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过山虎?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云昭看着云乙张着嘴露出一嘴的烂黑牙冲他傻笑,就打了一个哆嗦转过头去。

“这家伙以前是给大娘子绸缎铺押运绸缎的,被贼人一棒子敲在脑袋上就成了这个样子。”

云福站在太阳地里懒洋洋的指点着云乙道。

“不过呢,这家伙的好处就在于抗揍,别人挨那么一棒子早死了,就他变得有些傻。”

“云甲呢?”

“云甲?唉……你莫要问了,他就是一个可怜人。”

“云丙,云丁呢?他们为什么看起来都傻乎乎的?”

“本来就是傻子!”

云福狠狠地吐了一口烟,暴躁的点着手指头道:“这狗日的世道,就没有让人好好过念头,去西安城里找个勾栏都被能被人拖进黑巷子里一顿乱棍,好好地走点夜路回家,后脑勺就能挨闷棍。

打死也就认了,偏偏打的不死不活的留着给家里当累赘,大娘子见不得人可怜,就这么留在家里吃白饭。”

甲乙丙丁四个家丁蠢是蠢了点,要说他们吃白饭,这一点云昭是不认的。

平日里干活就不停点,地上有点大白鹅拉的屎,都会在第一时间铲掉,春耕的时候虽然不会干精细活计,可是挖土,翻地,扬粪他们可是主力中的主力。

而且听福伯的意思,这些人其实都是给云氏干活受的工伤,再说人家吃白饭就过份了。

“大少爷,咱云氏在这十里八乡是出了名的仁义人家,哪怕这些人没用处,咱家也得留着,别撵出去让别人戳云氏的脊梁骨。”

云昭点点头,会说话的人都是这么说话的,尤其是管家一类的人物,看似总站在家主的位置上说话,实际上总能把自己的意见清晰无误的表达出来。

站在这个角度看,云氏人才济济啊。

首先是母亲!

云昭觉得自己要是再被母亲这样拿捏下去,以后大概率成为一个妈宝男!

其次就是徐元寿徐先生!

这位先生才高八斗学富五车,是一个坚定的儒家门徒,教育起弟子来总是那么的细致入微,你的任何小心思都难逃他的法眼,云昭如果能在这位先生门下毕业,成为一个坚定的儒家门徒绝对不会有什么意外。

再下来就是这位云管家!

他老人家见多识广,在云氏位高权重,再加上忠义无双,虽面对主家妇孺也忠心耿耿扶持家业,即便在乱世里也把家里弄得平安祥和,这样的管家,可遇而不可求。

事实上,这三位才是云昭真正的对手!

想要活的自由奔放,无拘无束,不推翻这三座大山,云昭绝无自由可言。

至于云氏庄子里的其余人,云昭就没有发现能在自己手下走过三个回合的人。

云氏的秘密很多,如今大部分已经暴露在云昭的视线中,只要有了准备,再多的秘密都不可怕,相反,很可能会成为云昭将来可以发掘的宝藏。

甲乙丙丁四个武装家丁都是没脑子的,看样子武力并不会太差,至少,对付刘宗敏应该还是有把握的。

再加上一个武力值完全不清楚的福伯,怪不得他有弄死刘宗敏的心思。

家里的主人是妇孺,养几个太聪明,太彪悍的家丁不好,像甲乙丙丁这种最合适不过了,只要福伯还是聪明人,保护云氏母子有这五个人足够了。

就是云甲看起来不像是傻子,福伯总说他是一个可怜人,他面对刘宗敏的时候进退有度,也不知道可怜在那里。

日子还在继续,春日里播下的种子已经发芽了,广袤的原野一眼望过去似乎铺上了一层鹅黄色的地毯,走近了之后,就会发现麦苗稀稀疏疏的没什么美感。

这就是古人鼓吹的草色遥看近却无的美景,可见,古人总喜欢说美的一面,对于草地里的牛粪一般都用春秋笔法一掠而过。

徐先生今天没有讲生涩的微言大义,而是带着学生们站在田野边上,指着刚刚发出来的麦苗讲述美学。

他认为,人一定要有分辨美丑的能力,如果没有,就不配谈论学问,因为学问这东西有严重的洁癖,如果不懂得什么是美,很容易误入歧途。

不用先生解释,云昭就已经知道,比如秦桧这一类的文人一定是读书读错了,且误入歧途的厉害,最后落一个万人唾骂的下场,连灵魂都污秽不堪了。

“前日送给先生的猪腿可能吃得?”

