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大灾变(四)

黎明边缘  作者:雪中红

“先火力伺候一波!”

梁逸学着制作瓦斯罐炸弹,黄维刚扛起火箭弹,叶秋用狙击枪射击!

“尝尝这个!”

RPG推进火箭弹,“咻”的一声射进尸潮中炸开!

“轰隆!”

残肢断臂抛起三层楼高,血雨纷纷,恶臭难闻!

梁逸也顺势丢下两个瓦斯罐炸弹,前一阵爆炸还没消止,接着又是两声震天巨响!

“呸!我还以为它们有多牛逼呢,原来也经不住炸啊!”

尸潮被炸开三个大坑,几只巨型怪物也被炸得四分五裂!

“毕竟是血肉之躯,挡不住爆炸也很正常,抓紧狙杀,方便待会儿突围!”

梁逸见爆炸效果不错,正准备再搞几个大阵仗,谁知叶秋突然预喊一声:“大家趴下!”

梁逸和黄维刚迅速预感危险,下意识匍匐在地!而就在他们刚趴下的瞬间,“哐隆!”一块大石头从天台围墙擦边而过!

巨型怪物竟在往天台上扔石头!

石块都是篮球那么大个,一旦被砸中必死无疑,随着投掷的数量不断增加,匍匐在天台上的三人都不敢抬头。

“去5楼!”

梁逸带头,贴着地面往楼梯间爬去!

“轰隆!”

楼下大门被彻底破开!

“快!来不及了!”

梁逸率先爬进楼梯间,接着双手各拽住黄维刚和叶秋,一把将他们拉了进来,大门赶紧掩上。

“梁长官,大门已经被那些怪物破开了,它们很快就会冲上来,天台又能露头,我们该怎么办?”叶秋靠在墙壁上,大喘着粗气,一向乐观的他,眼神中也不由衍生出一丝绝望。

“别闲着,快过来帮忙搬电梯!”

科研大楼虽然只有6层,也设得有电梯,那么就能像是逃离翠云商场一样,通过电梯井往楼下爬!

“果然天无绝人之路!”

黄维刚和叶秋赶紧上前帮忙撬电梯门。

“梁长官,重大发现啊!”叶秋忽然指着电梯旁一张黄色警示标语,标语上写着:“非科研人员严禁下至G1,G2,G3层,违反条例者,按严重违纪处理。”

“G1,G2,G3就是地下层次的意识,看来科研大楼还有地下实验室嘞!哈哈……我们早该想到,搞科研项目的都是国家机密,肯定要隐秘些啊!”

“吼吼!”

空旷大楼中已能听见狂暴者的咆哮,更有巨型怪物行走的颤动!

电梯门终于被撬开!

“快快快!叶秋你先下,黄警官第二,我垫后!”梁逸用撬棍撑住电梯门夹缝,催促道。

叶秋一马当先,黄维刚紧随其后!

瓦斯罐太大,挤不进夹缝中,背着也是累赘,梁逸不忍心浪费,便把酒精引线稍微做长了一节,点燃后从楼梯间滚了下去——

“哐哐哐……”瓦斯罐磕磕撞撞滚到四楼时,引线燃尽,狂暴者大军也刚好将至!

“轰隆!”

火光冲天,震荡不止!

梁逸在爆炸的前一刻,飞身窜入电梯井,一脚踢开卡在门口的撬棍,电梯门重重合上!

科研大楼的电梯井不像民用电梯,平时要运送一些标本和器具,所以和货梯一样宽敞,着手落脚的牵引线也非常粗实,梁逸攀附着井壁两三步就赶上了叶秋和黄维刚。

“安全。”

“操!梁长官就是特技演员!”叶秋专门腾出一只手,冲头顶的梁逸竖了个大拇指。

“嘘,小声点。”梁逸提醒道。

“咚咚咚!”

电梯井外时不时便会传来几声震颤,可想而知,巨型怪物就徘徊在附近。感染者中已经衍生出能力者和潜伏者,智慧者必然存在,三人突然间消失,它们绝对不会甘心。

科研大楼正有6层,负有3层,拢共9个电梯门,每一层大概5m高度……45m的距离,3人只用了3分钟就落到了最底层,相比曾在翠云商场的效率,显而易见要高得多。

梁逸打开停靠在底部的电梯顶盖,先视察了一番里头的情况,确认没有危险才招呼叶秋和黄维刚跳下去。

“呼……又逃过一劫,我tm 的肾上腺激素都要透支了!”叶秋瘫坐在电梯内,招呼梁逸道:“梁长官,你看看时间够不,让咱们多休息一会儿,节奏太快了,我们喝口水,吃口干粮……”

Pm14:35,梁逸有预感,顾以城就躲在地下实验室里,与此同时,一种前所未有的危险气息四处弥漫。

养精蓄锐很重要,他点点头道:“危险暂时解除,原地休息25分钟,3点整我们继续出发。”

