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不值钱的妖孽!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云昭在大明朝上的第一课以跟大白鹅发生战争开始的,以朱砂点智为结束。

这个过程很简单,中间的正衣冠,洗手净心被徐元寿直接省略了,至于填写名状上报蓝田县县学这一过程也被他省略了。

第一天的课业就是《三字经》,徐元寿教的很是认真,在发现云昭轻易就会背诵了之后,就给云昭留下了海量的作业——抄写《三字经》百遍!

在检查了云昭狗爬一样的毛笔字之后,纠正了云昭难看的握笔姿势,又把自己抄好的《三字经》供云昭临帖,又手把手的教云昭写了百十个字。

徐元寿的字写得又快又好,能把云娘买来的描红帖子丢掉,直接用他的字,看来,这人在写字一道上极为自信。

转眼间就到了中午时分,云昭的两个傻丫鬟流着口水送来了午饭。

午饭很丰盛,主要是有一瓶酒跟一只鸡!

云氏虽然是大户,平日里的餐饭也没有如此丰盛过,今日是开蒙第一日,云娘犒劳一下先生,希望他能好好地教导儿子。

腹中不饥饿时候的徐元寿,是一个很有风度的人,不论是吃饭还是喝茶,喝汤都极有法度,害得云昭也没有法子开心吃喝!

见徐元寿把他最讨厌吃的鸡胸肉放到他的碗里,就从盆子里捞出半截鸡脖子吃的香甜。

至于鸡胸肉早就进了两个丫鬟的肚皮,有她们在,云昭断然不会浪费粮食的。

徐元寿酒足饭饱之后,就站在窗前瞅着远处白雪皑皑的玉山自言自语道:“果真是窗含西岭千秋雪啊!”

云昭打发两个喜滋滋的丫鬟把剩下不多的饭菜端走后,就来到徐元寿身边,趴在窗台上看玉山上的白雪。

过了良久忽听徐元寿低声道。

“京城遭受了天罚,陕西一地盗贼纷纷,这天下将要大乱,科考无益,某家也只教授你开蒙,至于经学看你以后的志向吧!”

“母亲希望我考上状元,回来光宗耀祖呢!”

云昭满怀希望的对徐元寿道。

徐元寿惨笑一声道:“状元,状元,你可知今年壬戌状元文公震孟考上状元时时年几何?”

云昭笑道:“定是一位少年郎!”

徐元寿道:“你如果觉得自己五十岁中状元能接受,某家可以助你一臂之力!”

“此人五十岁才考中状元?”

“是啊,他祖上乃是名噪江南的才子文征明,你云氏本就是武将出身,这些年又人丁凋落,没有门路,你这样的家世若不能拜江南鸿儒为师,能考中秀才已经是极限了。”

“可是,我很聪明啊!”

徐元寿怜惜的瞅着眼前的云昭道:“与你的聪慧无关,只与你的家世有关。

你云氏如果自你这一代以耕读传家,三五代后如果代代聪慧,可以问鼎一个簪花进士,想要问鼎状元绝无可能!

更何况这世上才智之士如过江之鲫,数不胜数,你的这点早慧劲头又算得了什么?”

云昭大叫道:“这不公平!”

徐元寿笑道:“这世道从未公平过,公平二字只与实力有关!”

“我一个时辰就学会了《三字经》且能背诵!”

“这样的本事很多人都有,一天时间能把《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倒背如流的蒙童某家也见过,人家的字写得还比你好百倍!”

“一定是学前就会的!”云昭大为愤怒。

徐元寿呵呵笑道:“没有,先生念了一遍,他就会了,至于写字,是用木棍在沙盘上按照字帖画出来的。”

云昭哑口无言,又有些不服气,低声道:“这人现在做什么呢?是不是一个大官?”

徐元寿的手很自然的搭在云昭的脑壳上道:“那个人落魄半生,一事无成,最后成了你的先生!”

云昭有些发懵,而徐元寿的心情似乎也不好,推开门一个人向院落外面走去。

先生刚刚离开,云娘就从外面匆匆的进来了,没有管家陪伴她不见外男。

云娘先是翻看了云昭写的狗爬一样的字皱皱眉头,马上问道:“先生都教了一些什么?”

“《三字经》!”

“学会了吗?”

“学会了,已经会背了!”

“书中的仁,义,诚,敬,孝可曾知晓?”

云昭瞪大了眼睛瞅着母亲道:“我这才上了一个时辰的学,还被你养的大白鹅咬的全身淤青,能把《三字经》……”

话音未落,他就觉得自己后脑勺上被人狠狠地拍了一巴掌。

“你表哥秦良已经开始作对子了。”

云昭摇摇发懵的脑袋道:“二十天前,我还是一个傻子!”

