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嗜血

黎明边缘  作者:雪中红

冯小艺抱膝坐在床上,扬着小脸儿,神情中多有几分傲意。

女人都是这样,一旦和男人相处久了,什么事情都会觉得理所当然。

梁逸坐在床边,心中有一百个不老实,脑中有一千个坏点子。美人出浴的味道实在太香,与空气中弥漫的暧昧气息相结合,他努力克制的君子节操也在一点一点儿消失。

“梁先生,你在愣什么呢?快点帮我擦药啊。”冯小艺催促道。

“我正在找。”

梁逸在皮箱中胡乱翻找了两下,取出一瓶连GB标志都没有刻录的褐黄色软膏,瓶盖还没打开,就能闻到一股刺鼻的味道,说不上臭,但也绝对算不上香。

“唔……你这真的是金创膏?”冯小艺捂着口鼻,质疑道。

“这是祖传秘方,可遇而不可求的。”梁逸剥开瓶盖,用食指挑出不到半毫克不到的量,就要往冯小艺脸庞的伤口抹去。

“梁先生!”冯小艺突然惊呼道。

“如何?”梁逸皱眉。

“你……小心点,我怕疼!”

冯小艺闭上眼,咬紧牙关,身体都给绷直了。

“可能是会有点疼,但如果你想早点恢复貌美如花的容颜,那就忍着。”

梁逸凑近冯小艺的脸,一边轻轻地扣凝结在伤口的血痂,一边贪婪地吮吸着从这个女人身体内散发出来的,那种沁人心脾的体香。夜鬼都喜爱这种味道,单纯的女人身上总有一种让人欲罢不能的魅力……

血痂脱落,冯小艺脸颊微微一抽,显然是有些疼。

几滴腥红的鲜血从伤口溢出,纯洁血液的芬芳像是一根点燃定时.炸弹的引线——

梁逸清澈的眼眸逐渐变得贪婪,黑褐色的瞳竟隐隐泛起了血光,尽管他努力克制着内心的冲动,但冯小艺的鲜血实在太过诱人……终于,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化身成一头渴望鲜血的野兽,伸出舌头,贪婪地舔息起伤口溢出的血珠儿。

冯小艺猛然睁开眼,看见的绝不是先前他所认识的梁先生,至少梁先生的眼睛不会像野兽那么贪婪!

“梁先生你——”

梁逸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欲望和燥热,如一条饿狼扑倒可口的羔羊,他疯狂地在伤口中汲取鲜血,太美味,太可口!他兴奋地声声低吼,甚至露出了两颗尖锐的獠牙……细微的摄入已完全无法满足他对鲜血的渴望,他要咬破颈部大动脉,他要大快朵颐身下这个女人!

“梁先生你怎么了!梁先生……”

冯小艺用尽全身的力气想要推开梁逸,但猎物终究是猎物,在面对狩猎者的绝对压制下,根本就无法逃脱。挣扎没了用处,猎物只能含泪妥协:“梁先生,你到底是怎么了……”

女人的眼泪就像是一种以柔克刚的武器,仅仅一滴就浇灭了心火,净化了疯狂。

梁逸已经不是一次两次暴走,也不是一次两次自我克制,当他的獠牙就要割开冯小艺脖颈时,一阵细微的哭泣声通过耳朵直击内心,接着一滴滚烫的眼泪滴落在脸颊。一个大男人,何苦要欺负一个弱女子?

“梁逸!”

梁逸身体猛然一震,癫狂的意识逐渐清醒,趁着刚刚恢复的状态,他急忙从衣兜儿里掏出药瓶,一口灌下七八颗!接着瘫倒在冯小艺的身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沉默。

猎物沉默,狩猎者也沉默。

冯小艺偷偷抹去眼泪,用手指轻轻地戳了戳梁逸的腰窝,轻声呼唤道:“梁……先生?”

梁逸倒在冯小艺的脖颈旁,隐隐响起了一阵细微的鼾声,显然,他已经陷入了沉睡。

冯小艺咬了咬嘴唇,尝试了好几次也没将身上的梁逸推开,她忍住一拳砸在梁逸的脑袋上,骂道:“看你也够可怜的,今天就让你占一回便宜!”

说完,一把拉过棉被,搂着梁逸的腰,温馨一笑,安然入眠。

……

……

梁逸已经很久都没有睡过觉了,不知几十年还是几百年,更让他惊讶的是,这一觉做了个梦,春梦。

说是春梦但质感却非常清晰,的确有那么一个软软的,暖暖的,香香的女人在自己的意识里……

很巧的是,冯小艺也做了个春梦,她瞧不清梦中情人的长相,但能感觉得出,他是一个暖暖的,坏坏的,懂得分寸的男人。

可能是几日来所受的刺激和历经的事情太多,二人的睡眠质量都很高,并完完全全把缠绵当成了一场梦。

但是,梦终究是梦,绝不可能徘徊在虚拟和现实之间。梦终究会醒来,只因触感与缠绵实在太真实。

梁逸和冯小艺都来到了最后一步,他们也意识到,如果再进一步会发生什么事,二人一上一下,一起睁开眼睛。

沉默。

无言的沉默。

沉默中还蕴藏着火烧的寂寞。

“梁先生,你……你清醒过来了?”冯小艺本来就羞红的脸颊烧得更红,她偏过头,怎么也不敢看梁逸深邃的眼睛。

“先干正事。”

不在沉默中死去,就在沉默中爆发!

