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兰斯小镇歼灭战(一)

黎明边缘  作者:雪中红

军用皮卡开出乌鸡镇后,为了方便带路,驾驶员就换了个本地保镖,叶秋和梁逸因为没有换衣服,所以藏在皮卡后,也好随机应变。

“抽烟不?几位兄弟?”叶秋热情地递过几根烟。

保镖们纷纷摇头拒绝。

梁逸道:“中亚人的宗教文化很浓,大多数都烟酒不沾。”

叶秋递给梁逸一根,自己也点上一根,道:“那多没意思,男人,吃喝嫖赌抽,必占一样。这是真事儿,不喝酒抽烟的男人大多数都好色,这个叫做啥,欲望轮回!”

梁逸难得认同道:“你说得很对,人若没有欲望,就跟行尸走肉一样,只是欲望切莫过度,否则就会做处极端的事情,比如把自己的安逸强加在别人的痛苦之上,这就叫做泯灭人性,亦是暴乱的性质。”

叶秋又摆弄起焊在皮卡车顶的那架重机枪,爱不释手道:“梁长官,你说你的剑能挡子弹,这种口径的‘打字机’,也能挡?”

梁逸摇了摇头,遗憾道:“挡不住,这是NSU车载重机枪,子单口径都快赶上剑身一半了,打在人身上,一瞬间就会开个大窟窿。”

“这玩意儿被发明出来就是阎王爷索命用的,惹不起,惹不起……”叶秋拍了拍枪管子,“我还是怀念我的AWQ,一枪一个,西瓜爆瓢。”

“注意了,第一个哨口站要到了。”

开车的保镖连续点了两下刹车,车速缓缓放慢。梁逸和叶秋贴着皮卡车厢蹲下,其他3个保镖持枪站起。

1分钟后,车辆在路口停下,没有熄火。

路口用沙袋堆积了一条路障,中间只留下一个恰好车辆通过的开口,道路两旁修了几间临时哨所,8个组织成员持枪守在路口。

“嘿,今天这么快就回来了?”

一个身穿迷彩军服,裹着白色头巾的组织成员主动上前打招呼。来去都只有这条道,车辆来往甚少,组织成员间显然都认得。

保镖的外貌可以用衣物和口罩伪装,但只要一开口,必定会露馅。

皮卡后的保镖全都没有出声,背着手对梁逸和叶秋打着手势:“左边3个,右边3个,中间2个。”

梁逸又对叶秋打起手势:“左边3个交给我,右边三个交给你,中间2个交给他们,自由开火,懂?”

叶秋比了个“OK”的姿势,梁逸竖起大拇指,通过驾驶座后照镜通知司机,司机会意,连按了两下喇叭——“嘟嘟!”,一脚油门到底,车辆猛然窜向哨口!

“开干!”

梁逸和叶秋起身,0.1秒反应不到,各自把枪口对准自己的人头,扣动扳机!3个保镖人员也自由开火“突突突……”

3秒钟,8个看守哨站的组织成员全部歼灭!

皮卡车缓缓开过哨口,叶秋带两个保镖下车,不论组织成员死没死透,都往脑门上补了两枪,接着搜查哨站的临时住所,意外地发现了三个披头散发、衣衫不整的女人。

“嗯……8个男人,3个女人,不够分对么?”叶秋脱下自己的外套,替其中一个相对年轻漂亮的女人披上,用他刚和保镖学的几句本地话安慰:“我是,天神的,使者,来救你们的。”

三个女人簇拥着叶秋,叽里呱啦,舌灿莲花,一边流泪,一边感激。

叶秋是又搂又抱,心疼地帮几个不幸的女人擦眼泪。

“叶秋,干正事。”梁逸在车上催促道。

叶秋找来一个本地保镖,帮忙翻译并传达一些情况,最后三个女人同意留在了哨站内,等天亮返程时再一并带着离开。

皮卡车再次启程,叶秋站在车厢后,冲送别的三个女人挥手告别:“再见,再见!记住我,天神的使者,叶秋!”

“叶秋,谢谢你,再见!”

三个女人流着泪,用仅知的普通话,感激回应叶秋。

“这么多女人,你吃得消么?”梁逸斜了一眼面部流露着真情的叶秋,问道。

叶秋自豪道:“我是无私奉献啊,在解救失足妇女的道路上我是坚决不收回报的,”他又笑着小声补充:“当然了,她们非要回报我,我也只能恭敬不如从命了……”

“你难道从来就没有过自己心爱的女人么?那种看见她,别的女人都不过如此的爱人。”梁逸问道。

叶秋想了想,回答道:“大学的时候有一个,还是我的初恋,但后来因为我家庭的原因,最后分道扬镳了。物质社会的爱情是很不牢靠的,现在已经很少女人会陪着你吃苦啦。反之末世中,大家都为了生存,相濡以沫,嘿嘿……”他又挠了挠头,“就比如宋博士,她肯定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我吧?还有周怡,她主动亲我耶……反正我就感觉,我一定能在末世里收获几段像梁长官你口中所说的那种爱情。”

