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暴乱的喀什尔区

黎明边缘  作者:雪中红

在叶秋和梁逸的共同努力下,越野车终于重新复活。

二人又把车厢里的“杂物”全都清理了一下,丢出几箱破石头,几乎都是破石头。

“唉,梁长官,你要不把这些石头切开看看,保不齐还真有美玉呢,咱们也好去文明世界换点钱来花花。”

叶秋望着被丢弃的几大块石头,觉得可惜,又很无奈,他有那个心,但没有梁逸开山劈石的本事。

“玉不琢不成器。毛坯卖不出多少钱,省点载重,省点油。”

梁逸刚一提到省油,扒开车厢里的帐篷,两大桶98#汽油就这么凭空出现在了眼前,还是满满的。

汽油是汽车之血,拥有足够的它,走出戈壁已不在话下。

“我去,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啊,光是汽油都喝98的。”

叶秋扛下一箱汽油,灌了三分之二就把汽车给喂饱,“看样子,这两桶汽油下去,跑个1000公里没问题,梁长官,我们继续北上的话,能跑出戈壁不?”他问道。

梁逸在杂物中找出一张西北地图,仔细估算了一下所在位置和距离喀什尔的比例,最后点点头道:“完全没问题。”

“那还等啥,别等天气热了,这铁壳子本来就非常耗油,路也难走,再开空调可浪费油了。”

叶秋主动爬上驾驶位置。

“怎么?你不在后座陪周小姐了么?”梁逸坐上后座,把副驾驶的位置留给女嘉宾。

叶秋爱不释手地抚摸着方向盘,感慨道:“实不相瞒,这辆越野车估计是我开过最贵的一辆,男人嘛,都对豪车情不自禁……”

梁逸眯了眯眼睛:“这辆车能有多少钱?”

叶秋舔了舔嘴唇道:“4、500百万得有啊,就它那几个轱辘就好几十万,吃的油是98的,8个档位,内饰奢侈……瞧瞧,这小金人儿挂件,估计都是纯金打造的,唉……余生要是能有一辆,开去同学聚会,啧啧,多有面子?”

梁逸也不算是没见过世面,他的幽灵列车,一块纤维玻璃就是7位数的价格,一辆车外配陷阱的监狱系统,价格能在9位数及以上,说出来只怕会吓死叶秋。

他骄傲了么?他才是老司机。

“开车吧,一路向北。”他轻声笑道。

“你说起一路向北,我还真想听一听车载音响是个什么劲儿。”

 

  叶秋随机播放了一首歌:

“好运来,祝你好运来……”

华丽音质,3D环绕,纯粹无损,极致享受。

“就是它了,祝我们一路好运。”

“滴滴滴!”

叶秋摁了摁喇叭,周怡珊珊赶上。三人就此,一边听着音乐,一路向北进发!

……

……

Am10:03分,经过将近4个小时的长途跋涉,越野车终于驶上了一条看似……看似人工开凿的土路?

这好歹是一条路,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变成了路。

路之所以会开凿于此,那就证明一定有人走,有人的地方就一定会产生文明,哪怕是落后的黄沙小镇。

出现文明的轨迹是个好消息,但同样也提醒造访的人,暴乱地带已经到了。

指不定车开着开着,就跳出一群手持冲锋枪的歹徒,大喊:“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摘,要从此路过,留下买路财!”

“你们看,喀什尔。”周怡突然指向土路旁一块锈迹斑斑的广告牌。

“你也认识喀什尔?”叶秋调侃道。

周怡白了叶秋一眼道:“你也太看不起我了,好歹我也是个明星导播,前几年不常有游客或平民被杀么?还专门有变态发布杀人视频,太可怕了,真的,直接砍脑袋……”她搓了搓肩膀上的鸡皮疙瘩,又疑惑道:“政府治不了他们嘛?为什么不管管?”

叶秋无奈道:“喀什尔是中亚联邦和华夏的交界处,本身两个地域之间就有领土纷争,咱大华夏又爱好和平,中亚联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还暗中售卖武器给这些暴乱份子……哎呀,反正就是国际上那些事,好几年都没得到解决,维和警察倒死了不少,我好兄弟就栽倒在了这个地方。”

“那我们还来这个地方干嘛……”周怡小声嘀咕着,同时忍不住瞥向后座的梁逸。

梁逸默默抽着烟,解释不多,淡淡两个字:“计划。”

“对啊,你怕啥,有我们保护你呢,那些暴乱份子就只会欺负老百姓,给我一把狙击枪,我找个制高点,狙得他们连妈都不认识!”

叶秋刚拍着胸口显摆,“突突突……”忽然几声枪响,子弹接连扫射在车前,像是画了条阻隔线,叶秋赶紧踩停刹车,脸色大变:“我去,不会这么乌鸦嘴吧?”

