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可怜天下父母心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洗完澡的云昭又变成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少年!

这一点是云娘极为骄傲的。

自家的儿子整日里风吹日晒,也有一身比那些小闺女更加白皙的皮肤,这就是儿子天生富贵命的明证。

抱起儿子被太阳晒得红红的如同胡萝卜一般的胳膊狠狠咬了一口,才算是满足了自己的欢喜之心。

不过,目光落在那几个闺女身上,满是温情的眼睛又变得毫无情绪。

“最近,你的下巴尖了一些。”

云娘还是把注意力放在儿子身上。

云昭摸摸自己的下巴,其实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只是重下巴没了而已。

他知道母亲为什么会如此凶残的对待他的那些姐妹,不就是要养成她们听话的性格吗?

这样做不合适,养成是一种极为邪恶的想法,最容易把人养成变态。

“对她们好一些啊,只有这样,离开了娘家才会想着回来,要是人人都像你一样总想着谋娘家的财产,我以后还有好日子过吗?”

“我说过,你外祖的家产对我儿很有用!”

“有用我也不要他的,万一有一天我成大人物了,被人家翻出这段黑历史,我还要不要脸了?

人家要是知道我连外祖父的家产都不放过,谁敢跟我做朋友?即便是不得已做了,哪一个不得捂紧口袋?

这样做朋友还有意思吗?

娘啊,听我的,就饶了我外祖这一次,给他留点钱养老!”

“就你大方,人家还在谋算你呢!”

云昭大笑道:“有您在,别说我外祖了,就算是狗熊来了,也休想从你这里拿走一个子。”

云娘叹口气道:“既然你做人大气,娘也不做小人,这就算了?”

云昭道:“您要是心里真的过意不去,让六叔他们趁着黑夜拿着刀子把外公满门杀光算了。”

云昭说的凶狠,云娘却变得惊慌起来,连忙拉住儿子的手道:“你千万别这么干!”

云昭撇撇嘴道:“现在知道害怕了?云氏好几百年的强盗世家,做这点事不难。

您知道云氏到底有多少盗匪吗?”

云娘见四周无人,就小声道:“通过钱粮算过一个大概,不会少于千人……”

云昭摇摇头道:“没那么多,只有不到八百人,其余的都是家眷跟老弱。”

“你六叔跟你交底了?”

“我看了名册。”

“这么多人?”

“你不是以为有一千人吗?”

“我总觉得你六叔在报花账。”

“以后在粮草供应上莫要再为难他们了,日子过的苦极了。”

“九成的收息都给了他们!!!”

云昭瞅着母亲长叹一口气道:“你儿子的算学比您好的太多了,咱家的账本我看过,月牙山上的账本我也看过,两厢一合,不见了四成!

娘啊,砍价也不是这种砍价法子,您这是从脚脖子上剁呢,你看看我六叔当成心肝一样对待的小妹就知道,头发稀疏还黄,一看就没有吃过几顿饱饭,来的时候身上的虱子那么多,一看就没有人好好照顾过。

这些年要不是有六叔他们支撑,您真的以为您一个寡妇带着一个傻儿子就能看住这么大的家业?

我不知道云虎,云豹,云蛟,云霄他们是什么人,从我六叔这里我就发现都是一心为了家里好的人。

如果他们真的想图谋不轨,就以他们对付一只耳,彭和尚跟钱家人的手段来看,弄死我们娘两不费功夫,就是有福伯看着,也不是什么难事。”

“你知道个屁,这是你爹临死前交代的,知道你爹走的时候有多不甘心吗?”

被儿子说了一通,云娘的眼泪都下来了。

云昭硬着心肠道:“那是我爹以为我是傻子,如果我爹知道他儿子这么聪慧,绝对不会这么做。”

“好啊,有本事以后你来管家,我不管了,你就算是把家败光也不关我事,我只是一个妇道人家,没饭吃了大不了被你领着去要饭。”

云昭揽住母亲的胳膊道:“我觉得我要是个傻子,您就没有这些烦恼了。”

云娘也揽住儿子的肩膀道:“你如果还是个傻子,娘做任何事情都没有意思。”

云昭笑着仰起头看着母亲道:“既然如此,我们就重活一次人?”

