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白首不分离

黎明边缘  作者:雪中红

黎明的曙光终于带走了最后一幕夜色,四周的喧嚣戛然而止,连风声似乎都消失了。

朝阳把高楼大厦映得亮堂堂,大厦又折射日光,挥洒在城市的每一个角落。可惜的是,美丽的朝阳并不应美丽的街景,昨夜的动静实在太大,似乎把整片区域的感染者都吸引了来,它们聚拢在商场下,数量少有数十万不等,密密麻麻,看得人头皮发麻!

“爸爸,妈妈……”

冯小艺已完全倒在梁逸怀中睡去,今夜她不知梦呓了多少次父母的名字,神态温馨,看样子正做着美梦。

梁逸实在不忍心打搅熟睡的冯小艺,破碎的世界中,也只能在梦境中寻找安慰。可是……黎明边缘重现,趁着永夜还没有来临,他必须出发了。

他瞥了一眼腕表,7:30分,不早了。

他正想叫醒身旁的冯小艺,一个声音却率先从他身后传来:

“梁先生你快过来看看,顾婶她快要撑不住了!”王颖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

冯小艺也被这一声急促惊醒,抬头抹了抹嘴角溢出的口水,睡眼惺忪还没缓过神来,就被梁逸拉下了矮墙。

老妇人在逃跑的时候不幸被狂暴犬咬了一口,这也就注定了变异的命运,她能熬过一晚上,毅力可想而知。

老头子紧抱着奄奄一息,面色苍白的老妇人,相守几十年,生是一辈子,死也是一辈子。

“你们还等什么?还不快解决了她,不然变异了,我们就遭殃了!”叶世文指着老妇人,一点儿也不愧疚自己的所作所为。

大家伙儿都冷漠地望着地上的老年夫妇,她们不说是因为不好意思,其实内心的想法和叶世文一模一样。

谁都怕疼,谁都怕死,谁都想多活一口气。

“你还说!你这畜生都不如的王八蛋,不是因为你老奶奶会被狗子咬么?”冯小艺指着叶世文破口大骂道。

叶世文咬紧腮帮子,但畏惧冯小艺身旁的梁逸,也就忍着怒气,理直气壮道:“他们两个本来就半截身子入土,就算这次获救,下一次也会拖我们的后腿,我只是——”

“啪!”

一个巴掌,响彻整个天台!

梁逸出手了,而且下手并不轻,一巴掌就扇得叶世文空中旋转720°,倒在地上挣扎不起,吐出几口血,崩坏几颗牙!

“顾婶的伤口的做了简单的包扎和处理,但情况并不是很乐观,心跳加速,高烧不退,我们必须——”

王颖想上前再查看病情,梁逸伸手拦住他,摇头道:“她已经病入膏肓,能坚持一晚上已经很不容易,看她这个模样,最多十分钟之内就会变异,抓紧处理了吧。”

冯小艺扯了扯梁逸的袖子,哀声问道:“你想想办法救救她,不行么?”

梁逸背过身,冷声道:“如果疫情可以控制,那外面就不会聚集那么多感染者。”他有瞥了一眼手上的腕表,宣告道:“我不是个怜悯众生之人,只给3分钟,做最后的告别,否则我会亲自动手。”

“顾婶……”

“老头子,你快扶我起来吧,我想再看一眼日出。”

老妇人勉强挤出一丝微笑,老头子一声不吭,搀扶起老妇人,手挽手,肩并肩,一起来到天台边缘。

“忙,忙儿忙女,忙了几十年都没好好陪你看过日出,实在惭愧。”

“日出咯,我们的日子也到头咯。”

“那走吧。”

两个老人相拥一起,纵身跳下天台。

“顾叔,顾婶!”王颖夺泪而出。

冯小艺轻揉着自己发红的眼睛,忍不住潸然泪下。幸存者们或多或少也都有些自责的感伤。

不管世界多么残忍,不管岁月多么昏沉;爱很简单,爱很伟大;相约共赴朝阳,相约共赴黄泉。

“别忙着哭,下一步你们怎么打算?”梁逸开口问道,这是个严峻的问题,关于以后的生死。

众人把目光全都落在了梁逸的身上,似乎已经默认了这个新生的“领袖”。

梁逸神情冷漠,在他看来这些人全都是包袱,如果品性好一些他还可以出个招儿,但他们都太自私,自生自灭是最好的态度。

“八点钟,我们就要离开,有人跟我们一起么?”梁逸拉过冯小艺,表示离开的“我们”是谁。

“下面起码有好几十万的怪物,下去哪里还有活路?”

幸存者们纷纷摇头,坚决且彻底打断了梁逸的提议。

意料之中。

冯小艺赶紧劝道:“大家还是跟着我们离开吧,把希望掌握在自己手里,不然凭你们这点儿食物,撑不了多久的。”

几个幸存者开始动摇,并听一人问道:“可下面那么多怪物,我们怎么离开呀?下都下不去呢?”

