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羊肉汤里喝出了臭虫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火焰又烧起来了。

这是谁都没有预料到的事情。

明明已经有救火队从远处摇着铃铛匆匆赶过来,吝啬的老鸨子见火势已经小了,担心让救火队救火之后要给人家一大笔救火谢资,就拒绝了人家用水柜救火。

救火队的人刚刚骂骂咧咧的离开,库房上原本将要熄灭的大火突然又有火苗子窜出来了,就连刚刚被大火烤热的正楼上的旗幡招牌也被点燃了。

眼瞅着火苗吞噬了‘明月楼’三个字,而肥胖的梁妈妈开始朝没有走远的救火队呼救,云昭就跟钱多多一起离开了火场……

“明月楼没有了,很多人的生计也就断了。”

钱多多到底还是哀叹一声,似乎有些后悔。

“依靠明月楼生活的人很多吗?”

“多,专门给明月楼供应糖水的张婆婆为人就是极好的,还有木匠老费,花匠刘叔,做糕点的回婆婆,拉夜香的何伯。”

云昭笑道:“这就是复仇的代价,大部分复仇往往不带盈利性,所以根本就做不到双赢。”

钱多多咬着牙道:“说到底还是我的钱不够多,如果够多,我就能补偿张婆婆他们。”

云昭挠挠脑袋道:“我最近也在为钱的事情发愁,所以,你别看我,我也是穷光蛋。”

“要赚钱啊——”

“说的没错,是要赚钱,可是呢,在西安这个大笼子里,我们没法子抢劫。”

“你就不能走正途赚钱吗?”

“狗屁,我是要做强盗的人,做正途赚钱很丢人。”

“你就不会做正途赚钱吧?”

听钱多多这样说,云昭叹口气指着刚刚走过的一队骆驼队道:“赚他们的钱就很容易。”

“又是抢劫?你可想清楚,骆驼队里的人都是些不要命的主,蒙古鞑子可比刀客凶恶。”

云昭仰望着骑坐在骆驼上的高大蒙古人指指脑袋道:”他们平日里吃肉太多,脑袋里全是肉,所以呢,脑子就运转不灵了,面对他们,一定要多动脑子。”

“你是说骗——”

云昭摇摇头道:”即便是要骗,也必须是诚实交易百十次之后的事情,小事情不值得骗,一点小钱也不值得骗。

现在啊,必须弄点好货给他们才成。”

“你有好货?”

“本来没有,现在看了蒙古人吃羊肉的模样,立刻就有了!”

钱多多抬头看去,只见一个满脸横肉山一般粗壮的汉子正拿着一只羊腿在啃,从他啃过地方看去,上面还带着血丝。

大汉见钱多多在看他,还好心的俯下身要把啃了一半的半生不熟的羊腿给钱多多。

钱多多很有礼貌的蹲礼谢过,没有拿羊腿,那个蒙古大汉也呵呵笑着挥手走了。

“你受得了他们身上的羊骚味?”云昭对钱多多的举动很是不理解。

钱多多瞅瞅云昭叹口气道:“一看你就是一个没有挨过饿的人。

这年头,别人肯把嘴边的肉给你,在我眼里就是大好人,说真的,你真的有赚钱的法子?”

云昭笑道:“先去接你弟弟,然后就给你看我是怎么赚钱的。”

钱多多回头看看火势熊熊的明月楼,停顿了片刻,就快走两步追上云昭,她决定忘记这个让她记忆深刻的地方。

大明世界对云昭来说是一个极为自由的世界。

对他来说,这个世界除过喜欢砍人脑袋之外,没有别的太大的缺点。

如果他愿意,他很想把自己当年学过的《刑法》里面的发财诀窍都施行一遍。

毕竟,在大明世界里,官府还没有后世那么缜密,云昭很有信心成为大明朝最富裕的贼寇。

云昭看到钱小小,立刻就喜欢上了这个长着一对圆眼睛的小子。

钱多多对弟弟钱小小并不像她说的那么喜欢,因为刚刚见面,她就开始打弟弟……

钱少少也不还手,被姐姐揍得啪啪作响,还知道朝云昭露出一个笑脸,就是牙少了一颗。

“你把你弟弟牙打掉了。”

云昭朝钱多多叫了一声。

钱多多立刻停止了殴打弟弟的行为,粗暴的掰开弟弟的嘴巴看了一眼,怒视云昭。

“别看我,我换过牙了。”云昭懒懒的应付一声,就指着前面的热汤铺子道:“你要不要帮你弟弟洗个澡?”

