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c级夜鬼

黎明边缘  作者:雪中红

座垫上并没有留下什么干货,只有一个女人微妙的气息。

三只夜鬼倦了,扔掉座垫后,匍匐在地上,学着警犬的方式,一边嗅一边爬,最后就停在了卷帘门下!

血腥味儿比体味更容易嗅觉,再加之夜鬼天生对血腥味儿的敏感,找到留下痕迹的“血宝宝”简直轻而易举。

“我们被他们发现了。”

梁逸掐了掐眉头,也不是什么担忧,就是莫名有些想笑,不敢想,冯小艺要是知道是因为自己的意外引来了夜鬼,这个单纯的姑娘又会是啥表情?

叶秋和黄维刚可没有那么悠然,他们也不敢探出头去观察情况。叶秋焦急道:“梁长官,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咚咚咚!”

叶秋的话音还没落下,卷帘门就被猛然敲响,震耳欲聋的嘈杂,吵得人心发凉!

房间里熟睡的三个女人也从睡梦中惊醒,王颖和冯小艺左右搀扶着孕妇李欣,站在房间门口,吓得说不出话来。

黄维刚赶紧抱过自己的老婆,低声安慰道:“没事,没事……”

“梁先生,这……这是发生了什么?”冯小艺惊愕地来到窗边,顺着窗缝还没瞧上两眼——

“啪嗒啪嗒啪嗒……”声音越来越近,也越来越急促!

“小心窗边!”

梁逸一把扯住冯小艺和叶秋的后衣领往后拽,就在二人刚离开窗户的那一刹那——

“哗啦!”一只黑色的寸长利爪捅破玻璃!

要是梁逸的动作再晚上0.01秒,冯小艺和叶秋的命铁定当场就交代了。

“费……费兰迪!”

冯小艺失声惊呼,双眼一闭,当场就被吓晕了过去!

梁逸大怒,一剑顺着窗户捅了出去,只听“噗呲!”一声,接着便是一阵激烈的惨叫,梁逸飞身一脚把窗户连同窗外的夜鬼踹出十几米远!

他跳上窗台,红着杀眸,愤怒地瞪了一眼攀爬在墙壁上的其余两只夜鬼,手中蓄满一道剑气,顺势隔空一斩!

两只夜鬼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就被切成了两半从几十米高空坠落,“吧唧”一声,摔得稀巴烂!

“冯小姐,冯小姐你醒醒!”

王颖掐着冯小艺的人中,不论怎么喊都喊不醒。

梁逸从皮箱里取出瓶白色药丸,倒一颗送进冯小艺嘴里,拿水冲服,两口下肚后,冯小艺紧闭的眼皮终于有了丝丝颤动。

“快起来吃糖醋排骨了。”梁逸拍了拍冯小艺的脸蛋儿,在其耳旁轻声呼唤道。

“糖醋排骨!”

冯小艺猛然直起身子,看见围在自己身旁的大家伙儿,神情有些懵。

梁逸在冯小艺的大眼睛前晃了晃,找回视线后,轻声问道:“1+1=几?”

冯小艺皱眉道:“当然等于2了,你问这个问题干嘛?”

梁逸忍住笑意,满意点头道:“很好,证明你还没吓傻。”

冯小艺这才回想起刚刚惊心动魄的场景,悻悻颤颤道:“刚刚我好像看见费兰迪来索命了……”

王颖把冯小艺扶上沙发,笑着递过来一杯汽水,道:“我看你是《猛鬼街》看多了,这世上哪儿有什么费兰迪呀,只是些小怪物,全都被梁先生打跑了。”

叶秋也抹了一把额间冷汗,感叹道:“还真是要谢谢梁长官,要不是他,我们两个可能早就没命了。”

冯小艺冲梁逸挤了挤嘴角,一旦被救多了,那也就习以为常了,只要梁逸不嫌麻烦,她也不会客气。

梁逸回眸窗外,月光下的侧脸是那么柔情且坚毅,他缓缓开口道:“明天一早,我们必须离开。”

C级夜鬼存在的地方一定会有B级夜鬼,搞不好还有A级夜鬼在幕后操纵,总之,人类在怪物的利爪和獠牙面前是不堪一击的——逃,必须逃,也只能逃!

梁逸刚才对付夜鬼的手段已令所有人折服,现在大家都已把他默认为领袖,有啥计划也不会反驳。

凌晨,4:30分。

经过上半夜的突发事件,众人的神经都紧绷到了极点。

下半夜,众人一起守在客厅,瞪着想闭不敢闭的眼睛,迫切地盼望着黎明快点到来。

不知不觉,凌晨6:00,三个女人终于扛不住困意来袭,依偎在沙发上悄然睡下。

熬过了这个点儿,今夜也就算过去了。

“初春天亮的晚,让她们睡一会儿,我们去准备准备。”梁逸看了看腕表,对叶秋和黄维刚嘱咐道。

“卷帘门后的车库里停靠着一辆警用SUV,配置、马力和安全性都是杠杠的,我先下去热一热发动机。”

叶秋掏出钥匙就想出门,梁逸拉住他:“天还没亮,不排除下面有危险,你和老黄就留在上面,我去。”

