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联合国高级探员

黎明边缘  作者:雪中红

真正的特警其实只有叶秋一个人,黄维刚是春明镇派出所里的一位民警。叶秋隶属华夏火车东站公安局,本来是春节期间的防爆警察,瘟疫爆发后被指派到外围的春明镇执行清缴任务。

当时指派的特警突击小队总共有5人,都是局子里一等一的精英,第一天春明镇上的人就已经撤离了八九成,只留下一些不甘祖业或无处可去的老弱病残,以及几个配合工作的民警,黄维刚和他怀孕的老婆就是其中之一。

叶秋是狙击手,在天台找了处制高点,他也万万没有想到,正是因为自己的岗位,才让自己逃过惊天一劫!

“我记得那天是1月3号,还出了太阳的,天气不错。我们几个特警才到春明镇,午饭还在对面的小酒馆儿里小酌了几杯,当时疫情并没有现在这么严重,我们也就没有多重视,不然也不敢喝酒。饭后大家各就各位,在民警的带领下搜查了几间空屋子,什么都没发现,真的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现!”

叶秋猛吸了一口香烟,他的手已经微微颤抖起来,接着道:“白天相安无事,到了晚上,我就把这儿当成了制高点,毕竟是任务,咱们也不能掉以轻心,我就架着狙击枪,配合底下的兄弟们和民警开始了守夜工作,”

“前半夜相安无事,我们也就稍微有些松懈,12点不到的样子,老黄媳妇儿特意煮了几碗汤圆给我们,我们肯定都饿了,也就放下枪啥也没管就吃——当时我还楼上,汤圆还是老黄特意给我端上来的,”说到这儿,他又顿了顿,赶紧再点了根烟,舒缓了后怕的情绪后,才接着道:“我和老黄才刚把烟点燃,还没来得及吸上一口,就听见下边的兄弟传来了撕心裂肺的惨叫声!我赶忙用狙击枪去查看——也不知从哪儿窜出来七八道黑影,人不像人狗不像狗,上蹿下跳的速度已经快出人类好几倍!我的狙击镜根本就追不上!”

“在慌忙之中,我和老黄对着街道下面开了几枪,本想吓跑那群怪物,可谁知怪物听了枪声后更加疯狂,两分钟不到就杀光了地上所有人,随后它们攀着墙壁要上房顶袭击我和老黄,老黄赶忙带着我躲进自家屋里……当天晚上我,老黄和老黄的媳妇儿,三个人躲在衣柜里,屋外翻箱倒柜,但可能是我们命不该绝,竟然没被那些怪物找出来……”

叶秋扔掉了手里的第三根烟头,长舒一口气,缓缓道:“第二天早上,又是个放晴的天,屋里没了动静,我和老黄先出去确认了安全后才把老黄媳妇儿接出来。可屋里安全了,屋外却完全沦陷了,几百具行尸走肉游荡在街道上,好像是春明镇那些没走的人户。”

黄维刚点了点头,遗憾道:“他们几乎都是街坊邻居,我猜想,他们变成这样很有可能是当天晚上那些怪物干的。”

“后来几天那些怪物就没有再出现过,街道上行尸都大批往外迁移,大约十天后,街道上也没剩下几具尸体,我和老黄一起下楼清理,并把队友们的枪支弹药和装备都收了回来。老黄媳妇儿已经是第八个月,我们也不敢出去冒险,于是就在小镇上收集储备生存物资,准备挨到老黄媳妇儿顺产后再做打算。”

“疫情爆发的前几天,水电还能正常使用,电视里的新闻报道非常含糊,只叫挨家挨户锁好门窗等待政府救援……但到了后期,断水断电又断气,疫情显然已经失控,局子里说有救援,但我们等到现在也没瞧见救援队的身影,呵呵……”

叶秋笑得实在苦涩,他一个劲儿摇头兴叹,并道:“但好在呢,春明镇是第一批全面建设太阳能基站的实验小镇,只要太阳不会消失,那就不愁没有水电热……然后我用无线电发了段录音,一是希望能得到救援,二是能给其他幸存者一个庇护。”

黄维刚摇了摇头,“不瞒梁先生,你们是这两个月来第一批赶来的幸存者,”他又悲叹道:“我们原本还计划去大城市里避难,但就目前来看,希望渺茫,唉……”

梁逸直接告知道:“我们刚从大城市里来,那里已经彻底沦陷,整个华夏我不能确定疫情,但华南区应该已经没了。”

一些消息,实在无情,梁逸并不是扼杀叶秋和黄维刚的希望,而是现在根本就没有希望可以奢求。

“那我们该怎么办?”

