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只认屁股不认人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云娘,满意的点点头,轻啜一口茶水,将茶碗递给了黑脸丫鬟,继续道。

“从今后,少爷的吃穿用度从公里支出,按照我例份减两成供给,使唤的婆子就秦婆婆吧,从庄户家里选两个干净,伶俐的丫头伺候。

待小少爷就学之后呢,再找一个机灵的小子当书童,我们家的少爷将来是要考状元的,也就是现在家运不济,让你们占了便宜!

一个个好生看护好少爷,有你们鸡犬升天的一天!”

反穿着皮袄的老管家瞪大了眼珠子,一个劲的朝云昭看,昨日的时候,家里的这位少爷还是一副傻不愣登的模样,睡了一觉就开智了?

云昭莞尔一笑,朝老管家云福拱手道:“小子以前顽皮,跟母亲怄气呢,戏弄了福伯,还请福伯见谅!”

“咕咚”一声,老管家云福的膝盖一软就跪在地上,颤抖着手指指着云昭看向云娘。

云娘撇撇嘴道:“福伯伺候了云氏三代人了,可以查验一下小少爷,看看他是不是你的主子,免得有人嚼舌根说我用狸猫换了你家的主子。”

云福咬咬牙上了台阶,先是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下云昭,然后瞅着云娘道:“外貌一般无二!”

云娘冷哼一声道:“知道你这只老狗还是不信,你主子生下来你是第三个抱的,他身上有什么印记你是一清二楚,既然要查验,就查验清楚,遮遮掩掩的作甚!”

云福脑门上的汗珠子都下来了,嗓门发干,半晌才咬着牙嘶声道:“老奴先领一顿鞭子,再查验!”

云娘摆摆手道:“就不费那个功夫了,赶快查验,查验好了就好生伺候你主子比什么都强!”

听母亲这样说,云昭的脸顿时就黑了。

不等他反抗,浑身带着羊膻味的老管家云福就已经把他抱在怀里开始剥他的衣衫。

没有扣子的衣衫很容易解开,把几条带子松开,云昭全身上下就只剩下一个小小的屁股帘子,好在,有管家的羊皮袄遮挡着,云昭才感觉暖和一些,不过,眼瞅着一些肥硕的小生物从管家的羊皮袄上钻出来要往自己身上爬,云昭就恨不得光着身子站在野地里。

管家的心跳动的非常剧烈,跟开筛盅一般慢慢揭开云昭的屁股帘子,色情狂一样的深情的瞅着云昭屁股上的那片红色印记,狂跳的心渐渐平缓下来,再次看了一眼云娘,就朝云昭的屁股蛋上吐了一口唾沫……

粘粘的唾沫粘在屁股上,云昭开始发狂,想要从这个老变态手中逃离。

可惜,老管家的一只手就像是一只铁钳子,牢牢地锁住他,空出一只锉刀一般粗糙的大手,用力的在云昭娇嫩的屁股上用力的擦拭。

云娘听儿子叫的凄惨,不满的冷哼一声,心疼的瞅着儿子,最终咬咬牙,没有阻止云福的粗暴行为。

云昭觉得自己的屁股蛋火辣辣的痛,应该是破皮了。

不等他惨叫结束,老管家云福就把云昭搭在自己的胳膊上,屁股朝外展示一下怒吼道:“这是我家少爷的骨血,哪个敢质疑,先问问老奴手里的刀子答应不答应!

有嚼舌根的老汉第一个拔了他的舌头!”

云娘对管家云福的话很满意,见儿子依旧光着,急匆匆的从云福手里夺过儿子,跟丫鬟们一起七手八脚的帮他穿衣。

云昭擦拭一把痛出来的眼泪,怒吼道:“我要先洗澡!”

云福在一边嘿嘿笑道:“老奴身上腌臜,小少爷还是洗干净些。”

说罢一脚踹在一个小厮的腿上大吼道:“杀才,没听见小少爷要洗澡么?快去烧水!”

两个小厮连滚带爬的跑了,云昭指着云福道:“你也要洗,把你的烂皮袄丢掉!”

云福笑吟吟的拱手道:“好好,老奴伺候少爷洗澡!”

好大的澡盆里装满了热水,云昭进去之后,云福就拿着一把刷子出现在他的身边。

“少爷以前为何不说话啊?”云福用刷子在云昭红彤彤的屁股蛋上刷两下。

云昭趴在澡盆边上有气无力的道:“我不跟傻子说话!”

云福笑呵呵的道:“老奴没有念过书,庄子上人也大多是庄稼汉,傻是傻了一些,不过,夫人可是念过书的大家闺秀,你怎么也不说?”