“我……我们该怎么办?”周怡惊恐道。

“梁长官?”关键时刻,叶秋还是得找梁逸。

梁逸泰然自若,缓缓道:“敌不明,我不动。等他们出来,靠近,然后在抹杀,现在先不要轻举妄动。”

不一会儿,3个手持突击步枪的青少年从一旁的土岩堆里跳了出来,最大的有不过15、6岁,最小的也才12、3岁,中亚民族,华夏国籍。别看他们年龄不大,持枪的姿势,凶恶的模样,绝不像是会思考利弊的家伙。

年龄最小的少年,搬来几块大石头,拦在越野车前,剩下两个年龄稍大的,一个持枪掩护,另一个敲击车窗,呼喊道:

“快滚下来!”

叶秋见是一群叼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不紧不慢摇下车窗,以搭讪的口吻道:“小兄弟,哪儿条道上的?我大哥是莫扎飞!”

莫扎飞是边境最大的土匪头目,叶秋以为报他的名字能起到点儿作用,可谁知持枪的小崽子突然朝天,“突突突……”轰了十几枪,怒骂道:“少他妈废话,全部下车,不然通通杀了!”

“那就下车吧。”梁逸冲叶秋和周怡使了个眼色,自己率先开门下车。

“牛批,牛批,算你们牛批。”叶秋高举双手,和周怡一起从左侧副驾驶车门下车。

“你们两个,趴在车前,你过来!”

年龄最大的青年先指使梁逸和叶秋趴在车前,然后目露淫光冲周怡招了招手。

周怡满脸惊恐,她知道这种淫.欲的眼神所谓何意,惨痛的经历骤然浮现在脑海中,她一个劲儿地摇头后退,若放到城市中,眼前的青少年只是个刚上高中的孩子,他本该拥有纯真和漂亮,可如今怎是这般穷凶淫恶?

“不要,不要……”

青少年发狂大笑,一边逼近周怡,一边解开裤子——

“我可去你.妈.的小畜生,有爹教,有娘养不?”

叶秋勃然大怒,不等青少年裤子脱下,冲上去凌空一记剪刀脚就锁住青年喉咙,一个下压狠狠把青年扣在了地上!

梁逸出手更快,不等其他两个小崽子反应过来,一拳一脚,各踹飞7、8m远,倒地不起,不知死活。

年龄最大的被叶秋的剪刀脚夾得动弹不得,只好拍打地面,怒呵道:“放开我,放开我,你知道我是谁么!”

叶秋拽住青少年领口,一只手就给他拎了个脚尖离地,“啪啪!”反手就是两个耳刮子,大骂道:“我特么管你是谁,要不是看你还未成年,我特么非阉了你不可!”

青少年先是被这两个耳刮子抽懵了,估计是从来没受过这种教训,俞加嚣张道:“你敢打我?你敢打我!我哥哥来了,叫你们不得好死!”

“算了,这孩子没救了,梁长官,你介不介意我把他弄死?”叶秋回首问梁逸道。

梁逸从车里取出利剑,冷漠道:“他们不能活,否则麻烦会来得更快。”

叶秋挑了挑眉毛:“梁长官……你真的要宰了他?”

“你觉得我是在开玩笑?”梁逸的剑已经搭在青年脖子上,即便他真的是在开玩笑,那剑刃上的寒芒也不会。

青少年真的怕了,他不敢看梁逸的眼睛,闭上眼恳求道:“放过我,只要你们放过我,我保证不让我哥哥来找你们的麻烦!”

梁逸寒声道:“谎言。”

青少年浑身一哆嗦:“我……我真的没有撒谎,我哥哥是喀什尔十四军的首领,大将军最得力的手下,他……他就是不会找你们的麻烦!”

“哦?你哥哥在哪儿?”梁逸问道。

“兰斯小镇,就在那边,十公里外。”青少年抬手指向西北方。

“大将军谁?他又在哪儿?”梁逸又问。

“西斯大将军,天下无敌,英勇无畏,千秋万代,统治世界……”

一提及大将军,青少年就忍不住蹦出一句顺口溜,眼神涣散迷离,神情狂热狰狞……看样子已经被严重洗脑了。

“梁长官,我觉得我有必要替他父母教训一下这小子,像这种情况,必须毒打一顿才能让他稍微清醒。”

叶秋一把将青少年扔出7、8m,撸起袖子,邀请一旁的周怡:“我当爸爸,你当妈妈,我们一起来个混合双打?”

周怡一个的劲儿地摇头:“不了,还是你自己当爸爸,男子单打吧……”  

梁逸默默点燃一根烟,是得有人站出来削他们一顿才好长记性:

“你先打,一根烟的功夫,先看他们的态度,再换我接力。”

第六十三章 第六十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