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荒野屠狼

黎明边缘  作者:雪中红

“噼里啪啦……”四周静得只剩下钟鼓楼内柴火灼烧的声音,风声听了,狼嚎也没了频率。

伴随黑夜的深入,死寂中暗藏杀机。

梁逸轻轻地抚摸着手中的“华夏之赞”,不仅他人嗜血,这柄剑更加贪婪,在杀戮前夕,它总能闪闪发光。

Am3:41分,室内温度12℃,室外只怕已经降到零下。

叶秋也意识到危机感,从睡梦中缓缓醒来,没有打破四周的宁静,和梁逸眼神交汇——敌不动,我不动,他们是想后发制人。

“沙沙沙……”

细微的脚步声从楼外传来,开始了。

梁逸杵着剑站起身,对叶秋道:“你在楼上用枪补漏,我下去宰了它们。”

“不……不好吧?下面那么多狼,马上就快天亮了,我们守住这里就行了。”叶秋担忧道。

“它们又不是夜鬼,天亮就会离开么?不杀光它们,我们接下来的几天都不会有好日子过。”

“可——”

梁逸没等叶秋把话说完,纵身跳出窗外——密密麻麻的荒原狼潜伏在楼外,数量少说三位数,它们的眼眸泛着凶恶的荧光,在黑夜中宛如一片的萤火虫群。

“唰!”

一道剑气斩入狼群,将今夜的屠杀拉开序幕!

梁逸不愿意再迷失本性,因此没有再开启夜战状态,单凭自己的技艺和剑招,与狼群对刚!

凭一剑,可在万军从中取敌将首级,区区饿狼之群,又怎能阻挡他的杀伐?

“啪!”

叶秋用猎枪火力支援,周怡用手机电筒在一旁替他照亮。

一个近程攻击,一个远程攻击,一个帮忙打辅助,一时间杀得对面狼群措手不及,短短十分钟,它们就有了溃逃的迹象。

然而这一次,梁逸却没有打算放它们离开的意思,“叶秋,你留在楼中保护周小姐,我天亮之前就会回来!”说完,转身追上溃逃的狼群!

一刻钟不到,狩猎者就变成了潜逃者。狼群一哄而散,但大方向是逃亡河床山谷。

梁逸是铁了心要把荒原狼全都抹杀殆尽,便与狼群在荒漠上展开生死角逐,凡是被他追上的荒原狼都是一剑封喉,但不得不说,这群狼崽子的耐力真的是强,竟然耗得他开始喘起气来!

梁逸就算不开夜战状态体力也要高出普通人十几倍,一口气10公里下来都不带喘的,那这一次与草原狼的拉力站究竟跑了多远?

Am4:59分!零下7℃!

在这样极端的环境下,这样疯狂的奔跑下,不知不觉竟过了一个多小时!溃逃的狼群也在不知不觉中被杀得只剩下十几只体力好的狼王,但看它们减速的状态,估计也快没体能了。

又奔袭了几分钟,剩余的荒原狼纷纷跳下河床谷,当梁逸赶上来时,荒原狼的身影已消失在河谷的一片乱石岗中。

梁逸并没有就此罢休,心里反倒生出一种胜利的喜悦,如果不出意外,荒原狼穴应该就在这附近。

在戈壁中,恶狼谷必然是所有动物的禁区,不慎涉入,必死无疑!

梁逸才刚刚跳下河床谷,“咔嚓!”还没走上两步就踩到了一具干枯的动物骸骨……接下来就是数不尽的动物尸骸,皑皑白骨铺成了一条路,越往乱石岗里走鬼火就越多,一朵一朵,像是开出了一片蓝色花海。

空气中的狼.骚.味儿格外浓郁,地上的粪便也无形地为梁逸指明了狼穴的道路。

不一会儿,梁逸就在乱石岗中找到一处隐秘的山洞,他还不曾靠近,一头荒原狼就冲洞口里扑了出来,张开血盆大口,露出寸长獠牙!

“哼,不自量力!”

梁逸顺势一剑,轻而易举就砍断了荒原狼的脑袋,热腾腾的狼血洒了一身,他继续跨步走向洞穴,这时又一只荒原狼从黑洞中扑了出来,他抬手一剑,哀啼也不曾听见响起,再次手刃一头狼,他又迈出一步,又一只狼扑来,又出剑杀死……反反复复走了大概14、5步的样子,终于杀光了最后一只冲锋的荒原狼。

“嗷呜嗷呜嗷呜……”一窝小狼崽子瑟缩在狼穴最深处,银灰色的毛,像极了一团团糯米丸子。

若换作以往,梁逸一定毫不犹豫手起刀落,所谓“斩草不除根,后患无穷”,没了狼群的保护,这一窝崽子肯定在残酷的戈壁中长不大……现在,他却换了一个角度思考,或者是站在女性,冯小艺的角度,这么可爱的小生命,与其充当刽子手,不如放它们一条生路?

梁逸的剑终究是没有落下,并对那一窝狼崽子轻叹道:“你们不要怪我,此乃物竞天择的生存之道。”

言毕,正欲转身离开,却在角落里发现了几具人形骸骨……他走过去一瞧,果真散乱着几具人骨!

