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云氏强盗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来,喝酒!”

云猛吃完了面条,又喝了一大碗面汤,这才拎起酒壶喝了一大口,见云昭在目不转睛的看他,就很自然的往云昭的碗里倒了一点。

云昭端起酒碗一扬脖子就喝了,然后又盯着云猛看。

云猛笑了一下,又给云昭倒了一些,这一次还特意拿酒壶跟云昭的碗碰了一下,叔侄两一口气喝了一个干净。

酒没了,云猛遗憾的摇晃一下酒壶,云昭立刻就蹿出去了,不一会,抱着一个酒坛子回来了。

“你娘曾经跟我约法三章,在这个家里她说了算!”

虽然云猛很想喝酒,却没有伸手去接云昭抱过来的酒坛子。

云昭的小脸红扑扑的如同红苹果,朝内宅方向看看,就小声道:“我娘也跟我约法三章过,在家一定要听她的话。”

云猛摊摊手道:“如此奈何?”

云昭笑道:“自然去外边。”

云猛听了大喜,一手接过酒坛子,一手将云昭夹在胳膊底下大步流星的就向门外走去。

谷场上不好点火熏蚊子,在云昭的指点下,叔侄二人很自然的来到了刘宗敏留下的铁匠铺子。

“你要少喝酒!”云猛拍开酒坛子小心翼翼的喝了一口。

云昭硬是要来了半碗酒,轻轻地呷了一口道:“月牙山我云氏说了算吗?”

云猛愣了一下,放下酒坛子道:“你还是小孩子。”

云昭笑道:“我是野猪精!”

云猛一把扯过云昭,两只蒲扇大的手飞快的在他身上捏了一遍,然后再把他丢回对面道:“胡说!”

云昭整理一下褂子遮住了肚皮,轻声道:“带我去山上看看。”

云猛摇摇头道:“不成,你母亲不准,本家只有你一个男娃,不能进山。”

云昭笑道:“阴族本家也只有我这么一个男娃,这里的家业将来是我的,月牙山上的家业将来也是我的。”

云猛这一次呆滞了更长时间,猛猛的喝了一口酒道:“你娘不稀罕,她想走你外家的门路,让你求功名呢。”

云昭笑道:“你觉得这天下还能太平吗?母亲让我求谁家的功名呢?

我的先生是一个学富五车的人,这样的人却差点被活活饿死,我不觉得我将来的学问能超过先生。

既然我的先生都潦倒半生,我为什么还要走这条注定没有前途的路呢?”

“你觉得强盗是一个很有前途的路?”

云猛地眼珠子都要从眼眶里掉出来了。

云昭端起饭碗碰一下叔叔手里的酒坛子道:“这是一定的,天下大乱的时候强盗比书生活的时间长。”

云猛想了一下道:“蓝田县两面靠山,如果这么多年不是月牙山在阻挡其余人占山为王,这里确实没有好日子过。”

云昭站起身把手里的饭碗丢的远远地,却久久没有听见饭碗碎裂的声音。

不一会,云福手里抓着碗从黑暗里走了出来,将饭碗顿在桌子上道:“饭碗丢不得。”

云昭笑道:“福伯有什么章程吗?”

福伯从酒坛子里给自己倒了一些酒,一扬脖子喝下去,剧烈咳嗽两声后,就点燃了自己的烟锅子道:“你先说说你从野猪精那里得来的想法。”

云昭无奈的道:“长辈在,我没想法,只是觉得我们家应该做好应对,既不能被那些巨寇裹挟成了人家的马前卒,也不能在这里坐以待毙。”

