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迟暮的小镇

黎明边缘  作者:雪中红

“哎哟,大哥,大哥我知道错了,求求你别打了,别打了……”

三个叛逆青少年叫苦连天,在地上滚来滚去,叶秋寻思着自己也没下手多重,这群兔崽子就这么不经打?

“好了叶秋,差不多就行了,你别把他们打死了……”周怡捂着眼睛,不忍去瞧暴力场面。

“梁长官,接力不?”叶秋叉着腰,最后赏了那年龄最大的青少年一脚,暂且收手,回身问梁逸道。

梁逸一根烟恰好抽完,瞥了一眼地上鼻青脸肿的青少年,轻声道:“这个年纪是最不知轻重的年纪,缴了他们的武器,让他们走吧。”

“特么小屁孩儿,毛都没长齐学人家奸.淫.掳.掠,赶紧给我滚,下次再看到你们,把你们鸡儿都给剁了!”

叶秋缴下三个青少年的武装带和突击步枪,挨个对着屁股踹了一脚,驱赶道:“快滚!”

三个青少年也不至于被揍得爬不起来,他们相互搀扶,拍了拍身上的土灰,两个年纪偏小的少年眼神惊恐,低头默默后退,年纪大一些青少年多显桀骜不驯,目光中仍然露出一丝狠劲儿。他像狼一样,用眼睛凶恶地盯着叶秋,一步一步往后退去。

“嘶……你还跟我凶呢?小心老子突突了你!”叶秋瞪眼呵斥,举起突击步枪就在青少年脚下来了几梭子,“咻咻咻……”激荡尘土飞扬,可青少年相当有种,面对火力威胁眼睛都不带眨一下。

“嘿,你真觉得给的仁慈是理所当然了是吧?”

叶秋放下枪,撸起袖子,准备上前在给青少年点颜色瞧瞧,可这时,青少年突然从衣兜儿里掏出一颗高爆手雷,拉开雷环,并没有投掷,而是握着它直接朝叶秋三人冲了过来:“你们羞辱我!我要你们同归于尽!”

“啪!”

梁逸及时掏出左轮,一颗子弹就命中了青少年眉心。

青少年洞大眼睛,后仰倒下的那一刻,高爆手雷也猛然炸开——“卧倒!”叶秋飞身扑向周怡!

“轰隆!”

一声震颤在空旷的荒原中炸开,火光乍现,碎肉横飞……青少年一瞬间就变成了肉渣渣。

“啊啊啊……”剩余两个少年看见这番景象,吓得几乎崩溃,抱着脑袋就往公路外跑去。

“我呸呸!”叶秋扬起脑袋,嘴巴一圈儿都是黄泥,大骂道:“妈卖批,现在的小孩子都这么疯狂的么?”他抹去嘴上的泥巴,又问身下的周怡:“怎么样?你没事吧?”

周怡一把拍开叶秋按在自己胸口的手,没好气道:“流氓!”

叶秋苦笑着站起来,解释道:“我替你当炸弹你还骂我流氓,你要知道,刚刚他如果用的是碎片手雷,这个距离,我估计就永远爬不起来了?”

“啊?那你没事吧?”周怡绕着叶秋周围打转,只发现几片血迹和几坨……碎肉黏在衣服上,她又咬了咬唇,叹道:“真的是太疯狂了,比城市里的感染者还疯狂……”

“你才知道啊?这就是人性。!”叶秋摇了摇头,一指已经跑出300m开外的剩下两个少年,举起步枪瞄准,问梁逸道:“梁长官,他们在跑的话我就没把握狙中他们了,要不要他们死?你一声令下。”

面对青少年的自爆,梁逸多多少少都有些惋惜,或许是这个孩子罪有应得,但也可怜他生逢乱世,身不由己。

“放过他们吧。我们要去东欧,一定要穿过喀什尔,该来的总会来。”梁逸主动坐上驾驶位,又招呼叶秋一声:“你坐副驾,时刻紧盯四周的情况,刚刚的爆炸声说不定已打草惊蛇,如果还有暴乱分子出现,直接狙杀,不要手下留情——暴乱分子连娃娃兵都有清一色的轻型武装,遇上成年人更加危险,不得不防。”

越往喀什尔深入,戈壁就愈加沙漠化,土路要稍微变得宽敞了一些,地上已看不见什么石子儿,路旁也没有太多的岩壁丘陵,有的只是一望无际的苍黄,肃杀,单调,凄凉。

越野车顺着公路往前,30分钟后,一个垂暮凋零的小镇突然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中。人迹罕至的戈壁沙漠常有这样的小镇出现,没有人知道他们的经济来源,但他们就这样生生不息繁衍了几代人,就像沙漠中的绿洲,只要不出意外,绝不会轻易干涸。

“警惕了。”

梁逸提醒叶秋一句,放慢车速。

叶秋摇下车窗,把枪架在车门上,子弹上膛,时刻准备着:“梁长官,这座镇子会不会就是先前那小屁孩他哥哥那个什么兰斯小镇?”

