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疯狂的人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外边的人越是狂欢,云昭就越是阴冷,即便是云娘在这一刻也觉得儿子双眼似乎在冒绿光,他不像是一头野猪精,更像是一匹择人而噬的饿狼。

随着调料包被卖的越来越多,即便是向来稳重的福伯,这一刻也被云昭制造的这个小小的奇迹弄得心神大乱。

“福伯,你说的鞑子到底是建奴,还是蒙古鞑子?”

云福吃了一惊,连忙道:“大帅以前总与蒙古人作战,后来蒙古人消停了,就变成了建奴!”

云昭转过头怒道:“这是你改的是吧?”

云福莫名的打了一个寒颤道:“为国戍边,斩的自然是来犯之敌!”

“那几个捣乱的人如何处置?”

云福随着云昭的手指看去,只见几个衣衫华贵的人正在用鞭子抽打那些还陷入狂欢中的人。

“那该是蒙古人中的贵人,乌斯藏人中的头人,他们没有那么好骗。”

“那就报官!说有人在西安随意殴打良民!”

“官府怎么可能会管这种事?”

“那就告这些人坏了我的生意,给狗官塞点钱,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们坏了我的场面!

另外,再给他们供应一批烈酒,真正的烈酒!”

云福张了张嘴最后还是小心的道:“少爷,这些人如果喝的烂醉,会死人的。”

云昭原本黑白分明的眼珠子此时已经微微有些泛红,挥舞着一双胖胖的胳膊吼叫道:“我不管,我不管,我就要让他们欢快起来,场子不能散!

送酒,送酒,送肉,送肉,如果青楼里的歌姬愿意出来唱歌跳舞,我都邀请,我全要——我要西安城里的所有异族人都来——我现在有钱!!!”

云福一把捏住云昭的后脖颈道:“遇大事要冷静!”

云昭艰难的转过头冲着云福怪怪的一笑道:“我这个发起人都不疯狂,如何能让别人疯狂起来?我不管,现在就按照我说的去办——猛叔,虎叔,豹叔,云杨,云卷,还有掌柜的你们都死哪里去了……

福伯,我告诉你,不准你把我弄的昏过去,你要是敢这么做,我一辈子都不原谅你!”

云福闻言,已经抬起来的左手无奈的垂了下去,也缓缓地松开了云昭的后脖颈。

云昭站在地上,朝开始哭泣的云娘笑道:“娘,我没疯,我这时候清醒的很。

现在,这已经不是一场正常的买卖了,而是一场树立我云氏在西安城头面的战争。

云氏如果想要变得强大,这一仗就不能输,我们必须尽快利用这次无意中得来的好机会,开始与蒙古人,与乌斯藏人做买卖,这是打通商道的绝佳机会,稍纵即逝!”

云娘抱住儿子流着泪道:“那好,你就好好地待在这里,只要你不出去,不离开娘,娘就陪你战一场。”

云昭大喜,抱着母亲重重的亲了一口,然后看着云福道:“福伯,你参战不?”

云福扭过头,呆滞的瞅着窗户外边热闹的人群,淡淡的对云昭道:“官府的人开始抓那些打人的乌斯藏头人跟蒙古贵人了。”

云昭站在凳子上朝外看了一眼,正好看见了洪承畴,嘴角不由得朝上咧咧道:“跟聪明人做事真是太让人感到愉快了。”

“你认识这个人?”

“郝摇旗口中的督粮参政洪承畴!

福伯,现在你要信我,按照我说的去办吧,你看,天色马上就要黑了,这些人也跳累了,该换上新来的蒙古人跟乌斯藏人了,如果西安城里有善于领舞的歌姬统统请来,今天,我要让这些异族人在西安度过一个难忘的日子!”

云福并没有出去,而是掏出烟袋,慢慢的点着,抽了一口烟道:“云猛,云虎,云豹,云杨,云卷,包括粮店掌柜云石德已经被你搞出来的场面,以及庞大的收益弄昏了头。

大娘子是你母亲,自然是要帮助你的,少爷啊,云福只是云氏的一介老奴,你不用这般防备我。

我只想让少爷你安静下来,莫要被这场面给弄得没了警惕之心。

老奴在老太爷帐下有幸见过戚帅一面,当时戚帅正在训斥军官,其中就有咱家老祖,别的话老奴没有听进去,只有一句话听得真真的,那就是“每逢大事要静气!

