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拯救失足少妇

黎明边缘  作者:雪中红

办公室窗户上被贴满了报纸,所有办公桌都被挪在一块,搭建成一个只有出口的小型堡垒。

求救声音很轻,有迹可寻。办公室中很黑,叶秋随便找一叠报纸点燃,当做照明工具。火光驱散黑暗,很快就发现一个衣衫不整的女人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看样子是个少妇。”

叶秋眼前一亮,这不,他的机会又来了,“小姐你别怕,我们是来救你的。”但或许是他太热情,女人身体颤抖得更猛,口头惊慌呼喊:“坏人你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

叶秋挠了挠头,在女人不远就蹲下,恰巧能瞧见女人那两条滑溜溜的大白腿……却不止是白,还有大小块不等的淤青和伤痕。

叶秋皱眉,把走得更近一些,才发现女人的脸上也有受虐过的痕迹。

叶秋再也不敢开玩笑,回头瞥了一眼梁逸,神色复杂。

梁逸从听见女人呼救的第一声起,大致就猜到了这一切……如果这个女人感染了病毒,她一定会成为下一个悲泣的女人。

“小姐,我们是人民警察,不是坏人,我们是来解救你的。”

叶秋为了证明自己的身份,还特地掏出了自己的证件,在火光下比对着自己的脸,好让女人看清楚,他温柔一笑,确实比什么解释都好用,“怎么样,我没骗你吧?” 

女人在证件照与叶秋脸上来回打量了十几遍后,终于确定了叶秋的身份,也她鼻子一酸,哽咽了两声,突然“哇”的一声,扑进叶秋怀中失声痛哭:

“警察先生,你们怎么才来,你们怎么才来,呜呜呜……”

“我这……呃,呵呵呵……老子以前怎么没这么好的桃花运呢……”叶秋冲梁逸苦涩地笑了笑,一边拍着女人的背,一边安慰道:“没事了,没事了,你熬过了最艰难的时期,你即将获得新生,你很快就会有温暖的床,洗澡的热水,以及……自由!”

谈及自由,女人哭得更加撕心裂肺。

女人的发泄方式,最管用,最直接的,还是流泪哭泣。

“这位小姐,你要是再哭下去,万一把狂暴者吵来了,那你的自由和热水全都泡汤了哟。”叶秋在女人耳旁轻声道。

女人哪怕再喜欢哭,也不敢再出声,她捂住嘴巴,憋着眼泪,“唔唔唔”地低声抽泣。

梁逸点了一根烟,靠在一旁的办公桌上,冷声问道:“怎么回事?”

女人抽泣了一这阵子,才强忍着哭意,一边抹眼泪,一边委屈道:“他们这群禽兽,囚禁我,把我……把我当成了……”

女人难以启齿,刚忍住的哭意又要释放,叶秋急忙开了一瓶可乐,堵住女人的哭声,轻声安慰道:“从他们想杀我的时候开始,我就知道他们已经没了人性,你先补充体力,待会儿我带你去找他们报仇。”

如果世道蛮荒,女人永永远远都是弱势群体。

女人一口气喝光了可乐,又狼吞虎咽了两包薯片,一个面包,一个卤蛋和一根火腿肠……

“他们连饭都不给你吃?”叶秋看着被食物呛得直咳嗽的女人,隐隐心疼道。

女人停下嘴里的咀嚼,许久才吐出一句话:“他们不是人!”

叶秋看梁逸,梁逸看手表,Am3:20分。他道:“时辰不早,该离开了。”

女人舔过嘴角最后一粒面包渣,她的肚子胀得已装不下任何东西了。

“能走得动么?”

叶秋帮忙扶起女人,女人很轻,骨瘦如柴。

  女人点了点头,咬着嘴唇,试走了两步,“太疼了……”她迸出几滴眼泪花儿,瘫倒在叶秋的肩膀上。

“怎么了?”叶秋皱眉道。

女人贝齿紧咬,直顾摇着头,又是些难以启齿的地方。她双腿发颤,不敢闭合摩擦,显然是根部受了损伤。

“他们没日没夜……只要一时性起就会羞辱我,两位警官,我……我真的不想活了……” 女人鼻子发酸,低声哽咽,看似又要哭了。

“别说这些有的没的傻话,你要是不想活刚刚还吃那么多东西啊?小姐,生命最宝贵了,我这人说话直白,行为也粗鲁,你别介意哈……”

叶秋二话不说,直接把身旁这弱不禁风的女人抗上肩,跟着梁逸一起走出办公室。

……

几个幸存者早就跑没了影儿,只留下几团呕吐的秽.物,和几颗崩坏的牙齿。

“兔崽子们听着,你们最好别让我逮着你们,不然老子用局子里的十大酷刑来给你们长长记性!”

