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夜战状态开启

黎明边缘  作者:雪中红

叶秋又往通风口里丢了一只燃烧.瓶,高浓度酒精耐燃性极强,这火一时半会儿灭不了。

几人终于能稍稍喘口气。

“我们怎么下去啊?该不会待会儿又往回爬吧?”唐天战战赫赫道。

“你如果想往回爬,我也不拦着你,你现在想干什么我都不拦着你。”叶秋叼了根烟,正准备舒舒坦坦地抽上两口,宋音音急忙制止他道:“叶警官,吸烟有害健康。”

“现在我们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当警察的,你别得意!”

唐天睁大眼睛,瞪向叶秋搂在宋音音细腰上的手,除去厌恶的色彩,好像还有那么一丝丝嫉妒。

“我丢你老母,四眼仔,是谁给你的勇气?梁静茹么?”

叶秋笑骂着,鼓起腮帮子,大口大口地对着唐天吹起:“呼!呼!呼……”像是要把唐天给吹下去。

本就是玩笑之举,可不曾想唐天竟然害怕了,他动也不敢动,只能骂道:“当警察的,你别太过分,我要是掉下去了,第一个扒拉你!”

“那老子现在就把你给弄下去,省得待会儿拖后退!”

叶秋起架势真要往唐天身旁靠,谁知他怀中的宋音音没好气劝道:“宋警官,你也真是,都什么时候了,还和小孩子一样拌嘴?”

叶秋浅浅一笑:“那我就不和小孩子一般计较。”

另一边的梁逸,紧盯着自己的腕表,pm:21:47分,纵使他认为后期逃亡把握得非常紧,但还是浪费了这么多时间。

时间不等人,表上的指针无时不刻都在跳动。

“梁长官,你这块表价值不菲吧?”顾以诚瞥了一眼梁逸手上的腕表的。

“是邓韵送给我的,不知道价格。”谈起手表,谈起送表之人,梁逸深邃的眼眸中,多多少少也都有些惋惜。

顾以诚笑道:“我想也只有邓韵那种性格的人才能陪你连续下3天3夜的围棋……他出手很大方,所以你这块表应该很值钱。”

“这块表是无价之宝,我倍感珍惜,因为……”梁逸微微摇头,深吸一口气,沉默了片刻才道:“因为这是他死后唯一留给我的礼物。”

“他……死了?”顾以诚凝眉,悲伤,遗憾,还有……愧疚?

梁逸感叹道:“人终有一死,合乎常理。只是徐哲说,他还有几个月就当爸爸了,我……”他捂着自己的心,即使没有“砰砰”跳动,也感到了疼痛,他又看向顾以诚,真情流露道:“你要知道,我最怕对不起的就是朋友,我太老了,老得有几个知心朋友不容易……以前我和你虽然没什么交集,但我一直把你当成朋友,所以我会来找你,不完全是为了组织的任务,更多是为了友情。”

顾以诚更加悲伤,遗憾,愧疚了,他竟然偏过头去,在默默地抹眼泪花儿。

“不至于吧?我也能这么煽情?”梁逸挑眉道。

顾以诚悠悠一叹:“自从我妻子死后,我也变得越来越感性了。”

梁逸笑道:“我倒认为是自从你娶了你妻子后,不知不觉就变得越来越感性的。”

以往空闲之余,梁逸就会静坐思考,至于思考什么他也搞不清楚,但一座就可能是一两天,但现在,他一有空就会幻想冯小艺的模样,她的声音,她的面容,她的胴.体……至少黄维刚是怎么对待自己妻子的,他也要去做到,他认为这些恩爱的事也是一种人生常态,甚至说是技能?

总之一句话,他不会再回列车上虚度光阴了,他要好好出去看看飞速发展的大千世界!

“好了,休息足够,该走了,”梁逸又瞥了一眼腕表,pm21:50,直言道:“10分钟想办法离开这座大楼,30分钟想办法离开华夏大学,最迟90分钟返回华南机场。”

“梁长官,怎么搞?”站在另一侧的叶秋扬手招呼道。

梁逸在休息的时候早就已经想好了初步的计划,他道:“现在大部分感染者都被科研大楼里的动静所吸引,我先去门口把军用货车开到楼下,货车顶是绿色篷顶,可以兜住你们不受伤。”

罗光成惊愕道:“梁长官,你的意思是让我们……从这里跳下去?你没开玩笑吧?”

梁逸直接没理会这个多事的老头子,要不是看中了他脑子里装得那点儿东西能为国家做贡献,早就给他撩在通道里喂蜘蛛了。

“梁长官,我和你一起去!”叶秋主动请缨道。

“不用,你下不去的。”

15m高的距离,普通人跳下去必然非死即残,就是凭梁逸的人形状态也不敢直接硬来——楼旁就是大桦树林,距离最近一棵也有3m,梁逸很有把握,蹬腿猛然一跃,轻轻松松就攀上了树枝,随之再用巧妙步伐,大概顺着树枝往下跳了5、6步,最后安然落地。

“好轻功啊!”

