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我不会开车

黎明边缘  作者:雪中红

“梁先生,我们休息5分钟就够了,继续往下爬吧?”冯小艺全然不觉自己“底盘”已经被人看光。

梁逸舔了舔嘴唇,满不情愿地收回目光,“好。”便接着继续往下探索。

短暂的歇息,两个女人都恢复了大半的力气,咬咬牙一鼓作气就坚持到了电梯井底。

供电切断后,电梯会初始化停靠在负3楼,所以想要出电梯井,还得冲负3楼的电梯口离开。

梁逸扯开电梯顶部的通风口,关掉手电筒,先把头探进去,用夜视眼瞧了一番电梯内的情况。

“梁先生——”

“嘘,这电梯内有几只沉睡的感染者,我先下去解决,等安全了再叫你们下来。”

梁逸话说完,从通风口一股溜儿跳进电梯内,不等感染者苏醒,手起刀落,切断三颗脑袋。

“下来吧,已经安全了。”

冯小艺先下,接着是王颖。

“唔,好臭!”

两个女人各自捂住口鼻,梁逸打开手电筒,这才发现电梯门口竟然夹了半截尸体,下半身倒在电梯里,上半身不翼而飞,肚肠散落一地,别提有多恶心。

毫无疑问,这个人也太他妈倒霉了,卡在电梯关门处,硬生生被下降扯去了半边身子,死都没留个全尸……

不过他死得倒挺有用处,尸体卡住了电梯,正好给梁逸等人开了一条通道。

“跟在我后面,我们要出去了。”

梁逸招呼着,提剑先从电梯门缝中钻了出去。

负3楼并没有商场中感染者移动的声响,静的出奇,静得吓人。三人顺着应急指示灯走出楼梯间来到空旷的停车场。

停车场中沉睡着一大堆感染者,昨夜的爆炸和火焰并没有把它们吵醒,这是个坏消息,但也是不幸中的万幸。

梁逸关闭手电筒,靠着夜视的眼力,贴着墙壁在前面引路,冯小艺和王颖则照模照样跟着他的步伐前行。

停车场中全是运输货物的大卡车,楼梯间出去三米不到的距离就能找到一辆,可当三人来到车门旁时,才发现最重要的事情给忘了——他们没有车钥匙!

“梁先生,你不是特工么?我看电影里面的特工都会手动点火……”冯小艺轻声问道。

“你以为这是在演电影?我不会!”

梁逸在幽灵列车上待了一百多年,时间跨度从清末时期一直到近代……每回与时代脱轨,他都要学习好久好久。

“而且我告诉你们,我也不会开车。”他又冷冷道。

“你连火车都会开,你开不来汽车!”冯小艺差点儿没惊呼出来。

梁逸轻“嗤”了一声,没有说话。

“我虽然有驾照,但我拿到后就从来没碰过车……这可怎么办?”

冯小艺和梁逸只好把目光放在王颖这个什么都玩儿过的大龄女青年身上。

王颖挠了挠头,轻叹道:“我虽然玩儿过越野车,但这是卡车,我……我不一定有把握能开好,但还是可以试试的。”

“钥匙呢?”

这好像才是最重要的问题。

“不如我们找找看,这些尸体上说不定挂着钥匙,钥匙有微波感应器,按一下就能找到对应的车辆。”王颖提议道。

有理!

梁逸把两个女人先带回了楼梯间,嘱咐关好门,自己独身一人开始搜查起整个停车场。

停车场里阴冷,没有光线,梁逸的步伐也非常轻巧,引不起来休眠的感染者,但他在停车场里转了起码有10分钟,也没有找到一具身背钥匙的尸体。

“难道我梁逸今日会受困于此?”

梁逸瞥了一眼腕表,已经浪费了15分钟,如果现在他一个人离开,最多2分钟就能无惊无险地跑出停车场。

不是他受困于此,而是带着两个女人的他受困于此。

“唉……”

梁逸也有叹气的时候,实在不行就悄悄咪咪地摸出去,然后再想办法离开。他转身就要返回楼梯间,脚下却一个不注意,踢翻了一具沉睡的尸体!

“叮铃铃……”一串挂着车钥匙的钥匙串儿从尸体手里滑了出来。

山从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梁逸不多想,一剑切断了即将苏醒的感染者的脑袋,拾起地上的钥匙串儿就往楼梯间里走去。

可当他赶回楼梯间时,竟发现七八只50cm长的巨型老鼠正在抓啃楼梯间的大门!

老鼠哪儿能长这么大?

必然是动物变异!

梁逸掐了掐眉头,病毒不但能让人类狂暴,还能激发动物天生特性,譬如狗子的嗅觉,但再看眼前,连体型都能增大好几倍!

老鼠不除,必成祸害!

