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考古考到了祖坟!!!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好大的一块磁石!

云昭看的很是清楚,山壁上黑乎乎的一大片几乎都是磁石,只是被水流长年累月的冲刷后,开始风化,有些地方有裂隙,还有的地方缺失了很多磁石,露出土黄色的岩石本来面目。

脱落的磁石大多被吸附在原有的磁石壁上,只有少数的一些碎块会被大水冲刷掉。

磁石本身就是一个好东西,只是拿在农人手中用处不大而已,这才成了孩子们的玩物。

云昭心跳的厉害,冒着水花来到磁石山壁边上,才想探手摸一下,怀里揣着的那柄匕首就把他主动拖到了磁石上。

赤身裸体的云杨,这时候已经爬在磁石壁上的缺口往里面看,对好不容易放弃了匕首脱身的云昭道:“里面有个洞。”

云昭爬了上去往里面看了看,还大吼了一声,然后就听见他的声音在里面不断地轰响。

“山是空的!”

“有宝贝?我进去看看!”

云杨的胆子很大,立刻就想钻进去看看。

“有蛇!”

云杨鄙夷的看着云昭道:“这里的蛇不咬人,也没有毒,发现蛇我们就有好吃的了。”

云昭还是摇头,云杨是他知道的第一个准备赤身裸体去盗墓的人。

既然人家能用磁石当大门,说里面没有机关消息谁会信?

反正云昭是不信的。

此时此刻,云杨那里听得进去云昭的话,一闪身就钻进了山洞。

片刻之后,又把脸凑到洞口对云昭道:“把火镰丢进来。”

火镰这东西云昭就不会用,也没有,问过之后,也只有云卷有这东西。

原以为这个山洞口有水,应该是一个潮湿的山洞,云杨点了一小堆火之后,云昭才发现里面全是干枯的树根。

于是,他也就钻了进去,随即,其余的兄弟们也一同钻了进去,这让云昭很是担心后路被断。

随着火把不断地被点燃,云昭终于看清了目前的处境。

这是一座极为高大的山洞,洞顶上怪石嶙峋的,似乎随时都会有石头掉下来,事实上,地面上就有很多掉下来的石块。

这让云昭很是不安。

“老八,我们慢慢来,万一出事就坏了。”

对于探索这种事情,少年人永远都比成年人更加的有勇气,光着腚的云杨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嗤笑了云昭一声,就率先举着火把向前走。

山洞里的空气很是清新,火把冒出的浓烟,向众人身后飘落,最终沿着溪水冲开的缺口飘散出去了。

举着火把走了良久,依旧没有走到尽头,前面依旧黑乎乎的,只是风越来越大。

山洞逐渐变得狭窄,从开口处两三层楼的高度如今已然下降到不足一丈的高度了。

按照云昭的计算,大家至少走了有半里地。

直到目前,什么好东西都没有发现。

山风凛冽,云杨的牙齿咯咯的响个不停,其余的兄弟也没有了说话的兴趣,这时候,如果云昭再说一句‘回家’的话,这支探险队伍会立即星散。

拐了一个弯之后,空间又豁然开朗。

这一次,地面不再是平的了,出现了很多石碑。

“发财了,云杨欢呼一声,似乎忘记了寒冷,第一个冲向墓碑处。

抱着其中最大的一个墓碑傻笑个不停。

关中人对于盗墓,说实话并没有多少忌讳,尤其是贫穷的乡民。

在他们的口口传说中,有无数人曾经因为盗墓成了富户,这让他们非常的羡慕。(实话实说,我就是标准老陕,回去的时候听过无数个这样的传说)

其余的兄弟也非常的高兴,见云杨抢占了最高大的一个墓碑,于是乎,他们也开始抢占别的墓碑,反正这里的墓碑极多,足够分的。

云昭对墓碑上的字非常的感兴趣,哪怕是盗墓,至少也要知道墓的主人是谁,也好估量价值。

那袖子擦掉墓碑上的尘土,云昭举着火把仔细的辨认上面的字。

“云氏……显考……云公……震孟……”

刚刚辨认出几个字,云昭手里的火把就掉地上了……心里翻江倒海的……想发狂,又想抽自己嘴巴……

考古考到自家祖宗的坟茔,这种滋味实在是难以用任何形容词来形容一下。

“府君云讳正中……显考云门天耀……云氏……良……云氏……格隆

十几支火把将山洞照耀的灯火通明,云昭的目光从墓碑上一一划过,然后就一屁股坐在地上,全身都没什么力气。

云杨光着腚来到云昭面前嘿嘿笑道:“发财了……”

云昭无力地瞅着云杨道:“你喜欢挖祖坟?”

