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夜战

黎明边缘  作者:雪中红

“不,我不能把我老婆丢下!”

黄维刚捧着李欣逐渐变异的尸体,丝毫也没有恐惧和松手的意思,他哭诉道:“我和小欣相识到现在已经27年,这27年来她为我付出了多少,我不能丢下她,哪怕死也要和她在一起!”

冯小艺急得很,跺了跺脚,劝道:“哎哟,黄警官你怎么这么傻,你们千辛万苦地逃出来不就是为了能活下去么?”

王颖把乳臭未干的小宝宝递到黄维刚眼前,骂道:“你瞧瞧,这是你的儿子!如果你老婆变异了,不仅你要死,你儿子也要死,全车的人都要死……你敢不敢再自私一点?!”

啼哭的婴儿沉寂了声音,抿着小手指头,是不是就“嘤咛”两声,可爱极了,也让人心疼极了。

黄维刚泪如雨下,一面是结发妻子,一面是亲生骨肉,他表情已痛苦得扭曲!

梁逸突然递过来一柄匕首,冷声道:“我相信黄警官不是优柔寡断的人,所以由你亲自来动手,一刀切断脊椎,免除后患。”

黄维刚的确不是优柔寡断的人,他颤抖接过匕首,眼生悲怜望着怀中的妻子,刀,迟迟不肯落下。

“黄警官,希望你快点。”梁逸催促道。

“哎呀,你给人家点时间嘛……”冯小艺支身挡住提剑的梁逸,睁大眼睛,摇头示意别这么做。

梁逸斜了一眼已经尸毒攻心的李欣,冷声吐出一个数字:“30秒。”

“黄警官要是下不去手,就让我来吧!”王颖自告奋勇道。

“不!我来!”

黄维刚不再犹豫,双手握刀,一刀刺进李欣的喉咙,泪流的同时,他也瘫倒在李欣身上,嘶声痛哭。

“既然人都死了,不妨把尸体也扔了?”梁逸试探性地问道。

冯小艺一记小拳拳砸在梁逸胸口,瞪目呵道:“你还有没有人情味,人家死得这么惨,你连尸体都不让留?”

梁逸不仅于心不忍,心中还有一半愧疚,可救护车里的血腥味儿实在太浓,他生怕——

可恰巧,正在他担忧之时,几双嗜血红瞳突然出现在车后视野中,四足爬行,速度奇快!

“梁长官,你瞧见没?”叶秋通过后视镜也发现了尾随的夜鬼。

“看得一清二楚呢。”

梁逸拖出武器背包,递给王颖一把全自动步枪,并拍了拍黄维刚的肩膀,命令道:“是男人就起来给黄夫人报仇!”

黄维刚哭红了眼,怒红了眼,肯定也会杀红了眼!

“老黄,用我的警狙!”叶秋从驾驶座把AWQ丢给黄维刚。

“那……那我呢?”冯小艺掏出兜儿里的BQ-30,浑身每一处肌肤都在打颤,也不知是兴奋还是惊恐。

“你别把枪口对着我!”

梁逸十足担心手抖的冯小艺会一个不留神把自己给崩了。

王颖像是个久经沙场的老兵,眼中看不见一丝恐惧,她把宝宝递给冯小艺,嘱咐道:“待会儿枪声一定会吓坏宝宝,你要捂住它耳朵,以防耳膜被震破。”

这同样是一个艰巨又神圣的任务,冯小艺接过宝宝,神情不再害怕,手也不再颤抖。

“开打!”

梁逸一脚踹开后车门,手枪,步枪,狙击枪,先是一轮子弹输出,打出的火力网瞬间喧嚣了整个黑夜!

10只红瞳,5只夜鬼;4只爬行,1只站立;4只C级,1只B级!

夜鬼的移动速度很快,能在地面行走还能攀附建筑,它们自由穿梭在公路和街道两旁的墙壁上,躲闪子弹的同时,速度只增不减!

很快,救护车中的三个人全都打空了第一轮弹夹,在没了火力的笼罩下,夜鬼进攻的速度更加迅捷,其中一只前锋甚至已飞扑几十米,要往救护车里钻!

“哼,找死!”

梁逸从来都不奢求面对夜鬼,这些玩具枪会起到什么作用,他握剑镇守在门口,迎着飞扑夜鬼的线路,恰到好时出剑,一击就将夜鬼腰斩在半空中!

这时黄维刚和王颖也重新填装好子弹,继续用火力压制夜鬼的进攻速度。

余下4只夜鬼改变进攻策略,分两批跳上街道旁的房壁,从左右两侧对救护车进行包夹。

救护车内空间狭隘,更没有左右搭架的车窗,热武器在这种情况下完全没了作用。

“王医生你守在车门,黄警官去副驾驶保护叶秋开车,它们交给我来对付!”

梁逸顺着后门想爬上救护车顶,可他才刚把头抻出去,一只利爪突然迎面袭来!

夜鬼已潜伏在车顶!

梁逸急忙低头,左手拉住车顶横杠,右手执剑果断从车内捅向车顶!

“吼!”

