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你就是馋人家身子

黎明边缘  作者:雪中红

“轰隆!”

一声巨响,大地猛地一颤,一朵巨大的蘑菇云在操场上冉冉升起,冲天的火光持续了大约15秒,随之和狂暴者的咆哮一同消失在黑夜之中。

梁逸和叶秋顺着红十字的指引已走至校园后门,出了门再往前走300m就是医大附属的喷泉花园和门诊部。

小院后门有一块停车场,专门供给学生停放自行车。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叶秋从停车场内推出一辆粉红色的小电驴,虽然没有钥匙,但也难不倒他这位受过特种训练的老兵,见他娴熟地用刀挖开钥匙孔,拔出黑白两条电线,“啪啪!”两下人工打火,小电驴就此复苏!

“梁长官,上马!”他骑上小电驴。

“你这偷盗的本事倒挺受用,有空教教我。”梁逸笑着跨上后座。

叶秋开动小电驴,缓缓驶出校门,并道:“梁长官说笑了,我是人民警察,可不会作奸犯科,平时跟着出去抓过偷车贼,贼的本事我们也在学习,以便于反侦察。”

梁逸问道:“你是特警,平时也会抓贼?”

叶秋道:“有的贼穷凶极恶,身上随时都背有凶器,严重威胁到了人民群众的生命,当然……出警是有绩效补贴滴,嘿嘿……”

300m的距离并不远,几句闲聊间,小电驴就停在了医院大门口。

医大附属是个很浪漫的医院,每栋大楼上都挂满了彩灯,大楼之间吊着一只只大红灯笼,大门口距门诊部起码有个200m的距离,中间有八个景观喷泉……如果电力恢复,夜夜灯火阑珊。

医大附属是华南市出名了三甲医院,换句话说,会来这座医院看病的,一般都不是小病,会在这里住院的,绝大多数都已病入膏肓。病人的幸福感很重要,这一点医大附属做得非常好。

可惜,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原本幸福浪漫的地方变成了阴森恐怖的人间炼狱。

毋庸置疑,这里头肯定有很多狂暴者及变异者,那么进去的意义何在?

叶秋点了根烟,努力平复着自己还没踏入医院就感到恐惧的心情,他叹气道:“这也太他妈渗人了,梁长官,咱们真的要进去么?我敢打包票,这里面绝不可能有正常人,那活人就更不用说了。”

梁逸也皱着眉头,人活到他这个岁数,自身的感觉要比眼睛还管用,自己进去可能会受伤,叶秋进去可能会搭上命,他沉思了许久,摇了摇头道:“的确划不来。”

“那我们走?”

“不,既然来了,再怎么也要收集点东西再走,这里是疫情爆发的源头,我想采集一些感染者的信息,”梁逸转头,拍了拍叶秋的肩膀,问道:“你如果觉得危险,就在这里等我20分钟。”

叶秋皱眉道:“梁长官你也太看不起我了吧?”

梁逸转身,做了个跟上的手势:“那就走,只搜查一栋楼,最近的这一栋。”

最近一栋楼是急诊部,救命最要紧的一栋楼,它没有门诊和其他科院那么大,门口却停了足足有六辆救护车。

“等等,先找找看救护车钥匙,说不定待会儿能用得着,当然……我希望能用不着。”

救护车因为平时需要紧急出任务,车门很少上锁,司机也会在车内预留一把钥匙。

梁逸和叶秋分别对六辆救护车开始搜查。

运气不赖。叶秋刚上第一辆车就在仪表盘下找到了一把车钥匙,“其实我不用这玩意儿也能把车开走。”他跳下救护车,想把车钥匙丢给梁逸。

梁逸拒绝道:“如果用得着它,你来开车。”

叶秋撇了撇嘴,没有多说,收好钥匙,跟着梁逸踏入急诊部。

急诊部内充斥着一股尸身腐烂的臭味,不同感染者散发出的腥臭,这种味道更能让人作呕——急诊部里有很多濒危的病人,疫情爆发,后续治疗跟不上,只能病死在床上。

“沙沙沙……”

行尸走肉的声音,很轻,很静,很清晰。

急诊部大厅有4只身穿病号服的行尸正在晃荡。

梁逸抽出剑,对叶秋做了个抹脖子的姿势,叶秋会意,拔出军刀。

二人借着行尸眼瞎的特点,眼疾手快,手起刀落,在悄无声息间割下了四颗人头。

“梁长官,咱为啥不直接拿它们开刀?也省得进去搜查了不是?”叶秋轻声问道。

梁逸道:“活的怕闹出动静,如果被他抓伤就完了,不要因小失大,绑一只休眠者最佳。”

