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逃亡(二)

黎明边缘  作者:雪中红

剩下百分之30的距离,一行人只用了3分钟就给爬通了。

梁逸几乎是拖着罗光成在爬,这个老家伙别看精瘦,重量可不轻。

“上去,你先上去!”他把罗光成先往楼梯上送。

“不不不,梁长官,你这样不对,我怎么能打头阵呢我……”罗光成把头摇得拨浪鼓似的。

“那你就垫后!”

梁逸就要把罗光成往下扯,这老头子转念一想,垫后岂不是更倒霉,叨叨咧咧:“那我还是先上去好了,”说完,也不用梁逸帮忙推送,自己就摸着梯子往上爬。

“你们也快点!”

梁逸蜗在尽头角落,等把所有人送走上梯子后,管道下的嘶吼声也愈加强烈,“咚咚咚!”剧烈的震动,示警庞然大物即将出现!

“妈的,你们快点儿,梁长官还在下面!”

通道就那么窄,一个走不动了,后面都得被堵死,叶秋一边大骂,一边往上挤,想要给梁逸腾出一个上升的空间。

“罗教授,您别歇了,下面还有人没上来呢!”

“我……唉,我爬不动了,我真爬不动了……”

“操,死老头子,你TM就是故意的!”

“Duang,Duang,Duang!”

天花板遭到猛烈的锤击,感染者也搭人梯在送风口露了头,再不过几分钟就要爬上管道!

落在最后头的梁逸、顾以诚,毕竟都是见过世面的,面对紧急情势自当从容不迫,并相互默契地取出利器,随时准备迎接狂暴者的攻击!

“你就不该让罗教授打头阵,他是出了名的小肚鸡肠。”顾以诚轻声道。

梁逸终于有机会和顾以诚面对面,目光犀利道:“虫族的事情你不知道,那么夜鬼的事情你可知晓?”

“不知道。”顾以诚摇头,神色坚定不容置疑。

“那我告诉这场瘟疫就是通过夜鬼扩散传播的,而X病毒的源头就是出自你们实验室,归根结底,最简单的关系就是你们和夜鬼之间,不可能无意!”

梁逸指着顾以诚的鼻子大肆责怪!

顾以诚好似生气,打开梁逸的手,怒道:“你难道怀疑我?”

梁逸冷声道:“懂得最多的人该被怀疑!”

“那你要这么说,我也没办法,反正我什么都不知道,你爱怎说怎说,我就是一块砖,国家要可以拿去,组织要也可以拿去,OK……我没有人身自由,那就看到底国家和组织哪个更有能力抢走我这块砖了!”

顾以诚冷冷一笑,耸了耸肩膀,一副爱咋滴咋滴模样,也不和梁逸生气,也不再开腔。

“吼吼!”

狂暴者已从各大出风口钻了上来,梁逸拔出腰间的手枪,一颗子弹先杀最近的一只,通道也就那么窄,任由后面的狂暴者怎么挤,也得被尸体给赌住!

最怕的,是敲击天花板的巨型狂暴者,它的力量足以把整个通风管道都给卸下来。

“老头子,老子出去要是不赏你两个耳刮子,老子名字就倒过来念!”

叶秋的武力威胁终于起了作用,罗老头子估计也报复够了,堵在楼梯上的队伍终于有些松动。

“快上来。”

顾以诚握紧梁逸的手,一把将他拉上连接口的梯子,这时,巨型狂暴者也开始拆卸藏在天花板里的管道——“哗啦啦!”一阵剧烈的垮塌声,不锈钢管道像是被“抽筋”,一股溜儿带着管道里的感染者全扯了出去!

管道撤出后,连接楼梯也就裸露在1楼走廊中,梁逸后脚才刚缩进2楼通风管,一颗血淋漓的人头就从1楼走廊抛了上来,想必是巨型怪物扭了谁的脑袋当武器要来砸他!

“我也还你们一个。”

梁逸点燃一只燃.烧瓶往楼梯口丢下——“啪!”燃.烧瓶砸碎,“轰!”一道烈火直往上窜,高浓度酒精,足够那巨型怪物喝上一壶!

“蜘蛛,好多蜘蛛!”突然,最前方传来了罗光成的呼喊,“快,快往回爬啊!”

“爬个鸡毛,唐天,我建议你把你老师给弄死,然后堵住那些蜘蛛,否则蜘蛛翻过了他的身体,下一个就要咬你了。蜘蛛很毒的,咬上一口,2分钟内必死无疑!”叶秋边拉着宋音音往前爬,边冷声提议道。

唐天咽了咽口水,当真露出一副大义灭亲的模样,回头看了一眼拼了老命往后爬的罗光成,用季认真地口吻道:“老师,要不然你就舍身取义吧?”

“兔崽子,白带你这么多年了!赶紧往前爬!你要害死我呀!”罗光成大骂道。

毒蜘蛛应该是从G3通风管道涌上来的,或许是梁逸宰了母体的原因,它们一瞧见人类就“吱吱吱”地亢奋狂暴,成千上万的蜘蛛,如黑水一般,贴着管道席卷而来。

二楼走不通,梁逸只好招呼大家顺着连接梯子再往上爬!

