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恐怖的云娘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云昭觉得徐先生一定是多虑了。

不幸来到大明世界,而且是最糟糕的时代,这个时候人能活下来就很好了,焉能奢谈其他?

可是徐先生偏偏认为,越是糟糕的时代,越要讲道理,越是吃人的时代,越要讲究吃相。

礼乐崩坏的时代里,哪怕只有一首小曲,在天地间一样会有回音。

云昭本来是想找徐先生拿一个主意,看看自己能不能使用云氏阴族的力量,却被先生一顿滔滔大论给说的哑口无言。

云家的本质是强盗,先生早就看透了……

瞅着先生口沫横飞的如同一个神经病人一样讲述礼乐的重要性,云昭总觉得他硕大的头颅里面充满了对这个世界的担忧与怜悯。

世界对他是不公平的,这一番话他本应该站在金碧辉煌的大殿上面对皇帝,面对大臣,面对手握重兵的将军们说,而不是站在一间狭窄的屋子里,面对一个七岁的孩童说。

回到后宅,云昭就抱住母亲的腰,将脸贴在母亲的胸腹上钦佩的道:“您真是太强大了。”

云娘瞟了儿子一眼道:“才知道?”

云昭抬起头瞅着母亲道:“您是怎么想起捏月牙山的人质的?”

云娘平静的道:“对付一群不识字的盗贼,你娘还用不着使用那些龌龊伎俩。

云氏的男娃将来会是一个好男娃,要是云氏的女娃一个个都是盗贼,娘怎么有脸去见列祖列宗?

是那些盗贼求你娘收留他们家没规矩的丫头,不是你娘刻意要他们把人送过来,再说了,都是一些不值钱的丫头,当人质你高看她们了。”

云昭惊讶的道:“闺女怎么就不值钱了?”

云娘冷着脸道:“终究是外人,你娘我在她们身上下再大的力气,将来也是便宜别人,对我儿无益。”

“不能这么算吧?”

云娘拉扯过儿子坐在她身边叹口气道:“听起来很是无情无义是不是?”

云昭点点头道:“没错啊,好功利。”

云娘接着道:“我父亲就是这么对待我的,他一心想把我嫁给秦王当侧妃,侧妃不能带财物进入秦王府,这样就可以顺理成章把你外祖母给我留下的嫁妆留在秦氏。

你娘我才不当人家豢养起来的猪呢,当年,为了避免嫁到猪圈里,我问过你外祖的几个学生,问他们要不要立刻娶我。

结果,只有你爹一口答应,别人都想着要求功名,不愿意得罪你外祖。

虽然你爹在这些人里算不得最出挑,我却嫁的心甘情愿,嫁的好生欢喜。

因为我自嫁的原因,你外公很失望,多年以来就当没有我这个闺女,尤其是我生下你之后,发现你痴痴呆呆的,你外公甚至说这是我不孝的报应!

有他这样一个满是功利心的父亲,我功利一些也没什么。”

“人家都这样对你了,你还要带我去西安?”

云娘重新将儿子搂在怀里道:“秦氏在西安还是有些家底的,这些东西对我儿很重要!”

云昭怵然一惊,从母亲怀里直起身子道:“娘,您要谋秦氏家产?”

云娘轻笑一声道:“谋一谋也没坏处,你外公最近频频来信要我回娘家,你以为他想干什么?

既然他认为可以通过控制我儿吞并云氏,娘为什么就不能谋他呢?

我儿需要秦氏家业来壮大云氏本家,继而借势让云猛他们俯首帖耳。

只有我儿实力雄厚,才能熬过这个乱世,才能盼来太平盛世,才能好好地考状元!

