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人头杯敬英魂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年纪太小,就会被人轻视!

他们以为年龄,阅历才是成熟的标志,却不知道云昭现在最渴望的是真正回到幼儿期再活一回。

不仅仅是肉体变小,心灵也应该在同一时间变小。

在他的回忆中,最美好的瞬间大多发生在童年,不论是梦中的虫子破茧成蝶,对着阳光呼扇翅膀,还是恰好将玻璃球弹进坑洞,都是最美好的记忆。

现在,经过辛劳的一天,云昭明明该嚎啕大哭的,现在,只能在脸上挂上微笑,潇洒的甩干毛笔上的水渍,如同剑客收剑入鞘一般将毛笔插进竹管,然后走进昏暗的房间,洗脚,入睡。

幼童感到痛苦的事情,成年人一样会感到痛苦,只不过成年人比较能忍,这是一件悲惨的事情。

天亮的时候,云昭自然就醒来了。

吃过早饭,又将四个巨大的糜子馍馍揣进怀里,离开了内宅。

这一次大白鹅只是试探性的跟着走了两步,然后见云昭毫无畏惧的迎面走来,大白鹅就胆怯的往回走,且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步履从容。

“儿啊,你又要去帮云卷他们盖房子啊?”

云娘起来的更早,站在院子里的那棵杏树下活动腰肢,看样子已经有一阵子了,她的面颊潮红,微微有些出汗。

活动的幅度稍微大一些,就会露出她的那一双小脚,如同圆规的两只伶仃细脚,毫无美感可言。

见儿子再看自己的脚,云娘有些羞涩的将脚收回裙底。

“你的脚好丑!”

云昭吐槽一下,转身就跑掉了。

“以后给你娶一个大脚媳妇……”

云娘的诅咒声从背后传来,云昭自然是不在乎的,他喜欢看正常的脚丫子。

今天来帮着云卷云舒盖房子的人明显变少了……这完全在云昭的预料之内。

有时候,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就能看出人性的本质来。

来帮着盖房子的人数又比十三个人多,这就让云昭比较开心了,仔细的看了多出来的几个人,就把糜子馍馍给了云卷,云舒兄弟,率先走进了工地。

架子昨天已经搭建好了,今天要做的就是往细细的檩条上铺茅草。

第一遍只需要铺设好就成,第二遍就需要将茅草跟泥巴混合在一起了。

瓦片是没有的,只有茅草屋顶,云杨身子重,上不得房顶,于是,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找来了一柄石锤,卖力的夯地。

干活期间,徐先生又无意中经过了工地,看了一眼工地就继续带着黄狗去小溪边散步去了。

看来,盖房子的顺序没有错。

围观盖房子的人越发多了,出主意的很多,上来帮手的几乎没有,随着房子逐渐成型,说话的人也变少了,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羡慕之色。

云卷的两个亲眷似乎有话说,被云昭看了一眼,就讪讪的退下了,不过,当云昭他们用木板做好墙壁,并且开始往上面糊泥的时候,他们还是勇敢的站出来了。

“大少爷,这是……”

“滚!你要是敢打这间房子的主意,我就敢一把火烧了你家!还要让我娘收回你们的地,把你们赶出村子!”

云昭第一次使用了自己地主恶霸的身份,效果很好,云卷的两个亲眷后退了,最后找不见人了。

一整天下来,房子基本上已经成型,现在要做的就是等待泥干,然后再装门窗。

云卷,云舒兄弟两依旧沉浸在狂喜中,墙壁上任何一处不完美的地方都被他们兄弟用手刮平,且沉浸在这样的工作中乐此不疲。

“你让我刮目相看!”

徐先生说话总是言简意赅。

“上位者用手段是应该的,这一次,你将手段用的声情并茂满是美意,实属出乎我预料之外。

做好挨打的准备了吗?”

云昭点点头。

徐先生莞尔一笑,笑的很好看,甚至让云昭有点入迷。

一杯淡黄色的茶水推到云昭面前,这算是将他当做大人来招待了。

“我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书上说要待人以诚!”