事实证明,人类在遇到危险的时候总能爆发体能极限,梁逸等几个精壮男人且不说,唐天和罗光成二人爬得速度那叫一个快,完全不落梁逸的下风。

“这个糟老头子,刚才怎没见着这么得劲儿?”叶秋骂咧道。

3楼通风管,右侧20m不到的距离,有一处自然通风口,通风口装有3片扇叶,扇叶顺时针旋转,证明外面起风了。

“找到出口了,大家跟我来!”

梁逸调转方向,把脚对准右侧,抻着手臂往前缩,待到通风口,他一脚就把旋转的风扇踹了出去!

“小心了,外面不一定有落脚的地方,速度慢一点。”顾以诚在身后提醒道。

梁逸心中有数,双掌撑住圆形管道,脚先透出通风口,一点一点儿往下缩,顾以诚在后面揪住他的衣襟,一点儿一点地放。

梁逸完全吊在了通风口,急忙左右寻找落脚点,恰好通风管道下有一条宽约20cm檐边,落脚绰绰有余!

“有搞头,下来吧。”

“锵!”

梁逸把剑插进墙壁中,一脚踏着剑柄,一脚踩着檐边,马步稳扎稳打,下盘稳如一颗松树,随后便开始把人依次往外接。

“如果是柳良和徐哲来的话,绝对玩不出这么高难度的动作。”顾以诚一边往沿边外挪步,一边称赞道。

梁逸道:“他们有自知之明,我希望你也有自知之明。”

“梁长官,我tm没有自知之明,你能不能抱抱我!”叶秋刚露出头就被吓了一跳,伸手索要拥抱。

“想想高空荡秋千,你就会觉得现在是小儿科,也就不怕了。”梁逸接过叶秋的双手,用臂力托举出。

叶秋落脚好,也学着梁逸的样子的,在檐边找了条缝,把军刀和菜刀都给擦了进去,制造出两个踏板。当然了,这可不是留给他自己的。

“宋小姐,往我这儿来!”

原来是留给宋音音的。

“叶叶叶……警官,太高了,我我我……我不敢!”宋音音吓得直哆嗦,3楼距地面怎么得有个15m,正常人都会觉得害怕。

“没事,我会抱紧你的。”

叶秋踮起脚尖,也不管宋音音同不同意,用力往下一拽:

“不要!”

“嘘,小声点儿!”

当宋音音睁开眼时,脚下已踏踏实实地踩在军刀和菜刀上,叶秋也把她抱的很紧很紧。

“谢谢你,叶警官。”

宋音音是个纯粹的女人,这么暧昧的姿势,这么贴身的拥抱,她也有些不习惯,可万万又不敢松手。

叶秋把手又往宋音音腰下挪了一点,明面上是抱紧一些,暗地里是想吃口豆腐,表面上正气长存,口气中理所应当:“没什么,我是人民警察!”

“叶秋,别卿卿我我,快来搭把手,还有两个人没出来。”梁逸冷声催促道。

叶秋挤眉弄眼道:“还有两个人么?我咋不知道,哎呀,救不救都是一样的啦,我打包票他们头都不敢露。”

宋音音催促道:“叶警官你快帮帮忙,研究资料都在罗教授和唐助教身上,不能丢的。”

“可你看他们呀,缩头乌龟嘛明显是!”

叶秋指着通风口畏畏缩缩的唐天,伸出头看了一眼高空,又缩回去,伸出头,缩回去,一进一出,宛如龟龟龟……头!

“快点下来,别TM磨蹭了!”梁逸脾气已经够好,但看着时间一点儿一点儿流逝,唐天懦弱的样子,心中渐起怒火!

“老……老师,您先下去吧?”唐天扭头正说完,罗光成一头就把他给顶出了通风口,“兔崽子,这个时候了你还磨蹭,你想害死我呀!”

“救命啊!”

“救你妈卖批!”

叶秋和梁逸,一人拽住唐天的一只手,把他给悬吊在空中。

“别放手,别放手!”唐天空蹬腿,吓得声音都变了。

“龟儿子你不会尿裤子了吧?还tm蹬腿!”

叶秋和梁逸相互使了个眼色。梁逸把唐天轻轻一送,叶秋拽住唐天的背包,顺势往墙上一按,呵道:“贴紧了,再抖腿,必死!”

唐天浑身绷直,大八字贴在墙壁上,眼泪吧嗒吧嗒地往外流。

“我真该找个钉子把它给钉在墙上吼?”叶秋抽回手,继续保紧宋音音,不再管唐天死活。

还剩下最后一个老头子。

老头子倒是勇猛得很,爬了那么长的距离,跳出通风口眼睛都不带眨一下!

梁逸凌空拦截罗光成,拽住他的领口,反手就摁在了墙壁上:“贴着檐边站好!”

“燃烧弹!”

顾以诚把点好的燃.烧弹瓶给梁逸,梁逸二话不说,直接就往通风口里砸去!

“啪!”瓶碎,火花四溅!

“噼里啪啦!”

蜘蛛爆浆声,嘎嘣嘎嘣脆!

第四十七章 第四十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