“不是的,这里叫做乌鸡镇。”周怡眼睛利索,在镇子口前一块大石头上发现了几个字。

镇口竖着一块白山石,看轮廓昔年应有专门的精工雕花,但风卷残年,岁月早已磨平了它的棱廓,如今只剩下三个苟延残喘的三个大字,乌鸡镇。

西北的建筑风格非常显著,都有独立的小院儿,小院封闭性很强,屋身低矮,屋顶坡度低缓,用土墙和篱笆环绕,牛羊鸡圈都和居室为一体,房屋很少用砖瓦搭盖,一般都采用平顶模式,大多数都是平房,用土坯和夯土建筑,日光下,金黄金黄的,非常具有历史文化气息,非常漂亮。

乌鸡镇是个中规中矩的小镇,左邻右舍,乡镇一条道能走通,鸡犬相闻, 巷道交通。镇子里有车辆径行的痕迹,却没发现一辆汽车,有牲畜的叫喊,有趴在门缝外偷看的镇民,没有电线杆,没有信号,没有现代文明。

“现在还有没通电的地方么?”叶秋挠了挠头道。

周怡回答道:“这个我们电视台做过统计呢,西南偏远山区,西北偏远山区,有很多村镇都没有通电……太偏了,电线都拉不过来,水资源也匮乏,自己发电都成困难,真不晓得他们是怎么活过来的。”

“注意了,他们在虎视眈眈。”梁逸把车速降到怠速,一点一点地深入小镇,警惕四周的动静。

镇子不大,最多5、60栋建筑,街道旁是一排排两层土楼,门面也开设得有杂货铺,水果店,小卖部……店铺的老板也穿着现代人的体恤衫,皮靴,牛仔裤——这里即使是个落后的小镇,但也是个努力再向现代文明靠拢的小镇。

店铺老板一见有车辆驶进来,纷纷收拾摊位往屋子里撤,关上大门只留一条缝,用厌恶的眼神盯着车里的三个人。

“啪!”

突然一个酒瓶子砸在越野车的引擎盖上!

叶秋即刻锁定位置,举枪对准旁侧二楼门窗中就扣动扳机,“突突突……”“哗啦啦……”几声枪响,玻璃烂成碎片,一个12、3岁的少年被枪击中,直接从二楼坠了下来,接着一声方言惊呼,一个中年女人飞扑出窗户,死死地拽住少年,哭喊着找人帮忙!

这下子,整个小镇都沸腾了!

镇民们举起锄头,擀面杖,菜刀等工具,带着怨恨就往越野车冲来,高喊着什么方言不知道,但一定是在谩骂。

“叶秋!他还是个孩子!”周怡紧张地瞧着坠窗的少年,不忍心疼的。

叶秋急忙收回枪,摇上车窗,语气懊恼道:“我怎么知道他还是个孩子,***都怪他妈没把他看好,乱搞!我是出于本能反应!”

看穿着,看面向,那就是个普通人家的孩子,只可能顽皮了些,偏激了一些,他实在不该死。

梁逸把越野车踩停,这时几个镇民结成人墙拦在车前,骂骂咧咧地指着叶秋,叽里呱啦,本地话,也不知道在说个啥。

“他们在说啥,梁长官你听得懂么?”叶秋皱眉道。

梁逸平静道:“他们是中亚人种,但属于华夏公民,说得是本地话,意思是叫你下车,责骂你是个魔鬼,连小孩子都不放过……”

叶秋脸色逐渐发青:“我……那我该咋办?”

梁逸倒没觉得这是件什么麻烦的事,他先把汽车熄火,“这群人如果是暴乱分子早就上来打砸车辆,他们在用和平的手段抗议,是一群普通镇民……嗯,也就是说,你刚刚杀了一个镇民的孩子。”

叶秋咬牙切齿终不忍:“好,一人做事一人当,我下车!”

“不行!你不能去!”

周怡拽着叶秋不放,谁知梁逸却率先下了车,“下来吧,我们有嘴,可以讲道理,我们有枪,也可以不讲道理,主动权都在于我们,不要怕。”说着,他又用本地话,转向高声冲镇民群众解释起自己们的来历,接着用普通话问:

“这里有没有会讲普通话的?或者是镇长?首领?族长?”

听到梁逸的解释,镇民们稍稍得到了一些安抚,窃窃私语间,一个留着大胡子的老人剥开人群,在几个年轻力壮的小伙护送下,缓缓走出人群:

“我是这里的镇长,安力满。”

“镇长,你救救我的儿子吧,他才12岁……”

一个妇女捧着一个满脸鲜血的少年突然跪倒在大胡子老人跟前,哭得泣不成声。

叶秋后悔得肠子都青了,咬牙低着头,不敢面对群众的谴责。

“他还没死,子弹只打中了他的左肩。”

梁逸瞥了一眼少年,叶秋是专业的狙击手,如果这孩子是个成年人,枪口必然会出现左胸,他个头儿不高,枪子恰好擦肩而过,才捡回一条命。

“我去拿医药箱。”周怡急忙跑向车后。

第六十四章 第六十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