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 葡萄成熟时

黎明边缘  作者:雪中红

“近几年魔鬼组织不断壮大,力压莫扎菲,而就在半年前,魔鬼组织宣布,莫扎菲组织被完全歼灭,喀什尔地区完全落入魔鬼组织控制,唉……谁知道魔鬼组织控制地域后,比莫扎菲还要泯灭人性,几个村镇都被折磨的苦不堪言!”老人痛心疾首却又无可奈何。

“那华夏的维和警察呢?”梁逸皱眉问道。

“华夏最近不是有国难了么?而且组织成员活跃在中亚和华夏边境,维和警察除非每个小镇都驻扎,否则组织成员反扑回来,男人全杀光,女人和小孩掳去当奴隶……我们镇子有自己的武装力量,但也就只有十几只枪,兰斯小镇的头目尊重我年长,又窥探希琳的美貌,所以才睁一只眼闭一只,我们……我们也活在随时都会被覆灭的边缘啊!”

老人有些哽咽, 默默地抹起眼泪来。

“我们在来时的公路上,遇见一群持枪凶狠的青少年,小有十三四岁,大有十五六岁,他们也是魔鬼组织的成员对么?”梁逸提及问道。

安力满点头道:“魔鬼组织就是信仰堕落的组织,为了固化思想,其他镇子凡是8岁以上的孩子都被抓去,从小灌输残暴的思想,培养可以为组织付出一切的战士……”说到这里,他突然惊慌问道:“梁长官你们既然遭遇了他们,凭他们的性格应该……”

“不错,按他们的性格一定会杀了我们,并强.奸周小姐,但没有,我们活着来到了小镇,”梁逸顿了顿,虽然难以启齿,还是接着道:“三个男孩,自杀了一个,跑了两个。”

老人担忧的事还是发生了,他低着头呢喃道:“虽然是孩子,梁长官还是该把他们全都杀了的。”

梁逸没有说话,他知道老人在担心什么,这人越老,胆子就会越小。

安力满无奈叹一口气:“唉……算了,反正我和镇民都已决定要保护希琳,哪怕以死相拼!”

梁逸不想再多说那些呈现自己英雄主义的话,具体怎么着,怎么处理,他都心中有数。

“方便的话,安老爷子能送我一份喀什尔的详细地图么?最好清楚到每个镇子,每条路线,每个魔鬼组织的势力地点。”他问道。

安力满点头道:“有的,我待会儿就拿地图,亲自替梁长官把详细信息标注出来,我为了族人,曾经奔走过很多地方,甚至还去见过……大将军。”

“大将军?”梁逸又续上一根烟,饶有兴趣地问道:“我该不该把他称之为枭雄?”

在华夏和中亚的夹缝中生存,这样的人多多少少都该有点儿本事才对。

“枭雄?那岂不是对他的赞美?他就是个暴君,嗜血的暴君!”安力满骂得浑身发抖,老目沧波中,有愤怒,也有恐惧。

“咋?”梁逸问道。

安力满咬牙切齿道:“这个暴君,喜欢吃人肉,喝人血,特别是婴儿的肉,处女的血……我远远见过他一面,体壮如牛,2m那么高,而且喜怒无常,说杀人就杀人,连自己的部下都不放过。当时就有个部下说错了半句话,被他硬生生地扯了脑袋!”

老人光是回想起来都吓得脸色苍白!

梁逸眼前一亮,若安力满的话全都属实,那个大将军十有八九就是夜鬼!

“蛮荒者”出自西北无人之境,夜鬼又在西北盘踞,其目的绝不单纯!

“安老爷子,你见大将军的时候,是不是周围一片漆黑,不透一点儿阳光?”梁逸问道。

安力满赶忙点头道:“对对对!而且是一个地下室,压抑沉闷,油灯都不怎么点的……梁长官你是怎么知道的?”

大将军就是夜鬼,没跑了。梁逸摇了摇头,一口闷下凉茶,随口敷衍一句:“我瞎猜的。”便站起身,往楼外走去,“安老爷子也快点把地图画出来给我,我想很快就能用得上。”

……

宅子院儿里有一角搭建着葡萄架,3月底,恰好是葡萄发芽的季节,嫩绿的葡萄藤正倔强地往架子上爬,一点儿一点儿地取代已经枯萎的藤蔓。

葡萄架上绑着一张吊椅,希琳和周怡坐在椅子上,一边啃着烤饼,一边讲着关于城市里的故事,叶秋在椅子后帮忙推送,时不时也能插嘴几句:

“对了,你们知道葡萄什么时候成熟么?”