一声痛苦哀嚎,夜鬼扑趴在车顶,脑袋刚好和梁逸打了个照面!

梁逸一个狠劲儿,窜起头就和夜鬼来了个硬碰硬!

夜鬼的脑袋硬不过梁逸的额头,被猛然一撞,就破了个大窟窿!

腥秽的热血浇了梁逸一脸。

但,夜鬼并没有死!不仅没有死,反之更加惨猖狂,它露出獠牙,像个王八一样伸出头,顺着梁逸的脖子就要啃下去!

“梁先生小心!”

冯小艺和王颖几乎同一时间喊出声来!

梁逸脖子微微一偏,有惊无险地避过了夜鬼的撕咬,他干脆松开抓住横杆上的手,把夜鬼的脑袋当作发力点,借着下降的趋势狠狠一扯——“噗呲!”夜鬼的脑子连同脊椎被一股溜儿地抽了出去!

“哗啦!”

突然,救护车的挡风玻璃被一拳打碎!

一只利爪刺入叶秋的胸口!

“叶警官!”

黄维刚抬起步枪,一阵火力突击,把迎面袭来的夜鬼打成了筛子!

“叶警官,你没事吧?”王颖赶紧凑了过去。

袭击的夜鬼虽然被扫射致死,利爪仍死死地焊在叶秋胸口,叶秋咬牙忍着疼痛,手中的方向盘至始至终都没有偏离过,他苦笑道:“没事,我有防弹衣,梁长官你快把其它几只畜生解决了先,我他妈还能再撑一会儿!”

5只夜鬼除去3只,还剩下一只C级和一只B级,它们好像匿了声音,黑夜中除了紧凑的风声外再也没有其他动静。

“他们是不是撤退了?”王颖轻声问道。

梁逸把食指比在唇间,示意噤声聆听。AM5:30分,黑夜还没有退散,夜鬼绝不会长眠。

“嘤嘤嘤……”

婴儿突然开始激烈地啼哭。

“哎呀,你这个小坏蛋!刚刚打得那么激烈不哭,现在倒一发不可收拾了,再哭,再哭我打屁屁了哦——”

“噗呲!”

一只苍白的手,尖锐的利爪恰好从冯小艺脑袋旁3cm不到的距离的车厢外捅了进来!

冯小艺大概没守什么伤,但着实被吓丢了魂儿,白嫩的脸蛋儿上出现了一道大概2cm的血痕,血珠儿一颗颗地往外渗。

“我的……我的脸,我的脸……”

冯小艺只觉得脸上有一道火焰在烧,她不敢偏头半分,眼泪如瀑布涌下脸颊,极恐地望着梁逸。

利爪搭在冯小艺的脖子上,只要稍微一个动作就能割断大动脉。

梁逸的眼神冷得发寒,活了这么多年,他最讨厌的就是被人威胁。现在他如果一剑刺穿冯小艺,也一定能把躲在车外的夜鬼捅死,但这样值得么?

“孩子……孩子先抱出去。”

冯小艺就算再怕,也没有忘记怀中还有一个刚出生的婴儿,尽管是因为婴儿的啼哭暴露了位置。

冯小艺缓缓递出婴儿,王颖小心翼翼地接过婴儿。

小崽子,这个时候又开始吸吮手指,停止了哭泣。

“它估计就是来折磨我的……”冯小艺忍不住苦笑,又对梁逸愧疚道:“梁先生,估计我也是被上天派来折磨你的。”

“任何人出现都不是偶然,在坏人没有死光之前,每个受害者都不应该被责怪。”

凭梁逸的剑招一定能把车厢外的夜鬼捅死,但就是因为冯小艺的存在,让他有所犹豫,他不敢再像以前那样敢打敢拼又敢赌,他也明白自己的剑绝非无情,无情的剑一定会慢,慢了就会没把握,没把握这个善良的女人就会死……

“唉……”他悠悠一叹,终究是收起跃跃欲试的华夏之赞,缓缓道:“出来吧,你的时间也不多了。”

潜藏在黑暗中的人。

“啪啪啪……”一阵清脆的掌声从黑夜中响起,接着一句赞美从车外传来:“不愧是守夜者中的精英,魄力果然不同凡响。”

话虽然是赞美的话,但语气却傲得让人反感。

一个西装革履,双目血红,脸色苍白的年轻男人从后门窜进车厢,自傲的模样,清高的姿态,实在有些欠扁。

王颖与黄维刚分别夹起步枪和狙击枪,锁定年轻男人的脑袋!

年轻男人却连看也没看他们一眼,反之进来后眼珠子直勾勾地在冯小艺的身上打转,他深吮.了一口空气中特有的芬芳,感叹道:“啊……好纯净的鲜血,好可口的点心,好诱惑的女人……”

梁逸剑指年轻男人,冷声道:“既然你觉得她很珍贵,不如就放了她,然后我们打一架,如果你赢了,我就把她送给你。”

“我呸!中气不足的小白脸,一看就是做鸭子的肾虚男!梁先生只用一根手指头就能把你弹飞!”冯小艺开口大骂道。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