罗光成忍不住称赞,他这个年龄,都爱武侠小说。

梁逸从楼上满怀期待的众人比了个OK的手势,手握三尺青锋,借着皎洁的月光,边走边割喉、砍头、暗杀,功法之高,行动之快,眨眼睛就跑杀光了偶尔游荡的感染者,跑没了影儿。

科研大楼,彻彻底底成为了“喧嚣大楼”,怪物的咆哮、嘶吼、打砸,像是蕴藏着十万冤魂恶鬼的阎罗殿,连月光都不敢贸然侵犯。

狂暴者虽大部分都被科研大楼的响动所吸引,但还有少部分带有特性的感染者游荡在大楼前“看门”,其中不乏有巨型感染者的身影。

普通感染者挡不住货车碾压,可忽略不计,但巨型感染者力大无穷,货车恐怕干不过它们——巨型感染者必须清除。

梁逸抹了抹兜儿里血色药丸,轻轻晃了晃,掂量着还够恢复一次,那就……开启夜战形态!

他缓缓闭上眼睛,再睁开时已变成了高贵的绯红色, 手中的剑意染指明月,天地万物不过刍狗,一念之间皆可生,一剑之下皆可亡!

三段斩!

一段,一斩,一颗头!

三道孤光还未消尽,三只巨型感染者却已人首分离!

“咚!”

人头落地,巨大肥硕的身体轰然倒塌,声响之大,足以使得感染者狂暴化!

梁逸的面容逐渐变得有些狰狞!獠牙如勾,裸露在唇齿之外,苍白容颜,低喘空呴,宛如一只饿了千年的狼,极度渴望鲜血!

梁逸趁着理智还在,掏出药瓶把所有血丸都灌进了嘴里,不敢多犹豫,一路砍杀冲向一辆大货车!

这一次很幸运,货车的钥匙的就插在匙孔中!

梁逸二话不说,关紧车门,摇上车窗,直接打火发动货车——“轰轰轰!”巨大的引擎声,宛如巨人的嘶吼,在证明了它的力量时,也把周围狂暴者都引了过来!

梁逸急打方向盘,把拦路的狂暴者全都绞进车底,一脚油门冲向指定地点。

叶秋等人听见发动机轰鸣时就已经做好跳下去的准备,只有罗光成和唐天这对师徒还在唯唯诺诺做思想挣扎。

“顾以诚先下来,帮忙清理行尸!”

梁逸把速度放到最慢,冲顾以诚招了招手。

守夜者,哪怕不是打手,也没怂的!顾以诚二话不说,纵身跳向车后敞篷,站稳脚跟后,急忙掏出自己的手枪和菜刀,“嘭嘭嘭!”射击与砍杀从四面八方涌来的狂暴者!

“10秒钟完成跳跃!”梁逸又冲叶秋呼喊道。

“给老子跳,四眼仔!”叶秋冲唐天喊道。

“我……我不敢,要不——”

“废尼玛的话呢!”

叶秋一脚把唐天给踹了下去,同时抱着宋音音一起跳了下去。

军用绿帐结实,承载几个人完全没压力。

“呐,把高尔夫球棍拿着,有狂暴者靠近你就往它头上敲!”

叶秋替宋音音和唐天抽出高尔夫球棍,并塞进他们手中,嘱咐完了后,取下自己的AWQ,帮着顾以诚射杀靠近的僵尸。

老头子,永远是最慢的一个。

罗光成是想尝试的,但几次出脚都缩了回来,此刻狂暴者全军出击,黑压压如洪流一般涌向大货车,时间不容耽搁!

“跳啊!罗教授!”

“老师,您快跳,快!”

“老头儿,你别磨蹭了,我能抓住你,你快跳!”

关键时刻,大家伙儿还是给予了最好的鼓励。

罗光成一见没办法了,闭上眼睛,豁出去一跳……恰恰给他妈跳进行尸堆里了!

“我去,这tm个瞎老头子!不被摔死,也被啃死了!”

叶秋不是没有悲伤,但实在是忍不住心中的笑意。

“老师!”

唐天虽然喊叫的撕心裂肺,但脚下却跟沾了502胶水一样,丝毫不动。可见是,表面师生,内心路人。

“不管了,抓紧开车!”顾以诚冲梁逸打了个前进的手势。

罗光成自己作的死,梁逸也无力回天,“你们抓牢了!”话音落,一脚油门踩到底,大货车冲破尸潮往南门口开。

“你们别站在车顶,想办法在车厢里进行阻击!”梁逸又呵道。

叶秋换步枪火力掩护,顾以诚用菜刀在绿篷上开了条大口子,把宋音音,唐天相继送下去后,招呼道:“叶警官,你先下!”

叶秋刚好打光一只弹夹,在换弹之余跳进车厢内,顾以诚边打边退,也跟着跳了下去,这时,叶秋的弹夹也已重新装填,就趴在货车后,以半开的车门作掩护,对车后的尸潮进行阻击!

经过几分钟的生死时速,货车终于钻出桦林小道,开上大学里的公路。

第四十八章 第五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