叶秋完全服从指令,把钥匙交到梁逸手里,道:“梁长官也要注意安全。”

梁逸点点头,开门往楼下走去。

……

梁逸打开卷帘门,把SUV开到街边,让发动机遇热了一会儿才熄火下车,他并没有急着上楼,而是来到夜鬼尸体旁,从兜儿里取出录音机,打开录音按钮,一边检查一边分析:

“2020年2月22日,凌晨1点45分,在华夏大陆上发现3只C级夜鬼踪迹,看瞳孔属于B级同化,看利爪有变异趋势,结合华夏疫情,怀疑有人在利用人体做同化实验。”

梁逸又用注射器抽了一管夜鬼的血液,搜集在试管中,沉淀了一会儿才用语音记录道:

“血液不同于感染者的粘稠,夜鬼的血呈现暗黑色,血浆和色素能够明显沉淀和区分。C级夜鬼是否存在变异,有待考证;C级夜鬼是否携带感染病毒,有待考证。”

梁逸关闭录音机,把试管揣入兜儿里,警觉使他猛然抬头——王颖靠在窗台上,默默地看着梁逸所做的一切,眼中充满了疑惑。

梁逸收回目光,若无其事地往楼上走去。

早晨7:00,天边露出鱼肚白,黎明渐起,边缘云彩如火烧,今天又是个放晴的好日子。

梁逸回到房间时,全肉早餐已经煮好,其中还有冯小艺想吃的糖醋排骨。生肉带不走,就算带走了也没地方烹饪,大家肚子里能装多少就装多少吧。

“你吃呀,梁先生,你不吃饭的么?”

冯小艺和大家伙儿都很感谢这个救命恩人,不仅把主人家才能坐的上席让给他,还一个劲儿地往他碗里夹菜。

梁逸矜持了一会儿,终于还是在大家的期盼下妥协,也不客气地动筷朵颐起来。

“我们这一次要去的华南市中心,那里是最初爆发瘟疫的地方,危险肯定会比火车站这边高出不少。黄夫人有孕在身,一定不能跟着我们去冒险,所以沿途我们要寻找一处相对安全平静的地方,等到黄夫人顺产后再往市中心里走——诸位都是华南地区的本地人,你们想想高速路沿途有哪些合适安置的地方?”

梁逸趁着早餐大家都在,大概简述了一番心中的计划。

黄维刚想了想,先提议道:“我记得高速公路一带有很多靠山别墅,那里就算会有感染者也不会很多。”

“别墅区域上山下山一条路,如果遇到危险是没有其他退路的,”梁逸摇头否定,又分析道:“我们要找一个地势开阔、人流较少的地方,最好有居高点,可供叶秋狙击守卫,还要有简易的医疗设备,方便黄夫人生产。”

几人都陷入了思考之中,这样的地方不是没有,但刻意去寻找又会耽搁时间,未来谁也不清楚会发生什么变故,一切从简,危险自然会减少。

“哎呀,我看不如这样,直接回我家去得了。我家在大学城边上,那里地势开阔,人流也没有城市商圈那么多,梁先生不是要去华夏大学找人么?从我家开车出发,十分钟就能到华夏大学。”

冯小艺见大家都不吱声,干脆把自己心里的想法都说了出来。

王颖赞同道:“我认同冯小姐的看法,疫情爆发才一个月不到,华南地区就将近沦陷,时间就是生命,如果梁先生能早点完成任务,那么救援的直升机就能早点到来,那才是我们逃离这片地狱的唯一希望!”

叶秋也点了点头,补充道:“我们先把老黄媳妇儿安置在冯小姐家里,由老黄留下来保护着,然后与梁长官一起去完成任务,这样的效率绝对事倍功半,”

他摁着自己的胸口,保证道:“梁长官,我是经历过系统化军事训练的,狙击能力与综合素质都在警队里数一数二,我绝对不会拖你后腿!”

梁逸满意地点了点头:“这是个相当不错的计划。”

黄维刚攥着拳头,咬牙道:“你们在外面执行危险任务,我怎么能躲在屋子里……”

冯小艺也拍着桌子,正气凌然道:“对,我也能跟你们一起执行任务!”

“小艺你别闹……”李欣扯着冯小艺的衣角,“你忘记昨天是怎么被吓晕的了?”

冯小艺抱着肩膀,摆出一副无所畏惧的模样:“反正如果我爸妈和弟弟都不在家,我就要出去找,哪怕是一个人也要去!”

“再说吧。”

朝阳之光透进窗户,梁逸瞥了一眼腕表,A.m.8:00整。他轻声道:

“我们出发吧。”

大家纷纷吃光盘中最后一餐,没磨蹭时间,提着大包小包一起往楼下走去。

“唉……想当年这间房子还是我爹攒了一辈子钱买的,现在就这么丢了,还吧舍不得。”

“你知足吧,现在房贷也不用你还了,一身轻松了不是?”

“现在这世道,死人都不轻松。”

“”你说得没错,人死了还要复活,这跟鞭尸有啥区别?”

……

第十六章 第十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