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乱世,抢劫才是王道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狂欢这种事情是没法子持久的。

因为太消耗精力跟体力,即便是强壮的乌斯藏人跟蒙古人也扛不住。

所以,到了下午时分就成了汉人的天下。

欢快的气息还在空中飘荡,向来含蓄的汉人中也有一些奔放的人物,所以,各色腔调的小曲也就起此彼伏。

“十八摸”的靡靡之音让云昭极度无奈,钱多多,云春,云花却听得津津有味,被云娘一人给了一巴掌,这才低着头回了房间。

云掌柜跟帐房先生是很聪明的人,云氏赶工十天才弄好的调料包已经售卖一空,他们又不愿意把七成利润给官府,就极力的游说那些品尝到调料包好处的蒙古人,以及乌斯藏人预定云氏调料包。

至于回回——现在还都是穷鬼,而有钱的阿訇们又从来不吃外边的食物,所以,被云掌柜刨除在货品供应的范围之外。

除过调料包之外,云氏粮店供应的最多的还是大饼!

没个商队离开西安都要携带大量的干粮,烤的一点水汽都没有锅盔就成了首选。

云掌柜还举一反三的告诉这些蒙古人,如果路上没有肉食,就把调料包用水煮开了,丢一点羊油,把锅盔丢进去煮,加上里面的干菜,就是一顿美味!

如果这些商户需要购置茶叶,丝绸,布匹,盐巴,以及百货,云氏粮店也能代为采购,保证质量,数量之余,还能拿到一个好价钱。

云氏在西安的四大掌柜齐齐行动,从母亲脸上的笑容来看,成果应该不错。

对于那些异族人来说,在西安的这场遭遇,让他们那颗孤独的心得到了极大的慰藉。

第三天的时候,市场就变成了一个正常的市场,买卖双方已经完全从狂热中清醒过来了。

洪承畴在大差市设立了一个市舶司检查点,就回到衙门里去了,毕竟,知府大人的雷霆之怒,还在以最无能的形式进行着……他抓捕了好多地头蛇,还开出了五十两银子的赏格。

云昭不明白洪承畴要那么多的铜钱做什么,云氏收到的铜钱都被他给拿走了,只留下了一大堆大大小小的银锭子。

一枚五两重的黄澄澄的金锭是云福顺手塞进洪承畴袖子里的,明显的将洪承畴的袖子拉的好长,他一样毫无知觉,掖掖袖子也就心照不宣的走了。

事情做完了,云昭没有数钱的兴致,这几天激烈的活动,消耗了他很多精力。

福伯说的一番话很有道理,他确实需要从急躁的心境中走出来,不能因为年底贼寇们就要变流寇了,就倒行逆施的做储备!

龙师火帝,鸟官人皇。

始制文字,乃服衣裳。

推位让国,有虞陶唐。

吊民伐罪,周发殷汤。

坐朝问道,垂拱平章。

爱育黎首,臣伏戎羌。

遐迩一体,率宾归王。

云昭一个字一个字的背诵《千字文》,每一个字都很端正,这是云昭目前能达到的极致,毕竟,就他的年纪,想要练出书法来,很难。

“少爷,我们收到现银一万一千四百三十一两六钱。”

云福像一个真正的老仆一般,垂手站立在书案一侧。

云昭没有回答,认真的将最后一行字写完,这才放下毛笔,接过云福递过来的手巾擦拭了手,漫不经心的道:“这些钱我们带不出西安是吧?”

云福道:“少爷英明!”

云昭笑道:“洪承畴算是一个真正聪明的官员,别看他给云氏留下了足够的利润,却没有放什么好心。

如今,西安城百业凋敝,最大的原因就是没钱,明月楼被人抢劫了,他正好借知府大人封锁全城这个机会,让我们把钱留在西安城,最好能换成货物!

