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最后三天

黎明边缘  作者:雪中红

冯小艺整理好情绪,从厕所出来时,梁逸和叶秋已经帮忙把死者的尸体用床单裹好,黄维刚也不知从哪儿找来了几柄铲子和铁锹。看见即将入土的爸妈,与这么热心的同伴,冯小艺刚缓和过来的情绪又变得凝重,鼻子发酸,泪水再次润红了眼眶。

“谢谢你们,谢谢你们……”她唯有真挚地表示感谢。

梁逸扛起一具尸体,感叹道:“走吧,虽人死为大,但一切从简,争取在太阳落山前把它们葬了。”

叶秋扛起另一具尸体跟上梁逸,并问道:“梁长官,我们要在那儿动土呀?”

这可难不倒梁逸,他出口便道:“二十年含辛茹苦,二十年安然入土,其父母的一生也算得上有始有终,把它们葬在生养的地方最适合,我们不能走远,就在树叶成荫的白杨树下吧。”

“葬在树下?那树根岂不是会把我爸妈当成养料吸收了?”冯小艺撅着嘴巴微微抵触道。

梁逸道:“这个就叫做,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冯小艺咬唇自责道:“爸妈死了连口棺材都没有,我真是没用……”

“你不惧艰险都要回家,此行已为大孝,她们在天之灵一定会为你感到骄傲,”梁逸说着,又从口袋里掏出两封信递给冯小艺,安慰道:“这是他们留给你和你弟弟的信,收好了。”

这两封信,是走完生命轨迹的亲人最后的情感寄托,也许在往后余生,都会成为鼓励冯小艺坚持下去的动力。

“爸,妈,我一定会找到弟弟的!”

冯小艺捧着厚鼓鼓的信,终究还是忍不住悲伤,眼泪夺眶而出……

--------

几个男人抡着铁锹和铲子,短短2个小时就在一棵白杨树下挖了一个坑,再也没有别的步骤了,放下尸体,就此掩埋。

冯小艺一边流泪一边填土,当看见含辛茹苦养育自己23年的父母被最后一抔黄土掩埋时,一种生死疲劳彻底冲垮了幼小心灵的防线,她还没来得及磕完第三个头,人就倒在了地上。

“唉……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好好的一个世界怎么就突然变成这个鸟样子了?”叶秋叉着腰,看见伤心过度的冯小艺模样,心里也好不是滋味儿。

“天色不早了,你们再把坟修修边幅也收工吧,我先带她上去休息,麻烦了。”

梁逸留下一句话,抱起地上的冯小艺,就此转身离开。

……

冯小艺家里腐味儿弥漫,已经不再适合住人,她对面发小家里,门框上果真放得有备用钥匙,屋子也收拾得很干净,看样子应该是灾难到来前就搬了出去的。

梁逸从冯小艺家里找来了几床棉被,并要了一间单独的房间,铺好床把冯小艺安然放下,自己就坐在床边的椅子上,准备操守他的本职——守夜。

如果让柳良和徐哲知道他在为一个女人守夜,一定会把眼泪花儿给笑出来。

人总是会变的。

梁逸也不是铁石心肠,他同样是个拥有七情六欲的人,只是不善言辞,不懂浪漫,知晓是非,懂得取舍。

梁逸活了两千多年,说没有与其他女人产生过情感纠葛也不会有人信,他也曾三番五次地想过去过正常人的生活,可最终时间还是打败了一切,他不受岁月束缚,长生不老,但女人却会因时间而衰老……结局是,他还年轻地活着,爱人却变成了一具白骨。

久而久之,他觉得感情对于自己就是一种惩罚,所以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变得沉默寡言,面无表情,到最后连心脏都不愿跳动……

人都想获得永生,却不曾想过获得永生后的代价,就比如夜鬼,永永远远都只能活在黑暗中。

“爸,妈,你们别走,你们别走……”

冯小艺紧着眉头轻声呼唤,额间不觉溢出几滴汗水,三两脚就把被子给踹下床去。

“这么大了还踢被子……”

守夜者,通常的任务都是在世界各地抓捕作乱的夜鬼,以及消除毁灭人类的阴谋,但现在,梁逸要用毛巾替冯小艺擦汗,还要帮忙盖被子,并且随时注意提问和情绪……

你要问他,哪个任务更艰巨些,他会毫不犹豫地回答后者。一个完美的守夜者,不仅要杀得了夜鬼,还要照顾得好女人。

“呵呵……”梁逸自己都笑了。

“嘟嘟嘟……”突然一阵老式的电铃声从皮箱里传了出来。

梁逸从皮箱里取出一部“大哥大”卫星电话,瞥了一眼上面的编号,按下接听键:

“说。”

“华夏之旅愉快么?梁老大?”电话那头传来了徐哲的声音,还有他吞吐烟雾的呼吸声。

“有什么事么?”梁逸轻声问道。

“先聊聊呗,别这么冷漠嘛……哎,对了,我给你的超薄套子用了不?感觉咋样。”隔着电话都能感觉出徐哲的淫.荡。

梁逸没心思开玩笑,正想冷声回话,突然床上的冯小艺又开始呼喊起来:“不要……不要……”

“卧槽!”徐哲一声惊呼,差点儿没钻出电话,“行啊,梁老大,难怪这么不耐烦,原来打扰到您办正事嘞,要不我挂电话,晚2分钟再打来?”

