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搜查学校

黎明边缘  作者:雪中红

AWQ的威力虽然比不上军用重狙系列,但一枪折断脊椎骨也是绰绰有余。

“啪!”

叶秋高素质的狙击能力终于发挥了作用,一枪穿透弹打在巨型怪物的后脊椎上,当场就把怪物的脖子轰得稀巴烂!

没有脖子,脑袋自然就要落地了,可怪物脑袋落地,身体却还矗立着。

“不会吧?这怪物成精了?”叶秋瞪大眼睛,不可思议道。

梁逸紧锁眉头,如果连脑袋和脊椎都切了还不死,那变异的基因就强大的有些过分了。

就在两人震惊之时,巨型怪物矗立的身体突然抽搐了两下,缓缓倒地没了动静。

“呼……”叶秋长吁一口气,收起狙击枪道:“我就说么,这世上哪儿可能有人没了脑袋还不死的?”

梁逸也松下眉头,虚惊一场,呼喊叶秋转身离开:

“走吧,干正事。”

……

两人走出大厦时,恰好到了天桥对面,大部分感染者都被先前的动静所吸引,银兰之路空空荡荡,可谓是畅通无阻。

“嘿,小电驴!”

叶秋一眼就相中了倒在路边的电动车,他赶紧跑过去查看,发现钥匙都还在,“肯定是慌乱中逃跑丢下的,”他扶起电动车,一打开关,沉睡的小电驴瞬间精神抖擞,电量满格!

他骑上电动车,冲拍了拍后座:“梁长官,快,上马!”

这个时候,的确没有什么交通工具能比一辆电动车来得有用了。

“这洋马儿能动?”梁逸坐上后座,半信半疑。

“驾!”

叶秋大喊,右手扭动油门,小电驴当即便生猛地窜了出去,他笑问道:“如何呀?梁长官,这洋马儿跑得是不是飞快?”

梁逸稍有一惊,夸赞道:“倒是个很有趣的东西。”

“所以交警一般都骑摩托车,这样就在能拥挤的车道中自由穿行了。”

叶秋的驾驶技术不赖,车辆之间再小的缝隙他也能钻过去,梁逸在后座用步枪清理偶尔冲来几只狂暴者。

二人天衣无缝的配合下,短短10分钟不到,银兰高中的教学楼就已映入眼帘。

银兰高中身为华南市拔尖儿的高级中学,规模自然不会太小,梁逸并没有刻意去找校门口,而是让叶秋把小电驴停在了运动场边上。

冯小艺的弟弟是体尖生,躲在运动场的可能性相对较大。

运动场修建在马路下,用铁丝网隔离。铁丝网与运动场相连接的角落里破了一个很大的洞。

“这一看就是学生们的杰作,平时翻墙逃课,半夜翻墙上网。”

叶秋笑着,一马当先,梁逸紧随,二人轻而易举便下到了银兰高中的塑胶操场上。

明亮的月光下,空旷的操场一览无余,除了造访的梁逸和叶秋,再也瞧不见其它活动的生物。

“想当年我在学校也是练体育的,收到的情书是一封接一封,可惜当时纯情,连牵个手都怕被教导主任抓,呵呵……高中时代,真是一段难忘的时光。”

叶秋点燃一根烟,一边吞云吐雾,一边回忆起自己的青春,他忽然又问身旁的梁逸:

“梁长官,你的青春呢?”

梁逸没有青春,有的只是一些不堪回首的悲惨回忆,他缓缓道:“问君能有几多愁,恰是一江春水向东流。”

“呃……梁长官真是好文采啊,呵呵呵……”

“闲话少谈,该干正事了。”

运动场正北方是主席台,主席台下是器械室和更衣间。

“下面清理第一个房间,我左,你右。”

梁逸对叶秋做了个进攻的手势,一脚踹开更衣室大门,与叶秋各走一边,快速对室内三间房侦查起来。

主席台下左边是更衣室,右边是器械室,中间是体育老师临时办公室,三间屋子,都没人。

叶秋在器械室抓了个篮球,简单地操作了两下,感叹道:“好久没打篮球了,胯下运球都没有以前那么娴熟了。”

更衣室内陈列着很多壁柜,供给体训生们储存训教装备,冯小艺的弟弟当有一席之地,梁逸便顺着衣柜的顺序,从上到下,从左到右依次寻找起来。

冯小艺至始至终也没有告诉过她弟弟叫什么名字,但是她姓冯,她弟弟应该也姓冯,除非弟弟是捡来的。

柜子上都贴得有学生证件照,寻找一个冯姓少年应该不难。

“有了。”

梁逸停在一张壁柜前,冯天泽,留着放荡不羁的斜刘海,头发微卷,显然是经过加工的,浓眉大眼高鼻梁,和冯小艺倒有几分相似。

“就是你了。”

梁逸撕下壁柜上的照片,递给叶秋,走出更衣室,道:“记住他的样子,待会儿留个全尸。”

“呃……唉……”叶秋瞧了两眼照片上的小伙子,跟上梁逸道:“我们如果真的找到他,难道还要把他带回去么?”

