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古刹惊魂

黎明边缘  作者:雪中红

梁逸猜对了,古迹建筑群就是一座破旧的寺庙,从引路的石雕佛像上便可以看出。

西域列国的文化都具有非常浓厚的宗教色彩,特别是自古唐玄奘西行后,把佛法沿途发扬光大,西域各国兴修佛寺,传承佛教文化。唐时,丝路上大大小小的寺院甚至比整个中原都要多上一些。

这座佛寺的规模很大,兴修的材料要比流域旁的“土邦子”好上太多,以至于让它在历史长河中屹立不倒。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菩萨保佑,今晚那群狼千万不要来找我的麻烦,找梁长官都好……”叶秋路过每一座浮雕菩萨都要拜上一拜,顺便把梁逸卖上一卖。

“叶秋你真笨,这明明是佛,不是菩萨,你连名字都交错了,而且你这样拜是不虔诚的。”

周怡双膝跪地,也不管石子儿多么膈膝盖,双手合十,俯首作揖,喃喃道:“佛祖保佑,保佑爸爸妈妈妹妹平安,保佑这场灾难快点过去,求你了,求你了……”

华夏人拜佛,欧罗和亚美的人拜上帝,坦非及中亚联邦大部分都拜真主……信仰是个很神奇的东西,明明子虚乌有,无助的却人总能依赖到它。

周怡重重地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尖锐的石子儿黏在她额头,磕磕碰碰都出了血。

“不用这么认真吧?”叶秋赶紧拉起周怡,轻轻地替她拨入额间的石子。

周怡摇头挣脱,一头扑在石像面前,大声哭喊道:“菩萨,我真的好惨,为什么,为什么你不早点保佑我……”

很少女人能在惨遭这些经历后像周怡这么坚强,但她也是水做的,并不是不哭不说,只是忍到了现在。

“叶秋,梁长官,你觉得我这样的女人,以后还有男人会要么?”周怡扬起那双精致的脸蛋儿,水汪汪的眼睛望着梁逸和叶秋。

梁逸和叶秋都知道,如果不好好回答,这个女人没准儿真的会一头撞死在菩萨怀里。

梁逸推了推叶秋,这个时候岂不是到了他的用武之地?叶秋清了清嗓子,挺直腰杆儿,拍拍胸口,官方道:“哪怕全世界的男人都不要你,在下也不会义不容辞!”

“真的?”周怡惊喜过后反而担忧起来:“可你很明显是个渣男……”

叶秋像是受了内伤,捂着胸口,往后踉跄几步,悲伤道:“周小姐,你实属伤了在下的心,我这么专心,善良,正直,勇敢,富有,英俊的男人怎么可能会是渣男?你忘记我救过你了?!”

周怡不胜感激,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叶秋也不知哪儿来的演技,用那屡试不爽的、含情脉脉的眼神望着周怡。

“又开始了,又开始了……”

梁逸掐了掐眉,点燃一根烟,转身走向遗迹群,摆了摆手道:“我去找一处过夜的地方,你们去四周找几捆干柴来,天快黑了,抓紧。”

西方地平线一口吞下了落日,只留一点点余晖侵夜,凉风嗖嗖,气温骤降,沧海一粟的恐惧感席卷而来。

佛寺里都有钟楼和鼓楼,为僧侣的礼拜和早课提供报时,钟鼓楼独栋3层楼,大概10m左右的高度,刚好是个歇脚的好地方。

梁逸把钟鼓楼底层盘踞的毒物全都用烟熏跑,楼中的阶梯早就已经烂光,上下两层楼间隔了3m左右的高度,假设今夜狼族真的来袭,凭荒原狼的跳跃能力,多数望尘莫及。

梁逸三两步直上鼓楼第二层。

钟鼓楼都不会修筑得太大,四四方方差不多9㎡,刚好一个展览馆的标准展间,三个人歇脚,再架一堆火,不空旷也不挤。

梁逸在四周用力踩踏了几步,当然不会太用力,歇息的话也用不着多大的力气,不用担心睡到半夜会垮塌。

钟鼓楼第三层是安置钟鼓的地方,大鼓肯定是烂了,铜钟也不知送给了哪个盗墓贼。

梁逸负手,豪气万丈地站在钟鼓楼顶,广目星眸中有千丝万缕的感慨,他一边抽着烟,一边举着粉红色的HelloKitty手机,找信号。

“唉……”他重重叹下一口气,用手指温柔地抹了抹锁屏壁纸中的冯小艺,算算时间,她已被抓走快一天了,想来王颖已经把她带到了文明世界,她现在在干嘛?有没有绝食抗议,有没有以泪洗面,有没有和自己一样在思念彼此?

