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大灾变(五)

黎明边缘  作者:雪中红

Pm15:00.

三人吃饱喝足,开始动手破开G3层的电梯门。

梁逸用剑鞘做杠杆,黄维刚和叶秋各自往左右两边掰,电梯门厚实,三人废了好大的劲儿破开一条缝!

“tmd,这门比大姑娘的腿还难掰!手都给老子整麻了!”

“行了,别偷懒了,一鼓作气把它弄开,时间紧迫,当争分夺秒。”

“我数321,大家一起使劲儿……3,2,1!拉!”

三人这次卯足了劲儿,使出了吃奶的力气,终于在一声“哐当”中,电梯大门顺势被掰开。

一股腥臭扑面而来!

“唔,好臭!”

黄维刚和叶秋刚吸入气息,就捂着肚子开始呕吐,就连梁逸也禁不住捂住口鼻。

臭不单单是臭,还带着腥味儿,腐味儿,三者相混合,比催泪瓦斯还要呛人!

黄维刚赶紧取出三只防毒面具和夜视仪分发给梁逸和叶秋。

“咳咳咳……”叶秋在咳嗽中戴上防毒面具,“会不会是毒气?竟这么臭!”

“你们有感到头晕目眩、呼吸困难、身体法力么?”梁逸并没有戴上防毒面具,臭味有时候也能成为一种揭开真相的线索。

黄维刚抓紧戴上面具,呼吸了几大口后,摇头表示道:“就是单纯的臭,直击心灵,直冲大脑的臭,除了让人作呕之外没有其他生理特征。”

“那就跟着我出发吧。”

梁逸眨了眨眼睛,褐色的瞳瞬间变成绯红,自带的夜视功能开启,黄维刚和叶秋也各自戴上警用夜视仪,跟随梁逸的脚步缓缓走出电梯。

电梯外是一条带有弧度的走廊,一排应急灯忽明忽暗,合着等下的指示牌,散出淡淡地、诡异的浅绿色光芒。

走廊封闭,空无一物,廊顶的中央空调时不时还会吹下几缕凉风。

“这些都是什么东西?”叶秋突然停下脚步,单脚在原地踩踏了几下,“吧唧吧唧”像是猜到了什么粘稠的液体。

“我脚下也有。”黄维刚抬起自己靴子,粘稠的液体拔丝了都。

梁逸取出冯小艺的智能手机,打开手电筒功能对地面一照——整条走廊上布满了一滩滩浑浊的粘液。

他皱眉,用手指沾染了一小滴,举在鼻尖轻嗅了片刻,沉声道:“恶臭就是来自于它。”

“梁长官你就不觉得恶心么……这tm就像,就像我吐的痰一样,虽然这玩意儿颜色比较淡。”叶秋捂住自己的胃,他不敢再说,再说恐怕就吐防毒面罩里了。

梁逸在背包里找出一只试管,提取了一些地上的粘液后,才道:“这不是痰,这应该是唾液。”

“那不就是痰么……问题是谁吐的?而且吐这么多?”叶秋疑惑道。

梁逸把DNA试管小心保管好,淡淡吐出一个两个字:“虫子。”

“虫子?”

黄维刚和叶秋一头雾水。

“对,就是虫子,可能是一只巨大的虫子,也可能是一群虫子,可能是它们的唾液,也可能是它们的分泌物……具体如何,有待考证。”

梁逸冲身后二人比了个放慢脚步的手势,关闭手电筒,贴着墙往深处探索。

“梁长官,这里怎么可能会有虫子呢?难道是这群科研人员的研究项目么?”黄维刚在后头问道。

梁逸点了点头道:“不排除这种可能。”

叶秋抱怨道:“我看啊,肯定是这帮蹩犊子玩意儿瞎搞,搞出了什么不可控制的瘟疫,然后迅速传播开来……你看前段时间的猪瘟不是么?就tm是从坦非那边传过来的,明知道这东西难以克服,还要专门搞研究,害得猪肉翻了三四倍的价格,那段时间全国人民肚子里都缺油水呢!”

黄维刚又问道:“梁长官,你觉得华夏的这场瘟疫会不会和这些虫子有关?”

梁逸思考了一会儿,点点头道:“不排除你们说的这种可能,虫族种类繁多,大部分都携带了致命病毒,再加之它们本身就存在变异性,所以……或许……瘟疫之源就在这里。”

叶秋疑惑道:“虫族?星际争霸里的虫族么?”