才说完话,后脑勺又挨了重击。

“那是你装的,偷懒了这么些年,该勤快了!我这就让福伯去找徐先生,让他多督促你!”

母亲来的快,去的也迅速,云昭后脑勺上的疼痛还未消失,母亲就不见了。

这是一种极为熟悉的感觉,云昭也不是第一次承受这种望子成龙的感觉了。

只是,这一次来的更加猛烈!

早知道变聪明之后要经历这些,他认为还是当傻子的时候轻松些。

临帖一百遍,《三字经》足足有一千一百二十二个字,一百遍……毛笔软不拉几的不听使唤,写几个字手腕就困得难受,云昭又开始后悔了。

因此,当云昭在油灯底下打第十个哈欠的时候,两个丫鬟早就在屋子角落的小床上睡得不省人事,而云娘则坐在油灯下两只眼睛瞪得如同铜铃一般盯着云昭写字。

昏黄的油灯落在云娘狰狞的面孔上,毫无温柔可言……

写完最后一个字,云昭翻身倒在床铺上呼呼大睡。

云娘这一次没有叫醒云昭,看了云昭写的毛笔字,虽然还是一如既往地难看,不过,至少已经有了一些模样。

云娘解开云昭的衣衫,将他推进早就暖好的被窝里,低头在儿子新点了朱砂痣的额头亲一下,就下炕举着油灯回里间休息了。

油灯没有了,屋子里就立刻变得黑洞洞的,窗户上蒙了厚厚的皮纸,光线很难透进来,云昭即便是把眼睛睁的再大,眼前依旧漆黑一片。

一个小丫鬟在梦中呼唤她的娘亲,另一个在咯吱吱的磨牙,云昭心头充满了沮丧感。

还以为自己在这里真的可以充当一下天才少年,经历了今天的学习之后,他发现,自己并没有太多的优势可言,至少,在做学问一途上,就是如此。

没可能上辈子是一个学渣,来到另外一个世界就能变成学霸,这完全不合常理。

读书——真的是要看天赋的……

“不成啊,要分散火力才成,否则,他们都把注意力放在我头上,那里还有老子的活路啊。”

“有比较才会有高下之风,只有让母亲知晓云氏别的孩子都是傻蛋,老子才有活路……绝对不能只让老徐教我一个人,他是天才中的天才,老子是假天才,再这样下去,迟早有一天老子会露馅啊……

云旗家的两个傻儿子就很适合……母亲才教训了他们,应该没胆子反驳我,不过呢,读书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也不知他们是什么态度……

穷鬼家里估计是没钱缴纳束脩的,烦人啊,难道要老子帮他们找束脩?”

白天过的太过精彩,云昭的脑子活动了一阵子就抵抗不了睡眠的诱惑,沉沉的睡去了。

鸡叫头遍的时候,云娘就把云昭从暖和的被窝里挖了出来,此时的云昭不论母亲如何叫唤也睡得死死的,无奈之下,云娘只好叫来两个已经起床的丫鬟,一起帮云昭穿衣服。

“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

云娘一边帮儿子穿衣,一边絮絮叨叨的。

“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从来不读书。”云昭睡得迷迷糊糊,听有人在念诗,下意识的回复了一句。

话才出口,身体猛地打了一个寒颤,人一下子就清醒过来了。

“你刚才说什么?”云娘疑惑的问儿子。

云昭张开双臂抱住母亲的脖子道:“我不要去上学,我要睡觉!”

云娘并没有听清楚儿子说了些什么,这次听真了,见儿子在耍赖,就在他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道:“好好进学!”

“娘,多找几个人一起进学好不好?”

云娘冷笑一声道:“多找几个进学的,将来好跟你争家业?”

“昨日里先生说,这天下就要大乱了,读书其实是在学本事,我觉得家里有本事的人越多越好,免得将来被人欺负。”

云娘帮儿子穿衣的手慢了下来,半晌才对儿子道:“你就是贪玩,想找伙伴是不是?”

云昭笑嘻嘻的道:“是啊!”

云娘本来想要骂儿子几句,忽然想起儿子自从出生以来,就孤零零的没个玩伴,心头一软,叹口气道:“如果你好好进学,娘会挑选几个人来陪你。”

“云旗家的两个傻儿子就很合适!”

云昭继续忽悠母亲。

“不成,云旗家的不成!”

云昭笑道:“我比他们强!”

云娘怔怔的看着儿子,最终不敌儿子那双亮晶晶的眼睛,犹豫道:“你将来别后悔!”

第六章 第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