希琳抢着回答道:“这个难不倒我,5月底、6月初就能成熟,但那时候还很酸涩,到6月中旬就浸甜了……可惜你们来得不是时候,不然我就请你们吃葡萄。”

叶秋摇头道:“不对不对,你说得不对。”

“怎么不对嘛?难道你们城里的葡萄成熟季节和我们不一样?”希琳疑惑道。

叶秋舔了舔嘴唇道:“我说的这个葡萄不是你们头顶的葡萄,而是……咳咳,葡萄,13,4岁成型,15、6岁成熟、18、9那就——”

“死叶秋!你恶不恶心你!”

周怡攥起拳头就往后砸,叶秋急忙闪避,一副得意洋洋又淫.贱的模样,着实讨打!

“周怡姐,为什么叶警官说的葡萄是按岁数成熟的呢?”希琳一脸疑惑道。

周怡瞪了叶秋一眼,“他是个淫贼,别理他,我们走!”说完,拉着希琳走处葡萄棚。

“哎,别走啊,希琳妹子,我再给你出个谜语嗷,你今天晚上猜猜看——水蜜桃什么时候长毛?……明天告诉我答案,猜对了有奖哦!”叶秋双掌阔在嘴边,嬉笑着冲两个女人喊话道。

Pm17:31分,太阳西斜,晚风渐凉,葡萄枯藤被吹得“哗啦啦”作响。

梁逸站在远处,欣慰地望着哪怕不欢而散的几个年轻人,是啊,年轻人的世界很难融入呢,说的是内涵段子,穿的是潮流,爱的是打情骂俏……哪儿像自己,思想禁锢了两千多年的老干部,一时半会儿,再怎么改变也融入不了那个圈子。

“梁长官,你站那儿好久了,快过来吃烤饼,希琳这妹子不但人长得漂亮,厨艺也不赖呢。”叶秋发现了梁逸,摆手招呼道。

梁逸走了过去。

“梁长官别整天绷着个脸啊,刚刚希琳妹子还夸你长得帅呢,比他见过的任何一个明星都帅。”叶秋低过一支烟,外加一只大饼,笑道。

梁逸只要了香烟,点燃后深吸了一口,静静地坐在吊椅上,淡淡道:“我也不想这么帅,但这是天生的,没有办法。”

本来说这种话的人都是自恋狂,可偏偏梁逸却一本正经地说了出来,总多了那么几分尴尬却不失诙谐的味道。

叶秋干笑了两声道:“如果帅会判刑的话,梁长官认为自己会被怎么判?”

“帅也会被判刑么?”梁逸思考了一阵子,猜测道:“那应该是无期徒刑,或者直接死罪。”

“哈,哈,哈……”叶秋干巴巴地笑了三声,这实在不好笑,可偏偏不好笑又让他哭笑不得起来,他也点燃一根香烟,轻叹:“梁长官,我你还是说正事好了……”

梁逸直接开口道:“今晚我们就去兰斯小镇,把暴乱分子清理一下,弄点武器和汽油,好继续北上。”

叶秋有些沮丧:“今晚啊?这么快……”

梁逸挑眉:“怎么?”

叶秋瘫坐在吊椅上,叼着香烟道:“从跟着梁长官开始,不论白天还是晚上,行程都安排地满满地,我又不像梁长官你拥有未知的力量,我是个人呐,我……我累了,好不容易来到这座小镇,我想在没有感染者咆哮和恐惧的环境下,舒舒服服地洗个热水澡,抱着枕头安安静静地一觉睡到自然醒——当然了,如果枕头能换成周怡,那最好不过了。”

梁逸习惯性地瞥了一眼腕表,但还没看清楚时间又把眼光收了回来……他是个惜时如金的人,可他偏偏又拥有那么长的岁月,忙里偷闲一两日又怎么了?

他下定决心!挑战,一天不看手表!

叶秋耸了耸肩膀,又笑道:“不过,我只是抱怨一两句,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这年头没闲可偷。”

“不!”梁逸坚定地摇了摇头,从兜儿里取出三只套套塞进叶秋手中,嘴角微微一翘:“记得轻点儿,人家是个好女孩,别害了人家。”

“我屮艸芔茻……梁长官你这是干什么!”叶秋急忙摇手拒绝,“周怡她的伤还没好,我怎么能,我怎么能……”说着说着,他四顾张望,发现没有其他人后,偷偷地从梁逸手中把套套摸了过去,揣进兜儿里!轻咳道:“咳咳……我只是备用,以后用而已,今晚绝对不用,禽兽才用!”

梁逸拍了拍叶秋的肩膀,起身道:“还是用一下,要不然中奖了,麻烦有的你受。”

“我的意思不是那个意思,我说我今晚无套,哦不……不用套套,也不对,今晚不戴套@#……¥#……¥%”

当叶秋把舌头捋直后,梁逸早已经走没了影儿。

……

第六十六章 第六十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