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逃亡计划

黎明边缘  作者:雪中红

“你说奇不奇怪?我本来以为自己死定了,可谁知道躺在哪里屁事都没有,所有感染者都当我不存在,腿上的伤也痊愈了,你瞧!”叶秋拍了拍自己的大腿,兴奋道:“不仅如此,我感觉整个人的力量和体魄都升华了不少,梁长官,你说是不是注射疫苗后,IQ,EQ,PQ,,AQ啥的全都暴涨了啊?就和康康一样。”

看样子是的!

梁逸打心里想为叶秋高兴一下,但麻醉剂的效果实在太强烈,现在他除了嘴皮子能稍微磨两下,啥事儿都做不了。

“血……血……”他动喉咙轻唤都显得费劲。

“我上哪儿去给你找血啊?要不喝我的?”说着叶秋转念又想一出,急忙摇头:“不行不行,现在我是变异人,你喝了我的血万一出事了怎么办?”

皮卡飞奔在绕城大道,这里的车辆相对较少,速度能提到120迈,行尸大军早就被甩得不见人影。

叶秋放慢车速,左顾右盼,想找家医院搞点儿人血,现在的他感染者都不屑咬,任何险地都能自由出入……恰巧的是,车辆经过一个砸口时,刚好发现一辆救护车停在路边。

“梁长官,你不挑食吧?救护车里可能只有代血浆,我去给你找找。”

叶秋把皮卡停在救护车旁,下车拉开救护车后门,一股令人作呕的腐烂味扑鼻而来,熏得他直流眼泪:

“唔……他么的,里头还有病人……不过……咱们很幸运。”

救护车里躺着一具腐烂生蛆的尸体。尸体穿着病号服,输液管还插在手背上。灌输的起恰是殷红的血液。

想来这应该是紧急转院的一个病人,途中出了点意外,被丢在了砸口上,等死。

血液有两袋,一袋输空了,另一袋挂着备用。

叶秋摘下血袋,瞥了一眼标识的血型,忍不住惊呼:“握草,RH,熊猫血啊!梁长官你可有口服了。”

叶秋在血袋上开了个洞,又用输液管做了一根吸管,小心翼翼地送到梁逸嘴边。

梁逸光是闻到血腥味,精神面貌就焕然一新,他一把夺过叶秋手中的血袋,“叽里咕噜”几大口就把250ml的血液喝得干干净净!

鲜红色的血,烧红了的皮肤,腥红色的眼眸!

梁逸把血袋凌空一甩,虚弱状态全然消失,精力充沛,满血复活!

叶秋咽了咽口水,支吾道:“梁长官,你到时候渴了,可别惦记着我啊……”

梁逸“饭后”点上一根烟,在尼古丁的巧妙作用下,热血膨胀的欲望逐渐被理智压下,他眨了眨眼睛,眸光清明深邃,浑浊与贪婪彻底烟消云散:

“开车吧,时间不多了。”他已恢复了自主意识。

Am1:37分,距离6:30的黎明还有5个小时不到。

“可是我们该去哪儿?走陆路肯定来不及,走水路那就能慢了……”叶秋悠悠叹气,发动皮卡车,不论怎样都得行动起来。

梁逸缓缓道:“就算陆路和水路能走通,隔离带也不会让我们通过,我们要往西北走,那里是华夏和欧罗的交界处,戈壁,荒原,沙漠,政府应该没把隔离圈画在那里。”

叶秋还是那个问题:“可我们靠车轮子往西北开,不眠不休也要5、6天的时间,更何况现在的问题是,必须赶在轰炸之前离开华南地区……5个小时,用车轮子也不现实。”

梁逸斜了一眼车窗外如幕布倒映的高楼大厦,忽然一个想法涌入脑海:

“你还记不记得先前我们去银兰高中时曾路过一栋电视大楼?”

“华南区电视大楼?”

“不错,那栋大楼上就停靠着一架直升飞机。”

叶秋恍然大悟:“传媒公司都有自己直升飞机,以方便捕捉城市的热点和高空航拍,我们可以从哪里坐直升飞机离开!”可他转念又一想,问道:“梁长官,你会开直升飞机么?”

梁逸淡淡道:“我不会开直升机,但我知道如果我不开它的话,毁灭导弹就会把我炸成骨头渣子,”他又望了一眼叶秋,笑问道:“现在我问你,你会开直升飞机么?”

叶秋点上一根烟,傲然道:“如果真这样,我TM火箭都会开!”

