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第二课

黎明边缘  作者:雪中红

暖阳高升,金色日光倾泻在小镇宽敞的街道上,三具夜鬼的尸体在紫外线的照耀下全都变成了白色粉末,轻风一吹,就此消散,只留下一滩浅浅发黑的血迹。

如果夜鬼不惧怕阳光,人类几千年的生活一定不会那么安宁。

昨夜这么一闹腾,所有人都没能睡个好觉,长途行驶又很容易疲劳,故此,梁逸默默地坐上了驾驶座。黄维刚为他老婆在最后座垫了一张小床,王颖和叶秋坐在中间,大家伙儿都自觉地把副驾驶的位置让给了冯小艺。

大富贵人家的客厅里面都会摆上两张椅子,一张给老爷,一张给夫人,就好比正驾驶和副驾驶,这不是个生动的比喻,但大致就是那么个意思。

梁逸和冯小艺彼此间可能很懵懂,但在旁人的眼中她们就是一对只是还没有相互坦白的情人,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困了就睡一下。”

高速路道笔直空旷,梁逸的车速就没下过160,很难相信他的实际驾龄只有一天。

冯小艺手肘抻在车窗上,托着下巴回顾起车窗外的倒映,她很困,但睡不着,一想到马上就要回家就睡不着,一想到即将到来的失望就怕得要死。

“你就不能把车速开慢点儿么?后座还有孕妇呢,万一发生了车祸怎么办?”她的语气中捎带了一丝怒意,莫名的怒意。

梁逸挑了挑眉,难道是因为生理期,所以无缘无故发火?他慢慢减下速度,并从身后的叶秋道:“叶警官,麻烦帮我拼装一只自动步枪,30发子弹,上膛。”

“好嘞!”

叶秋二话不说就从坐垫下掏出一大袋枪支,红外线感应器,突击步枪,手榴弹,以及爆破用的烈性炸药,都是实打实的好家伙。

叶秋三下五除二,熟练地拼装好一只步枪,“咔嚓”,拉栓上膛,递交给梁逸道:“给,梁长官,国产K85全自动步枪,5.05毫米,35发弹夹按照您的吩咐只装了30发。”

梁逸偏头用下巴指了指冯小艺:“把枪给她。”

“冯小姐?”

“给我!”

叶秋和冯小艺都有不小的惊讶。

冯小艺摇头拒绝道:“我不要,我不想成为暴徒,从此走上犯罪的道路……”

梁逸眯了眯眼睛,道:“警察送给你的枪,是让你犯罪的?”

叶秋也笑道:“冯小姐你可能还不知道,梁长官的警.衔比整个华南司法部部长都还要高呢,他叫你杀人都不犯罪!”

“杀人都不犯罪?我学过历史,在古代,滥用职权,滥杀无辜,就是狗官,就要被砍头……当然了,你嘛,还算是个爱民如子的清官,”

冯小艺总是那么口是心非,说着从衣兜儿里小心翼翼地掏出那把BQ-30,大口径单发手枪,翻转了好几次才算正握在手里,耀武扬威道:“我喜欢用这把。”

“哟,行呀,冯小姐自己原来存得有私货啊。”

叶秋笑了笑,用眼神征求了一下梁逸的意思,梁逸点了点头,叶秋也就把枪收了回去。

“你把枪给我干什么?”冯小艺举着手枪,眼神中还有一丝莫名的兴奋。

梁逸冷声道:“你别把枪口对着我,行不行?”

“不好意思!”冯小艺赶紧把枪口调转了个方向,尴尬地冲梁逸吐了吐舌头。

“还有冯小姐,对于你们这些新手呢,枪把子不要握得那么紧,不开枪的时候也不要按着扳机,在不用它的时候最好关上保险,卸下弹夹。”叶秋也在车后座传授起自己的经验。

“那这把枪还给你好了,免得我走火对你开一枪。”冯小艺把枪递给梁逸。

梁逸沉下脸色并摇了摇头,却一言不发。

“冯小姐,你又把枪口对准梁长官啦!”叶尘在后座也是哭笑不得。

冯小艺小脸儿一红,估计自己也在心里骂自己是个笨蛋,这一次她缕清了思路,关掉保险,卸下弹夹,不好意思地问道:“梁先生,你到底要我干什么嘛……”

梁逸不再卖关子,抬手指了指高速公路左侧的平原,300m外有一个小屯子,屯子里有七八户人家。

“那几间房屋里肯定有感染者,我现在把它们引出来,你就利用手中的枪把它们清理一下。”

“你简直疯——”

“嘟嘟嘟……”

梁逸降慢了车速,并且一个劲儿地狂按车喇叭,高速公路四周都是空旷寂静的大平原,喇叭声非常清晰。

“你快住手,你作死你!”