云杨仰着脖子得意的大笑道:“只要不是我家的祖坟!”

云昭怜悯的看着云杨道:“最坏的场面出现了,这里恰恰就是我云氏祖坟!”

云杨得意的笑声戛然而止,指着墓碑道:“我们家的?”

云昭从怀里摸出一只柿饼,边嚼边道:“百家姓你们刚刚读过,云氏的云字,你们应该认识。”

“不可能!”

云杨一听跳起来半天高,猴子一样蹿到那个最大的墓碑前边瞪大了眼睛一个字,一个字的念碑文。

“云……氏男……酸刻由……什么意思?”

“意思是这里埋着的人叫云竣,是我们家的祖宗。”

“真是祖坟?”

云杨一下子又窜回来,并且在第一时间将湿漉漉的衣衫穿了起来。

其余骑在墓碑上的兄弟也傻了眼,乱糟糟的跪在地上向受到羞辱的祖宗磕头赔罪。

云昭没有磕头,而是在认真的看墓碑,直到将墓碑上的名字记住之后,这才跟着这群心惊胆战的兄弟们一起给祖宗磕头赔罪。

或许是祖宗们大度,不愿意跟一些小孩子计较,幽暗的山洞里什么诡异的事情都没有发生,从后面吹过来的山风推着这些少年人的后背,似乎在催促他们早点离开。

出了山洞,云杨等一群孩子就把黏在磁石山壁上的碎小推到缺口处,将最后一处漏风的地方给补上,把各自的刀子,匕首撬下来,然后就顺着藤条滑到地面,细心地云杨还主动砍断了藤条,绝了后患。

云昭瞅着光洁的山壁,何等的失望啊……

有黄精收获的少年人也高兴不起来,今天冒犯祖宗的一幕,已经成了他们的心魔。

虽然大家一起发誓不把今天发生的事情说出去,对这些孩子来说,已经快成心魔了。

“我差点挖了祖坟,爹会打死我的……”

也不知道是谁带着哭腔说了一句,接下来,就是一群孩子在哭。

“回家谁都不许泄露一个字。”云杨的表情凶恶,果然哭声小了很多。

“没事的,我们今天去探望了祖宗,祖宗只会保佑我们,不会怪罪的。”

“真的?”

“真的!如果我们今天进去的不是祖坟,早就被大石头砸死了。”

云昭的话更具安慰性,接下来说了一些祖宗显灵保佑子孙的故事,众人很快就平静下来,渐渐地把进了祖坟的事情当做一件幸事,当然,都不是傻子,这种事情自然不会跟别人说的。

下山,回家,村子里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刘宗敏依旧在打铁,福伯依旧在抽烟,母亲依旧在绣花,云春,云花还是在屋檐下打瞌睡。

云昭没有回后宅,而是直接去了祠堂。

祠堂供桌后面有一个好大的樟木箱子,里面装的就是云氏的族谱。

打开箱子,云昭的脑袋都变大了,他万万没有想到,云氏族谱居然足足有上百本。

这些族谱,云昭在后世并没有见过,那时候云氏的族谱早就变成电子版的,且散发的满世界都是。

看到这些手写的族谱,云昭无比怀念自己以前的工具。

山洞里的墓碑还算结实,字迹也算是清晰,所以,不可能是隋唐时期的,所以,云昭决定从大明洪武年开始查起。

天黑的时候,云昭抬起头,眼中满是疑惑,从洪武年到现在,云氏族谱上记载的人中,没有山洞墓碑上的人名,即便是有同名的,生辰年月也对不上。

云昭朝爷爷跟父亲的牌位跪拜了一下,又上了香火,见两位祖先没有帮他解开谜团的打算,长叹一声,就离开了祠堂。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