说着话,又用猪毛刷子在云昭的屁股上刷两下。

云昭白了云福一眼道:“我跟母亲在一起的时候,大多数都是她在说话……”

“哦,原来是这样啊,少爷去世后,夫人难免寂寞,小少爷多体谅一下夫人。”云福说着话用刷子蘸了一下皂角水,刷子的目标依旧是云昭带印记的那边屁股。

“换个地方刷啊,这可是猪毛刷子!”

云福将刷子放在了云昭的后背上,尴尬的笑道:“老奴到现在跟做梦一样,不是不信小少爷,是不信自己的眼睛。”

云昭哼了一声转过头去恨恨的道:“跟你们说话真的不如跟野猪说话来的畅快。”

云福手里的刷子停顿了一下迟疑道:“那头野猪精真的会说话?”

云昭没好气的道:“一般都是我说,它听着,我倒是希望它会说话,这样我就不用跟你们说话了。”

云福嘿嘿笑道:“这话说的是,老奴也不愿意跟那些蠢材说话。”

“要不是看到我娘可怜,我宁愿一辈子装哑巴!”

“小少爷其实早就开智了是吧?”云福犹豫了一下,还是装作若无其事的道出了心头的疑惑。

“你怎么知道的?”

云福无声的笑了一下,继续用刷子擦拭着云昭的后背道:“老奴就没见过比小少爷更爱干净的小娃娃。

谁家三五岁的娃娃不是脏兮兮的,吃屎的年纪里,只有小少爷整齐的跟年画里的娃娃一般,这村子里的傻娃娃不是没有,云河家的傻儿子跟小少爷没法比。

去年的时候,老奴就觉得小少爷不是傻子,还以为是大娘子的计,这才没敢说。

既然大娘子已经把事情捅破了,从今后,家里可以安宁一阵子了。”

云昭满意的点点头,见云福手里的刷子再一次落在他有胎记的半边屁股上,就郁闷的道:“怎么又刷那里啊?破皮了!!”

云福尴尬的停手道:“习惯了……”

洗的干干净净的云昭看起来就像是年画上的胖娃娃,云福越看越是喜欢,见云昭睡着了,就抱着云昭从内宅出来之后交给了云娘,坐在一张板凳上对云娘道。

“听说去年京城里发生了一道旱天雷,死伤无数,关帝庙里的老道说这是国生妖孽的征兆。

早上云旗一干人从秃山回来之后到处嚼舌根,说少爷是妖孽……还看见少爷跟野猪精坐在石板上说话呢。

老奴是不信的,不过啊,乡民愚昧,请关帝庙里的道爷给少爷驱驱邪还是必要的。”

云娘担忧的瞅着躺在床上睡觉的儿子轻声道:“早上的事情发生的突然,我这也刚刚回过神来,有一点云旗没有说错,早上的时候昭儿确实跟秃山上的那头大野猪坐在一起,你说……”

云福傲然一笑道:“请道爷给少爷驱邪是做给外人看的,少爷开窍了,对我云氏来说就是天大的喜事。

即便是什么精怪附身,只要能给我云氏开枝散叶,就算不得什么。

当年,老汉随着老太爷东征西讨的什么场面没见过?

这件事就算是怪了一些,只要老汉还在,就掀不起什么大风浪!”

云娘皱眉道:“我倒不觉得我儿有什么不妥的地方,无非这个小人儿性子孤僻一些,自从叫了我一声娘,那可是叫到我心坎里去了。

找道士来家里也不是不成,只是云旗这些人的嘴巴太毒!”

云福淡淡的道:“以前,少爷没开智,老奴也就任由他们胡闹,毕竟,少爷的样子摆在那里,没法子继承家业,找一个贴心的兄弟掌管家业,顺便再照顾好少爷也是不错的。

现在不同了,少爷有了心智,他们再多想就逾矩了,家主这一脉还轮不到他们插手!

此事,老奴自有主张!”

云娘叹口气道:“驱赶走就算了,毕竟是云氏族人,我不想让昭儿的父亲在阴间难做。”

云福点点头,正要离开,就听睡在云娘身后的云昭轻声道:“娘,别赶走他们,他们很可怜!”

云福愣了一下,伸长脖子瞅瞅云昭,对云娘道:“少爷说的没错,如今陕西盗贼如麻,他们一家子要是离开了这玉山,也是死路一条。

老奴会让他闭嘴,不赶走。”

说罢就出了门。

云娘看着儿子乌溜溜的大眼睛叹口气道:“跟你爹一模一样,都是一副滥好人的模样。”

云昭打了一个哈欠道:“云家的人都是我的,一个都不准离开!”

“怎么说?”云娘死死盯着儿子的眼睛看。

云昭没有避开母亲的目光,淡淡的道:“您不是常说人多好办事吗?”

云娘沉吟片刻,给儿子盖好被子道:“好好睡觉,选个好日子,娘就去给你请一个好师傅。”

云昭点点头,又打了一个哈欠,闭上了眼睛。

第二章 第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