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云家是大户人家!!!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据云昭所知,大户人家根本就没有教闺女变高贵的法子,如果有,那也是耳濡目染来的,一个学一个,最后就成了让人讨厌的样子。

如果硬要说有,也只是一些儒家的教条,比如三从四德裹小脚一类的糟粕。

在陕西,大户人家的闺女念书都不是必须的技能,琢磨怎么生儿子才是!

只有青楼老鸨子在教育‘扬州瘦马’的时候才会下死力气教育那些小小的美人儿。

云昭起身很喜欢看小姑娘们快乐奔跑的样子,小脸红扑扑的满是生命的活力,这是真的美丽。

脑袋上顶碗是唱大戏的人练习水上漂步伐的必要技能,脑袋上顶本子的是飞机服务员的必修课。

这两种练习方式都能练出挺拔的气质来,所以,云昭觉得这样也不错。

瞅见闺女哭,云猛把头扭过去……

福伯看的有些发呆,见云昭在看他,就猛猛的嘬两口烟,吐出大片的烟雾遮盖一下自己微微发红的老脸。

云昭把装漱口水的碗放在小小的闺女头上,露出八颗白牙道:“小心了。”

虽然是姐弟两,那个强盗窝子里出来的闺女似乎比云昭更加的爱害羞,距离近,云昭能看见她耳朵上的毛细血管迅速充血的奇景。

小姑娘们被云春领着在中庭转了一圈子之后又回后宅了,短短的一截路,云猛这个凶恶的男人似乎比他闺女还要难受。

这是真情流露,看的云昭不断地摇头。

他就是不明白,强盗为什么会如此渴望自家的闺女成为一个淑女?

眼皮子浅,见不得这样的场景,云昭就去了学堂。

大半年下来,云昭的字已经好了很多,云杨这些人也开始真正接触笔墨纸砚,终于可以把沙盘丢掉了。

别人在写字,云昭在背诵《纪效新书》,这一次,他可没有过目成诵的本事了,只好下苦工。

也因为进度慢,已经被徐先生惩罚过很多次了。

徐先生不指望云昭现在就能理解《纪效新书》,只希望他能背诵的滚瓜烂熟。

至于《练兵实录》这样的书倒是不用背诵,云福在手把手的教……

云猛来了之后,教这些孩子们练武的人就换成了他。

云昭被无数次踹飞之后,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这家伙是在报复。

母亲怎么折磨他闺女,他就怎么折磨云昭。

这样也好,一家子人其乐融融的相互报复也是一种很和谐地生活。

内宅的小桌子变成了大桌子!

母亲大马金刀的坐在上首,云昭坐在她对面,左右两边坐了十二个大大小小的闺女。

养眼谈不到,小闺女家只要干净就很招人喜欢。

母亲坐在上首,安稳如山,金步摇都不动弹,还专门画过眉毛直飞入鬓,薄薄的用了一层胭脂,让她原本有些苍白的面色多了一丝红润,即便如此口媒子的颜色还是太艳,给人强大的压迫感。

桌子上的菜色很多,有炒白菜,炒豆角,炖南瓜,拌菠菜,拌四五种野菜,当然,一碗撒了芫荽的金黄色蛋羹放在母亲面前,至于云昭面前自然还有一盆炖猪肉。

家里的麦子多了,自然就要吃面,新麦子母亲是舍不得的,也不知道从哪里搜罗来的陈麦子磨成的面,今天管够。

“昨天跟你们说了家里吃饭的规矩,你们应该都记住了,以前在山里一个个都活成野人了,既然下了山,就要守家里的规矩,要不然,家法不饶!”

母亲说话的时候语气低沉,云昭觉得慈禧太后说话就该是这个模样。

吓得这些孩子都不敢动筷子。

云昭笑嘻嘻的将母亲特意给他准备的一碗白米饭送到母亲面前,拿过母亲的面条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冲着坐了两排的姐妹们挤挤眼睛,也不吃菜,就开始吃面。

云娘对儿子懂事的做法非常的满意,也不推辞,开始吃饭。

场面极其的诡异,云娘吃一口,那些闺女们就跟着吃一口,母亲觉得嘴角沾了饭粒,拿手帕沾沾嘴角,那些闺女们也就慌忙从袖子里扯出手帕沾沾嘴角。

当然,云昭吃饭吃的毫无形象……

“昭哥儿是男娃,可以这样吃!”