娘就剩下你了,只要我儿活的快意,娘管他天翻地覆呢。”

见母亲用满是希望的目光看着他,云昭重重的点点头。

母亲说的一点都没错,不管到了什么时候,他永远都跟母亲站在同一个战壕里。

至于合理不合理的,云昭觉得没法子选,这具身子都是她生的,是天然的盟友。

当然,两个人的时候是如此,母亲自然占主导,如果将来盟友多了,就要好好衡量一下了。

人只要开始论感情的时候,结局一般都不好,有感情的从来不论,没感情的才要好好论一下斤两,看看能卖多少钱。

至少,云猛从来不跟云昭论什么狗屁感情,他只是埋头干活,干的比云氏长工还要勤劳。

在云猛以及云氏亲族强盗们的帮助下,云氏的夏粮收割圆满达成了。

今年的收获不错,比往年多收了三五斗,云昭眼看着自家的粮食并没有直接运进仓库,而是被一些不相干的人用大车拉走了,心就痛的厉害。

地里的麦子收割完毕后,糜子,谷子这些秋粮又下地了,这才是云氏的主粮。

彭和尚终究没有来找云氏的麻烦。

听云猛说,野猪汤池子里泡着的三个刀客只剩下骨头架子了,所以,他又把一只耳给放进去了。

一只耳既然被拿去炖汤了,东汤峪自然就成了云氏的地盘,云猛还热情邀请云昭母子去汤峪过冬,沐浴。

西安府非常的平静,没有山贼抢劫,也没有出现流民,然而,官府的探子却已经出现在了月牙山。

云猛准备放弃月牙山,那里距离云氏庄子有些远,本身就是云氏的前哨,云氏最重要的地方是蓝田六峪。

彭和尚想要月牙山大寨,云霄认为可以交给彭和尚,顺便用月牙山大寨来解决跟彭和尚之间的矛盾。

也不知道云霄是怎么跟彭和尚商量的,月牙山成了一座空寨子。云氏的老邻居钱家,却被彭和尚给祸祸了,据说,一个庄子上百口的人都不见了。

钱家很倒霉,云氏却多了很多的粮食,最重要的是,云氏又多了十五头耕牛,六匹骡子,七头驴,来年还能在云氏田地对面的荒坡上种高粱。

云昭终于吃到真正的白面,还啃到了真正的猪骨头,肉质之鲜美,绝对不是那头老野猪肉能媲美的。

云猛显得很是悠闲,且住在云家的大宅子不走了,不停地给云昭灌输自家的孩子长得有多俊。

如果不是经常看云春,云花,云小妹这样的小美女,云昭几乎被自家的强盗叔叔说的相信了。

有春春跟花花两个云氏本族女子做样子,云昭对自家姐妹的长相一般不抱什么太大的希望。

国字脸传家,能长出什么样的美女来呢?

母亲这些天一直阴沉着脸,全云氏的人都活的生不如死,就连大白鹅这些天都躲在窝里不太出来耀武扬威了。

傍晚的时候一群小女子进了云氏后宅,然后……云昭就被撵出去了。

一堆堆的脏衣服被秦婆婆用筐子装着丢出来,然后一把火就给噼噼啪啪的烧掉了。

云春,云花含着泪煮了一大锅苦楝皮汁水,用水桶装了抬进内宅,然后云昭就跟云福,云猛站在中庭听到内宅里此起彼伏的凄惨哭声。

云猛听得不断龇牙咧嘴,云福倒是面无表情,云昭脸上满是幸灾乐祸的笑意,然后被恼怒至极的云猛一脚踢进花园里去了。

云昭终于搬出内宅,跟云福比邻居住,斜对面住着云猛,早上起床的时候,全身舒泰。

尤其是伸了一个懒腰之后,眼泪就会舒坦的流出来,才擦干眼泪,就看见一群穿着薄薄夏布裙子的小女子一人顶着一碗水从内宅的月亮门走了出来。

路过云昭的时候就像是没有看见他,走的目不斜视跟僵尸一般。

对面的云猛抬起手跟闺女招呼闺女,那孩子见到父亲身子稍微晃荡了一下,脑袋上顶着的碗就掉了下来,摔得粉碎,随即,那个小女子就蹲在地上哭泣了起来……

云昭看的有些发傻,因为这一招还是他跟母亲开玩笑时说过的法子,没想到母亲这就用上了。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