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非礼勿视非礼勿听

黎明边缘  作者:雪中红

梁逸来到叶秋的房前,轻轻打开门,才发现叶秋已经卷着被褥睡去。叶秋毕竟不是他,昨晚一夜都没有闭眼,今天是该好好休息。

他轻轻关上门,正要离开,叶秋的声音却从房间内传来:“梁长官,你进来一下,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和你说。”

梁逸挑眉,推门而入。

“把门关上,谢谢。”叶秋提醒道。

梁逸有些意外,但还是把门顺手带了一把,道:“你怎么了?”

叶秋掀开被子,露出矫健结实的肌肉,但他胸膛莫名多出了个五个小窟窿,他一个劲儿地摇着头,失落道:“梁长官,我想我没办法跟你混了,我被那些怪物伤到了,我想我很快就要变异了……”

瞧见伤口,梁逸确实有些意外,但上前去仔细检查了一番,笑着安慰道:“你放心吧,只是指甲戳的几个窟窿,夜鬼不具备传染性,皮外伤而已。”

“果真?!”叶秋眼睛一亮,下一刻又担忧:“梁长官你不会是故意安慰我的吧?等到我不注意的时候,你一定会一枪崩了我对么?”

梁逸摇头道:“叶警官怎么也和女人一样爱幻想?如果夜鬼真的具有传染性,你早就已经变成感染者了,哪儿还有心思和我说话?”

叶秋这才肯放下心中的顾虑,释然一笑道:“梁长官这么一说,我感觉胸口都不疼了呢。”

梁逸浅浅一笑,递给叶秋一支烟,问道:“你现在还能动么?”

“既然是皮外伤,小kiss!”叶秋拍了拍自己结实的胸膛,又问:“梁长官,我们又要行动了么?”

梁逸替叶秋点燃香烟,自己再含上一根,点燃后,吞吐了两口,才问道:“我有预感,这一次将是最危险的一次,你已经帮我太多,现在又光荣负伤……你是有权利留下来休息的。”

叶秋凛然道:“梁长官这说得是什么话?我现在精神可好了,再说不也有你给的力量药丸么?我一点也不怕!”

他越说越激动,好像生怕梁逸不给他冲锋陷阵的机会,就要下床穿衣穿鞋。梁逸摁住他道:“忠勇之士的选择我从来都不会辜负,你要去,那就去吧。但你现在必须休息,能量药丸起到的是辅助作用,自身的精力不够充沛也会大大减少效果。”

梁逸瞥了一眼腕表,Am7:21分。

“抓紧时间休息,6个小时候我会来叫你。”

“是,长官!”

叶秋的确很累了,也没有再多说,掐灭手中的香烟,倒头就睡。

……

梁逸出了叶秋房间,几番犹豫后还是来到了冯小艺的房门前。自古有云:孤男寡女同处一室,又是干柴烈火,难免会发生一点儿意外。

梁逸是很期盼这种意外的,要不然也不会随身把套套带上,他只是差个理由,差点儿主动的勇气。

想起冯小艺在电梯井里的香艳画面,他再也无法矜持内心的想法,抬手刚要敲门——“咔嚓”门自己先开了。

“梁先生?”开门的竟然是王颖。

“呃……王医生怎么会在这里?”梁逸赶紧倒退了几步,要不是他心思不存,否则绝不会脸红。

“我房间里的热水器坏了,就来冯小姐这里洗个澡,顺便帮她处理一下脸上的伤口,”王颖说着,突然又想起道:“对了梁先生,你那里有没有红药水,或者是创可贴也行,帮冯小姐的伤口包扎一下会痊愈得快一些。”

经王颖这么一说,才发下她正裹着一张白色浴袍,浴袍只系了一颗扣子,恰好围住了男人们期望的地带,恰好露出了男人们遐想的空间。宽松的浴袍无法掩盖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反之还透露着一种随性,一种野性,一种极致的诱惑。

相信只要是正常的男人都会幻想在她身上跨过高山大海,穿过密集森林,满足一次征服感,留下一些来过的证据。

梁逸多瞥了两眼身前的尤物,也没有太多的炽热,只是回答道:“我正好是来给冯小姐送治愈伤口良药的,既然王医生在的话,那就请你转交给她。”

梁逸就要往皮箱里掏东西,王颖轻轻按住他的手,露出一个知性女人的微笑,说道:“还是梁先生亲自进去交给冯小姐吧,我有点困了,回去睡个早觉。”

王颖说完,主动绕过梁逸走出房门。

梁逸也不知该怎么说,再在门前矜持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提着皮箱走进冯小艺的房间。

顺手把门也关了上去。

“哗啦啦……”

喷头洒水的声音,房间里没人,冯小艺在浴室里洗澡。

浴室是用毛玻璃搭建的,具体看不清里面的场景,但能看见一道玲珑有致的肉色体型正在扭动。所谓:“雾里看花,朦胧才美”大概就是这个意境。

梁逸本来是想嘱咐一声,放下药膏就此离开,可看见这个场景,又联想起了电梯井里的香艳画面,渐渐,他已经有些期待后续可能发生的剧情了。

“淅沥淅沥……”

