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吃醋

黎明边缘  作者:雪中红

油罐车的爆炸,点燃了整条滨江支路的火势,堆积的车辆就成了易燃易爆物,“噼里啪啦”“轰轰隆隆”,像是谁在放炮仗一样,时不时都能听见炸裂声。

“唉,我真怕火势控制不住,把整座城市都烧了咋办?城市里面说不定还有幸存者呢……”叶秋通过后视镜,看见只增不减的火势,隐隐担忧道。

梁逸已完全把叶秋当成同生共死的伙伴,也就不再藏着掖着,把3天后华夏执行的“清除计划”统统告诉了叶秋。

“所以,华夏政府都已经把城市舍弃,你又何替它感到惋惜?”

“梁长官的消息是真的么?”叶秋深表疑惑。

梁逸没有给出肯定的答案,他不是华夏政府的人,也没心情去揣测真假,只是淡淡道:“政府只是一道命令,几颗导弹,而你除了一条命之外就再也没有其它的价值,不管消息是真是假,你都没办法去赌,”他顿了顿,又轻声:“我也不敢赌。”

叶秋沉默了,他似乎已经开始明白这场灾难后的游戏规则。

救护车从滨江路驶入滨江大道,再从滨江大道一路开上立交,偶尔几只螳臂当车的狂暴者都被碾在了车轮子底下。

后半夜相安无事。

凌晨3:10分,叶秋连续抽了几根烟,但还是抵挡不住困意来袭,梁逸和他换了座位,让他在副驾驶小憩片刻。

凌晨4:00整,救护车停在了白杨小区门口。

小区的宁静,让梁逸深深舒坦了一口气……但他不能停下,因为时间的沙漏已经走完了三分之一。

“我们连夜出发。”他叫醒身旁的叶秋,一起下车走进小区。

叶秋揉了揉惺忪的睡眼,问道:“我们下一站去哪儿?”

“华南机场。”

……

冯小艺点着蜡烛,一遍又一遍地诵读起父母留下的信。烛火下,她长发披肩,脸色苍白如纸,眼角泪痕未干,唇间一咬再咬,忍着伤心,忍着泪。

梁逸悄悄打开门,一刹那,竟看呆了昏暗火光下那个凄美柔弱的女人,“砰砰!”心脏剧烈地跳动了两下。

冯小艺一见来人,悲伤的神色终于有了一丝喜悦:“梁先生,你回来了?”

梁逸点点头,道:“两个消息,一个好,一个坏,你要先听哪一个?”

冯小艺把信装进信封收好,无奈地摇了摇头:“坏消息我已经知道了,你就直接说好消息吧。”

这个女人,一夜之间,好像坚强了不少。

“我们没找到他的尸体,就证明他还有可能活着,”梁逸举起手里的日记本,晃了晃问道:“认得么?”

冯小艺眼睛一亮,伸手索要道:“给我。”

梁逸道:“要不你下床过来拿?”

冯小艺微微皱眉:“那你丢过来呀。”

梁逸微微摇头:“你可能没听懂我的话,我,让你,下床,走到我跟前,来拿,懂这个流程么?”

“真是多此一举。”

冯小艺低声抱怨了一句,下床走至梁逸跟前,伸手就要夺过日记本,梁逸突然把手举高,似笑非笑地看着矮了自己将近一个头的冯小艺,轻声道:

“这本日记,是我和叶秋冒着生命危险,连夜替你找回来的。我们也不要你的谢谢,只希望你珍惜它的同时,也想想曾今为他付出过汗水的人,然后勇敢努力地活下去,你可明白——”

梁逸话音还没落下,冯小艺已经踮起脚尖,捧着他的头,在脸上狠狠地亲了一口:

“这样行了吧?”

冯小艺抢过日记本,用充满感激的,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梁逸。

梁逸面无表情,内心却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他绝不是个单纯的人,因为兜儿里还揣着个超薄的套套,但他知道,任何感情都要循序渐进,否则会适得其反。

“收拾收拾,我们要离开这里。”

梁逸转身的那一刻,内心的喜悦才通过笑意爬上脸颊,叶秋和黄维刚等人都看见了,只有背后的冯小艺没有察觉。

“哎呀,好不公平啊,我也是出了力的,不行,冯小姐你必须也亲我一下!”叶秋笑着,把脸颊凑近冯小艺。

“也谢谢你,叶警官!”

冯小艺当真一口亲在了叶秋的脸颊上。

叶秋受宠若惊,憋着笑意,不敢去看梁逸的表情。

梁逸脸上的笑容,烟消云散,他知道叶秋同样值得上这一个吻,但心里就是不安逸。

“梁先生,我们这么急,是要往哪儿走呀?”王颖突然问道。

梁逸说道:“明天晚上12点,会有一架直升机停靠在华南N1机场,若不出意外,后天你们就能抵达安全区域,所以你们只需要带够坚持到明天晚上的水和食物就行,大包小包可以丢弃了。”

离开的希望让压抑的气氛瞬间变得活跃,众人挑拣起备用物资,梁逸先走下楼去,夜还未尽,他还不能放松警惕。

“梁先生,你等等我。”冯小艺是识相的,她知道自己最该感谢和最该陪伴的人还是梁逸。

梁逸当然高兴,但没有说话,默默在心里。

“你吃醋了?”冯小艺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不可能。”梁逸即刻出声。

冯小艺坚持道:“你就是吃醋了,吃不到糖醋排骨,就只能吃醋。”

梁逸不屑道:“哼,简直滑天下之大稽!我乃君子之腹,如海纳百川,怎可能因你亲了叶秋而吃醋?”