“梁长官,梁长官,好事儿,大好事儿!”叶秋从寺庙西面匆匆忙忙地跑了过来。

“周小姐呢?”梁逸皱眉,从三楼直接跳了下去。

“我们在那边发现了一辆车,周怡在那里帮忙看着呢。”叶秋指了个方向,兴奋道。

“天黑了,你怎么能把她一个人留在车边?”梁逸轻责了叶秋一句,急忙朝西边赶了过去。

“这……”叶秋挠了挠头,跑步跟上梁逸。

夜幕悄然降临,今夜没有星辰也没有明月。

梁逸打开了手机手电筒,很快就找到了停靠在寺院破墙外的越野车,周怡畏畏缩缩地躲在车里,看见叶秋来,大声哭喊道:“死叶秋,你自私,才刚刚海誓山盟,你就把我一个人丢在这儿了!”

叶秋挠头笑道:“我这不是太兴奋,一时给忘了么?现在咱们有车了,明天一早就能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越野车表面覆盖了一层厚厚的泥垢,看样子它已经停在这里很久了,汽车内部很干净,后备箱里藏着2件矿泉水和一打12只装的啤酒,一箱压缩饼干,一箱泡面,几盒速食牛肉罐头,一口烹饪用的小锅,少量的大米,露营的帐篷和保暖的毛毯,医药箱,刀,一杆猎枪……

可谓是,山从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有了这些物资,何愁走不出这片苍茫沙海?

梁逸和周怡分别取下过夜所需的物资和食物,叶秋则钻进驾驶舱里试着打火发动车子。

“滋滋滋……”

“轰隆!”

几下打火后,汽车的轰鸣声,文明的嘶吼声,希望的喧嚣声,瞬间点燃了寂寞的戈壁!

叶秋兴奋地打开车前大灯,谁知一具具惊悚的面孔猛然出现在车前——

“嗷呜!”

饿狼的咆哮声!

“有狼!”

荒原狼群,亮着诡异的眸光,不知何时,已悄然逼近越野车,四面八方涌来的狼,绝不止白日里所见的那些,数量起码还要再翻个三倍!

“上车!”

梁逸丢下手中的食物,拉着周怡钻进越野车后座,“嘭!”车门一关,嘱咐道:“开车!”

“嗤!狼崽子,撞死你们!”

叶秋先“嘟嘟”猛按了几下喇叭,接着一脚油门下到底,“咔咔咔!”车身猛烈晃动了几下,彻底熄火!

“我***!”叶秋破口大骂,“破车!关键时刻掉链子!”他又试着打了几次火,车子再没有想要重新活过来的意思,“咋办?肯定是搁置久了,引擎哪里出了问题。”

警惕的狼群被这个大铁壳子吓得不清,一时间不敢靠近。

梁逸思考了两秒,抓起后备箱的猎枪递给叶秋,嘱咐道:“狼太多,如果被包围会很麻烦,我们直接杀出去!”

“好!”

叶秋接过猎枪,直接打开门,对准迎面的一只饿狼就是一枪!

“啪!”

枪声在空旷的戈壁中格外清晰,吓得前进的狼群接连往后退。

梁逸把周怡与手机一并交给叶秋,嘱咐道:“车厢后有一箱碳,叶秋你抬上它,带着周小姐先往钟楼跑,狼群.交给我来对付。”

叶秋知点点头,绕到车后扛起遗落在地上的碳,周怡尽量多拿了一些食物,二人手牵手,在梁逸的保护下,快速往遗迹里跑去!

狼群见几人要撤退,加快围拢的攻势,开始冲刺!

.

梁逸利剑出鞘,主动迎上狼群,手起刀落就是一条性命!

佛门前杀戮,罪孽可深重?

“啪!”

叶秋打出了第二枪,可正当他想开第三枪的时候才发现这只是一把双.管猎枪……“操!总在关键时刻掉链子!”他用枪托,打飞了凌空扑来的一只饿狼!

“叶秋,它来了,它来了,这边,这边!”周怡惊慌大叫道。

叶秋飞身一脚,一拳,再踹开两只靠拢的饿狼!

“不行,太多了,梁长官!”

狼群并没有因为同伴的倒下而停止攻击,反之俞加凶猛,十几只,十几只地往三人身上扑!

纵使梁逸的剑再快,面对成群结队的狼群围攻,还要掩护两个人离开,应付起来有些恼火……“叶秋你不管,带着周小姐只管冲,障碍我来清除!”

“明白!”

叶秋说时迟那时快,一把将周怡抱进怀中,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往前冲!

梁逸用剑气远程输出,用剑刃近程斩杀,几个回合下来,有惊无险地把叶秋和周怡送进了遗迹大门!

佛寺遗迹的虽漏洞百出,但也在极大程度上阻止了狼群的进攻,梁逸执剑守在大门口,操起自己的旧业,履行自己的使命!

守夜者,将惩罚任何潜伏在黑夜中的恶魔!

第六十章 第六十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