水停了。

“王医生,麻烦你帮我把内衣裤和内个拿过来一下……”浴室里传来了冯小艺的声音。

贴身用品整整齐齐地叠在床上,梁逸内心是厌恶的,想法却是邪恶的,他厌恶邪恶的自己,可是……手还是情不自禁地拿起床上的东西,一步一步,慎重地走向浴室。

“王医生?你听见了么?帮我拿一下内个……”冯小艺打开浴室门,伸出一只手,边喊边招摇道。

梁逸贴着墙壁,把贴身物品全都递进了冯小艺手里……这会儿,一个光溜溜的、流着美味可口鲜血的女人就站在只有一墙之隔的浴室中,如果现在冲进去,办起事来是最方便的。

梁逸已记不清楚自己的内心何时像今天这般挣扎,他文能提笔登大雅之堂,武能指尖在蛋壳上绣花,可偏偏就是过不了欲望这一道险关。

“唉……”他终究是一声哀叹,回房提起皮箱,就要走出房间。君子爱美,取之有道,非礼勿视,非礼勿扰!

“王医生,你是不是困了,内个,我要的内个你还没给我。”冯小艺酥酥麻麻地呼唤又从浴室里传来。

内个究竟是哪个?难道“内个”是女人们之间的行话?梁逸一头雾水,一时间又开始挣扎起自己内心的去留。

“唉,算了,还是我自己来拿吧,王医生你也回去睡觉,我——”

冯小艺推开浴室门,事实上她只穿了下半身的贴身物品,上半身光溜溜,一览无余。她也想不到梁逸就站在浴室门口。

两个人愣了3秒,干柴还很湿,烈火已经熊熊燃烧!

“啊!色狼!色——”

冯小艺失声尖叫!梁逸赶紧上前捂住她的嘴,低声道:“冯小姐你别误会,我只是过来给你送药的,对你并没有什么非分之想……”

“唔!放开我,你放开我……”冯小艺捂住自己的胸口,一个劲儿地摇头晃脑。

梁逸呵道:“你保证不叫我就放开你,要不然你我都晚节不保!”

冯小艺会尖叫,绝大多数是因为有个男人突然出现在她房间,等她的神经缓和过来后,发现这个男人竟然是梁逸。态度瞬间就改变了,她乖巧地点了点头。

梁逸这才慢慢地松开手。

冯小艺急忙溜进房中,从柜子里取出一件浴袍,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悻悻地与梁逸保持着距离,试问道:“梁先生,虽然你救过我很多次,但现在已经不是你们古代了,救人一命是不会以身相许的,而且我们又不是正式情侣,未婚先孕……啊呸!未婚同居在我们家的传统教育中是严行禁止的!”

这么一出闹剧,梁逸心中的火气也磨灭了大半,他长吁一口气道:“冯小姐你千万不要误会,我刚刚听王医生说,你脸上的伤需要用药物处理,我这里正好有金疮药,所以给你送过来,哪儿知道碰见冯小姐在洗澡,恕在下失礼了!”

梁逸头一次把话说得这么多、这么急,他低着头,耳朵都快羞红了。

“原来是这样……”冯小艺的语气中难免有些失落,未婚同居不好,可这也要分什么情况,什么人……世界都荒芜了,还矜持那份节操干啥?

“冯小姐先自行处理私事,梁某告退至屋外,把金疮药放在门口,你妥善后自取!”

梁逸一口溜古话说完,急忙就要转身离开,却听身后冯小艺“噗呲”一笑,招呼道:

“梁爱卿,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谅你一片诚心,就留下来伺候本宫擦药吧?”

梁逸顿下脚步,咽了咽口水,几番思量犹豫,欣然转身道:“如果我真的是你的爱卿,你又以‘本宫’自称,我们两共处一室,哪怕是为你治病,也会被算成通奸。我会被斩首,你也会赐下三尺白绫。”

冯小艺撅着嘴巴道:“才怪呢,武则天我看了三遍,怎么会搞错?”

梁逸摇头道:“武则天是皇帝,以朕自称,你以本宫自称,那就是皇帝的妃子,臣与妃共处一室在古代是不允许的,就算是御医来看病也必须垂帘诊断。”

“哎呀,管他是皇后娘娘还是皇帝陛下,你快点帮我上药,要是留下疤痕,我可就不活了!”

冯小艺扬起自己被刮花的脸蛋儿,禁不住又问道:“对了梁爱卿,你的金疮药疼不疼?”

“不疼。”

“可我看电视剧里的人,受了伤就用金疮药治疗,倒上一点就龇牙咧嘴……”

“电视剧里不可信,而且我这时升级版的,叫做金创膏。”

……

第三十章 第三十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