“哦……”冯小艺把“哦”字拉得老长,接着又嬉笑道:“原来梁先生是在吃我亲了叶秋的醋,我可什么都没说啊,你自己袒露出来的!”

“你——哼……”

梁逸无言以对,也不愿多说,冯小艺笑了,暂时把失去双亲的痛苦跑到了脑后,如果自己吃醋能换来她的开心,何尝不是一件好事?

他扪着胸口静止跳动的心脏,喃喃自问:“难道我真的吃醋了?”

不知不觉,二人并肩来到了白杨树下那个新建的坟包前。

“爸,妈……小艺就要走了,来年有空再回来看你们……”

冯小艺可能是怕自己悲痛再次发酵,跪下来磕了几个头,道了一句告别,就拉着梁逸快步离开,可才刚一走出小区,她的泪水还是跟着流了下来……

痛失双亲与胞弟,谁都会忍不住哭,何况是一个心思单纯的女人?

“梁先生,我们以后还有机会回来么?”冯小艺抽泣道。

梁逸难得苦笑,这好像都还没有离开,就开始想回来的事情了?可女人需要安慰,哪怕是谎言,他主动把哭泣的冯小艺抱进怀中,温柔道:“清明节回来一次,中元节回来一次,春节再回来一次,这样行不行?”

“还有爸妈的生日也要回来。”

“那结婚纪念日要不要算进去?”

“那样最好。”

……

凌晨4:20分,所有人走出白杨小区,准备登车离开。

一切都是那么安然,大家也都兴致勃勃,但意外还是发生了!

梁逸才刚刚把冯小艺送进副驾驶,突然车厢后传来一声咆哮,接着一声凄惨的尖叫划破整个黑夜!

“怎么了?”

“老婆!”

“你 妈 的,老子宰了你!”

……

梁逸急忙赶到车后查看,但悲剧已经无法阻止——孕妇李欣捂着血流不止的脖子,奄奄一息地倒在黄维刚的怀里,捧着自己的大肚子,嘴里念叨:“孩子,孩子……”

地上躺着一具身穿白大褂的狂暴者,脖子已经被叶秋硬生生地拧了下来!

“怎么回事?!”梁逸脸色巨变。

叶秋颤声道:“救护车里关着一只狂暴者,一开门就……就……”

“孩子……王医生,快……快救救我的孩子!”

李欣临死不忘腹中胎儿,用尽最后的力气呐喊,话音落下后,她也就此香消玉损……

“老婆!”黄维刚咆哮痛哭!

“快!把她抬上救护车,剖腹,救孩子!”王颖急忙催促道。

王颖放下救护车里的担架,黄维刚和叶秋一起帮忙把李欣抬进救护车,冯小艺用手机帮忙打灯照明。

梁逸守候在车外,脸色隐隐发青,这种自责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过了,他如此谨慎的一个人,怎么能犯这种致命性的错误?

一尸两命?

一尸两命……

一尸两命!

“沙沙沙……”

祸不单行,先前的躁动唤醒了休眠的感染者,大批行尸从四面八方往救护车靠拢!

“叶秋,你出来开车,我来看护!”

梁逸跳上救护车,叶秋钻进驾驶座,下一刻,发动机轰鸣,救护车飞速冲向大道!

“我们该往哪儿走?”叶秋急切道。

冯小艺瞥了一眼路况道:“就顺着这条白杨大道的方向直走,华南机场很大,半个小时就能就能看见飞机跑道!”

白杨大道障碍不多,但为了保持车身平稳,叶秋故意把速度放慢,梁逸握剑守在车后门,凡是扑上来的狂暴者都被削断了脑袋。

十分钟后,生死时速。

“嘤嘤嘤……”

一阵婴儿的哭声响彻黑夜,算是悲剧中的喜剧,不幸中的万幸。

听见孩子的哭声,梁逸心中的自责顿时也少了一大半,孩子是健康的,病毒在短时间内并没有在母婴之间传播。

“老婆,你快起来看看我们的孩子……”黄维刚抱着李欣的尸体失声痛哭。

梁逸斜了一眼李欣的模样,脖颈上筋脉暴突,像是开枝绽放的树枝,隐隐发黑发紫。

“她的伤口距心脏很近,变异的时间不会超过20分钟,抓紧处理,”梁逸轻叹了一声,又缓缓提醒道:

“还有,车内的血腥味儿太浓了……”

凌晨4:37分,长夜未尽。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