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何处惹尘埃?

黎明边缘  作者:雪中红

“警用SUV都提前下载过华南市区的电子地图,虽然卫星无法校准导航,但按着大概方向应该也能到达目的地。”

叶秋坐在副驾驶,帮忙打开车载显示屏,一整张华夏地图出现在屏幕上,用指尖触屏伸缩,没两三下的功夫就找到了银兰高中的位置。

梁逸表面平静,内心却惊叹不已,现代科技真的是越来越高级了,自己要是不虚心学习,怕真的要与社会脱轨了。

叶秋确认目的地后,瞥了一眼腕表,道:“走吧梁长官,全程43公里,大约47分钟的车程,但算上沿途耽搁的时间,大概90分钟能到,现在正好8点整,如果动作快的话,搜查完学校我们还可以去军大附属看看。”

梁逸不愿耽搁半秒钟的时间,即刻发动车辆,沿着导航箭头所指一路驶向银兰高中。

大学城区和银兰区间隔了两条大江,直线距离其实并不长,就是蜿蜒曲折的立交桥耽搁了大部分时间,不过好在立交桥上废弃的车辆不多,一路行驶并没有遇到什么大的障碍,偶尔几只感染者,要么还没靠近就被叶秋狙杀,要么还没苏醒就被车轮碾成了肉泥。

“梁长官,只要下了这座桥我们就算是踏入银兰区了,据我所知,银兰区是华南最早开发的一片老城区,交通和人口都非常密集,到了市中心,咱们要做好下车血战的准备呀。”

叶秋叼着根香烟,手中枪把子握得很紧,不难看出,他还是有些紧张。

“你怕么?”梁逸浅声问道。

叶秋苦笑道:“怕倒不至于,你别看我年轻,其实我已经执行过很多危险的任务,比如去年华夏火车站的恐怖袭击事件,我都是冲在最前沿的……我嘛,现在就是有点儿紧张,因为这一次,毕竟不是和人斗嘛。”

“那你有信心么?”梁逸又问道。

叶秋自信道:“我一定能辅助梁长官完成任务!”

“是我们一起完成任务,并且最后还能活下去,这个才叫做自信心。”

梁逸的语气总是那么轻,轻却不是轻浮,而是自信得完全不用太多激昂,华夏这点儿破事在他眼里实在不够看,他唯一担心的是这次疫情背后的阴谋,总有一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坏人躲在暗处,搞破坏!

梁逸从衣兜儿里掏出一瓶拇指般大小的药瓶丢给叶秋,道:“这是秘制的能量药丸,一颗能维持60分钟,我看你底子不错,可以试试。”

“这……这属于违禁品啊,跟兴奋剂有啥区别不?”叶秋举着药瓶有些犹豫。

梁逸道:“区别就在与它不会伤害你的身体,只是单纯的借力药丸,你可以放心使用。”

叶秋咽了咽口水,把药瓶揣进裤兜里,笑道:“梁长官的话我当然信,我看那些特工大片里面,也好多黑科技呢。”

守夜者组织就是通过强化基因和改造身体来选备成员,亚美的基地中还有很多高性能的战斗机甲提供配备,听柳良和徐哲说,组织近百年来还在研究超自然力量,意想把这种力量施加在机甲或人体身上,以作为组织的终极杀手锏……

梁逸自加入守夜者开始就从未回过基地,那些系统化的训练和改造,以及机甲的配备全然无知,一是因为他用不着这个东西,二是他认为组织的研究不太符合人道主义,就像徐哲所说的:“组织早就忘记了守夜的初衷,所做的一切都与背后财团的利益挂关。”

“叶警官,你下一步的打算呢?”梁逸问道。

叶想了想,摇了摇头,叹道:“看看现状,能不能活下去都还是个问题呢,其他都不敢多想。”

梁逸沉默了一会儿,邀请道:“如果你能在这场灾难中活下去,以后就跟着我干吧,我可以举荐你成为联合国警探的储备干部,如何?”

叶秋先是被消息惊得有些语结,他张大嘴巴道:“梁长官,你不是开玩笑吧?我就是个公安分局的小特警,才刚刚转正,真能当联合国警探?”

梁逸第一次对叶秋露出微笑,点点头:“这场灾难就当做对你的考验,所以你要加油了,升职加薪和荣誉,全靠你自己把握。”

叶秋不禁又将枪把子握紧了几分,他舔了舔嘴唇“嘿嘿”一笑,问道:“那梁长官,如果是储备干部的话,工资这一块是咋算的?”

梁逸道:“储备干部就等于我的手下,工资也由我来给你发,一年30万,你能接受么?”

“3……30万!”

