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大灾变(一)

黎明边缘  作者:雪中红

三人不得不下车,仅凭这辆车的小身板根本就碾不过去主干道,甚至说没有一辆车能在尸海人墙中横行霸道。

“咋办?”

三人与暂避在一栋平房楼顶,借高处的优势,想找出一条稍微薄弱点的出路。但很遗憾,尸海有潮,不论主干还是支路通通都已经沦陷,哪怕是有那么一两条看起来通常的小道,也都是死胡同,尸潮爆发,席卷之处,三层小楼都得被淹没……

“华夏大学的校区很大,我们现在的位置在这儿,华夏西校门在这儿,算算路程最多3km的距离,走得快半个小时也就到了,”叶秋摊开一张大学城片区的地图,指点了几个地方,补充道:“当然了,我说的是不出意外,不堵塞的情况下。”

梁逸瞥了一眼腕表上的时间,Pm12.21分。最后倒计时,11个小时39分钟。他扫视着周围情况,突然一辆废弃消防车出现在视野中……他稍加思索后,指着消防车道:

“我们用火警的警报把它们引开,然后再趁机在街上找找有没有摩托车,如何?”

“梁长官不用征求我们的意见,你下达的命令我们都会遵守的。”

叶秋又指着地图上一处加油站的图标道:“恰巧对面的松江路旁有一个加油站,我们把感染者全都引到哪里去,然后再给他炸个底朝天!”

计划好像并不难,但难在……谁去冒这趟九死一生的险?

梁逸之所以会征求黄维刚和叶秋的意见就是这个原因,每个人都有选择活下去的权利,火警只要一开,四面八方的行尸都会顺着声音往加油站靠拢,数量何止3、40万?

“我去吧。”黄维刚点燃一根烟,淡淡道。

“我的车技比你好,我去。”叶秋裹起地图,口气不容任何人拒绝。

黄维刚摇头道:“叶警官你的综合素质比我强,绝不能在这种小事上出意外。还是我去吧,没什么大不了,”他仰头望天,吐出一口烟雾,眼神迷离又涣散,苦笑道:“刚才说的什么超自然现象,我真的信了,我感觉得到小欣在天堂召唤着我,我心所往啊!”

梁逸摁住两个自告奋勇的人的肩膀,道:“好了,这下你们都不用去了,我去。”

叶秋拒绝道:“梁长官你是我们的首脑,这种小事哪儿能让你去冒险?”

梁逸道:“我去,犹可活,你们去,必死无疑!我说实话,华夏大学中一定还有更加凶险的事,你们要英勇献身也该去那里。”

叶秋和黄维刚各自没话说,点了点头。

“搞起。”

三人一起跳下平房。

……

消防车舍弃在主干道的后延,附近游荡的感染者并不多,三人很快就把区域清理了出来。

因为没有钥匙,叶秋必须手动打火,梁逸和黄维刚则在车外掩护……消防车个子大,耐撞,但发动机的声音也大,开车这种事情,必须争分多秒。

“梁长官,你还有什么吩咐没?我马上就要打火了。”叶秋把头探出车窗,问道。

“待会儿车子发动,感染者就会开始狂暴,你们要注意躲避。等我把行尸引诱得差不多,你们再上街找找小电驴之类的灵活交通工具,不用管我,先往华大西门开,”梁逸一边嘱咐着,一边从副驾驶爬上消防车,最后他瞥了一眼腕表,确定道:“那么注意安全,15分钟后我们华大西门见。打火。”

叶秋点头,黑白线轻轻一碰,“滋滋”两下电火花微闪——“轰隆隆!”发动机咆哮!

“梁长官,这里有两颗手榴弹,你自己掂量着用。”

叶秋放下两颗手榴弹,急忙跳下的车去,和黄维刚一起钻入附近的小胡同里。

梁逸坐上主驾驶,档位挂起,一脚油门杀到底,消防车宛如一只铁皮猛兽,撞开拦路的几辆小轿车,往松江路开去。

发动机的轰鸣引来了方圆百米内的感染者,火警的警报声喧嚣全城,各大街道的感染者完全狂暴化!平静的海面爆发惊涛骇浪,席卷之处,“寸草不生!”

松江路仅与出发地点隔了一条街,但各大小支路全都被废弃车辆堵死,哪怕消防车力气再大也得撂翻。

狂暴者从四面八方涌来,用血肉之躯阻挡消防车前进的步伐,极个别保存了变异特征狂暴者还跳上车顶打砸,梁逸左拐右甩,好不容易弄死下去一批,尸堆人墙又垒起一米多高!

在这样下去,恐怕车轮子都得焊进去!

梁逸曾在古代就任兵马元帅,南征北战,征战沙场,什么大场面、名场面没见过?但眼前的血腥场景,真把他的头皮给整麻了!

