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乱世无力看风景

黎明边缘  作者:雪中红

“两位警官才是派来解救我的天使,如果没有你们,我可能还在受那群人渣的折磨……”周怡揉了揉红肿的泪眼,情感针真挚。

叶秋目光深情,他总是能爱上每一个漂亮的女人……梁逸瞥了一眼身后几乎打情骂俏的二人,冷声道:“危险并没有解除,时刻警惕。”

话音刚落,就听“轰!”的一声,楼梯间大门被一拳砸开!

蛮荒者露出头,恶狠狠地瞪着逐渐爬升的直升机,它发狂发怒,用尽力气想钻出楼梯间,但由于躯体太过庞大,上半身出来了,下半身却卡在楼梯间里。

“哈哈哈!傻大个,出不来了吧?人类的世界不适合你,还是乖乖回你的地狱吧!”

叶秋正冲着蛮荒者大声嘲笑,梁逸突然提醒道:“这怪物有三颗心脏,核弹都不一定能把它炸死,我不能放任它不管。”

“梁长官你……你想干嘛?”叶秋预感大事不妙。

“你们把舱门关上,抓稳,趁着它动弹不得,要了它的命!”

梁逸说时迟那时快,调转机翼就往蛮荒者冲去!

叶秋赶紧关上门,一手吊住机顶把手,一只手紧搂住周怡的腰——这时机身猛然倾斜,螺旋桨的角度正好对准蛮荒者的半边身子!

梁逸一个油门,在毫厘之间,把高速转动的螺旋桨送到了蛮荒者跟前!蛮荒者就算再皮糙肉厚也干不过这绞肉机一般的高速剃刀——“滋滋滋……”一阵血肉横飞,蛮荒者露出的半边身子被拦腰斩断!

梁逸急忙转向,一脚油门踩到底,飞机完美避开蛮荒者的腐蚀血液,扶摇直上天际!

叶秋和周怡摔得七倒八歪!

“周小姐,你捂得我快喘不过气来了……”叶秋语气不紧不慢,甚至还有一些享受。

周怡整个人都扑倒在叶秋身上,胸口恰好压住了叶秋的脑袋,“不好意思叶警官!”她赶紧直起身体,放了叶秋一条活路。

叶秋揉了揉鼻子,过程之美妙,一般人应该体会不到,他把偷笑留在了心里,回首电视大楼下相离渐远、密密麻麻的狂暴者大军,高声呐喊道:

“呜呼!我们终于逃出来了!”

梁逸默默点燃一根烟,2020年2月28日,凌晨3:33分,历时7天的调查工作,历经重重危机,虽结果被人窃取,但好在顺利活了下来。

这7天,应该是他2000年的生命中最有意义,感触最多的7天,天上的月亮依旧圆满,却见证了人世的悲欢离合。李欣,黄维刚,冯小艺……悲惨的,无奈的,遗憾的,都将深深地被他铭记在心中。

站得高,看得远。直升飞机掠过高空,一路不知跨过了多少高楼大厦,吸引了不知多少行尸走肉……这些死而复生的人很快就能得到解脱,这座曾经富饶的城市已经陷入长眠,这个本就还没愈合的世界即将开始决裂。

幸存者很幸运,却又是不幸的,世界支离破碎,生存苟延残喘,文明陷落才是最重、最致命的一击!

叶秋很亢奋,周怡却很悲伤,她紧紧地裹着自己已经伤痕累累的身体,面对这座伤痕累累的城市,感同身受之时,更不知该何去何从。

一个强者的思考,一个弱者的思考,二者之间是全然不同的。

“来,喝一口啤酒!”

叶秋打开两罐啤酒,递给周怡一瓶,想碰杯庆祝这场大逃离。

周怡盯了好一会儿啤酒,才抬起头担忧问道:“叶警官,假如其它地方也变得和华南市一样荒芜,我们该怎么办?”

叶秋还真被这个问题给难住了,自己闷了两口酒,找不出中肯的回答,只好请教开飞机的梁逸,问道:“梁长官,我该咋回答周小姐?”

梁逸瞥了一眼满怀期待的周怡,淡淡道:“周小姐怕的不是世界荒芜,而是害怕你会不会和那群禽兽一样伤害她。”

周怡双目恍然,显然是被梁逸一语道破了心中的担忧。

“啊?那怎么可能!”叶秋张大嘴巴,吃惊道:“我在局子里,是人民口中亲选的三好警察,素质道德都是国家认证的,周小姐,你怎么能把我拿去和那些人渣做比较?”

