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异域风情

黎明边缘  作者:雪中红

“放心,他死不了。”

梁逸用镊子夹出来最后一颗子弹,用消炎纱布替少年裹好伤口,“好好休息,年少身体长得快,一两个月就能痊愈。”

屋子里,站满了街坊领居,听到这个消息,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男孩的母亲,一边抹着眼泪一边一边感激道:“谢谢这位长官,谢谢你救了我的孩子。”

梁逸把先前收刮来的几张百元大钞塞给妇女,“拿着,希望这东西还能有用。”

“这么多钱?”妇女惊讶,摇头拒绝道:“我不能收。”

几百元算多么?

叶秋愧疚道:“这位大婶,你就收下吧,再说了,国家扶贫低保都比这多,没关系的……都怪我出手不慎,伤了你的孩子,就当做医药费吧。”

妇女只好勉为其难地手下,叹道:“这孩子的父亲被‘魔鬼组织’的成员杀害了,看见你们拿着枪,就以为你们也是组织成员,所以……唉,都怪我没看好这个傻孩子,都怪我,不怪你们的……”妇女又忍不住开始抹起眼泪。

“魔鬼组织,是不是兰斯小镇,什么什么大将军的部下?”叶秋疑惑道。

屋中的村民一听叶秋提及组织相关,脸色纷纷大变,眼中都有怒火,却敢怒而不敢言。

“你们是外来的客人,还是不要知道得好,天马上就要黑了,为答谢诸位救了这孩子,今夜请在我家用餐吧?”大胡子族长安力满真挚邀请道。

梁逸道:“恭敬不如从命。”

安力满领着三人往镇尾走,大概12-3分钟,一栋三层楼的“豪宅”映入眼帘。这怕是整个小镇最高,最豪华的一栋楼,院墙红砖,楼顶绿瓦,院大门口还有两个背步枪的安保人员。

“行啊,老头子挺会享受的嘛……”叶秋小声嘀咕道。

梁逸道:“中亚人对长辈和族长都非常尊敬,不奇怪,所以待会儿你们进了人家屋子,一定要尊重当地习俗。”

叶秋捂嘴偷笑道:“比方说吃饭前要祷告,用右手吃饭,左手擦屁屁……”

“咿……叶秋你好恶心。”周怡狠狠地掐了掐叶秋的胳膊。

叶秋疼得龇牙咧嘴:“你不信问梁长官嘛,我又没说错……”

梁逸淡淡道:“中亚地带是多民族大陆,习俗也有非常多,中亚人的文化里,右手是纯洁的,左手是肮脏的,右手拿来吃饭,左手用来清洗污秽,握手用右手不能用左手,举手也只能用右手,用左手就是不礼貌……”

这时走在前面的大胡子镇长突然放慢脚步,回过头来对梁逸笑道:“梁长官年纪轻轻就像是一位智者,中亚本地话很多人都会说,但说得像梁长官这么标准的却少之又少。”

梁逸浅浅一笑:“安镇长过奖了。”

安力满又道:“但有必要提醒梁长官一句,我们是中亚民族,但属于华夏人,不是中亚人。”

“不好意思……” 梁逸停止笑容,轻声致歉。

“爷爷,你回来了?”

几人才刚进大门口,一个卷发碧眼高鼻梁,穿着中亚传统布衣,带着蓝宝石头饰,十八九岁不过二十的妙龄女子,笑着上前迎接。

叶秋眼睛都瞪直了,华夏美人多,例如周怡就是个典型,但猪肉吃腻了,偶尔吃吃羊肉他不香吗?

异域风情,风情万种。

“口水都快兜不住了你!”周怡使劲儿地掐了掐叶秋的胳膊。

叶秋赶忙解释道:“我是觉得她的衣服和头饰很漂亮,我这人其实脸盲,根本就分不清楚女人漂不漂的……”

“爷爷,他们是谁呀?”妙龄女子好奇道。

“他们今天造访的客人,从华南地区来的,”大胡子镇长拉过妙龄女子,笑着冲众人介绍道:“这是我的亲孙女,希琳。”

“你好,我叫叶秋,一叶知秋。”叶秋第一个上前自我介绍。

“你们中亚名族的女孩儿不仅人长得好看,名字也能这么好听,我叫周怡。”周怡一番夸赞后,也很高兴地报上了自己的名字。

梁逸依旧言简意赅:“梁逸。”

希琳轻声叹道:“华夏的大城市才美好,美丽的衣服,俊朗的男人,还有浪漫的爱情……唉,只可惜,听说华夏爆发了严重的传染病,”她又哀怨地望着大胡子镇长,抱怨道:“爷爷他不让我出去。”

她纯洁得像是一朵沙漠花,并与很多年轻的女孩儿一样,慢慢渡过那脸红的思春期。

安力满很严厉,甚至没有说话,一个责备的眼神就让希琳止了声。希琳吐了吐舌头,冲众人展颜一笑:“诸位尊贵的客人你们稍等,美味的烤饼稍后就到。”说完,欢笑着离开。

“镇长不让她去华夏是对的,像希琳小姐这样一个纯洁的女孩子,很容易被大城市的肮脏所玷污。”

梁逸嗅得出,这个女人有着和冯小艺一样纯洁的鲜血,不论是夜鬼还是坏人,都会毫不客气地玷污她。

镇长摇了摇头,长叹一口气,“我倒是想送希琳离开镇子,但是……唉……算了,不提也罢……”

老人一瞬间似乎又苍老了十岁,他这个年级,本应该膝下儿孙满堂,为何这偌大的寨子里就只有他和自己亲孙女?