少爷从醒过来之后,就变得聪慧,这是上天垂青我云氏,老奴即便是做梦,都是笑的。

少爷聪慧,却也年幼,只看到眼前的机遇,却没有看到眼前的危机。

洪承畴既然已经参与了,他一定想要从中分一杯羹,看他连过桥钱这样的小钱都不肯放过,你说,他如何会放过这场大财?

秦家没有少爷想的那般有实力,自从秦府太爷从学政位置上下来之后,秦氏基本上就没了什么力量,什么门生故吏对一个高老的官员来说就是一个大笑话。

如果洪承畴想要动我们家,绝对不可能顾忌秦府面子的,而秦府也未必会帮我们!

最重要的——少爷,你以为云氏数百年来分出阴族一枝为盗的事情真的做的天衣无缝吗?”

听了云福这一大串话,云昭慢慢的安静下来,坐在椅子上喝了一口冰水,低着头不再说话。

“砰”的一声响,浑身湿透的钱多多从门外闯进来,抢过云昭手里的水杯一口气把水喝光,这才沙哑着嗓子道:“官兵已经包围了大差市,只许人进来,不许人出去。”

云昭把钱多多按在椅子上,自己朝云福笑了一下道:“福伯是不是已经安排好了?”

云福满是褶子的脸上终于浮出一丝笑意,紧接着这一丝笑意就荡漾了全脸。

在鞋帮子上磕一磕烟锅子,对云昭道:“到底没有瞒过少爷,今日弄到的四十二匹马此时已经出城了,前期收到的金子,银子,已经分送到跟云氏关系密切的商家,这里只有铜钱跟一些羊只。”

云昭拍拍脑门道:“我以为自己已经考虑了所有关节,没想到还是遗漏了官府这一遭。

以前,我总以为只要给官府缴纳钱粮,官府就该保护我的生意,没想到还有官府抢劫这一说。”

云福笑道:“如今的陕西官府早就焦头烂额了,西北之地已经糜烂,土匪,马贼,军队,异族马队在这一带走马灯一般的来回转悠,官府稍有不慎,就是泼天的灾难。

这个时候,你指望官府要脸面,那是妄想。”

云昭深深地吐了一口气,似乎将刚才积累的所有勇气,郁闷之气全部吐了出去。

背着手在地上来回走了两圈之后,对云福道:“我出面不好,福伯去跟洪承畴谈吧。

我是真的想跟蒙古人,乌斯藏人做生意,这是我们家日后重要的财源。”

云福沉思一下道:“到底是乌斯藏人重要,还是蒙古人重要?”

云昭迅速坚定的道:“蒙古人!”

云福将烟袋插回腰间,推开门回头对云昭道:“我这就去,那位官爷说不定早就等急了。”

云福关上了大门,也将外边的喧闹关在外面。

云娘脸上的泪痕没了,瞅着云昭道:“我儿将来一定是干大事的人!”

云昭笑道:“这是必然,我是野猪精嘛。”

钱多多笑道:“少爷今天应该赚了很多钱!”

云昭苦笑一声道:“不到我预想的三成!

如果福伯跟人家谈的愉快,说不定就能达到我预料的一半,不能再多了。”

本来疲惫至极的钱多多一下子从椅子上蹿起来吼道:“凭什么,我们累死累活的,没见别人出力气,另一半去那里了?”

云昭叹口气道:“给官府交了保护费!”

听云昭这样说,钱多多再次倒在椅子上,一双大眼睛看着屋顶满是怨气。

云娘在一边笑道:“为娘已经很满意了哦,福伯也满意,云猛他们高兴地鼻涕泡都出来了,就你们两个小人不满意。”

云昭点头道:“娘说的很对,我们现在有多大的力气就拿多少钱,我们还小,等我们变得强大了,就没人敢动我们的东西了……我们的不但是我们的,就算是别人的我也想问问有没有我的一份!”

第五十五章 第五十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