行驶途中,冯小艺又不敢去抢方向盘,只能眼巴巴地看着梁逸作威作福,这种无奈的感觉,就像是被强.奸了还无法抵抗一样。

果不其然,小屯子里的感染者全被吵醒,细数起来拢共有13只,它们发了狂,沿着乡间土路往高速冲锋而来。

“这是给你上的第二课,你必须学会用枪。”梁逸把车速降到了60码,并摇下车窗,道:“下面,开始你的表演吧。”

“梁先生,你别玩儿了,我……我不行的,”冯小艺嘴巴说不行,手上已经举起枪,也不知道有没有瞄准就扣动了扳机,枪并没有响。

“怎么打不出去?”冯小艺慌张地望向梁逸。

梁逸道:“保险没开。”

冯小艺赶紧打开保险,再次举枪对准愈渐逼近的行尸——“啪啪啪!”三声连响,要不是安全带绑着,她这细小的身子骨非得被后坐力掀翻!

“双手握枪,后坐力大的话就找个支撑点,譬如车窗,力气小就不要连发,瞄准行尸奔跑的轨道,一枪一枪的来。”梁逸不紧不慢,且悉心地教导道。

冯小艺尽管在心中把梁逸恨了个遍,表面很实诚地咬紧牙关,并认真按照梁逸的话,以车窗作为支点,瞄准奔跑的行尸,一枪一枪扣动扳机——“啪,啪,啪,啪!”四枪接连发出,硝烟呛得她干咳嗽,当她想再次扣动扳机时,才发现没子弹了。

第二次枪击虽然同样没有击毙行尸,但总算打断了其中一只行尸的腿。梁逸满意地点了点头:“有进步,你做得很好。”

“哎呀,你别管好不好了,你要么加速快跑,要么就给我子弹,让我杀了它们!”冯小艺瞪眼急了,伸手索要并催促道。

梁逸嘴角微微一翘,冲后座的叶秋唤道:“叶警官,把步枪给她。”

叶秋递过步枪,笑叹道:“梁长官不愧是联合国高级探员,心目中的标准可真高。你叫我用步枪移动打把都够呛,何况这些行尸还在狂奔。”

“就是就是,你明明就是刁难人!”

冯小艺白了梁逸一眼,正想接过步枪,但这时坐在叶秋身旁的王颖率先把枪夺了过去,道:“让我来试试。”

接着,她架枪,拉栓,上膛,瞄准,击发……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啪啪啪啪……”

弹夹里的30发子弹全部打完,硝烟聚散成一朵白云,让全车人都惊讶的是,那13只行尸全都被放倒在了平原上!

“王医生,厉害呀!”冯小艺就差没跳起来鼓掌了。

王颖把枪丢还给叶秋,拍了拍手,傲然道:“我的兴趣爱好很广泛,射击只是其中之一罢了。”

叶秋立马竖起大拇指,称赞道:“王医生真是多才多艺,兴趣爱好都能打得这么有水准,你不来当狙击手简直可惜了。”

梁逸没有发表任何感想,当然也没有吃惊王颖的射击技术,可能是活了太久的原因,任何一个人的表现太过突出,他都会觉得有些异常。王颖最多不过二十六七岁,虽然社会经验丰富,但表现的能力却隐隐有些超标了。

再看看冯小艺,二十三岁,不算年长,但也一定不小了,还是一副天真单纯的模样……梁逸不禁会思考:难道她真的是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

世界已经变了,如果说以往的世俗是一条臭水沟,那么现在的世界就是一个干涸的池塘,没有水,再圣洁的莲花也会枯萎。

“和人家学着点。”

梁逸一脚油门,速度又重新回到了150码。

“那我也不差呀,我至少打中了一条腿……”冯小艺不服道。

“的确不差,你能在这样高速移动下击中目标,那么50m内静态射击移动目标也不会出太多岔子,”梁逸顿了顿,沉默了几秒钟,才接着道:“恭喜你过关了,虽然还有很多不足之处,但来日方长——我可以让你跟着我去学校找你弟弟,并当做第三场实战教学。”

教育不是劈头盖脸、叽里呱啦的训斥,而是悉心和循序渐进的模式。

爱情也不是一见钟情的轰轰烈烈,而是相敬如宾的细水长流,比如一口一个冯小姐,一口一个梁先生。

“你……你是说真的?”冯小艺受宠若惊。

梁逸轻“嗯”了一声,又问道:“你家到你弟弟所在的小学有多远?”

冯小艺嘴角忍不住一抽:“拜托,我弟弟都读高二了……”

梁逸淡声道:“都是未曾及冠的小孩子,没差。”

冯小艺摇了摇头,叹气道:“银兰高中是市重点高中,我弟弟是寄宿的,一般一个星期才能回家一次,所以有点儿远,大概开车要一个小时,而且还在市中心……”

梁逸沉默了一会儿,问道:“那你觉得麻不麻烦?”

冯小艺低下头,嘴里叨叨着始终不敢说出来,她当然知道去市中心意味着什么,她也知道麻烦的不是自己而是梁逸。

梁逸缓缓道:“如果你觉得不麻烦,就和我一起去;如果你觉得麻烦,我就一个人去。”

“梁先生……”

听到这句话,心思玲珑的冯小艺,潸然泪下了。

第十七章 第十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