人骨被咬的四分五裂,骨髓都被一掏而空,看样子是死无全尸了,如果不是人头数量,梁逸还真没办法弄清楚这是几具人的遗骸。

骨堆中有几套被撕破的衣服裤子,梁逸把这些杂物全都扒拉了出来,“吧嗒!”一个小铁壳子从裤管里瞬时滑了出来,仔细一瞧,竟是一把左轮.枪。

梁逸拾起左轮,打开弹夹瞧了一眼,六发子弹全在,可想,有个倒霉蛋一枪都没来得及开便葬身狼腹。

梁逸把枪揣进腰间,把几件衣裤全都翻了一遍,最后找出了一只皮夹,一只摔烂的手机,一封皱巴巴的信,一串越野车钥匙,三个没开封的套套……看样子这三个倒霉蛋就是停靠在古刹外那辆越野车的主人,来戈壁“捡石头”发家致富的淘金者,很遗憾,他们再也无法带着财富走出这片沙海。

皮夹里有一张身份证,一张亲密合照,几张百元大钞。亲密合照是一对中年夫妇,身份证上的人像与照片中的男人相貌一样,名叫做:张德宝……中规中矩的好名字,但他最终还是没能如愿寻得宝贝。

梁逸只揣上了百元大钞,把其它杂物与尸骸一并留在了狼穴,瞥了一眼腕表,Am5:27分,零下-8℃。

戈壁中的清晨是一天寒气最集中之时,哪怕梁逸的体质强悍也能感觉到寒气入体,戈壁中又起风了,锋利如刀的风,割得人脸生生地疼。

追杀狼群,梁逸奔跑了近一个小时,怎么也得跑出个2、30公里吧?

怎么跑回来,那就得怎么跑回去,梁逸并没有踌蹴脚步,而是迎着风沙开始了不停歇的奔袭。跑一跑,对身体好。

……

40分钟后,梁逸追逐着旭日东升的脚步跑回了古刹遗迹,黎明边缘总有他飒爽的英姿。

“梁长官,梁长官……”

叶秋大老远就跑过来迎接,周怡在药物的作用下,步态也平稳安然了许多。

梁逸抹了一把额间的汗水,深吮一口早晨的芬芳,淡然笑道:“危险彻底解除。”

叶秋递过一支烟,替梁逸点燃,笑道:“梁长官您先歇一歇,我去把越野车修一修,咱们很快就能启程了。”

“梁长官,这是你的手机,马上就快没电了……”周怡把手机递给梁逸。

“用的这么快?”梁逸不由纳闷,半天前才充的电,一直都处于待机状态,现在却只剩下百分之3的电量。

“是呢,这款手机都是好几年前的了,”周怡又笑嘻嘻地问:“梁长官,壁纸上那个女人是你女朋友啊?”

梁逸没有回答是与不是,只是笑着问:“如何?她漂亮么?”

周怡道:“实话实说,挺普通的,不过……能被梁长官爱上的女人,应该已不能用长相来衡量了吧?”

梁逸勉强挤出一个微笑,再优秀的女人又如何?到头来还不是被坏人抓走,而自己却无能为力……他想了想,突然开口问道:“周小姐在亚美有朋友么?”

“亚美?”周怡摇了摇头,苦笑道:“就团建的时候去玩过一次,平时没钱也没时间,英语又稀里糊涂,哪儿会认识外国朋友,”她又疑惑道:“梁长官为什么会这么问?”

梁逸微微摇头,淡然道:“我只是给周小姐一个建议,如果有可能的话,在我们分道扬镳后,你尽量往亚美去——记住了,亚美最南部有一片名叫“黎明”的内陆海,海中央有一座‘黑岛’,周小姐就暂时定居在那片黎明海岸——如果!”他把语气加重,极认真地对周怡道:“只要一听到亚美出现感染者的事例,你必须第一时间,不论如何,都要找一艘船逃向黑岛!”

周怡的神情显然有些懵。

“周小姐可记住我的话了?”梁逸紧声问道。

周怡木讷地点了点头,“亚美,黎明海岸,黑岛,我……我都记住了,”下一秒,她又疑惑道:“可这些地方,为什么是这些地方?”

梁逸见周怡把地名记住,也就放心了,淡淡回答道:“国家机密,不予分说。”

“哦……”周怡挤了挤嘴角,眼神中似有挣扎,不一会儿,她终于忍不住问道:“梁长官,我能不能跟着你们去东桑呢?”她眼角余光却已经瞥向了叶秋。

梁逸看见了周怡眼中的叶秋,也察觉出了她心中的情愫,缓缓道:“如果你想活下去并拥有以后,那就在黎明海岸静静等待吧——我可以在这里和你保证,照我说的做,你一定会等来你想要的,包括心里的那个人。”

梁逸已经把话说的很清楚,如果周怡脑袋瓜子还不开窍那他也没辙儿,他点了点头,绕过眼前懵懂的女人走向越野车,趁着气温还没升高,抓紧把车修好,早日提上日程,早日离开这片吞人的沙海。

……

第六十二章 第六十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