“先专心开车。”

梁逸实在没心思打趣,也不是因为绝境逃亡带来的压力,而是……一个认识不久却不能忘怀的女人。他默默地打开手机锁屏,王颖夺走了他的一切,唯独剩下这一只手机和一把剑……“呵呵。”他苦涩一笑,默默抽烟,默默伤感。

叶秋感叹道:“真是越漂亮的女人越危险啊,我早该想到,凭我警队头号狙击手的枪法,怎么可能败给一个当大夫的?要是当医生的枪法都能这么好,鲁迅先生也不会弃医从文了。”

“不许拿伟人开玩笑。”梁逸深刻谴责道。

叶秋“嘿嘿”一笑,不再吭声。

“我一直无法理解,那群人的编制和模样都是华夏政府的人,他们怎么有这么大的权利拉拢一个科研团队来为他们做实验?难道夜族已经潜入华夏政府的高层了么?”梁逸倍感疑惑。

叶秋道:“那不是显而易见的嘛,华夏政府本来纪律作风就不严明,就咱们警察局局长,贪赃枉法,情妇多到数不清,地下油水捞得也不少……这样一个政府,很容易被人趁虚而入的。”

梁逸叹道:“如果连政府都被人入侵,那谁站出来挑大梁?华夏……危矣!”

叶秋突然问:“对了梁长官,王颖也是夜族的么?她好像一点儿也不害怕阳光啊。”

梁逸摇头道:“她不是夜族人,但她一定是被夜族策反的人类。”

“策反的人类?”叶秋疑惑道。

梁逸点头道:“对,夜族无法在紫外线下行走,所以需要一批人类在白天替他们活动,”说到这里,他不由顿了顿,再点一根烟,才缓缓接着道:“夜族对付人类的办法通常有两种,一种是同化——利用自己的血液催化人类,使其佝偻,嗜血,苍白,也就是我们先前在春明镇遇到的那些长爪怪物,被同化的人类无时不刻都需要吸血维持生命,战斗力定为C级,最普通的C级都要比人人类的PQ高上2-3倍不止;另一种就是策反,其手段尚不明确,策反的对象大多数是憎恨这个世界的人,阳光下同样会有罪恶,夜族就喜欢拉拢一些欲望报复社会的可怜虫,给他们洗脑,灌输夜族强大的意念,然后替自己当牛做马,甚至说为自己提供移动血液,所以在守夜组织中,我们把这类被策反的人类称之为“血徒”。”

说完,梁逸不禁又打开手机,眼神悲怜地望着锁屏壁纸上那纯洁无暇的可怜人儿,生怕再见时,她已经变了模样。

“冯小姐那么积极向上的一个人,我觉得就算夜鬼想策反她也很难,再退一万步说,哪怕她真的被策反了,梁长官你也一定能把她唤醒!”

叶秋握拳做了个加油的姿势,冯小艺会不会被策反不知道,但以叶秋这股子开朗劲儿,就算是他被抓去了,夜族也绝对策反不了他……梁逸浅浅一笑,锁屏收好手机,点头承诺道:“我会把她救出来。”

“这就对了嘛,要相信自己能行啊,龙潭虎穴我们都闯过了,还有啥怕的呀?”叶秋说着,又想起道:“对了梁长官,西北那边的情况你了不了解啊?身为警务人员的我,可是很了解那边的弊端的哟。”

梁逸点点头:“这个我还是了解的,华夏很多民族分裂分子都在平原和交界处游荡,还有东欧的恐怖分子,很多亡命徒都躲在那里,华夏政府和欧罗联邦都很头疼呢。”

叶秋长叹道:“是啊,原先我有个发小,和我一起警校毕业的,两年前被分配到西北去了,至今都没联系上……这一但在西北被列为失踪人口,那基本上就已经凉凉了,唉……可怜那家伙的女朋友喔。”

梁逸挑眉道:“他失踪了,女朋友可怜什么?”

叶秋笑道:“长得漂亮,死了男朋友,能不可怜么……不仅可怜,还可惜,那天晚上她就在我的肩膀,哭了大半夜,泪水把我衣服都湿透了。”

梁逸斜眼一笑:“然后呢?”

叶秋正声道:“然后我就把她送回家了,我可是正人君子,朋友妻不可欺!”

梁逸淡然道:“东欧大荒原上的确有‘群雄涿鹿’之象,政府和联邦的管辖能力有限,法律和阳光都有照射不到的地方。”

叶秋耸了耸肩膀道:“反正我感觉自己现在牛逼到飞起了,反应敏捷,浑身用不完的力气……我现在能来十个铁人三项!不过……人心险恶嘛,荒原上啥乱七八糟的人都有,他们可比这些没头脑的行尸厉害多了,再加上现在国家出了这么档子事儿,各方土匪早就揭竿起义了吧?”

梁逸笑道:“揭竿起义指的是被压迫的人民奋起反抗暴.政,相对来说褒义一些,他们这些暴徒只能被叫做‘落草为寇’,一群乌合之众,杀之如杀鸡。”

叶秋低估道:“梁长官你可别这么说,这些暴徒手上多多少少都沾了人血的,我反正还是把他们当人看,”说着,他又问:“那梁长官,咱们下一步打算是啥啊?”

梁逸轻声道:“东桑。”

……

第五十二章 第五十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