如此,就能让死水一般的西安商场,因为我们的这点钱泛起一丝波澜。

既然,他这么想,我们就如他所愿,给云氏四家商铺各自留下一千两银子的本钱,其余的都花销掉吧。”

云福沉吟片刻道:“都购买些什么东西呢?”

云昭笑了,摊摊手道:“我们是农夫,自然要购置大量的农具,洪承畴是布政使的属下,那么,找他购买官卖农具,应该没有问题。”

云福道:“七千两的农具?搜遍西安城也凑不出这些农具,两千两银子足够了。”

云昭瞅瞅云福道:“我要的农具是实心的。”

“呃,少爷,农具哪里有实心的呢?”

“只要价钱给足了,我相信会有的!”

“老奴这就去办……”

“另外,麻布,棉花,我还要大量的麻布,棉花,冬天就要来了,秦岭里面的人不能穿着破衣裳过冬!”

“要不要再买一些粮食?粮食也是不够的。”

“洪承畴都购买不了多少粮食,你觉得我们能买到?再说了,家里就是开粮店的,难道去跟别人买?”

“粮食是一个死结!”

“谁告诉你粮食是一个死结?”云昭翻了云福一眼懒懒的道。

云福瞅着家里这位懒懒的缩在大椅子里面的懒猪一般的少爷,无力地摇摇头。

“乡下也没有多余的粮食。”

“这世上从来就没有过什么多余的粮食!”

“既然如此,少爷从哪里变出粮食来呢?”

“没法子,粮食不够,你多吃一口,就有人要少吃一口,我们放纵了彭和尚整整一个秋天,他手里的粮食听说已经多得快要装不下了。”

“少爷这是要跟彭和尚买粮?”

“不,我要彭和尚的命!”

云福吃了一惊,再看自家少爷的时候,发现他又拿起了毛笔,站在低矮的案子跟前继续抄写他的《千字文》。

儿子只要开始做学问,云娘就欢喜。

把钱多多支使进来伺候儿子,她知道,儿子不怎么喜欢春春跟花花这两个傻丫头。

“呀,你进来了,我写的字都漂亮了几分!”

云昭皱着眉头扯掉刚才写废的一张纸,揉吧揉吧就丢进纸篓里去了。

“瞎说,我一来你就写错了。”

“你知道个屁啊,就是因为你进来了,我刚才最后写的两个字漂亮的不像话,与别的字极不相称,所以才废掉了。”

“喂,你这一次赚了很多钱吧?”

钱多多眼睛笑的弯弯的往云昭跟前凑!

“你这个喜欢往有钱人身边凑的青楼习惯怎么还没改掉?”

钱多多笑的露出八颗白牙,又往云昭身边靠靠道:“那也要我喜欢才成!”

云昭瞅瞅比自己还高了一头的钱多多道:“也就是现在,再过十年你往我跟前凑凑试试!”

钱多多大笑道:“只要你钱够多!”

云昭搓搓麻木的脸皮轻声道:“别糟蹋自己,也别糟蹋我,你已经被人卖来买去的弄成变态了,现在你只相信银子是不是?”

钱多多笑道:“你知道个屁啊,我以前是货物,现在我想当一次人,当人就要有钱,没钱的人还算人吗?”

云昭叹口气道:“这一次你很卖力,想要多少赏钱?”

钱多多立刻伸出两只白皙的小手杵到云昭眼前。

见云昭怒目而视,她就小心的收回了三根指头,见云昭还是怒不可遏,她就收回一只手眼巴巴的瞅着云昭。

云昭从一个小箱子里取出两锭五两的银子放在桌子上道:“这是你跟你弟弟的那份。”

“我帮他收着!”

钱多多的小手在桌子上一抄,两锭银子就不见了,云昭奇怪的上下打量一下钱多多,硬是没发现她把银子藏到哪里去了。

拿了银子,钱多多连敷衍云昭一下的心情都没有,找了一把舒适的椅子坐上去,还把云昭的石榴也拿走了,一个人缩在椅子上跟松鼠一样的剥石榴吃。

第五十八章 第六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