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抵达华南机场

黎明边缘  作者:雪中红

“自作孽,不可活。”

梁逸摇了摇头,并没有再为难年轻男人,做人要有诚信,说放人就一定会放人。

他拔出镶嵌在墙壁上的剑,年轻男人顺势滚了下来。

年轻男人变成了一具失去行动能力的干尸,他趴在地上,一步一步地想往阴暗巷子里爬。可光明笼罩的速度要比他快上太多,他没攀爬几步,太阳就已经晒屁股了。

“嘶嘶嘶……”

像是烈火焚烧肉体的声音,年轻男人狰狞着圆滚滚的眼珠子,伸手希望梁逸能拉他一把:“救我,救我……”

梁逸冷冷地站在原地,似笑非笑,无动于衷。他已经放过了年轻男人,但是他自己不争气,躲不过致命的光照,这又怪得了谁?

“我没有杀你,是阳光杀了你,希望夜族不要记我的仇。”

梁逸扔掉了手中的烟头,用脚拧熄,这时阳光也已经完全覆盖在整条大街,年轻男人如同被烈火焚身一般,翻滚挣扎,浑身冒出滚滚白烟,嚎叫得撕心裂肺……

阳光屠杀了夜里的黑暗,年轻男人在无尽的憎恨中,与梁逸脚下的烟头一样,飞灰湮灭。

黑夜已尽,黎明重生,守夜者的任务也就此结束。

梁逸吞下几颗血色药丸,绯红眼眸逐渐恢复深邃,他把利剑回鞘,在大街上随便找了一辆小轿车,朝着华南机场的方向驶去。

……

30分钟后,救护车停靠在机场路旁。

梁逸驱车赶回来时,黄维刚已经在路旁竖起一个简易的坟包,他的亡妻就葬于此。

时至当下,能入土为安,对与死者而言,也不枉是一种奢求。

“梁先生,你回来了。”

冯小艺像极了一只久不见主人的小狗,看见梁逸回来,撒腿就冲了过去,一边检查身体,一边关心道:“怎么样?没受伤吧?”

被女人关心,是一种多美妙的感觉?

梁逸摇了摇头,自己没受伤,却让这个善良的女人受伤了……冯小艺脸上的口子起码有个2cm,这对一个正值青春的女人来说是非常致命的,不过她应该是忙忘记了,伤口溢出的血珠儿也没来得及擦,现在干成了血痂,止住了疼。

“呼……还好你没受伤,大家可担心你了,那小白脸的身体连子弹都打不穿……”冯小艺长吁一口气,放下紧张的心。

“梁长官,那个怪物你……追到了么?”王颖凑过来问道。

梁逸道:“他死了。”

众人无一不震惊,可也没人质疑梁逸的话。只有冯小艺竖起大拇指称赞道:“梁先生真厉害,那小白脸就是肾虚男,你一个能打他十个!”

梁逸瞥了一眼腕表,A.m6:53分。天亮是一把“双刃剑”,能遏制夜鬼的行动,也能促进感染者的复苏。

“我们先找个地方,大家休息一下。”

机场的地理位置要比公路矮上个七八米,三岔路口的左侧就是N1机场的飞机跑道,用厚实的铁丝电网隔离。

空旷的跑道上一览无余,没有废弃的飞机,摆渡车,航班公交也没有,啥都没有,感染者也不见踪影。

“唉,要是机场里有飞机就好了, 咱们直接开飞机就能离开了。”冯小艺轻叹道。

王颖笑道:“冯小姐可真会开玩笑,咱们这群人当中有谁会开民航飞机啊?”

冯小艺瞥了瞥嘴巴,看了一眼梁逸道:“梁先生总会有办法的。”

梁逸摇头道:“梁先生并没有你想得那么厉害。”

王颖又道:“就算能把飞机开起来,那降落咋办,从几万英尺的高空掉下来,那咱们就死定了。”

叶秋用手指着跑道,并对梁逸道:“梁长官,明天晚上的直升机应该就会停在N1航站附近。咱们如果从机场进站的话必须绕一个大圈子,而且机场里肯定有很多感染者,风险太大。”

梁逸何尝没考虑过这个问题,火车站的感染者都那么多,机场里也绝不会少……他盯着铁丝电网瞧了一会儿,心里渐渐有了个想法:

“我们就从这里进去。”他指着拦截电网道。

电网就是一堵厚实且充满荆棘的围墙,想要在这里开个口子,还得下不少功夫。

“怎么做?”

大家的目光齐刷刷地落在了梁逸身上。

梁逸钻进自己先前开来的小轿车,倒退了个3、400m的距离,从0加速到100迈只用了3.5s,再从400m的距离把车速飙升至180迈!

“大家散开!”

叶秋猜出了梁逸的用途,招呼着大家往铁丝网外退了个几十米。

“嗖!”