周怡红着脸,低下头,呢喃道:“人心是会变得嘛,你们男人只要一时性起就会六亲不认……”

梁逸冷声道:“周小姐不要一竿子打翻所有人,叶秋可能会,但我绝对不会,我对你没兴趣。”

叶秋哭笑不得,屁股刻意往外挪了挪,与周怡保持距离,并保证道:“周小姐如果担心我,那就和我保持距离……等以后有热武器了,我再给你一把枪,如果我真的变成了禽兽,你就毫不犹豫打死我。”

梁逸斜眼一笑:“你看,他自己都承认有可能会变成禽兽,周小姐当心了。”

周怡“噗呲”一笑,面对慌乱脸红的叶秋,是救命恩人,又是能力强悍的警察,还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帅哥……一种敬畏浮上脸颊,一种喜欢藏在心间,他们都是成年人,一两个眼神交流都能粗浅地读懂对方的意思。

“我相信两位警官。”她目闪泪光,可能会流下一两滴欣喜的眼泪,但绝对不会再哭了。

叶秋点燃一根烟,摁着自己胸口道:“以后叫我叶秋就行了,不用警官警官地叫,太陌生,”他又指着梁逸道:“但梁长官你就必须称呼‘梁长官’了,他是我的顶顶顶顶头上司,市长都没他官儿大。”

周怡大声惊呼:“哇!咱们几个年纪都差不多,梁长官您都肩比市长了,真是年轻有为。”

梁逸眼珠子在眼眶里斜过来斜过去,他活了两千多年,又相当于这些个小年轻几世的轮回?

叶秋夸赞道:“周小姐也很厉害呀,年纪轻轻就做电视台第一把交椅了,我可是你的忠实粉丝,”说着,他的眼睛就忍不住往周怡胸口撇去,哪怕人饿得再瘦,这一对上天的恩赐也一定不会小,“嘿嘿,周小姐是乳此动人,乳此动人……”

周怡赶紧捂住胸口,冲叶秋翻了个大白眼:“警察也这么好色?”

叶秋叼着烟,撇过头,偷偷发笑。

“周小姐是个很坚强的女人,我希望你能磨砺前行,忘记惨痛的过去,和我们一起迎接美好的明天。”

梁逸大概对每一个人都要说这么一番“有道理却不中听”的话。

“梁长官果然是大领导……谢谢。”周怡也非常官方地道了一声谢。

梁逸的烟抽完了,默默又点上一根,不知怎的,看见周怡他心里反而是不太开心的……周怡这个位置本该由冯小艺来坐,如果是冯小艺的话,那么开飞机的人就是叶秋,自己就能坐在飞机后和冯小艺搂搂抱抱,谈情说爱……很遗憾,很遗憾,哪怕多一个冯小艺也好,很遗憾,有位置,却没有她的人。

冯小艺是每个坏人都垂涎欲滴的香饽饽,他实在害怕这个善良的女人会被人残忍摧残。冯小艺绝没有周怡这么坚强,哪怕是稍稍碰一下就会缩成一团的含羞草……怎么办才好?

究竟怎么办才好?

梁逸一直在逃避这个问题,但又没办法不去面对这个问题,可每当面对这个问题时,他的心上就和刀在刮,剑在刺……他明白自己终究不是多么爱这个女人,如果他真的在意这份感情,飞机的方向就不会是西北逃难而是东北追逐了。

梁逸的强大不单单是因为他的基因,更多的是他对一些事情的抉择和取舍。他的感情始终是私事,上不了台面的事,无法和民族存亡和国家利益相比较的事;

他也不是个多情的人,更不可能做出什么,不爱江山爱美人的荒唐事;

他也没有绝对的实力将鱼和熊掌一并收入囊中。

这一切,都只是他在为自己的失败寻找的借口和自我安慰。

长生带来的物是人非,无奈酿成的悲欢离合,乱世祸及的支离破碎,偶然因素,自我因素,外在因素,种种一切迫使他,早已无力看风景。

“冯小艺……”在一根接着一根的香烟中,他还是没能忍住,把心中的思念通过话语转述了出来。

叶秋一定是听见了这句来自于梁逸内心的呼唤,他什么也没说,知道说多了会让当事人更加难过。

“叶秋,梁警官你们快看,那里有幸存者在向我们招手!”周怡突然惊呼道。

一栋商场大楼的天台,30多个幸存者用衣服摆出“SOS”字母,直升飞机的轰鸣吵醒了他们,他们站在天台上,一起挥手高喊。

梁逸认得这些人,也知道这个地段儿,华夏北火车站,翠云商场,当初他们本可以跟着逃出去,但懦弱始终强过了勇气,他们选择留在天台上等待救援……可没有救援的等待,与等死有什么区别?

机会只有一次,错过就不会再来。

“飞机装不下他们,我们没办法带他们离开。”

梁逸冷冷一句,驳回了周怡心中发酵的圣母情怀,拉杆直上,一刻也没在商场上空停留。

很快,天台上就传来了无比难听的谩骂,撕心裂肺的哭泣,还有人直接从天台上跳了下去。

希望,失望,绝望,死亡——幸存者必经三阶段。

第五十五章 第五十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