冯小艺偏头望着梁逸:“梁先生,我们怎么离开?”

梁逸眯了眯眼睛,没好口气地反问道:“不是你要带他们离开么,现在到来问我?”

冯小艺挠了挠头,赔笑道:“哎呀,你别那么小气嘛,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也说过善有善报,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嘛……”

梁逸也不卖关子,直接道:“我的计划是从电梯井往下爬到地下车库,找一辆车突出重围。”

看似简单的一句话,几乎让所有人都打了退堂鼓。

“电梯井起码有50米高呢,就只有几根钢丝吊着,只有疯子才会去爬!”

“而且地下车库也不确定有没有这些怪物!”

“就算你能找到车,想从几十万怪物群中突围,简直是异想天开!”

……

“既然如此,我也不强求你们了。”梁逸耸了耸肩膀,拉起冯小艺就往楼梯间走。

“梁先生,冯小姐你们等等,我跟你们一起走!”

王颖再三犹豫,最后还是决定把希望拿捏在自己手里,他背上一些水和食物,毅然决然跟上梁逸和冯小艺。

冯小艺心里没谱儿,虽然跟着梁逸很有安全感,但这个计划未免也太天方夜谭,电影大片都不敢这么拍!

“梁先生,真的没问题么?五十米的钢索,还没有保护措施,我怕我不行……”他还没下电梯井,就忍不住哆嗦起来。

“你只要想,妈妈做好糖醋排骨等着你回去吃,什么事情都难不倒你。”

楼梯间左侧是紧急通道,右侧是货梯,电源系统造就已经关闭,按照智能电梯初始化,它会缓缓降至最底层。

“翠云商场的地下停车场有三层,第一层第二层停靠的是私家车,第三层全都是送货的卡车,如果我们要突出重围的话,用卡车应该会更有作用些。”

王颖褪去外套,露出修身的保暖紧身衣,身材凹凸有致,隔着衣服都能想象出她肚子上的马甲线。

冯小艺再看看自己胸前的一马平川,果然是人比人吓死人,她毫不谦虚地赞赏道:“王医生感觉好厉害的样子,可比我强多了。”

王颖苦笑道:“呵呵,我就是个都市大龄单身女青年,滑雪,攀登,健身,跆拳道什么都尝试过,唉……”她瞥了一眼身旁的梁逸,轻叹道:“就是没有男朋友。”

冯小艺低声惭愧道:“读书读书读书上班上班上班,什么都没尝试过,还不是一样没有男朋友……”

“王医生这么漂亮,怎么会没有男朋友?”她忍不住问道。

王颖摇头道:“你也看到那群幸存者了吧?人类多么虚伪……”

“好像也是。”

两个女人闲谈之际,梁逸已经用剑把电梯门凿开,他俯瞰了几眼电梯井,空间封闭,非常安全。

“这是橡皮手套,保护手,增加摩擦力,”梁逸从箱子里取出两双手套递给冯小艺和王颖,“我先下,冯小姐其次,王医生最后。”说完,一点儿也不墨迹,一手拉住钢绳,一手用电筒照亮,一边蹬着井壁一边往下缩。

冯小艺站在电梯口,俯瞰黑黢黢的井下,身子哆嗦了几下,咬牙道:“为了妈妈的糖醋排骨!”戴上手套,学着梁逸的样子往下边蹬边放!

王颖有攀登经验,下降起来游刃有余。

三人就这么一步一步地往井底爬,路过每一个电梯口时都能听到“沙沙沙”的脚步声,前三十米都没有什么问题,三十米后冯小艺再也招架不住,瞪着墙壁大口喘气道:“梁先生,我好累,我快抓不住了。”

王颖的喘息声也看似不轻,她们毕竟是女人,没有任何道具的帮助下能不停歇爬三十米已经很不容易。

梁逸双手缠住绳子,努力让肩膀保持平衡,含着手电筒从头顶的冯小艺道:“你站在我的肩膀上,王医生站在你的肩膀上,我们休息十分钟。”

“那我们的重量岂不是都落在你肩膀上了?”

“这怎么好意思……”

梁逸催促道:“抓紧时间。”

冯小艺当然不会客气,她知道,不仅是现在,从自己和王颖决定跟着梁逸离开时,所有的重担都落在了梁逸的肩膀上。

冯小艺双脚分开,分别踏上梁逸的肩膀,有了落脚借力的地方,顿时轻松了不少。

梁逸不经意间抬头,手电筒的光芒那么一晃,把冯小艺双腿间的春光看得是一清二楚。

这个女人没穿裤子,连内内都没来得及穿,还把脚张得这么开……梁逸吞了吞口水,时不时就瞥一下,饱饱眼福。

“冯小姐,你把腿再岔开一点,受力点均匀,这样梁先生的肩膀就不会疼了。”

王颖及时送来助攻。

第十章 第十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