叶秋和黄维刚的眼神中渐渐露出一丝绝望,在病毒和怪物的面前,人类实在太渺小太渺小……

梁逸从决定接下这个任务开始,心里就已拟定好计划——找到顾以城并带回东桑的“世界卫生疾控中心”,旁人的死活他完全不想管,就连冯小艺一开始也没在他的施救名单里。

再到后来,极大可能是因为冯小艺的单纯善良打动了自己,他决定带上冯小艺一起走,然后王颖做了正确的选择,那么再带一个女人离开他也能勉强接受。

直至现在,他毅然决然告诉自己,绝对不能再给自己塞包袱!可当他看到黄维刚挺着大肚子的妻子时,内心又陷入了挣扎!

人总是纠结的,究竟是理性完成任务,还是感性带上所有人一起离开?

梁逸思考的东西实在太多太多,利弊,人情,任务,影响,结果……这也是他为什么宁愿待在列车上一百多年不问世事的原因,他杀过太多太多人,也害死过太多太多无辜的生命,他把幽灵列车当做约束的牢笼,囚禁双手沾满鲜血的自己……

“梁先生,你还没有告诉我们你的身份呢。”叶秋期待地望着梁逸问。

梁逸直视着刺眼的日光,许久许久,从衣兜儿里掏出一枚蓝色海洋打底,橄榄枝镶边,各国版图在中央的半个巴掌大的徽章,举在黄维刚和叶秋眼前,缓缓道:“你们上警校的时候,老师都应该介绍过这种标志吧?”

“联合国高级探员!”

黄维刚和叶秋异口同声喊了一个威武霸气的名字,叶秋更是狂热崇拜道:“无国界高级探员,比司法部长的权利都还要大!梁先生……哦不,梁长官,没想到您才是真正的大佬啊!”

“是么?”

梁逸瞥了一眼手中的警 徽,这玩意儿是柳良替他申请下来的,据说由联合国秘书长亲自颁发,每个人都必须到场领取,他就没去。曾记得柳良还把反话说:“梁长官好大的排场,要不是我嘴皮子厉害,上级就直接取消你的资格了!”

梁逸心里明白“联合国高级探员”不过是对身份的掩饰,他们终究是行走在黎明边缘的守夜者。

“你们不必感到绝望,因为我就是救援。”

最终梁逸还是选择做一个感性的男人,甚至说从此以后他都要做一个感性的男人,他现在终于明白徐哲为什么会把套套当做自己的临别礼物,原来是在劝他,做人如戴套,爱就大胆去做!这样理解,没错吧?

梁逸的出现虽然给了黄维刚和叶秋很大的希望,但救援如果是一个人,那未免也太寒酸了些。

“梁长官,您后面还会有支援的吧?”黄维刚问道。

梁逸摇头道:“没有,就我一个人。”

“啊?梁长官只有一个么?”黄维刚才兴起的希望之火瞬间灭了一半。

叶秋性格开朗,是典型的乐天派,他开玩笑道:“梁长官是什么人?联合国高级警探,那就是电影里的兰博!本事肯定是大大的有,要不然也不敢独闯龙潭虎穴,你说是不,梁长官?”

梁逸虽然心态有所改变,但还是不喜欢笑,也不喜欢开玩笑。他直言道:“我的任务是负责带你们赶往逃离地点,等任务完成后我自然会联系直升飞机来接。”

叶秋竖起大拇指:“高级警探就是不一样,直升飞机直接一个卫星电话的事儿,嘿嘿!”

黄维刚叹气道:“我现在啥也不敢想,只求以后能母子平安,为了他们,我死都不怕。”

叶秋赶忙出声打断道:“少说这些丧气话,在学校教官没教过你么?军人,临危不乱,要有牺牲的觉悟,也必须随时随地都要保持能打胜仗的姿态!”

黄维刚道:“我是军人,我老婆又不是军人,反正我不能让她们受到一点点伤害,哪怕是潜在的危险也不行。”

“这……”叶秋挠了挠头,问梁逸:“梁长官,你的任务急不急?”

“不急,可以等到黄夫人顺产后再走。”

梁逸也急不来,诞生在末世中的孩子应该被视若珍宝,哪怕是他们这批人死了,下一代也能成长起来为国家继续战斗。再说了,顾以城也是守夜者,完全不用去担心他在灾难中的生存。

“谢谢梁长官,媳妇儿她临产估计也就这几天,耽误不了多久的。”黄维刚望着梁逸,由衷感谢道。

“没事,大丈夫当是如此。”

梁逸浅浅一笑,转身走下天台。

第十四章 第十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