“吧唧吧唧!”车轮子碾压血肉之躯的声音,血溅三尺高,雨刷怎么运作都擦不干净挡风玻璃上的血污,即便隔着车窗都能闻见车外的浓浓血腥味……

5分钟,仅仅只走了5分钟,消防车就有些力不重心,车身开始颠簸,车轮开始打滑。梁逸瞥了一眼后视镜,光看侧面都能瞧见数以百计的感染者在追踪,至于车后挂了多少就更不得而知了。

情急之下,梁逸把两颗高爆手雷一并丢进了烂路尸潮中——

“轰隆!”

手雷在车前10m外炸开,短暂地、轻微地阻止了尸潮的涌动。借着几秒喘气的功夫,梁逸开始驱车倒退,前面的感染者实在太多,再往前走必死无疑!

“吧唧吧唧……”杀出的血路又重新碾压一遍,声音不刺耳,但却刺心,刺骨!

尽管后方的狂暴者者不多,但血流成河的街道已经让车轮严重打滑,消防车倒退的速度完全比不过尸潮涌来——很快,在狂暴者大军前后左右的一同夹击下,消防车寸步难行!

狂暴者的数量实在太多,哪怕是绞肉机也会卡壳儿,何况这小小的一辆消防车?

梁逸默默地点了一根烟,取下一旁的“华夏之赞”,冷漠地瞧着蜂拥而至的尸群,准备亲手解决——他正要下车大开杀戒,突然一声高呼从左侧的支路响起:

“梁长官,你往左打!我们替你爆破!”

叶秋的声音!

狂暴者的数量实在太多,晓不得叶秋和黄维刚在隐藏在哪儿,但他们都是拥有丰富作战经验的警察,梁逸一秒都没愣,直接打转方向盘,一脚油门踩到底,撞着尸潮就往松江支路冲去!

“爆破!”

叶秋一声呐喊,在消防车冲进路口的同时——“轰隆!”一声巨响,原本堵塞支路的障碍全都给炸飞……整个路口,瞬间陷入一片火海硝烟!

梁逸把马力加到最大,一举冲破路口被炸得稀碎的障碍,在穿过火海之后,加油站的位置清晰可见,相距不到200m。

“突突突……”

一阵步枪的轰鸣声响起,通过枪口的火舌,梁逸才准确地把叶秋和黄维刚的位置瞧见——二人匍匐在支路旁楼房的一处生活阳台上,自由开火,

枪声消了音,相比之响彻整座城市的火警声,可谓是小巫见大巫,梁逸倒不至于担心狂暴者会盯上这俩人。

叶秋和黄维刚各自打光两个弹夹,稍替梁逸缓了狂暴者的一波攻势,便停止了射击,起身开始往外移动。

梁逸把消防车顺利驶入加油站。

加油站挺大,前前后后有六个加油机,梁逸把火警声开到最大,接着迅速破开两个油泵,那汽油就“咕噜咕噜”往外流……这时黑压压一片的狂暴者大军亦如潮水般涌来!

松江路傍水而建,和绕城大道相连接,路旁是一条江河,应该是叫“松江”。加油站附近非常空旷,没有可供梁逸暂避的藏身之所,再者待会儿加油站爆炸,藏在附近必然危险!

梁逸思考了两秒,撒开步子往松江路旁飞奔而去!

狂暴者被火警声吸引,成千上万涌入加油站,一些保持了变异特征的狂暴者对梁逸紧追不舍,数量也有好几大百!

梁逸直接翻过栅栏往江边跑去,令他欣喜的是,江边滩头搁浅了几艘破旧的渔船……陆路走不通,那就走水路,他还不相信这些狂暴者会游泳了!

江边浅滩松软,还没碰到江水,下脚就得焊进去个2、30cm。早春季节,雨水稀少,水位下降了很多,裸露出的河床看似坚硬,实则徒有其表,沙壳子下是松软的淤泥和吞人的流沙!

梁逸拖起小渔船,沿着有礁石的浅滩走,脚下轻盈,刚柔并济,路走到江水边时,鞋上竟然连一丝泥垢也没有。

身后追来的狂暴者就不同了,毕竟是怪物,智商堪忧,一批接一批往流沙里边送,到最后只有不能自拔,慢慢地等待腐烂。

梁逸把小船推进松江,用剑鞘当做船桨,顺着江水流向往下,准备绕个大圈子再上岸。

火警放肆喧嚣,狂暴者也差不多塞满了整个加油站,梁逸取出手枪,300m开外举枪射击,一颗子弹就打中了漏油的油泵——

“啪!”

加油机爆炸,满地汽油燃烧!

“轰隆!”

地下油池大爆炸,震跨了几近半段松江路,方圆百米内的狂暴者,通通粉身碎骨!

……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