回家的路上,云昭很想听听先生这种文化人是如何面对那支老猪腿的。

徐先生看了看眼前白雾缭绕的玉山略一思忖张嘴道。

“猪腿蒙君赐,举家大笑欢。柴烧三担尽,水煮一缸干。肉似枯荷叶,皮如破马鞍,牙关三十六,个个不平安!”

念完诗之后淡淡的道:“我只吃了十之一二,阿黄倒是吃的沟满壕平。”

云昭满意的笑了,又往先生身边靠靠道:“我不想再让人把我当做小孩子来对待了。”

徐先生嗤的笑了一声道:“看来你已经把我们前日的谈话吃透了。

你自己表现得如同幼童一般,你如何让别人将你当做成人来看呢?

很多人以为隐忍,埋藏才华,期待将来有一天可以奇兵突出,让人惊诧,起到后发制人的效果。

却不知,隐忍才华只会让人小看了你,既然人都小看了如何会将大任托付与你?

一旦出现需要你才华出马才能平定的大事,谁会相信你?

自幼聪慧的人总会沾些便宜的,如果你连这样的先手都放弃了,还说什么聪明人。

你是云氏唯一的家主,将来注定是要担当大任的,你绝对不能平庸。

被人说你是野猪精转世,活得风生水起,也比平庸过一生要好。”

云昭朝先生弯腰施礼,而后道:“我不想再被人当做孩子看了,我想长大。”

徐先生笑道:“拿出你的本事来给我看看,越是让我惊讶,我就越发的欢喜!”

目送先生远去,云昭却皱起了眉头,想做大人,想要承担重任,从哪里做起呢?

念书是小孩子才做的事情……可是,云昭认为自己最好还是继续念书,就他目前的这点学问,不足以支持他的梦想。

刘宗敏没有打铁,抱着粗壮的胳膊站在铁匠铺子前边,见云昭过来了就拱手道:“刘宗敏见过大少爷。”

云昭停下脚步笑道:“你要走了吗?”

刘宗敏继续弯着腰道:“请大少爷替刘宗敏引见过山虎云爷!”

云昭的心猛地跳动了一下,若无其事的道:“过山虎?没听过,要问过福伯才好。”

刘宗敏直起腰身道:“某家只想见过山虎,余者,不提也罢。”

说完话就直接进了铁匠铺子,不一会,又响起叮叮当当的打铁之声。

“过山虎?摧山虎?”

云昭小声的念了两个人的名字,就进了家门。

福伯正在吃饭,手里捧着老大的一个大碗,里面是万年不变的小米浓粥,正西里呼噜的吃的满头汗。

“刘宗敏问我他能不能见过山虎云爷!”

福伯正在划动的手停住了,放下饭碗慢慢的道:“少爷是怎么说的?”

云昭道:“我说没有听过过山虎云爷这个名字,不知道福伯知道不知道。”

福伯明显松了一口气笑道:“我去去就来。”

说罢,放下吃了一半的饭,径直出门去了。

“我今天听刘宗敏说到了过山虎云爷,母亲知道这个人吗?”

云娘僵住了,手里的筷子悄然滑落,云昭帮母亲捡起筷子,弄干净了重新放在母亲手里。

云娘慢慢的吃着饭,半天才有些为难的道:“你年纪还小,这些事不要打听,不好。”

云昭往嘴里刨了一大口小米饭伸长脖子吞了下去,瞅着母亲道:“就是因为这个人才害得我天天吃小米饭吧?”

第二十八章 第三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