梁逸摇头道:“现实生活中,科学家把虫类学科对外声称为昆虫科,譬如蝴蝶,甲虫,等一切变异性不强的虫子;在坦非的原始森林中,盘踞着很多很多变异性极强,体型庞大,毒性猛烈的虫子,组织上把它们统称为‘虫族’,”

“虫族就是一个氏族,有自己独特思维和生活习性,组织上也有研究表明,它们还拥有不亚于人类的智商,并且拥有自己的族群领袖……但这一切都是卫生组织的片面之词,没有人去实地考证过,也没有赶深入坦非深处调查。”

叶秋和黄维刚似乎已经习惯了天方夜谭的未知档案,面对虫族之说,大概也能接受个七八分。

叶秋道:“是的,学过地理的人都知道,坦非东部的原始森林是人类的禁区。几年前我看过一个新闻,一只装备精良的考察队通过绿河进入坦东原始森林里调查,结果到现在都没有走出来的消息,为此国家还出动了无人侦察机和搜查队,可最后搜查队也折损在了里头,无人机才刚入森林就莫名受到干扰坠毁了……网上有舆论说,东坦有外星人存在,我当时还不信呢。”

梁逸皱眉道:“这件事情应该被封锁了才对,你怎么会知道的?”

“没错,这件事情很快就被封锁了,但因为我是警察,有点儿小特权,也就知道了个大概,”叶秋忽而反应过来,惊讶地望着梁逸,问道:“梁长官,听语气,你好像也知道这件事啊?”

梁逸点头道:“事件发生在2016年8月14日,我有两个同事还直接参与了调查,调查档案我办公司里还保留了一份。”

“说说,说说呗,梁长官!”叶秋好有兴趣地催促道。

梁逸冲叶秋眯了眯发红的眼睛,摇头道:“我已经告诉你们很多鲜为人知的秘密,这次是绝密档案,在你们没有成为守夜组织正式编织时,无可奉告。”

叶秋挤了挤嘴,轻声道:“如果是冯小姐想知道的话,你肯定有可奉告。”

梁逸斜眼一笑,缓缓道:“不可能,除非我说梦话。”

(不告诉他们,当然要告诉读者了。)

当年的考察队正是世界卫生组织所召集,科研人员,摄制人员,安保人员,前前后后将近40人,团队精干,设备精良,但屁用没有,刚入森林外围就被杀得一干二净。卫生组织束手无策,只好联系守夜组织,恰好那时柳良和徐哲正在坦非执行任务,在获得一大笔佣金后,毅然决然加入了搜寻小组。

距徐哲当时讲,搜寻小组拢共有13人,全都是素质很高的雇佣兵,但最后只活下来一个,还是柳良于心不忍,出手相救。他们从森林外围中带回来一盘科研小组遗落的录像带,上面记录了一段大概15s的屠杀视频,屠夫就是那些半人高的,盘着巨大口器的大虫子。

正是因为有了这段视频,卫生组织和守夜组织共同拟定了一个“绝密计划”,联合坦非,华夏,欧罗三块大陆的守夜者,搜寻并抓捕夜族和虫族,再送往世界卫生组织做研究。

4年来,守夜组织以高昂的价格购买了很多人的牺牲,最后把抓捕来的夜鬼和虫子全都送上了幽灵列车,由列车长梁逸亲自送往东桑的世界卫生组织。

做研究?

看看眼前?小小的一个大学实验室里就能弄出这么多花样,何况是庞大如国的卫生组织基地?

东桑迟早要完!

“吧唧吧唧!”

走廊地上的粘液越来越,走着走着,像是踩进了水塘,已没有干燥的地方可供下脚。

“梁长官,我看你还是把防毒面具戴上吧,我隔着面具都能闻到臭味,你确认受得了啊?”叶秋道。

“嘘……”梁逸冲身后二人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脚步逐渐放慢……闻臭味儿的确有些伤人,他也有些受不了,把防毒面具戴上。

面具中的呼吸声,自有耳闻,除此之外前边还传来了“滴答滴答”的水滴声。

水滴自由落体,显然来至于廊顶上。

梁逸打开手电筒,顺着声音的方向照了过去——可见不远处的廊顶上,缠绕着如蛛网一般的白色纤维,纤维像是个巨大的巢穴,不知蔓延何处。

“巢穴”中垂钓着数十个人形蝉蛹,落下的水滴就是来自于蝉蛹。

“滴答,滴答……”

蝉蛹像是没拧紧的水龙头,不断往下滴水,垂吊蝉蛹的那块区域,已经淹成了一个小水塘。

“梁长官,我们该怎么办?”叶秋拍了拍梁逸的肩膀,用极其细微的声音加口型问道。

“你们留在这里,我去前面搞一个虫卵下来看看。”

梁逸轻声嘱咐着,抽出华夏之赞,一步蜻蜓点水,再一步飞檐走壁,最后一剑削断吊挂的虫卵,捞在肩上就往后退……一气呵成,毫无拖泥带水,短短几秒间,他已安然落在原地。

黄维刚和叶秋纷纷比出一个大拇指示意:牛逼!

第三十九章 第四十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