没有被外面的喧嚣吵醒。

梁逸使出飞檐走壁的功夫,没几步就轻松踏上三楼。

冯小艺还没回来?

梁逸在服装店里随便挑了套衣服,穿上后就想上5楼去找找看——

“啪!”

枪声!

还能有谁开枪?

梁逸急忙寻着枪声赶了过去。

……

“你别过来!不然我一枪打死你!”

冯小艺裹着一件大衣,裤子都没来得及穿,她把王颖挡在身后,自己举枪瞄准着三米开外的光头纹身男。

显然刚刚那一枪打偏了,纹身男毫发无损,但也不敢动弹,却也不觉害怕,他笑眯眯地盯着冯小艺裸露的大腿,色眯眯地问道:“小妹妹,你这枪是从哪儿来的?”

“你管我是从哪儿来的,你这色狼,赶紧给我滚!不然我一枪打死你!”冯小艺持枪的手抖得厉害,难怪三米之内都打不中人,她瞪大眼睛,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凶狠一些。

纹身男胆子倒是不小,盯着枪口慢慢往前走,并笑道:“小妹妹,枪可是宝贝,乱用可是会坐牢的。让我来替你——”

“啪!啪!啪!”

三道火舌,三声巨响,一枪打在地上,两枪打在天上,就是没有打在纹身男的身上。手枪的后坐力太大,冯小艺没来得及开第四枪,手枪就从手里弹了出去……

手枪落地,刚好滑到了纹身男的脚下。

纹身男冷冷一笑,从地上拾起手枪,老练地卸下弹夹,瞧了瞧弹夹里的余量,重新装上,爱不释手地把玩了几下,赞美道:“难怪声音那么响,原来亚美产的BQ-30大口径手枪,射程300m,穿刺能力极强,穿了防弹衣都能开个洞,”他举着枪,又冲冯小艺询问道:“小妹妹,这把枪放在以前,如果被条 子逮到了,十有八九是无期徒刑,你是从哪儿来的?”

冯小艺不知所措,不仅是害怕纹身男,还害怕自己以后会做牢!

“这把枪是我的。”

梁逸赫然出先在纹身男身后,剑已出鞘,随时随地都能杀人。

“把枪放下,从这里滚下去,今夜我就大发慈悲,再放你一条生路。”他用剑指着纹身男,冷声道。

纹身男像是听了个惊天大笑话,转身枪口直指梁逸,大声道:“这句话是我该和你说才对,你的剑不错,我要了!”他又瞥了一眼冯小艺,冷笑道:“你的女人也不错,我也要了。”

梁逸冷着脸色,一步一步逼近纹身男,死亡宣告:“你的命很烂,但我要了。”

“你别过来,不然我开枪了!”纹身男把食指搭上扳机,不像是犹豫的主儿!

“梁先生,你别过去!”冯小艺吓得花容失色。

梁逸完全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

“小子,这是你自找的!”

“啪!”

纹身男果断扣动了扳机!

“唰!”

剑气斩空的风声!

“锵!”

硬物相撞,剑音颤颤,但子弹的确被切成了两半,分别轰碎了左右两侧的走廊玻璃!

梁逸的剑,果然比子弹还要快。

“这……这怎么可能!”纹身大汉当场被吓得懵了个逼。

梁逸隔空再砍出一道剑气,将纹身大汉持枪的手连腕斩断,剑之快,血凝了几秒钟,才舍得喷出来。

“啊啊啊……我的手,我的手!”纹身大汉跪倒在地,发出了杀猪般的叫声。

梁逸拾起手枪丢给一旁已经看傻了的冯小艺,随后掐着纹身男人的脖子,冷冷一句:“不禁是你的手,还有你的命。”说完,掂着这个一米九的大个子朝楼下走去。

“奎哥,不好了,不好了!商场里的怪物被——”

那个跟混纹身男身旁的小白脸儿,叶世文急急忙忙跑上来,刚好撞见了掂着纹身男的梁逸,吓得噎住了声,“你……你把奎哥怎……怎么了?”他赶紧后退,可后脚一不小心落空,直接从电梯上滚了下去!

这时,所有幸存者都提着大包小包的食物从三楼往慌张跑上来:

“快跑呀,怪物都被惊醒了,外面还涌来了好多怪物,三楼的路障挡不住了!”

梁逸手里提着奄奄一息的纹身男,像是个煞神一般站在电梯口,一群幸存者见了他的模样,纷纷退避三舍,不敢再往前靠一步。

“梁先生,你放过他吧,他也没对我们做什么……”冯小艺走过来替纹身男求情。王颖也跟着劝道:“是啊梁先生,现在最要紧的是对付那些感染者,先让大家上来吧?”