云猛摇头道:“自从王嘉胤攻打了府谷县杀了县令之后,安塞高如岳,绥德王自用纷纷投靠,这些人在陕北已经成了气候。

前些日子,刘宗敏就是受了高迎祥指令来蓝田传‘闯字令’,要我月牙山一脉前往安塞听令,如果不尊令,今后也就不用遵守了,大家也没有交情了,只有兵戎相见。

月牙山本来就是关中强盗,没立场可以选,不跟其他强盗结成一伙,就说明我们准备投靠官府,与大家伙为敌。

我一直避而不见,还以为刘宗敏会知难而退,没想到这家伙居然指名道姓的要来咱家的庄子。

从哪之后,我就知道要遭,东汤峪的一只耳前日给我来信说,刘宗敏杀了彭和尚全家二十八口,他杀人也就杀了,偏偏留下活口说是受了我月牙山指派。

彭和尚切断了指头发誓,要血洗我月牙山呢。

血洗月牙山不过是一个笑话,我就怕他对这咱们庄子来,这些天我封锁了进庄子的路,就等彭和尚来呢。”

云昭瞪大了眼睛道:“一只耳都知道的事情,彭和尚为何不知道,非要找我们家?”

云福吧嗒两口烟皱眉道:“刘宗敏杀人之后就跑远了,彭和尚不敢去安塞,不管他的家人是不是我们委托刘宗敏杀的,彭和尚都会找我们的麻烦,他觊觎月牙山好久了。”

云猛又道:“蓝田六个峪口,咱家占了清峪、道沟峪、辋峪、岱峪,一只耳占了小洋峪、东汤峪,相互结盟已经十年了,多年下来井水不犯河水。

一只耳最近收拢了一些刀客,我觉得他开始不老实了,指望他跟彭和尚解说没什么可能。

所以,我就派云虎,云豹去东汤峪借着给一只耳贺寿的机会先下手为强!”

云福点头道:“秦岭七十二峪,蓝田独得六峪,而东汤峪最是富庶,收回来也好。

杀了一只耳,彭和尚估计也能消停一些。”

蓝黑色的天空上只有一些星星,一堆篝火被压了湿草之后冒着浓烟,整个铁匠铺子里都有淡淡的烟雾,蚊子跑的光光的,是一个谈话的好地方。

两个农夫,一个少年坐在木头桌子边上正在谈论事情,若是不听他们谈话的内容,很可能以为这老中少三人正在把酒话桑麻。

“关中的刀客都是些不要脸黑了心的家伙,绝对不能让他们在蓝田立足,这些人很讨厌,只要发现一个刀客,你马上就能发现百十个。

云猛,你不用花钱雇佣这些人,一旦用了,就成了甩不掉的烂泥,以后什么污烂事情都会发生。”

云福依旧轻声细语的。

“野猪池子里还泡着六个刀客,已经三天了,后面无人看了他们的模样应该没胆子进来。”

云猛说的轻描淡写,不像是在说杀人的事情,而像是在说割麦子的事情。

“反正,我侄儿刚才也说了,我们不跟那些巨寇走,也不允许巨寇进到蓝田来,至少不要进到我们家里来。

除非他们能攻破西安!“

云昭插嘴道:“即便是攻破了西安,我们也不跟他们走,大不了进秦岭就是了。”

云福把嘴巴从烟杆上挪开,看着云昭道:“如果攻破了西安……”

云昭摇头道:“福伯,你就信我一回,莫要说攻破西安,就算是攻破了京城,我们也不能跟他们走。”

云猛笑了,摸着云昭的脑袋道:“你以为会有人攻破京城?”

云昭点点头道:“很有可能。”

云福,云猛听完齐声大笑,喝完了自己的酒,熄灭了篝火堆,就领着云昭回家了。

云娘站在屋檐下眼看着这三个人进了门,等儿子来到后宅,就叹口气,这一次什么话都没有说,等儿子钻进了蚊帐,就放下帘子,回里屋休憩了。

云昭的眼睛睁的大大的,一般是喝了酒之后胸中气血翻腾的厉害,另一方面,他发现自己听云福,云猛他们说那些可怕的事情的时候,不但没有半点害怕的意思,反而有说不出的兴奋之意。

杀一只耳——云昭不认识这个人,也不知道这个人是好人还是坏蛋,他只感到兴奋。

野猪汤里泡着六个刀客?

他不知道这六个刀客里面是不是行侠仗义的侠客,只是在想一个人不间断地泡三天温泉池子会是一个什么模样。

他很想去看看……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