叶秋冲空旷通道大喊,多少给了肩上的女人一些心里平衡。

女人的狼吞虎咽,证明这点儿食物根本就不够3个人吃。叶秋没有闲手,梁逸只好自己一个人在贩卖机前再挑选了一些热量高,重量轻,体积小的速食。

“叶警官,局子里的酷刑,是什么呀?”女人顺着叶秋的肩膀,搂住叶秋的脖子,渐渐爬到叶秋的背上,宣泄着一种前所未有的依赖感。

叶秋舔了舔嘴唇,没了王医生,丢了宋博士,这次又来了个失足少妇,天杀的……自己身上的光环比梁长官还要亮。

“没什么,就是内审犯人用的刑罚而已,古代就有了……比如把针塞进你的指甲缝里,然后用催锤子一点一点地往指缝里敲……或者最直接的,把他们阉了,连蛋蛋都给一并挖了!”

当然,这都叶秋编的,警局是严法之地,绝不会做违法和动用私刑的!

女人却被吓得一愣一愣:“这个刑罚连想想都痛,不过正好用在那些禽兽不如的畜生身上。”

“对了,这位小姐,这么久了还没问你的名字,”叶秋又自我介绍道:“我姓叶,叶子的叶,单名一个秋字,秋天的秋。”

一旁忙活收集物资的梁逸突然开口道:“一叶知秋君莫笑。看来给你取名字的先生很懂蕴意。”

枯叶泛黄,辞别枝头,就证明秋天来了。通过一个小小的事物,就能洞察天地的规则变化,是无穷无尽的智慧。

典故虽然和叶秋的名字没有多大的关系,但这个男人的乐观和微笑,至少能让失色的天地多出一抹霞光。

梁逸则能让霞光分散,从而万丈光芒,照亮遗失的文明。

“我叫周怡。”女人轻声回答道。

“周怡!”叶秋惊呼,“是不是每天都要播报华南天气预报的那个大胸妹……哦不主持人周怡?”

女人苦涩道:“就是我呢……灾难爆发前,电视大楼里都忙糟了,我正好在播报节目,谁知道一大批怪物冲进来,我就和编导团队躲在办公司里,依靠贩卖机里的水和食物生存。那些人渣就是以往朝夕相处的同事……我从来没想到,连性格内向的小杜也这么卑鄙无耻,呜呜呜……”

“吼吼吼!”

  周怡的哭泣声再大,也大不过电视大楼外怪物的咆哮。

叶秋急忙闪过窗边查看,大吃一惊:“梁长官,是蛮荒者!还有尸潮!它们竟然跟来了!”

周怡哪儿见过这种大阵仗,呜咽了两声,吓得昏死过去。

“赶紧上楼!”  

  梁逸提起背包,与叶秋一起往楼梯间里钻去!

……

“这怪物还真是狗皮膏药啊!”

叶秋一脚踹开天台大门,直升飞机就在眼前。而楼脚下的动静也越来越嘈,隐约还能听见撕心裂肺的呼救——

“救命啊,救命……王导,马哥救我……!”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几个幸存者这回算是彻底玩儿完。

叶秋把天台大门紧紧扣上,转身时,梁逸已经坐上飞机驾驶舱。

“还愣着干什么?快过来!”梁逸招呼道。

“哦……就来,”叶秋急忙扛着周怡坐上直升机后座,“可是梁长官,你真的有办法摆平这玩意儿?”

梁逸看着一排排按钮,两根操作杆,几道油门,是一头雾水,一顿瞎操作,却连飞机的火都没打着。

“咚咚咚!”铁门被敲得阵阵作响,楼梯间里传来咆哮:

“开门啊!快他妈把门打开!”

“怪物跟上来了!王导怎么办……”

“周怡姐求你了,快让我们进去吧,我们知道错了……”

……

怒骂,惊恐,哀求,惨叫,几乎在同一时间上演,求生时的人性,暴露的淋漓尽致。

周怡紧咬嘴唇,裹紧并拥抱自己娇小的身躯,靠在叶秋的肩膀上,不忍听见门后那撕心裂肺的惨叫。

“周小姐,你会开直升机么?”叶秋抖了抖肩膀。

周怡摇了摇头,瞥了一眼手忙脚乱的梁逸,试着拉起右侧的螺旋杆,在触头的一个红色按钮摁下——“咻咻咻!”发动机轰鸣!机顶的四片螺旋桨缓缓开始转动!

周怡赶忙松手,“这位长官还是你来,我以前跟机的时候只见过黄师傅开……我不会的。”说完,她又指着操纵杆旁的一排排按钮道:“我好像记得这些全都要打开,这个,这个,这个好像也要拉起来……长官你试试?”

梁逸当然是死马当活马医了!他把周怡指着的按钮全都打开,这时预热的螺旋桨终于有了转速,他脚下轻轻给油,“哗哗哗……”大风起兮!螺旋桨飞速旋转,机身缓缓腾空而起!

“飞起来了,飞起来了!”

叶秋激动得,抱起周怡,在她脸上狠狠地唑了一口:“周小姐,你就是上帝派来的天使,哈哈哈……”

第五十四章 第五十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