云娘也笑了,捏住儿子的鼻子道:“好,我们就重活一回人,以前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

云昭摇摇头,指指自己的心口道:“不能过去,我会牢牢地记在心里,我会让子孙后世都知道,一个母亲为了一个傻儿子可以做到什么地步。”

“呀,你这死孩子害得我流眼泪了……”

月光如水,一点都不冰凉,带着丝丝的暖意,或许只有屋檐下的燕子夫妇看见了这个温馨的场面。

第二天,云昭再次回到内宅的时候,看见自家的姐妹们并没有等他吃饭,而是一人端着一个瓷盘子在吃包子。

猪肉馅的大包子,里面只添加了葱!

母亲跟往日一样恶毒,一会骂骂这个,一会骂骂那个,不准她们两口就把一个拳头大的包子吃掉,必须分七八口吃,更不准她们吃一口包子就把油嘴凑到碗上喝一口粥,喝粥就该用调羹……那些孩子虽然依旧畏惧云娘,吃肉包子的幸福感却怎么都掩饰不住。

“吃包子!”

云昭往云猛地碗里放了一个包子,也往云福的碗里放了一个。

吃肉包子依旧是一个小范围的事情,至少云猛,云福他们这些人就没有。

见云猛在看他,云昭笑道:“吃肉包子没男人什么事,是我抢了两个出来孝敬长辈的。”

云猛拿起肉包子瞅了一眼道:”内宅今天吃这个?”

云昭喝了一口粥道:“母亲说姐妹们刚来,不敢给吃太油腻的东西,这阵子把胃养过来了,才敢给吃荤腥。”

拳头大的肉包子云猛一下子就塞嘴里,明亮的油脂顺着嘴角流淌下来,他连忙用粥碗接住,不断地点着头向云昭表示肉包子很好吃。

云福咬了一口肉包子满怀感慨的道:“这就是大家闺秀的做派啊,以前我们从战场上下来,好多兄弟饿了狠了,回来之后就玩命的吃大帅赏赐的肉食……结果呢,有的兄弟没死在战场上,却被一顿肉食吃的上吐下泻一命呜呼。”

云猛连连点头道:“孩子交到大嫂手中断没有受委屈的可能。”

云昭阴笑道:“这肉包子呢,姐妹们管够,问题是我娘不准她们两口吃掉,必须分七八口吃,不能吃出猪吃食的声音,喝粥也不能学我们的样子往肚子里灌,只能用勺子。

弄错了就要挨骂,可能还要挨打,要是我,我宁可不吃!”

云猛不以为然的道:“规矩就是规矩,就像咱们山寨,要是没有规矩早就乱了。

你六叔我整顿山寨还行,教养闺女这十里八乡的就要数大嫂了。

闺女们以后终究是要嫁人的,没了父兄的保护,要是再没了规矩,怎么得了啊。

早点学会了规矩好,你回去告诉你娘,别手下留情,这些孩子跟着我们在山里野惯了,欠收拾!”

云昭去上课了,却听云甲说先生今天身体不适,免学一天。

云昭悄悄地走进先生的卧房,见先生面朝里躺着,老黄狗卧在床边,不时地抬头看先生一眼,甚为担忧。

见先生没有动静,云昭就蹑手蹑脚的准备离开。

“书信在桌子上。”

先生的声音在屋子里的响起。

云昭朝桌子看过去,书案上果然有一封写好的信。

“你想要的那个什么土豆,玉米,红薯我按照你描述的样子画在纸上了,你看看,如果不差,就派人送去驿站,让邮差送去京城!”

云昭打开信封,看了一眼先生画的图案,与自己描述的半分不差,且活灵活现的,就算是对这这些东西画,也不过如此。

“跟您我就不说谢字了。”

“一万两白银的束脩啊,我必然要倾尽全力帮你。”

“您的恩情可不是一万两白银能还请的。”

“滚吧,说好了一万两,就一万两,不能短少!”

云昭深深一揖,就拿着书信出门了。

徐先生回过头看着云昭远去,轻轻地咳嗽一声道:“你是我见过的孩子中,最神奇的一个,或许,你真的是野猪精转世也说不定。

我很想看看你这头野猪精能不能拱出一片让人能活的天地来。”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