梁逸沉思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摇了摇头,无情道:“杀人者偿命,他是个穷凶极恶之人,我有义务处决他,”说完,一剑削断纹身男的大腿,丢下电梯。

纹身男当场就给疼晕了过去!

大家伙儿包括冯小艺,都惊恐万分地看着梁逸。

梁逸将剑回鞘,面对众人的异样眼光,丝毫也没有动容,他本来就是个残忍的慈悲者。

“快点把裤子穿上,要开始逃命了。”他瞥了一眼冯小艺裸露半截的大腿,好像连内内都木有穿。

冯小艺这才发现自己春光乍泄,正想回浴室里把裤子穿上,可这时一声犬吠从三楼传来:

“嗷嗷!”

“狗?”

“快跑啊!怪物已经冲破三楼的障碍了!”

幸存者们炸开了锅,争先恐后涌上电梯!

“去屋顶!”

梁逸拉着冯小艺就往通往屋顶的楼梯间跑去。

“我还没穿裤子呢!”

冯小艺咽了咽口水,裤子哪儿有命重要?

“嗷嗷!”

一群狂暴犬已率先涌上四楼电梯,纹身男断了条腿,但还没完全死透,他拖着身子拽住小白脸叶世文:“小弟,救我,救我……”

“我可去 你 妈的!要死别连累我!”

表面兄弟,内心路人!

叶世文一脚踹开纹身男,一瘸一拐往五楼爬去。

狂暴犬登上四楼,看见这么大块肥肉躺在地上,二话不说,飞扑上去就是一通乱咬!

正如梁逸所说的那样,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纹身男欺男霸女,做尽了伤天害理的坏事,现在被狗子咬死也算是得了报应。

纹身男的惨叫声响彻整个商场,它更像是一根鞭子,鞭策着幸存者逃亡逃亡的脚步。

很快,大部分的幸存者都冲进了楼梯间,只剩下一对老年夫妇,和一瘸一拐跟在后面的叶世文。

“你们别关门,等等我!”叶世文失声呼喊道。

梁逸冷冷地站在楼梯间大门后,要不是等待落在后头的老年夫妇,他早就把门给关上了。

“嗷嗷嗷!”

狗子们已冲上五楼!

叶世文使出吃奶的劲儿,靠着人高的优势很快就超越了老年夫妇,这时他做出了一件令人发指的事——他一脚踹在老妇人腿上,并将老头子推倒在地,自己趁机加快速度跑进大门!

老年夫妇相守白头,哪儿肯轻易舍弃对方?老头子先从地上爬起,想要拉老伴儿一起走,可刚刚叶世文那一脚实在太重,老妇人连续三两次都没有爬起来!

狗子冲了过来,一口咬在老妇人的小腿上!

老妇人痛得哎哟大叫,老头子心灰意冷,跪在原地就要等死——谁知这时,几道剑光闪过,上前撕咬的狗子全都断成了两节!

“顾叔,顾婶,你们快起来!”

梁逸用剑在前对付袭来的狂暴犬,冯小艺和王颖则趁机扶起地上的夫妇,一步两步,走得十分缓慢!

“王医生,你就别管我们了……”

“没事,再加把劲儿,马上就到了!”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过来帮忙!”冯小艺冲着楼梯间里幸存者呼喊道。

幸存者大多数冷漠以待,偶有几个人蠢蠢欲动却始终不敢跨出脚步。

“他们没把门关上已经是好事了,你还指望他们帮忙?”梁逸瞥了一眼楼梯间,相距七八米,按照这个龟速起码要走上两分钟……“两分钟。”他又瞥了一眼腕上手表,微微点了点头:“可以搞。”

身形一动,冲入涌来的狂暴者!

虽千万人吾往矣!

“梁先生!”冯小艺甚至有那么一个细微的动作,想要和梁逸并肩作战。

“你们先走,把门抵好,十分钟后我会上来。”一边砍杀,一边也是云淡风轻,就凭梁逸一个人,一柄剑,硬生生叫那些狂暴者上不来一步!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一分钟后,冯小艺和王颖顺利把老夫妇抚进楼梯间。也在幸存者们的哄托下,关上了楼梯间大门!

“梁先生!”只留下冯小艺的一丝牵挂。

梁逸见人们已经撤离,自己也不好恋战,猛然一脚把身前的狂暴者踹下电梯。狂暴者数量太多,又拥挤在电梯上,再加上梁逸的大力一脚,它们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清一色地从电梯上倒了下去。

趁着短暂的空隙,梁逸急忙往楼梯间相反的方向狂奔,沿途试着寻找爬上楼顶的方法。

狂暴者卷土重来,嘶吼,怒嚎!

商场“人山人海”,没有一席空地!

……

……

第八章 第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