母亲见其余的闺女都瞅着狼吞虎咽的云昭,就随口说了一句。

油汪汪的炖猪肉,自然比青菜好吃,坐在云昭身边年纪最好的小闺女好几次想把筷子伸进装了炖猪肉的菜盆里,都被云娘瞪回来了。

云昭极其无奈,又不好说母亲的不是,站起身将炖猪肉给姐妹们均匀的散了一圈,最后把底子连汤汁全部倒进小闺女的碗里,笑眯眯的道:“多吃些!”

云娘哼了一声,不过,看在儿子将她最喜欢吃的五花肉片放在她的米饭上,也就没有多说。

云昭放下饭碗的时候悄悄对身边的小闺女道:“快点吃,如果我娘停筷子了,你们就吃不成了!”

正在仔细品味炖猪肉滋味的小闺女大为惊恐,强忍着没有往嘴里扒拉,吃饭的速度却快了很多。

“你要是吃完了就滚!”

云娘从饭碗后面露出眼睛,瞪了儿子一眼道。

云昭笑着起身,给自家姐妹一个自求多福的怜悯眼神,就转身出去了。

可怜的月牙山真正的大当家,关中久负盛名的强盗头子云猛如今很可怜。

端着一个比云昭脑袋还大的大老碗蹲在中庭跟后院的月亮门位置上一边吃,一边伸长了脖子往里看。

黑老大没有人陪伴,只有两只大白鹅守在边上,希望能吃到一点剩饭。

尽管他的饭碗里放了很多猪骨头,他却没有什么胃口。

云昭从他的饭碗里捞了一根棒子骨,一边啃一边道:“别看了,正在教训怎么吃饭呢。”

“吃饭也要教训?”

“吃面条不许吸溜,不能用舌头卷,嚼的时候不能露出牙齿,坐的姿势要挺拔,夹菜的时候不能多,一次只许一根,不能带起汤汁,喝汤不能用端起碗就喝,要用调羹,不能有一滴汤汁落在衣衫上……”

“嘶……”云猛倒吸了一口凉气。

云昭滔滔不绝的说了一大堆,自然,云猛碗里的另外一根棒子骨也被他给吃了。

“你以为这就完了?告诉你,这才是刚开始,看看我的手!”

云昭摊开了自己的胖手。

“猪蹄一样!”

“什么猪蹄啊,都是被我娘打的,我有一次学福伯背着手走路,一鞭子就下来了,到现在都觉得疼,晚上睡得好好地一脚就把我踹地上去了,就是因为睡相不好。”

“嘶……”

“行动坐卧走处处有规矩啊,你以为这就完了?

我娘说了,女子的妇容,妇德,妇工,妇言一样都不能少,云家的闺女以后要念书!她教!还要会算数,算账,她教!要会做生意,她教!”

云猛呆滞的瞅着云昭咬牙切齿的道:“甚好!”

云昭连忙道:“六叔,你千万别把怒火发在我身上,你就这个一个嫡亲侄儿,年纪还小……”

云猛笑着几口就把碗里的饭吃完,豪迈的将饭碗撂在窗台上道:“主家就你父亲一个,当年你祖把他当人看了?阴族兄弟六个,有谁把我们当人看了?

你大伯跟刀客争烧火口的买卖死了,你二伯跟一柱天争月牙山的时候死了,你三叔跟长安县捕头三眼兽一刀换一刀死了,你四叔在劫掠洩湖村的时候受伤了,跑的慢了一些,被乡民活活打死,你五叔好好地一条硬汉子却跑肚拉稀死了。

哼,你爹也不长命,本来还指望他能带着全家走正途,只要他的势力够大,阴族就能喘口气,他死了,全瞎了。

我云氏现在之所以还能在这里称王称霸,就是你死去老子跟几个叔伯拿命换来的。

小子,你运气不好,云家到了你这一代就剩下你一个独苗了,你要是死了,云氏也就完蛋了,所以啊……”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