“咦?你什么时候看了陈沂先生的《畜德录》?”

云昭一头雾水,不知该如何回答。

徐先生稍微思忖片刻,便背诵道:“章公懋为南京国子监祭酒,有监生请假,托言一力采薪不至,将往求之。公闻之愕然,曰:“薪水之资脱有失,奈何?”忧动颜色。使亟求,且冀得之当复我。此生甚悔,曰:“公待我以诚,奈何诒之?”明日返命,具实谢罪。”

云昭大惊,自己随口用了一个成语,先生立刻便知道出处,以后定要谨言慎行。

“这本书极为生僻,没想到你云氏倒有藏书,只是陈沂此人过于迂腐,不可过多效仿。”

“学生今日又恐吓了云卷的亲族!”

“做得很好,乡民愚昧,恫吓手段很好用,否则,他们就会纠缠不休。”

“这么说,我今天做的事情都是对的?”

“是的,你比我想的要好,不过,云彘啊,镜不能自照,衡不能自权,剑不能自击,你不可自满,知道吗?”

云昭笑道:“云昭不会自鸣得意。”

徐先生大笑道:“喝了茶去吧,既然事情是你一手经营的,就该勇于面对,左右不过一顿打就是了,我就不替你求情了。”

云昭喝了茶水,就悠哉悠哉的回到了后院,先生说的没错,伸头一刀,缩头还是一刀,不如认了算了,等屁股疼痛的时候再嚎哭不迟。

今天,云昭依旧在狼吞虎咽的吃饭,只是这顿饭吃的极不安宁,因为母亲总会把脚从桌子下面探过来踢他。

再把一勺子汤全部洒在衣襟上之后,云昭瞅着母亲道:“你的脚很漂亮。”

云娘闻言立即变得眉花眼笑,还殷勤的给儿子剥了一只鸡蛋,她的脚曾经是丈夫最喜欢的部位,却被儿子诟病,这让云娘很难接受。

“娘今天也不该说你要娶大脚媳妇。”

“我听说我朝太祖皇后就是一双大脚,所以啊,我也要娶一个大脚媳妇。”

“会被人笑话的。”

“他们懂个屁!”

云昭干脆利索的结束了关于女人脚的讨论。

“后日,我就要开始学《百家姓》了。”

“你会背了是吧?”

“是的。”

“会写吗?”

“有些字还是很生僻。”

“那就要多写。”

“嗯,那个刘宗敏什么时候来?”

“还有两天,怎么,你找他有事?”

云昭放下饭碗道:“我需要二十把好刀,练武用!”

云娘捂着嘴大叫道:“小孩子练武都用木头刀剑,用什么钢刀啊。”

云昭笑道:“铁砂我们自己去沙地里找,找铁匠冶炼就是了,我想自己做一把刀子,每一个人都自己做一把属于自己的刀子。”

云娘一听不需要自家出铁料,就放心了不少,最多出一点工匠的工钱罢了,算不得什么。

见儿子坐在对面又开始发呆,云娘就用脚捅捅儿子道:“咱家祖上传下来不少刀剑,娘带你去看看。”

云昭连连点头,翻身下了炕,殷勤的帮母亲穿上鞋子,就拖着母亲急着去看刀剑。

“武库的钥匙在云福那里。”

母子两兴冲冲的来到中庭,就看见云福兀鹫一样的蹲在花园的围墙上抽烟。

“福伯,我要看祖上传下来的刀剑!”

云福淡然的瞅了云昭母子一眼道:“少爷现在还没有资格看,大娘子是妇人,看刀兵不好。”

云昭碰了一鼻子灰,瞅瞅母亲,云娘朝儿子撇撇嘴道:“武库是福伯在管,他不答应,娘也没法子。”

云昭有些不死心,仰着头问云福:“福伯,我什么时候才有资格看那些刀剑?”

云福兀鹫一样的低下头冲着云昭狞笑道:“杀一个倭寇,或者杀一个鞑子,把他们的人头拿来,用他们的头颅做成酒杯,装满酒敬献了武库中的英魂之后,那里的刀剑就随你取用!”

第十六章 第十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