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华夏之赞

黎明边缘  作者:雪中红

夕阳西斜,浑然不觉一天又到了头。

黑暗与恐惧同至,套房里人心惶惶。

房间内的窗户全都用木板加厚并用纸皮封住玻璃,不让灯光往外宣泄半点儿,也不给潜藏在黑夜里的怪物有机可乘。

蜡烛是夜里唯一的照明物,套房有两室,冯小艺、王颖一起陪同李欣,互相挤在一张床上,也好有个安全感。黄维刚和叶秋同居一间,以往每天晚上他们都会轮流守夜,现在有了梁逸的加入,他们终于可以象征性地睡上一个安稳觉。

梁逸坐在客厅沙发上,即使不绽放夜视功能,他的眼睛也能在黑夜里发光。他是个天生的守夜人,从出生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注定。

梁逸唯一的消遣就是不断地擦拭自己的宝剑,剑和他的眼睛一样,能在黑夜中闪闪发光。

黄维刚害怕自己老婆沉闷,带着蜡烛和叶秋来到几个女人的房间。

黄维刚的温柔能让女人感到温暖,叶秋的幽默能让女人感到快乐,三女两男,窃窃私语,漫漫长夜好像也不过如此了。

不知不觉,夜深了,两根蜡烛燃烧殆尽,女人们也来了困意,在相互道别后,叶秋和黄维刚从房间内走了出来,他们想上前和梁逸搭讪几句话,但都被梁逸冷漠的态度所回绝。

“你们去睡觉吧,以后每个夜晚都由我来守候。”

“那……辛苦梁长官了,如果有什么事就传唤一声。”

黄维刚和叶秋抓紧回房休息,至此,空荡的客厅中又只剩下眼睛闪光的守夜者。

10:30分,夜更深,静得能听见窗外阵阵寒风。

“咯咯咯。”有人敲了敲墙壁。

梁逸一记杀眸瞥去,吓得冯小艺连连倒退。他看清楚来人后,赶忙收回犀利的目光,变得深邃如井。

“梁先生还没睡?”冯小艺咽了咽口水,摸黑朝沙发的方向走去。

梁逸本不该回答这个愚蠢的问题,黑夜未央,黎明未至,他身为一个守夜者,怎能睡觉?

“梁先生不能睡。”他轻声回答道,因为他想和这个女人说上几句话,哪怕尴尬。

“要不梁先生你进去睡一会儿,我替你守着,反正我也失眠睡不着。”

冯小艺走得急,不知绊了个什么东西,她连“哎哟”都没来得及喊出就撞进了梁逸的怀里。梁逸赶忙捂住她的嘴,轻声道:“不要吵醒沉睡在黑夜中的任何人。”

冯小艺点了点头,赶紧把身子从梁逸怀中抽离,轻声抱怨道:“你能不能不要说那些本来不渗人但听了很渗人的话?”

梁逸道:“因为我说的是实话,所以你心里才会害怕。”

冯小艺不满道:“你一点都不怜香惜玉。”

梁逸弹了弹手中的剑刃,清脆的钢颤格外悦耳,他道:“如果我不怜香惜玉,你早就撞上的剑刃,人首分离。”

冯小艺这才发现梁逸手中寒气逼人的剑刃,她抹了抹自己的脖颈,有些后怕。

“为什么睡不着?”梁逸继续擦剑,抚剑。

“因为月经不调。”冯小艺直言道。

梁逸用余光斜了冯小艺一眼,带有责备的口气道:“姑娘家,言语中当多几分含蓄。”

冯小艺转了转大眼睛,盘腿坐上沙发,说道:“那也是睡不着的原因之一,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我担忧,我害怕,我想家,我还怕失望……”她的话说到最后,已经细如蚊声,“李欣告诉我了,我们是这几个月来唯一造访的幸存者,太低了,生存的几率实在太低了,我怕……我怕再也吃不到妈妈的糖醋排骨了。”

她忍住没哭,但声音已经有了细微的哽咽。

梁逸用遗憾的语气叹道:“如果是这样,那我也没机会一饱口福了,唉……”

“梁先生,我爸妈还有弟弟他们一定还活着对不对?”冯小艺泪眼汪汪地想要从梁逸口中得到一个答案。

女人永远只会在她想依靠的那个男人口中寻找答案,哪怕她知道结果会不尽人意。

梁逸知道,聪明的男人都应该撒个谎哄一哄……可是谎言也需要理由,冯小艺的父母真的没有活下去的理由,哪怕她爹是运动员,她弟弟是体尖生。

最糟糕的并不死亡,而是变成行尸死而复活,到那个时候,就凭冯小艺这单纯的脑袋瓜子,一定会崩溃。

梁逸淡淡道:“我不敢确定她们的生死,但她们一定不会让你担忧的。”

这还算是个中肯的回答,冯小艺抽了抽发酸的鼻子,勉为其难地接受了。她又抹了抹眼角的泪水,指着梁逸手中的长剑问道:“梁先生,你这把剑,多少钱买的?我昨天在停车场能看到它发光!”

“剑是无价之宝,它现在就在发光不是么?”