这时一旁护送老人的年轻保镖,一副极为不满的口气,用本地话在耳旁叽里咕噜说了一大堆,越说越激动,甚至高举着自己手中步枪号召起来!

其余几个手持枪械的保镖也纷纷响应号召,像是在联合反抗着什么。

安力满无奈摇头,看样子是否决了保镖们的激情,无力地招呼梁逸等人:“诸位别介意,随我来吧,我替你们安排客房。”

老人不仅老了十几岁,连脊背似乎都被压完了一些。

“梁长官,刚刚他们说了些什么呀?”叶秋早就忍不住好奇道。

梁逸缓缓道:“组织头目指名道姓要希琳小姐做压寨夫人,不然就灭了整个乌鸡镇,大概是这么个意思。”

叶秋恍然大悟,抚着下巴点头道:“也大概是要我英雄救美的意思对么?”

梁逸斜眼一笑:“大概是。”

叶秋舔了舔嘴唇,胳膊上突然传来一阵掐肉生疼——“哎哟,周小姐你放手……你掐也别老是掐一个地方啊……”他疼得龇牙咧嘴。

“叫你想歪点子,人家才18、9岁,不想着怎么帮忙,就想着英雄救美,你怎么这么好色啊你!”周怡瞪着眼睛,力度又加大了几些。

“我哪儿有……”

又开始了,又开始……梁逸摇了摇头,看不来打情骂俏,当不来电灯泡,于是跟上前面的安力满,轻声问道:“安老爷子,方不方便借一步说话?”

安力满瞧着一脸坚定的梁逸,就是这么个男人,让女人信得过,让老人也能放心,“可是叶长官和周小姐他们……”

梁逸淡淡一笑:“让他们玩儿去吧。”

“那梁先生请随我移步客堂。”安力满转向,领着梁逸朝楼房走去。

……

楼房内扑着很精致的花色地毯,座椅古色古香,内饰不算奢华,朴素又温馨,金色麦浪似的大窗帘,一尘不染的白墙,灯饰色彩缤纷……是妥妥的欧罗风格。

梁逸眼前一亮,有点儿不相信,这么一座连电都不通的小镇,竟然会有这么“豪华”的装饰。

“梁先生很惊讶吧?呵呵……这是50多年前,喀什尔还没得到解放时,欧罗再次驻军为指挥官修建的,欧罗人干活儿可真细心,几十年来就只掉了些白漆,楼底还有发电间,只是太耗费资源了,小镇附近唯一一个加油站被组织控制得死死的,”老人讲到这儿,实在忍不住苦涩道:“自从魔鬼组织在喀什尔和中亚边境兴起后,这灯啊,已经有8年都没亮过了。”

梁逸不客气地找个张沙发椅坐下,翘起二郎腿,点燃一根烟,讲道理自从下了车,他已经很久没摆出这幅“大佬的坐姿”了,他一边吞云吐雾,一边明确道:“安老爷子,我是联合国高级探员,刚从华南办完事,路过此地,随便帮你们摆脱危机,还请真诚相待。”

“联合国高级探员是什么?”

安力满绝对相信梁逸的实力,但他活了6、70年,懂得任何事情都该谨慎对待,梁逸始终是外人。

梁逸懒得多费口舌解释,直接开门见山道:“作为交换条件,我能救整个镇民的性命,你如果连这点都不配合,那你们自生自灭吧。”完后,他又冷冷地补充了一句:“必死无疑,无一幸免。”

安力满大惊失色,急忙给梁逸到了杯凉茶,客客气气道:“我一把年纪了,梁长官你不要吓我……我也和你赌不起,梁长官想知道什么,尽管开口问吧,我绝不隐瞒半个字。”

梁逸问道:“先说说‘魔鬼组织’的事情。”

安力满在梁逸身旁坐下,喝了口凉茶,叹了口气,缓缓讲道:“那是8年前的事情了……”

8年前,就是2012年,活跃在喀什尔地区的土匪头子还是莫扎菲。兴百姓苦,亡百姓苦。乌鸡镇的人们同样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突然有一天,“魔鬼组织”骤然崛起,丝毫没有征召与酝酿。魔鬼组织打得莫扎菲措手不及,莫扎菲毕竟是地头蛇,在一番激烈的反抗后,两大组织各分得喀什尔南与北,从此双方各占据点,开始了长达8年的斗争。

第六十五章 第六十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