叶秋一定不是个庸俗的人,但当他听到这个仿佛天文数字的薪水时,心中还是按耐不住激动:“不出任务我一个月工资才5000多一点……”

“30万是美元。”梁逸轻声补充道。

“美元!”

1美元=7元华夏币,30万美元就是210万华夏币。对于富人而言,也许是赌桌上的一把小梭/哈,但对于叶秋这样的片警儿可能十几年都挣不到这么多。

梁逸淡然道:“你也不用高兴得太早,如果世界和华夏一样沦陷,钱财就会变得毫无用处。你如果有机会成为储备干部,那就努力完成上级下达的每一个任务,等你达到升职要求的时候,我自然会帮你一把,到时候如果你和我一样成为联合国探员,上级就会把你正式编织进组织,并颁发一枚警/徽,有了这枚警/徽,世界各地都能畅行无阻。”

叶秋惊声问道:“那住五星级酒店也不用钱?”

梁逸道:“一切消费皆可免除,动用超过10万以上的大额资金需要向上级申请,如果上级同意,你可以凭着什么到各大联合银行里提钱。”

“哇塞塞!现实版的007呀,屌爆了!”叶秋兴奋地手舞足蹈。

梁逸微微摇头,期望越大失望就越大,如果守夜者真的有那么容易加入,那泱泱华夏15亿人,为何只挑选出十几人?况且最后死得只剩下四个……

“先活下去。”

这是梁逸唯一能给的忠告。

晚上8:45分,SUV缓缓驶下立交桥。

下桥后,还没走上100m的距离,八车道在一次引流后瞬间缩减成三车道,废弃的车辆把前进的路堵得水泄不通,大批“醉酒”的行尸在公路上“摇摆”,惨白的月色犹如一盏单调的灯秋,与呼啸的凉风一起搭建了这个“地狱般的舞台”。

“下车吧,过不去了。”

梁逸熄灭SUV,带上皮箱和剑,与叶秋一起下车步行。

“看刚才的导航,我们距离银兰高中还有2.6公里,步行大概要半个小时,顺着银兰大道一直往前走,过两座天桥到银兰支路,高中的建筑普遍都不高,塑胶操场也占了很大的面积,只要走对了大致方向,找到学校并不难。”

叶秋凭着自己的快速记忆,指着前方银兰大道迅速就拟定了下一步计划。

“走吧,希望沿途不要遇到变异物种。”梁逸青锋出鞘,走在前方开路。

叶秋戴上夜视仪,换了一把消.音微.冲,跟上梁逸的步伐,求知道:“梁长官,变异是咋回事儿?”

梁逸解释道:“感染者除了狂暴之外的其他特征,比如说哭泣,尖笑等情绪表现,拿武器攻击,偷袭,跟踪,等智商表现,还有一些动物的天性,比如狗子的嗅觉,老鼠的体态变异……目前我也仅知道这些,但我肯定这只是冰山一角,华南地区作为疫情源头,一定还会有很多变异现象,总之注意。”

“那……梁长官,没穿衣服的女感染者算不算是变异啊?”

叶秋为什么会这么问呢?因为他发现尸群中正有几个光溜溜儿的,一丝不挂的女感染者在街上游荡。(是不是画面很熟悉,生化危机里面也有这个镜头。)

梁逸定睛一瞧,啧啧……好家伙,就是变成感染者了还穿着高跟鞋,金发大波浪,风姿绰约,肥而不腻。

梁逸也忍不住开起玩笑道:“她如果勾引你的话,那就算变异。”

不难发现,银兰大道一条街,有很多家“浴足中心”,保健,按摩,桑拿,应有尽有,出现几个风尘女子,倒也不奇怪。

“唉……真搞不懂,一个个多漂亮呀,非要去干这些勾当,现在连死了连衣服都没得穿。”叶秋忍不住惋惜道。

“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人从生下来就一丝不挂,死了不穿衣服也很正常,只是生下来时从十月怀胎的母亲肚子里,死去时却在陌不相识的客人怀抱中,干净的生来,肮脏的死去。”

梁逸冷冷一笑,他最讨厌不懂洁身自好的女人,现代女子,即使未沦落成娼妓,也多少都带有一点儿风尘气息。

“我毙了她?”叶秋举起突击步枪,红外线瞄点已落在了那具女感染者的额头上。

梁逸按下叶秋的枪身,摇头道:“感染者的夜视能力很差,能尽量不动手就不动手,再说了,杀了她,就没有风景可看了不是么?”

“梁长官,说得非常对,嘿嘿……但有一说一,也不得不说,这妹子的屁股可真大!”

……

……

第二十章 第二十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