都到这种地步了,梁逸再矜持下去的话,那就真该不是个男人了。

梁逸拉过被褥,把冯小艺和自己裹成了个粽子,在5m宽的大床上滚过来,滚过去!

“梁先生你慢点儿,你挠着我胳肢窝了,哈哈哈……”

冯小艺也不再矜持自己的想法,把这几天的悲痛和压抑全都输出成一种爱情的欲望,彻彻底底沉沦其中。

二人就像是两小无猜的孩子,在草丛里打滚儿玩耍,嬉戏到了头,生米也没能煮成熟饭。

梁逸觉得是时候了,徐哲教过他,只有下流的人才会一股脑乱来,君子之行,是让对方感到快乐,从而循序渐进,怜香惜玉,共度春宵。

他含情脉脉地看着这个脸都快笑烂了的女人,想做什么,已不言而喻。

冯小艺也感受到了,除了羞红的脸颊之外,她的嘴唇轻轻发颤,身体也轻轻发抖。

梁逸回想起徐哲的圣经:“如果你都做到这一步了,女人还没有拒绝的话,那十有八九是稳当了。”

稳当了!

梁逸在床头的外套衣兜儿里,取出徐老湿亲手相赠的祖传TT。

“梁先生,你要干什么!”

冯小艺有些焦急,有些害怕,呼吸难过,心跳加速,身子不停发抖。

“你不愿意?”梁逸眯着眼睛,不让冯小艺看见自己的企图,不愿意也得愿意!

冯小艺轻轻搡开梁逸,娇羞道:“不是啦……过几天再说行么?这几天不方便……”

梁逸猛然睁开眼,恍若遭到了晴天霹雳,千算万算,千盼万盼,千方百计,却算错了最后一步!

“唉……”他失望地叹下一口气,把套套又给塞了回去,拉过被子滚在一旁,一声不吭。

“怎么了?还闹起小情绪来了啊,梁先生,这可不是你的作风。”冯小艺用脚踹了踹梁逸,所有的羞涩都变成了嘲笑。

梁逸的确有情绪,而且情绪还不小,一百多年没下过地,好不容易遇见个喜欢的女人,明明唾手可得,偏偏阴差阳错,他怪自己不争气,怪老天不公平!

冯小艺一只手抻着头,看向梁逸的目光充满了暖意:“如果不出意外,咱们明天就能离开这个鬼地方了,等到了文明世界后,咱们就去民政局领结婚证,来一场说结就结的闪婚怎样?”

梁逸冷冷道:“华夏未兴,阴谋未断,谈何成亲一事?”

冯小艺即刻皱眉道:“你这是不负责!”

梁逸冷哼道:“我对国家负责。”

“那你刚刚就是在耍流氓了?!”

“我也没把你怎么着,男欢女爱,你情我愿,难道不正常么?”

“渣男!”

冯小艺瞪大眼睛,抬脚就要往梁逸身上踹,谁知梁逸快她一步转过身,摁她的脚板心,淫.笑道:“冯小姐,我想过了,只要郎情妾意,两情相悦,哪怕浴血奋战也没有关系,你说对不对?”

浴血奋战!

“滚开!滚开!”

冯小艺脸蛋一红,抱起枕头就朝梁逸身上一通乱砸,并骂道:“我就知道你以前的样子是装出来的,现在原形毕露了吧?你这个衣冠禽兽……哦不!现在你没穿衣服,你连衣冠禽兽都不如!”

“你尽管大骂,今天你要是能下得去这床,算我输!”

梁逸放下狠话,接着一个饿虎扑食,又和冯小艺扭打在了一起。他当然是温柔的,也当然是理智的,他当然明白天下未定,盛世未安,儿女情长不能太多。

……

“梁先生,你真的和昨天那个小白脸一样,是吸血鬼么?”

风平浪静后,只剩下情人彼此间的温存。冯小艺倒在梁逸的怀中,骄傲地仰起受伤的脸蛋儿,不仅理所当然,还耀武扬威起来。

梁逸用“金创膏”轻轻地帮冯小艺处理伤口,一边回答道:“算得上是,但也算得上不是。”

“什么意思?”冯小艺偏头问道。

“别乱动,药抹偏了,”梁逸摆正了冯小艺的脑袋,说道:“我的父亲是夜族人,我的母亲是人类,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

“你是人妖!”冯小艺恍然惊呼道。

“你才是人妖!”梁逸轻责,揪了揪冯小艺的耳朵,讲述道:“夜族不是吸血鬼,他们只是生活在黑夜中的“人”,他们害怕紫外线,以鲜血为食,能力非常强大。”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