梁逸问道:“你觉得这样可不可取?”

叶秋想了想,摇头道:“我觉得还是算了,冯小姐是玻璃心,双亲刚故,唯一的弟弟也被感染。她会崩溃的。”

梁逸叹道:“那就撒一个善意的谎言。”

……

穿过操场上的主席台,有一片自由活动的空地,空地上有几颗迟暮大槐树,似乎每一间学校都得有这么一座象征着历史悠久老树。

落叶凋零,百草枯萎,欣欣向荣、充满青春活力的校园同样是一片死寂。

教学楼,一个又让叶秋充满回忆的地方。

教室的座位,走廊的勾肩搭背,谁班的女同学好看,谁给谁天天带早餐,谁又收到了谁的情书。

教学楼空无一人,毕竟学生们多多少少都参加过灾难临时演习,这是个很好的征召,也可以作为找不到冯天泽从而安慰冯小艺的借口。

高二6班,冯天泽。

课桌上的书本还未合上,黑板上的函数方程还没解出,墙壁上的“先进班级体”锦旗随风飘扬,横梁上那副“祖国利益高于一切”的标语却有些脱落。

“f(x)=0,或y=1,完美解出。”叶秋用粉笔解出了函数方程的答案,拍了拍手,满意道:“看来我还是一样,宝刀未老。”

“帮忙来找找冯天泽的座位,看看有什么遗物,就算找不到人,带点东西回去也可以。”梁逸从排头桌位开始,依次开始翻找起书本上冯天泽的名字。

“像他这种体育尖子生,一般学习成绩都不理想,保准儿在最后一排养老呢。”

叶秋直接来到最后一排,果不其然,还没翻到两本书就把冯天泽的位置找了出来。

“梁长官,这张桌子。”

桌子上的书绝不像前排摆的那么整齐,皱巴巴地散了一桌子,桌洞里塞了一件充满汗臭味儿的校服。

“我当年可没这么邋遢。”

叶秋扯出校服,“啪!”一盒儿“万宝”牌的硬盒香烟顺带掉了出来。

“可以啊,一盒20呢,这小子生活费挺足的嘛。”

烟盒里还有七八根香烟,叶秋拾起并抽出一根,点燃吸了两口,摇头道:“润了,没劲儿,”并开玩笑道:“梁长官,我们要不要把这个当成遗物送给冯小姐?”

梁逸微微摇头,在散乱的课本里找出一只褐色皮质笔记本,翻开第一页首记上,有一句手写的祝福语:“弟弟,你要认真读书,生日快乐,你亲爱的姐姐,冯小艺。”

冯小艺的人不算漂亮,字迹却非常秀美,梁逸嘴角不由多一抹浅浅微笑,冯小艺是父母的好女儿,是弟弟的好姐姐,将来嫁给了谁,也一定是谁的好媳妇儿。

翻开第二页,是一篇密密麻麻,工工整整的日记,冯天泽应该不算邋遢,否则他的字也不会这么工整漂亮,而且日记的字里行间都透露着一种不可多得的文学素养。试想,一个从小生活在书香门第的孩子,再怎么叛逆也应该熟知,弟子规、三字经的。

“这才是带给她最好的礼物。”

梁逸把日记收进皮箱,招呼了一声叶秋,走出教学楼。

……

教学楼,行政楼,实验楼,寝室楼……学校实在太大,连夜搜查只会浪费宝贵的时间,梁逸想了个法子:

在操场中央安装一只定时C.4塑胶.炸药,拔出手枪消.音器朝天发射几枪,制造声势,引出沉睡在学校内的感染者。

“啪啪啪……”

大口径手枪的声音一阵又一阵地往四面八方扩开,黑夜寂静瞬间被打破。

“走了。”

梁逸和叶秋急忙跑出操场,找到一颗最大最高的老槐树爬了上去,潜伏在树干上,默默地等待着。

计划很快就得到了反响,感染者从四面八方涌向操场,叶秋用狙击镜,梁逸用望远镜,二人就这么仔仔细细在尸群中寻找起冯天泽的身影。

15分钟后,集合的感染者接近尾声,数量有874只,其中784只是学生,其余的有职工,教师不等,甚至还有几只穿着军装的军人。

梁逸和叶秋检查地相当仔细,但遗憾却又庆幸的是,并没有发现冯天泽的身影。他不在,证明他还有可能活着。

“难道有军队也来过?”叶秋瞄着身穿绿迷彩军服的几只感染者,皱眉道。

梁逸瞥了一眼西南方一栋高耸的“红十字”大楼,“华夏军医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疫情失控的源头,会出动军队不足为奇。

“C.4还有45秒引爆,巨响一定会引来更多行尸,我们先走。”梁逸说完,率先跳下大槐树。

“唉,可惜了我的小电驴哟……”叶秋轻叹了一声,抓紧跟上梁逸的步伐,“梁长官,我们下一步去哪儿?”

梁逸指了指西南方向的医大附属,缓缓道:

“去人间炼狱里瞧瞧看。”

……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