轿车不是什么名牌,速度太快像是要飞起来一样,梁逸一脚油门踩到底,直接冲向坚固的铁丝围墙!

就在轿车要装上围墙的那0.1秒,他打开车门从驾驶座上跳了下来!

“啪!”

巨大的加速度与冲击力一瞬间就在铁丝网上开了个大窟窿!

“梁先生!”

冯小艺呼喊了一声,以奋不顾身的步伐冲向跳车的梁逸,起步速度怕不比任何跑车要慢。

梁逸在地上滚了几圈,为了保持自己的光辉形象,最后是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潇洒地蹦了起来。

除了衣服上沾了些灰之外,毫发无损!

冯小艺就站在梁逸跟前,咬着嘴唇,红了眼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梁逸知道冯小艺内心的复杂想法,他心中也有顺应安慰的话,但不是现在。他只是淡淡道:“我承诺要带你们离开就绝不会食言。”

“可是梁长官,这里距机场跑也有7、8m高,我们怎么下去?”叶秋顺着大窟窿往下瞧去。

“用黑科技绳索。”

梁逸掏出一颗“毛线团”,截取了大概10m左右的长度,一头固定在就近的电杆上,另一头丢下机场跑道。

“我们这些男人可以,王医生和冯小姐能行么?”叶秋隐隐担心道。

“他们爬过几十米的电梯井,这点儿距离不算什么,”梁逸并没有急着招呼众人往下爬,而是用一些泥块把绳索掩藏好,道:“我们就近找一个落脚点,等明天直升飞机来了之后再从这里下去汇合。”

几条通往机场的大道旁都有很多民宿宾馆,都是一些钉子户自家建筑的楼房改编而来,环境和条件都非常不错,还有几家楼顶有太阳能热水器。

经过昨夜的生死时速和悲欢离合,大家的身心都疲惫极了,于是就在洞口附近找了一家民宿,各自挑了一间房,开始忙活着休息。

梁逸无法休息,因为人情世故还没有应付完,他既然救下了这群人,那么就应该对他们负责到底。

他先去黄维刚的房间。

黄维刚死了老婆,得了儿子,虽然精神有些恍惚,眼中却未曾放弃活下去的希望。儿子这么乖,怎么能一出生就没了父亲?

“梁长官,你抱抱他?”黄维刚把儿子递给梁逸。

梁逸赶忙摇头拒绝道:“算了算了,我手粗,沾血无数,此新生小儿,一尘不染,别再我这里脏了污浊,呵呵……”

“梁长官为人善良,谦虚低调,就算手染鲜血也一定是坏人的鲜血,你是我们军警的楷模!”

黄维刚目含泪光,抬起右手便冲梁逸敬了个礼。

梁逸还是那副表面不温不火,内心却高兴到爆炸的模样,他微微一笑,冲黄维刚行了抱拳之礼,愧疚道:“贵夫人的死我很遗憾,如果不是我的疏忽她也……”

“不提不提,”黄维刚直接打断梁逸的话,感激道:“如果不是梁长官,我和小欣还这小子也绝不可能活到现在,”他忍住哭意,抹了抹眼角溢出的眼泪,又对梁逸笑道:“梁长官,托你的福我的儿子才能生下来,它现在还没有名字,要不你来给它取个吧?”

“这这这……”梁逸口吃了片刻,笑叹道:“既然黄警官这么看得起我,那我就尽力吧……”他又思绪了片刻,才试着开口道:“有道是,黄天厚土,温瑞如意,平平安安,不如就叫它黄瑞安怎样?”

黄维刚大喜道:“梁长官赐的名字,肯定不赖,哈哈哈……黄瑞安,听名字就很秀气,正好应了他妈妈的念想,未来好好读书,出来当医生,做老师……呵呵,就是不让当警察,可我觉得当警察挺好的,正直勇敢,为人民服务。”

黄维刚有些泪目了,不仅是妻子亡故,还是那个本该属于他们一家子美好的未来也破灭了。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梁逸作为男人,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一个男人,他拍了拍黄维刚的肩膀,从皮箱里掏出几罐奶粉,笑道:“从今以后你可以不为自己活,但也要为夫人给你留下的小生命活,现在你是个奶爸了,呵呵……”

黄维刚并没有露出笑容,郑重地望着梁逸,问道:“我知道梁长官还有任务没有完成,我们什么时候去?”

梁逸微微皱眉:“正如我刚才所说,你要为你的儿子活下去。”

黄维刚低头深情地望着怀中儿子,坚定道:“我是为了国,我是为了家,我是为了死去的老婆和它,我不能再让你和叶秋去冒险了,我必须去,必须去。”

梁逸不会多劝忠勇之士的选择,点了点头,轻声一句:“再说吧。”转身走出房间。

第二十九章 第三十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