梁逸两剑就削断了所有老鼠的头。

“危险解除,快点出来。”

楼梯间的门,这才缓缓打开,冯小艺和王颖也不知从哪儿找来两根木棍,步步惊心地走了出来。

“梁先生,刚刚是什么东西在门外?”

“眼不见为净的东西。”

梁逸踹开鼠尸,把钥匙递给王颖,道:“试试看。”

王颖接过钥匙,按下开关,果然10m开外,一辆红色轻卡闪了闪灯光。

“呼……还好是一辆轻型卡车……”王颖庆幸叹道。

“我们走吧。”

梁逸更加谨慎地在前面引路,车辆苏醒的灯光,已经让周围极个别休眠的感染者蠢蠢欲动。

10m的距离并不远,三人很快就摸索到了车旁,梁逸打开车门,让王颖和冯小艺先上,自己再把周围有醒来迹象的感染者简全部清理,最后登上轻卡,关闭车门。

“呼……”冯小艺长吁一口气,如释重负道:“咱们终于能离开这个鬼地方回家了。”

梁逸提醒道:“先不要高兴得太早,待会儿发动机的轰鸣一定会把尸体吵醒,到时候就是考验王医生车技的时候了。”

“哎呀,梁先生,你别给我压力啦!我……我开越野车的时候也是好几年前的事了,平时有车也不怎么开……”王颖有些紧张,深呼吸三口气,插入钥匙孔,离合刹车踏上,轻声道:“那我来咯!”

打火!

“轰隆隆!”

卡车发动机的轰鸣声瞬间充盈了停车场,停车场里的尸体开始苏醒!

王颖不负重任,卡车开始行动,缓缓驶离车库!

“梁先生,我……我们该往哪儿走?”王颖紧握着方向盘,把车辆大灯开到最亮,全神贯注地盯着前方。

“出了停车场先往南走,那里地势开阔,没有多少路障,狂暴者应该也不多。”

梁逸说着,打开身旁车门持剑钻了出去,他吊在车顶的把手上,又嘱咐发愣的冯小艺:“把车窗全都摇上去,别让血飚进来了。”

“梁先生你——”

“啪!”

“吧唧!”

卡车前一个刚站立的感染者被撞得稀巴烂,一坨污血砸在挡风玻璃上!

王颖吓得惊魂未定,赶紧打开连续雨刮器,她可能也已经预见了即将到来的屠杀!

感染者几乎同一时间苏醒,同一时间狂暴!它们从四面八方冲向轻卡,梁逸手中长剑隐隐发光,只有看过武侠小说的人才知道,这个叫做剑气!

剑气削铁如泥,何况是腐烂的躯干?

梁逸用剑气远攻,帮助王颖清理挡路的狂暴者,用剑刃近战,清理想要爬上卡车的狂暴者……手起刀落,几进几出,杀得狂暴者根本就无法靠近卡车!

“出口,是出口,梁先生你快进来吧!”冯小艺打开车门,使出吃奶的劲儿把梁逸从车外拽进来,并忍不住怒呵道:“都什么年代了,你还呈个人英雄主义!”

梁逸也不是完全的土包子,他时常都会在电视机里观察社会现状,从不曾落下每天晚上的新闻联播,时代的确变了,百年沧海桑天,民国初期哪儿有这么多高楼大厦?

以前他的剑可以抵挡任何武器,但现在一颗炮弹就能炸得自己体无完肤……

“以后不许这样了知道么?就算再厉害,再有特异功能也不行!”冯小艺瞪着大眼睛,态度可不像是开玩笑。

梁逸抿了抿嘴道:“明白了。”

希望的日光为卡车指引方向,但好景不长,大批狂暴者从出口涌入停车场!

“我撞死你们!”

王颖在刺激的逃亡中找到了乐趣,她一脚把油门踩到底,迎着冲击而来的狂暴者猛冲了出去!

躯体怎么也干不过铁壳子,狂暴者被卡车撞得四分五裂,淤血几乎挡住了整片挡风玻璃,雨刮器都清理不赢!

车轮下的血肉好几次绞得轮子打滑,王颖车技不赖,退档进档十分娴熟……就这样卡车硬生生地碾出了一条血路!

商场外的狂暴者正在极具增加,但脚杆子怎么也跑不过车轮子,卡车驶出停车场后直接往南转入宽敞大道,三人就这样,在狂暴者的疯狂追逐下,逃出生天。

“呼……”冯小艺长吁一口气,如释重负地瘫倒在座垫上,王颖也趁机点了根香烟,猛吸了几口,吞云吐雾,紧绷的神情就此松懈下来。

梁逸一边擦拭着自己的剑,一边通过后视镜观察车后的情况——狂暴者被越甩越远,商场的幸存者们纷纷站在天台,此刻他们一定很后悔,一定也很绝望吧?

……

第十一章 第十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