梁逸从来没把自己的剑交给谁,冯小艺是第一个,“摸摸看,”他把剑呈给冯小艺,提醒道:“小心,它很锋利。”

冯小艺瞪大眼睛,张大嘴巴,来回抚摸,爱不释手,她问道:“这么漂亮的剑,它有名字吗?”

梁逸轻轻吐出四个字:“华夏之赞。”

冯小艺眼前一亮:“华夏?”

“为守护华夏而诞生的剑。”梁逸的语气中,多了一丝傲然。

为守护华夏而诞生的剑,为守护华夏而存在的人,为守护华夏而铸造的魂!

“可当时它发的光是青色的,不是现在的白色,就像是武侠电影里面的……的……的什么来者?”

冯小艺把剑递还给梁逸。

梁逸握住剑柄,一股青光如游龙爬上剑刃,他淡淡道:“这叫做,剑气。”

“好厉害!这世上真有这么神奇的东西,我还以为只有武侠小说里面才有呢。”冯小艺看待梁逸的眼神,崇拜中衍生出一丝爱意。

自古美人爱英雄,并不奇怪。

梁逸轻抚剑身,缓缓回鞘,笑道:“任何事情都不会空穴来风,剑气会被人谱写成小说,改编成电影,那一定是要有根据的。”

“哦。”

“嗯?”

“梁先生,我困了。”

冯小艺话音刚落,不客气地靠在梁逸的肩膀上,几声呢喃后就此进入梦乡,若不是十足的安全感,她绝对不会睡得这么快,这么香甜。

依偎只有一次和很多次,很多次以后就会变成缠绵,梁逸轻轻搂过冯小艺的腰,不摸不知道,一模吓一跳,肉还挺多,他没有别的想法,只是想让这个单纯的姑娘睡得更踏实一些,比如在他怀里就很踏实。

夜变得不再漫长,梁逸想就这么继续下去,嗅着女人的发香,充当女人的温柔乡。

“咯吱咯吱……”

声音来自房外,并不算响,但寂静的夜却它衬托得很清晰。

屋外有动静!

叶秋和黄维现寻声走出房间,机枪已经上膛,时刻做好了战斗准备。

“嘘……”梁逸冲二人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轻轻把冯小艺捧在怀中,慢步送回房间。

床上的王颖和李欣睡得很安稳。

把冯小艺安排得妥当后,梁逸悄然关门,走回客厅。

叶秋和黄维刚打开一条窗缝,用夜视镜探查起街道上的情况。

“梁长官,是一开始我跟您说的那人不像人狗不像狗的怪物,它们正在你车附近转悠呢。”叶秋紧声道。

梁逸冷冷观望着街道上的动态,苍白之躯,体态佝偻,双眸贪婪泛红光——夜鬼终于出现了。

有黑暗的地方就有恐惧,有恐惧的地方就有夜鬼,它们是潜伏在黑夜里的嗜血恶魔,泯灭兽性的杀戮机器。

从猎捕S-级夜鬼,再关押至幽灵列车送往东桑,途中还在欧罗火车站意外清理了两只,总总迹象表明,沉寂了上千年的夜鬼一族就要卷土重来。

梁逸现在可以肯定,华夏这场瘟疫,一定和夜鬼有关!

叶秋夹起狙击枪,盯着街道上的夜鬼道:“怪物一共三只,我可以快速放到其中之一,剩下两只可能有点困难。”

梁逸按下叶秋的狙击枪,微微摇头道:“先看看再说,它们只是C级夜鬼,洞察力并没有那么强,只要不出声就不会被发现。”

“C级夜鬼?是梁长官你们的超自然绝密档案么?”黄维刚疑惑道。

梁逸点了点头,含蓄解释道:“你们当警察的都应该知道,世界上除了很多穷凶极恶的罪犯之外,还有很多无法解释的超自然想象,‘联合国高级探员’的任务就囊括了调查这些东西。”

叶秋谩骂道:“我他妈一直都觉得这世界上有乱七八糟的东西!”

黄维刚也道:“虽然说当警察的一身正气,但稍微有些警龄的都遇到过邪门儿事。”

“可我搞不清楚,它们为啥要围着梁长官的车子钻?难道梁长官的车里有它们感兴趣的东西?”叶秋挠了挠头,不解道。

C级夜鬼并没有太多智商,它们单纯感兴趣的东西只有一样——鲜血。

说到鲜血……梁逸忍不住回想起了在电梯井里一饱眼福的画面,冯小艺这几天正值生理期,会不会……漏了几滴出来?

“呃……”梁逸自我翻了个白眼,心里暗骂道:这他娘的都是什么档子荒唐事?

“哗啦啦!”

夜鬼突然变得狂躁,一拳打破玻璃,挨个儿钻进车里,一番捣腾后从车里扯出个座垫。

几只夜鬼贪婪地吮吸着座垫上的“芬芳”,看来梁逸的猜测并没有错……

“这群瘪犊子玩意儿,想吃屁呢!还有这种特殊癖好?”叶秋使劲儿地扣挠着发麻的头皮!

……

第十五章 第十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