“你少来!到底有什么事快说,我已经到了华夏大学附近,这里的疫情很严重,而且已经发现夜鬼的踪迹,任务随时都有可能失败!”梁逸起身走至窗边,打开窗户伸出头,回复态度不苟言笑。

徐哲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一改油腔滑调,变得深沉:“几级夜鬼?”

“C级夜鬼,但有变异的现象,非常非常麻烦,我怀疑有人把华夏当成了实验基地……具体等和你见面再细说,你现在在哪儿?”

“我和柳良已经到达东桑,才刚下火车。”

“那你要注意了,车厢里的东西如果泄露一只,东桑就得完玩儿!”

“不瞒你说,我们是被赶下火车的,疾控中心的那帮人不让我们参与运输……说是上边儿的命令。”电话那头的徐哲明显有些无奈。

“你确认是上头的命令?”梁逸皱起眉头。

“这个还用确定么?两地方穿同一条裤衩子的。”

“现在货运走了?”

“没呢,刚临检完毕,马上就要卸货了,柳良已经过去了,他妈的,疾控中心这帮人可真欠揍,特别是有个东桑骚婆娘。”

“骚婆娘是守夜者么?”

“我也不知道啊,几十年都没来过东桑了,只知道她是这次运输的主要负责人,咪咪和篮球一样大……”

“不管怎么样,你和柳良都要跟上去,必须亲眼看见货物入库才能结束。”

“知道了知道了,我和柳良早就有这个意思了,我们办事你放心。”

“那还有其他事么?”梁逸问道。

“咋啦,等不及和你小美人儿彻夜缠绵了?”

梁逸冷声道:“你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我就挂电话了。”

“别别别,你那边说话方便么?”徐哲突然语气严谨起来,看样子还有很重要的事情没说。

梁逸瞥了一眼身后沉睡的冯小艺,回答道:“你说。”

“总部已经下达命令,3天后午夜12点,会有一架华夏军方的运输机停靠在华南N1机场,只有30分钟的停靠时间,你要抓紧了。”

“怎么才3天,玩儿我呢?”梁逸紧皱着眉头,实在无法理解。

“我当时也是这么跟总部反馈的,但总部在亚美,一切行动都只能通过华夏军方展开……对了,这里还有个非常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徐哲顿了顿,才道:“华夏为防止疫情扩散,3天后会发射化学导弹清理所有受灾的区域,恰好是直升机接走你之后,最迟不会让城市见到第二天黎明,所以梁老大你一定要抓紧时间啊,任务完不成就算了,先保命在说!”

梁逸倒吸了一口凉气,眉头逐渐放松,神色充满不屑。

“喂?喂!梁老大,你还在不?我说得话你可要记住了,千万不要意气用事,那化学药剂很厉害的,就算你能力再强也能腐蚀成渣……”

“我明白了,你还有其他事么?”梁逸缓缓问道。

“倒也没什么其他的事了,不如你把电话给夏小姐,我想和她——”

“滴!”

梁逸挂断了电话。

“呵呵,真是生如棋子,任人摆布……”

梁逸不屑一笑,华南地区的幸存者何其之多?他们万万想不到,自己躲过了灾难,最后却死在了华夏政府的手里。

“咯咯咯。”一阵敲门声,接着王颖的声音从门外响起:

“梁先生,我给你们送晚饭来了……”

“进来吧。”

王颖推门而入,手中两只面包,两瓶果汁,“没有天然气,也只能将就一下这些了……冯小姐她还好吧?”王颖把面包放在床柜,用手摸了摸冯小艺的额头:“没有发烧的话,正常休息一晚就好了。”

梁逸什么也没说,提起皮箱,背上剑,快步走出房间。

叶秋正想进来探望冯小艺,恰好遇见梁逸,问道:“梁长官,你这是要去哪儿? ”

梁逸道:“银兰高中。”

冯小艺的眼皮明显跳了跳。

“那我和你一起去!”叶秋放下手中的面包,即刻开始武装。

梁逸并没有拒绝叶秋的加入,3天的时间实在太过紧迫,有人能分担任务自然最好。

“我也陪你一起去。”黄维刚也自告奋勇道。

梁逸果断拒绝道:“先前说好的,你留在小区内保护她们,不要逞强。”

黄维刚咬了咬牙,躺床的冯小艺,大肚子的媳妇儿,的确需要个男人留下来照看:“那梁先生,叶兄弟,你们一定要注意安全。”

叶秋把自己武装到了牙齿,笑着冲众人竖了个大拇指,自信道:“保证完成任务!”

“走吧,刻不容缓。”

梁逸和叶秋在黄维刚等人的护送下走出大门!

第十九章 第二十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