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我的女朋友

黎明边缘  作者:雪中红

当梁逸赶到码头时,顾以诚已经发动了游艇,这时蛮荒者也冲破火光从街边飞扑了下来。

“你们先走,我会想办法上来的!”

梁逸冲顾以诚喊道,凭蛮荒者的跳跃力,即使10m开外也能蹦过去,他必须留下来再拖延一阵子,再加上叶秋的死,已让他怒火中烧,正要寻个人来发泄!

不开启夜战状态,是否能与这蛮荒者过几招?

梁逸横剑码头之巅,如张翼德镇守长坂坡,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蛮荒者也不是省油的灯,利爪如钢刀,劈头盖脸就朝梁逸砸下!

梁逸自知,这一击力量绝对不敌蛮荒者,便在利爪落下的那一刹那,侧身一闪,跳上蛮荒者粗大的手臂,一剑突刺向蛮荒者咽喉!

莽荒者身形庞大,但反应一点儿也不迟钝,没等梁逸剑刃刺出,连忙抖了抖巨大的身躯,妄想把梁逸抖震下地面!

梁逸脚步稳健,一击喉咙不成,连忙跳向蛮荒者肩膀,想要挑断蛮荒者的脊椎!谁知蛮荒者突然往后一倒,来了一记“倒栽葱”,想要用自己的身体压死梁逸!

梁逸这才意识到,此怪物的IQ,EQ,PQ,AQ……什么乱七八糟的Q都是上乘,凭自己普通人的状态,在绝对力量下一定占不到什么便宜!

游艇马力全开,已经驶出10m开外,距离相对是安全了。

梁逸不再恋战,脚下猛然一蹬,在怪物6m的身高基础上再攀升6m,借着月光,与天地间的风,长剑青芒闪耀,再借下落之势能,回马使出一招势如破竹的突击,形式之美,姿态之赞,威力之强,宛如月宫下来的天外飞仙!

蛮荒者拍地而起,完全不避梁逸的剑招,反之攥紧拳头,要和梁逸来个硬碰硬!

势如破竹的飞剑,势不可挡的拳头,究竟谁能更胜一筹?

然而,就在拳头即将碰上飞剑的那一刹那,梁逸突然变换姿势,竖剑变横剑,攻击变防御——“啪!”一声重击,剑柔变形,梁逸也被这一道巨大的斥力逼出码头,直接飞向远游的游艇:

“谢谢了,再见。”

梁逸凌空冲莽荒者敬了个礼,转身调整好方向,画一个优美的弧度,准确落在游艇的甲板上,反身架上AWQ,“轰轰轰轰轰!”连续5枪都命中了蛮荒者的头!

“这5枪,是替叶秋送给你的!”

蛮荒者并没有死去!只不过摇曳了两下身体,甩了甩发昏的头,开始冲梁逸“叽里呱啦”地咆哮,像是在隔岸对骂,说些什么威胁的话。

黑猩猩康康被蛮荒者的咆哮吓得手舞足蹈,这是个看似平常的举动,梁逸皱却皱起眉头,心里暗自猜测:难道这是一种专门的兽语?

如果蛮荒者连语言都有,那么它们的文明一定不会低级……它们的起源究竟在哪儿?又为何会出现在地球上?异族的秘密实在太多太多!

“为什么我打中了它的头,还切破了心脏,它还是不会死?难道它有起死回生的能力么?”梁逸站在船头,默默地盯着渐离渐远的码头。

顾以诚摇头道:“这世上只有超强的自愈能力,绝没有什么起死回生。它不会死,是因为有3个心脏,一个在胸口,一个在背后,一个在小腹,我猜想,你能把三颗心脏都破坏掉,它也就死透了吧。”

梁逸冷声道:“你们实验失败了,为什么毁了这些害人的东西。”

顾以诚耸了耸肩膀:“科研团队有6位德高望重的教授,他们才是真正决定实验对象生死的人,很无奈,我没有权利。”

梁逸缓缓闭上眼睛,不愿再多看烈火焚烧的江岸。只知,从此以后,这个世上又多了两位尸骨未寒的勇士。

“呜呜呜……叶警官,叶警官……”宋音音终于忍不住抱着康康嚎啕大哭。

“宋博士,你别哭了,叶警官舍生取义,燃烧自己照亮了我们……等回到安全的地方,我一定向政府申请,嘉奖他和老师所做的贡献……”

唐天趁机安慰宋音音,可还没靠近,康康一爪子拍在他脑门上,龇牙咧嘴,作势威胁他离开!