“几段么?”梁逸淡淡笑道。

叶秋摇头晃脑道:“古人云:人生苦短,及时行乐。人嘛,就要活在当下,经历过这么多生死磨难,我反正是看开了。”

梁逸头一次开始羡慕起叶秋这样的人,别人在这场灾难中悲欢离合,他却落了个无拘无束,妻妾成群……

车,飞驰在宽敞的马路上,相比坑坑洼洼的土路,通往兰斯小镇的大道上要平缓得多,马路表面上是黄色土路,其实内地里却埋着白水泥,日积月累的灰尘,早就把它的洁白染得面目全非。

有公路,就一定有公路链接的地方和城市,你会发现只要有大马路的地方,都不会被戴上“贫困”的帽子,喀什尔曾经肯定富裕过,要不然哪儿有钱修公路?

有个年轻的保镖叫做马库,从他口中得知,原先喀什尔地区曾为华夏整个西南片区提供水果和特产甘草,特别是在喀什尔北,百万富翁遍地都是……但那都是很久以前了,中亚和华夏还没爆发领土纷争的时候。

“梁长官,我一直很纳闷,比方说,东桑有事没事就占我们华夏的岛屿,中亚的小国家有事没事就来边境搞破坏,你们守夜组织内也有这些大区域的守夜者吧?家仇国恨,你们见面会不会打起来?”

梁逸点点道:“会的,守夜者的国家意识很强,经常性大打出手,但不会生死搏斗。我们华夏还好,在哪儿都爱好和平,主要是欧罗和亚美,东桑,中亚,除非联合任务,平常都老死不相往来的。”

叶秋“嘿嘿”笑道:“那像我这样的爱国愤青,进了组织,估计天天打架不可,到时候梁长官你可得罩着我。”

梁逸斜眼一笑:“组织内经常会举行一些激烈对抗赛,以培养和选拔优秀的战士,比方说格斗,拳击,你如果真有心思打架,就走正轨,靠拳头打出个第一名,也算是为国争光。”

叶秋揉了揉鼻子道:“梁长官如果去参加这些格斗比赛,我猜,第一回合就能把所有敌人KO,特别是东桑人,打得连他妈都不认识!”

梁逸微微摇头:“所谓强中自有强中手,一山还比一山高,我从来没去过组织,不了解里面的情况。组织能与夜族对抗这么多年,隐藏的高手大有人在。”

柳良和徐哲曾经讲过,组织内比他俩实力强悍的守夜者还有很多很多,柳良和徐哲能各自单挑B3级夜鬼而不落下风,比他们实力高的人总能找出一些完美匹敌A级夜鬼的。梁逸自认实力不输A2级夜鬼,那么换算过来,组织内比自己强的大有人在,也许还不少。

闲谈之间,司机又点了两下刹车,示意危险到来。

“注意,第二个路口,加油站到了。”

加油站是能源要塞,就算在大国军事行动之间也被作为战术要塞,守备在这里的组织成员绝对不少。

加油站四周都垒起了防御战壕,只留一个进出口,与第一个光有手背人员的路障不同,加油站入口还架着两挺重机枪,夜深了,机枪手正靠在战壕里一边抽烟提神,一边聊天偷闲。

犹豫情况太复杂,无法打手势传递信息,一个保镖只好蹲下来概讲道:“加油站口有2个机枪手,路障左右两侧各有4个值班人员,有一个人身上正背着的火箭炮,加油站里面亮着灯,证明还有其他组织成员在,想着要一个据点,守备人员保守估计在30人以上……梁长官,我们该怎么对付?”

“重武器有多少?”梁逸问道。

保镖道:“进出口各有2挺重机枪,加油站旁还停着2辆跟我们规格一样的皮卡车,火箭筒目前只发现一把,但绝不止一把。”

叶秋提议道:“梁长官,不如我们把加油站炸掉好了,省得和他们纠缠。”

梁逸摇头道:“不行,加油站爆炸声势太大,柴油燃烧会散出滚滚浓烟,下一个据点离此不远,气味飘过去容易打草惊蛇。”

车子速度越来越慢,就要驶入加油站防御范围,值班的组织成员也放下手头的烟酒,开始警惕起来。

梁逸不敢再耽搁时间,暂拟计划道:“马库,你们三个负责压至障碍后8个人的火力,我负责拔除两挺重机枪,叶秋你尽量杀人,等打响第一枪后,加油站里的组织成员一定会快速反应,这个时候你用车顶的重机枪替我打掩护,我绕到加油站出口率先夺取重机枪——记住,不要把加油站搞炸了!不要让组织成员拿到出口的重机枪!注意RPG!懂……否?”

几个人面面相觑,在懵逼中还是点了点头。

第六十八章 第七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