走廊里横七竖八地躺满了休眠者,有病人,有医生,有护士。

梁逸随地找了几张报纸,揉成团团,就近找了一具女护士的尸体就要下手,叶秋赶忙扯了一下他,并指着另外一具女护士的尸体道:“梁长官,抓这一只,这个护士妹妹长得漂亮些……”

梁逸眯眼浅浅一笑,点点头,当即把报纸团团揉进女护士的嘴巴里,接着和叶秋一起,分别扛住头和脚,就近找了一间急诊室,把门窗全都遮掩好,打开紫外线应急灯,三两下就把女护士捆绑在了手术台上。

女护士苏醒时,想叫叫不出,想动也动不得。

叶秋瞧着挣扎不动女护士感染者,叉着腰苦笑道:“东桑电影里的制服诱惑和捆绑情节,想不到今晚在我手头实现了,真他娘的刺激……”

“你想不想来点儿更刺激的?”梁逸一边戴手套,一边问道。

“咋?”叶秋兴奋道。

“把她衣服脱了。”梁逸吩咐道。

叶秋舔了舔嘴唇,抵触道:“我是警察,怎么趁人之危呢?虽然她已经不算是人,但是——”

“别废话,我要做检查。”

“全脱?”

“内衣裤可以留着。”

叶秋嘀咕道:“那还有什么意思……”说完便开始不客气地动气手来。

女护士眼见自己衣服一件一件被褪去,四肢挣扎得更加激烈,嘴里也“唔唔唔”地闷声呐喊。

叶秋停下手上的动作,一种罪恶感爬上脸颊,他问道:“梁长官,看她的样子好像还知道羞耻,咱们会不会抓了个活人啊?”

梁逸摇头,只催促道:“快脱。”

叶秋又问道:“那要不我们给她来一针麻醉剂,她这样瞪着我,我心里瘆得慌,我是人民警察……”

“不行,我要采集血液,必须原生态。”

梁逸把手术刀,注射器,试管,DNA试纸,以及小录音全都摆在一旁。

叶秋也下狠心,用军刀把女护士的褂子从领口割到胯 下,也不知他是故意的还是无意,女护士就像是被拨了玉米一样,身子光溜溜儿,连内衣都被割成了两半。

叶秋一眨不眨地盯着女护士一丝不挂的胴.体,愧疚道:“对不起了,女同志,为了祖国的未来,只能牺牲你的色相了……”

梁逸打开录音机,开始一系列的操作。

“2020年,2月23日,晚上11点40分,已到达华夏疫情最初爆发地点军医大学附属医院,”

他先翻开女护士的眼皮,观察了一会儿,语音记录道:

“瞳孔放缩,呈暗红状态,确认为感染体。感染体不排除存在有“害羞”等心理特征,具体原因,有待考证,”

他对女护士全身仔细打量了一番,又用手轻轻按拭四肢和躯体,皱眉道:

“感染体全身上下没有伤口,确认为一次感染,相比较二次感染者,一次感染者肌肉富有弹性,躯体腐烂程度缓慢,”

他又用注射器抽了女护士的一管血,沉淀了一会儿后,记录道:

“血液粘稠,颜色浅黑,与二次感染着无异,是否具有传染性,是否具有变异性,有待考证。”

他又取出DNA试纸,正想要收集唾液,才发现女护士的嘴巴被堵住了,这可如何是好?

“怎么了梁长官?”叶秋看见梁逸拿着试纸不动,问道。

“我想要她的口水收集DNA,但她的嘴巴被堵住了,如果把报纸拿开,她一定会嚎叫引起祸端。”

梁逸似笑非笑,叶秋大概也懂了梁逸的意思。两个男人相视一眼,一起直勾勾地把目光落在女护士双腿之间。

“学过生物的都知道,不仅仅是唾液含有遗传DNA,其他体液中也有,我们是为了祖国的未来,并没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叶秋挺起胸膛,义正言辞,又伸手道:“如果梁长官下不去手,我可以帮忙效劳!”

“你就是馋人家身子。”

梁逸矜持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摇了摇头,把试纸放下道:“收集唾液只是想证明病毒的传染性,但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二次感染者绝大多数是被咬伤传染,这也就证明了病毒能在唾液中传播。”

叶秋不解道:“梁长官,你先前说这个女人是一次感染者,是什么意思?”

梁逸关闭录音机,解释道:“一次感染就是病毒的第一代宿主,一般通过空气或者是注射传播,通俗而言就是第一批倒霉蛋。”

叶秋惊讶道:“空气传播?不能吧,不然咱也不可能活到现在啊。”

梁逸轻声补充道:“是人为的空气传播。”

“人为!”

叶秋差点儿没惊呼出声:“是哪些丧尽天良的王八羔子干的,这都死了多少人了?这是要灭我整个华夏啊!”

叶秋怒得眼睛都红了,但他不知道,一场死伤数以亿计的浩劫根本就不止于针对华夏,而是整个世界的人类……

……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