“烧刀子还有不?快拿出来整两口!”叶秋催促道。

黄维刚摇头道:“刚刚半瓶都让梁长官拿去做瓦斯罐炸弹了,现在只剩下这些了,”说着,他从背包里取出几瓶机能饮料和几包牛肉干,分发给叶秋和梁逸。

叶秋啃着牛肉干,叹道:“不喝酒的话,我的战斗力瞬间少一半啊……”

黄维刚笑道:“你如果有命活着出去,我和梁长官一定会陪你喝个天昏地暗,不醉不归的,呵呵……”

梁逸没有吃喝,只是嘴里的烟,一根接着一根,心情万般惆怅。

从下火车到现在,仅仅才过了5天。漫长,太漫长,比待在幽灵列车上的100多年还要漫长。

华南地区就像是一颗乱七八糟的毛线球,没有预警,没有忠告,没有明天,没有未来……有的只是让他焦头烂额,并有可能付出生命的一些既危险又恶心的破事!

守夜组织已经变了,百年前那个一心一意保家卫国的组织已经不复存在。

当初是因为志同道合才加入这个组织,现在道路逐渐不同,再相为谋难免产生摩擦……曾几何时,他都有在思考,自己是否应该脱离这个组织了?

可百年便会沧海桑田的人世,哪里会有永恒岁月的他的一个归宿呢?

永生似乎也是一种罪。

“唉……”他悠悠一叹,每每想到身边的朋友逐渐老去,自己却青春常驻,他的心就不忍微微刺痛。

亲情没有,友情没有,连爱情也没有,这人活着还有啥意思?

梁逸从来都不是一个迂腐冷漠的人,他的心脏也会跳动,只是差一个理由,差一点感触,差一个机会,差一步美满。

“梁长官是在担心冯小姐么?”黄维刚突然问道。

冯小艺?好像从下车到现在,他心中就从来没有放下过这个女人。

“何以见得呢?”他饶有兴趣地问道。

黄维刚轻叹道:“因为我也在担心我的儿子,人在即将赴险之时,心里总会牵挂有些东西吧,是父母,是爱人,是妻儿?呵呵……”他又苦笑一声道:“我现在只剩下儿子可以牵挂,梁长官也只剩下爱人了吧?”

“爱人?”

多么神圣庄严而不敢奢求的东西,冯小艺是爱人么?

梁逸淡淡道:“她顶多算是情人。”

“情人?梁先生只把冯小姐当做情人?”黄维刚诧异道。

叶秋啃着牛肉干,搭腔道:“梁长官明明喜欢人家,却总是不说,否则也不会在看见冯小姐亲我的时候吃醋了,要我说,你们两个还需要一点点时间,多上几回床,就差不多懂了。”

黄维刚冲叶秋竖起大拇指,称赞道:“精辟,精辟!”

梁逸冷声道:“这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叶秋接着道:“梁长官,我可实话实说了,其实我做梦都想找一个像冯小姐这样的女人做老婆,学历高,性格好,还孝顺,唉……”他又叹了口气,遗憾道:“很可惜,冯小姐喜欢的是梁长官你,要是其他男人我还可以争一争,跟梁长官比,我自愧不如。”

“她喜欢我?”

梁逸倒不是这么认为,他觉得冯小艺会以身相许,极大可能是报答自己的救命之恩。

黄维刚笑道:“梁先生的智商和身手没得说,但情商就太低了,冯小姐看你的每一个眼神,说的每一句话都充满了暧昧,在你和叶秋去帮他寻找弟弟的时候,她甚至一夜都在为你祈祷。哈哈哈……真是个心思单纯的女人,和我老婆年轻的时候一模一样。”

“是这样么?”梁逸声音很淡很轻,内心究竟是怎样的快乐,也只有他自己能懂。

黄维刚道:“梁长官就像是武侠小说里的剑客,技艺高超,谦虚低调——对友情低调,对爱情也低调,看似漫不经心,其实内心已如火如荼。”

叶秋摇头道:“我觉得梁长官的性格得改一改,不然放到现代铁定会吃亏。现在讲究的是啥,是机遇啊,看见了就得抓住,不论是妹子还是工作,你要不先下手为强,后面的人就会快你一步……像什么得之悠然,失之坦然,相忘于江湖之类的话,通通都是失败者发的牢骚嘛!”

梁逸冲叶秋眯了眯眼睛:“你有什么想法吗?”

黄维刚似笑非笑:“他的想法是,如果梁长官真的对冯小姐没有兴趣,他可就上了。”

梁逸沉下脸色,把话挑明了说,这事儿肯定没商量。他坚定地摇了摇头,正要开口说话,叶秋抢先一步道:

“梁长官的女人我哪儿敢抢呀,我说的是王医生……哧溜哧溜……”他唑了两口几乎要流出来的口水,淫.笑道:“这次要是能活着回去,我就要大胆和她表白!”

“你就是馋人家的身子。”

……

第三十八章 第四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