钱多多从背上的小包袱里取出一套衣裳,就牵着弟弟进了澡堂子。

澡堂子对面就是一家羊肉馆子。

云昭看人家掌柜的操持羊肉看了好久。

掌柜的也不介意,一边干活一边对云昭道:“我家的清汤羊肉最是鲜美,小子,你知道羊肉怎么做才好吃?”

云昭瞅瞅锅里面随着羊汤翻腾的木头锅盖道:“你多久换一次松木锅盖?

最好吃的羊肉不是因为你放了多少香料,而是羊肉本身就要好,好羊肉就要一把盐,就是无双的美味,不好吃的羊才要浓油赤酱的遮掩羊膻味,而且,老羊有老羊的吃法,小羊有小羊的吃法,你这一锅羊肉全是人家卖剩下的边角料,再敢说你家的羊肉好吃,小心我让伴当打掉你的牙。”

掌柜的瞅瞅云昭身后的云猛一行人,乖觉得闭上了嘴巴。

云昭取过大勺子舀了一勺子羊汤,放在鼻子跟前嗅嗅,然后又把羊汤倒回大锅叹口气道。

“好东西就是被你这样的人给糟蹋掉的。”

关中厨子脾气都大,听云昭这样说怒不可遏,握紧大勺吼叫道:“你去西安城打听打听,谁不说我孙老六煮的羊汤好,你知道个啥,煮羊汤就要用全羊!

老羊肉经煮,只要火候到了,汤浓肉烂,骨髓都化了,这是汤底,这时候再把小羊肉填进去,只要滚上几滚,小羊肉就熟了,客人随来随吃!

左手一碗羊汤,右手一只锅盔,再咬一口新蒜,神仙都不换啊。”

云昭听了笑而不语,跟云猛咬咬耳朵,然后,云猛就匆匆走了。

云昭来到汤锅跟前,瞅着一锅白了吧唧的羊汤道:“下苦人填饱肚子的吃食,上不了台面。”

说完丢给了羊肉汤老板一把铜子,自己从挂在门口的羊上割下来一大块羊肉,瞅瞅云虎跟云豹,云昭又弄下来半只羊,让羊汤馆老板剁成小块,泡水里备用。

葱姜蒜这些东西羊汤馆老板都有,云昭洗了手之后就开始备料。

这一幕让云虎跟云豹很是惊奇。

“我是野猪精,以前吃过一种羊肉,至今念念不忘,今天正好有点时间,就给你们做出来尝尝。”

“你会做菜?”云虎看云昭的眼神都变了。

云昭踩着一个小板凳站在案板前面对抱着手看热闹的羊汤馆老板道:“今天就是来砸你招牌的。”

羊汤馆老板挤出一个不屑的笑容道:“只要小相公喜欢,今天这铺子就交给您了。”

一个小小的孩童要跟西安城里的老庖厨比试厨艺,这可是百年不遇的奇景,好事的关中人自然人头涌涌。

只是人群中不时传来两声喝骂,句句都跟云昭的老娘有关,这就让云昭老大的不高兴。

不管谁骂人,云昭都让云虎跟云豹揍羊汤馆掌柜,十几顿拳脚下来,看热闹的人见羊汤馆老板可怜,也就不骂了。

云猛抱着一堆东西回来的时候,发现小小的羊汤馆已经被人挤得水泄不通,好不容易钻进来,就看见云昭踩在小板凳上正在煮羊肉,而那个蛮横的羊汤馆老板却鼻青脸肿的蹲在地上帮他烧火。

云昭的做菜方式极为粗暴,云猛拿来的胡萝卜随意几刀剁成大块,又劈柴一样的将白菜剁成一方一方的。

往油锅里倒了一点油,等油热,而后便放了一些糖霜,将糖熬成了糖稀,最后再把羊肉倒进去一顿猛炒,再然后,就把羊肉倒出来放在一个瓦罐里,把切好的葱姜蒜,丢进去,把白菜,胡萝卜丢进去,最后神神秘秘的从云猛怀里取出一个小小的被纱布包裹的料包丢进瓦罐,鄙夷的看看羊汤馆老板熬制的羊汤不用,倒进去两勺子清水。

然后就抱着手看羊肉在砂锅里咕嘟。

“你今日做的菜肴要是比不过孙老六熬制的羊汤鲜美,因为你蛮横无礼的原因,一顿鞭子是逃不掉的。”

云昭朝声音的来处看去,只见一名穿着青色交领道袍,还露出半截白色领子且留着一点短髯的中年汉子排众而出,居高临下的看着云昭,脸上表情严肃,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

“你谁啊?”

云昭翻了一个白眼,蛮横的道。

“某家洪承畴!”

第五十章 第五十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