“你滚开!你就是懦夫!”宋音音用力推开唐天。

“我是懦夫,我是懦夫……但我知道好死不如赖活着!”唐天骂骂咧咧,找个角落蹲下,不再吭声。

……

Pm10:59分,游艇在松江对岸,一处荒芜的浅滩停了下来。

浅滩后是一片没被开发的斜坡,斜坡上开有梯田,田边有水泥打的机耕道,顺着机耕道九曲十八弯后才能走上盘山公路。

当众人爬上盘山公路时,时间已来到11:23分。

夜深了,人也倦,再加上前半夜心情的大起大落……一行人死气沉沉,丝毫也没有逃生的斗志。

梁逸还没告诉几人半夜12点直升飞机会停靠华南机场的事,否则凭唐天的心理素质,一定会精神崩溃。

Pm11:30分,梁逸终于在盘山公路上找到了一辆废弃的小轿车。这一发现,多多少少给了唐天和宋音音一点希望。

直升飞机12点停靠在华南机场,假比说停靠30分钟,那就还有一个小时的等待时间,如果车速够快,一定能赶上飞机。

梁逸把车开得飞起,顾以诚坐在副驾驶,一向不抽烟的他,突然点燃了香烟,且还是一根接一根不停歇地抽,他有心事,所以浮沉。

“别只顾抽烟,必要是帮忙清理一下追赶的行尸。”

开往华南机场的大道虽然宽敞,但偶尔也有拦路的狂暴者,一个不留神就会溅一挡风玻璃的血,迫使车速降下来。

顾以诚丢掉燃尽的烟头,再点燃一根叼在嘴上,取过AWQ搭架在车窗上,瞄准拦路的狂暴者,时不时就会来一枪,弹无虚发,枪枪爆头。

“看来这几年搞研究,没把你的本事磨掉。”

梁逸试着找话题,在寂寞中找点声音,驱赶车内的压抑。

顾以诚道:“会磨掉的技术不叫做本事,真正的本事,哪怕断手断脚也能游刃有余。”

梁逸抿了抿嘴道:“聊点轻松的……比如你女朋友的事,如何?”

顾以诚即刻沉下声音道:“这件事情对你来说很轻松,但对我来说很沉重,她死了,永远都不会再复活,谈及过去,只会徒生悲怜。”

梁逸只是提了个名号,甚至连名字都没问,顾以诚的眼神就已经变得悲怜,他应该是爱极了这个女人。

“作为交换对象,我给你看我女朋友的照片,怎么样?”梁逸欣然开口道。

顾以诚挑眉惊讶:“你的女朋友?你也有女朋友?你也会找女朋友?究竟是你瞎了眼,还是她瞎了眼,或者说,是你一时性起把她骗上了床,还是你霸王硬上弓,祸害了人家,害她怀了你的孩子,然后父母要求奉子成婚……”

梁逸嘴角微微一翘,先不管顾以诚的话有多么讽刺,但至少压抑的气氛开始变得有些明朗。

他取出手机,亮屏后,在宋音音,唐天,顾以诚眼前晃了晃,淡然道:“男欢女爱,你情我愿,只准你有老婆,不准我有女朋友?”

顾以诚啥也没说,默默竖起大拇指。

“咦?梁长官,与你合照的那个女孩子我好像在哪儿见过,她以前是不是在华夏大学读书?”宋音音惊奇道。

梁逸一挑眉梢,点点头:“不错,据她所言,是华大2016级国际商务专业的高材生,她叫冯小艺,你听过?”

宋音音急忙点头道:“对对对!就叫冯小艺!我听过呀,每个系都有名人榜,她每次都名列前茅,奖学金都是万数万数的拿,挺厉害的一个学妹。”

不知怎的,梁逸突然感觉自己脸上的面子又厚了一层。冯小艺这个女人,虽然脑子有时不太灵光,但在品学这一方面还是可圈可点的,用科学就是,IQ很高,EQ很低,PQ还行,AQ为0的那种人。

唐天轻轻吐了一句:“可惜她没有留校考研……”

宋音音道:“那也不一定,有的人就适合继续考研读博,有的人就比较适合出校工作,比如我就是前者,社会阅历太差,出去实践了几个月,还是灰溜溜儿的跑回来考研读博,现在当个助理研究员,薪水也是相当可观的;冯小艺那么优秀努力的女孩子,肯定刚一毕业就会收到很多海外企业的邀请,出国工作咯,这不就是当代大学生梦寐以求的事情嘛?”

梁逸斜眼一笑,出国工作如果真的好,冯小艺也不至于大年三十了还在欧罗等火车,当然也不会与自己相遇,那么手机上的亲密合照将不会出现……更或者说,也不会再有现在这么一个精彩刺激的故事发生了。

这就是著名的蝴蝶效应。

“这么看来,坚毅果敢的梁长官和品学兼优的小艺学妹真是天生的般配呢……对了,梁长官,你和小艺学妹相遇一定很浪漫吧?还有小艺学妹她现在在哪儿?指不定她也认得我喔,”宋音音羞涩地撩了撩额间发丝,淡淡谦虚道:“毕竟我在华夏大学里也能算得上风云人物嘛……”

唐天低估道:“那我也不差,生物与病理系最年轻的博士就是我呢……”

“说起我和她的相遇,那要从欧罗一月的寒冬说起了……”

气氛压抑,就应该聊天缓和一下,有时候带着心情去面对世界,会有不一样的颜色。

第五十章 第五十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