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故剑情深,旧情难忘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初生之苗,当勇猛精进,生根,发芽,破土,抽枝,散叶,而后纳雨露,收阳光,迎风开花,顶雨结果,一旦成熟,清风一吹,便浪迹天涯处处生根!

而后,便生生不息……”

徐元寿先生手里抓着一朵蒲公英,吹散了毛绒绒的花朵,无数种子便随风飘散。

“杀人依旧让我不舒服!”

对于徐先生这种类似佛祖拈花一笑的授课方式,云昭还是不怎么习惯,因为这样听课会非常的累。

“这就要回到‘性本善’跟‘性本恶’这个老调子上来了。

云昭,你认为你是一个恶人,还是一个善人?”

“手里有七条人命,还在挖空心思的谋害更多人,再说自己是善人,这就太过份了。”

“很好,可见你心中还是有善念,虽然做的事情有些大奸大恶,你的心还是一心向善的。”

“我怎么听得这么别扭?”

“哦,佛家的理论就是这样的,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我想知道先生怎么看我的行为?”

“我?没意见!我是你花了一万两银子请来的先生,我要做的事情是给你开智,教授学问,指引如何思考,安慰你杂乱的心绪,至于对错,都是你的选择,我不做判断!”

“您刚才说佛家……”

“哦,那是安慰你的话,佛家最大的作用就是安抚人心,让人变得平静,让人在做了恶事之后找到原谅自己的戒口。最后杀人杀的心安理得,毕竟,杀一个人是杀,杀一万个还是杀,等杀够人了之后,就把屠刀往地上一丢,披上袈裟,原谅自己,又成了一个活生生的干净好人!”

“那么,谁才是好人呢,您至少要告诉我谁是好人,我好向他学习!”

“这样的人还真的有,你还记得金仙观的杂毛道士梁兴扬吗?”

云昭想了一下道:“就是那个骗完我家钱后,就背着宝剑下山,号称要去解救世人的老道?”

“腿断了!”

“啊?被苦主打的?”

事情很好笑,徐元寿却没有笑,而是朝着终南山的方向拱拱手道:“他去贼寇火并的战场上奉劝别人莫要厮杀,还说,只要坐下来谈,总能找到一条合适的出路。

结果,被乱兵踩踏,把腿弄折了,小徒弟把他从延绥一路背回来,耽误了医治,以后可能要拄拐才能行走。

你是不是很想笑?”

云昭沉默片刻,摇摇头道:“我笑不出来。”

徐元寿朝着天空呸了一声道:“可是,别人都在笑他!笑他不自量力,笑他螳臂当车,笑他迂腐,笑他想成名想疯了!”

云昭闻言,沉默了更长时间,再次张嘴的时候徐元寿已经有些不耐烦,准备要走了。

“我最近弄死了七个人,又要准备弄死更多人,家宅不太安定,想请梁道长来家里做一场法事,消弭一下冲天的怨气,先生以为如何?”

徐元寿点点头道:“那就快点,我担心你去晚了,他跟他的小徒弟会被饿死。”

很明显,先生对于云昭的所作所为没有什么意见,更谈不到鄙视。

“徐光启给你寄来了一些种子,明日就要送到云氏庄子,你记得收一下,我听说里面还有一封书信跟两百两银子,银子你拿去,找一些工匠把玉山书院的大门修整一下,弄一些铃铛挂在飞檐上。

信你当场烧掉就好,如果来人问起我,就说我已经死掉了。”

“啊?我要的种子到了?”

云昭听到这个消息,立刻就一溜烟的跑了。

徐元寿抬起胳膊很想嘱咐一下学生,让他再领会一下他的话,千万莫要烧掉信,话到嘴边,眼泪却流出来了,终于没有喊出声来。

云昭野猪一般冲进家里,一脚踹开了后院的大门,大白鹅来不及逃跑,就被云昭捏住了长脖子,重重的在大白鹅的肚子上踹两脚,另一只大白鹅见状摇晃着身子呼扇着翅膀拔腿就跑,云昭丢开了倒霉的大白鹅,见钱多多出来了就扑上去抱着她的脸吧唧一声亲了一口。

见钱多多满脸红霞,就大笑道:“没打算娶你!”

钱多多大怒,追上云昭重重的在他后背上擂了几拳,这才道:“你怎么这么高兴?”

云昭嘿嘿笑道:“我要是说我有法子让所有人吃饱肚子你信不信?”

钱多多撇撇嘴鄙视道:“骗人!”

云昭笑道:“我的宝贝种子明天就要来了。”

钱多多连忙道:“真的?”

云昭道:“很厉害的种子,是红毛国人坐船漂了好些年才漂到一处仙山偷来的种子,一亩地产千百斤寻常事!”

钱多多听云昭这样说,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好几圈,飞快的跑回自己的房间,不一会就抱着两锭银子拍云昭怀里道:“我要买地!”

“买地?买谁家的地?”

“你家的,只要水浇地!”

“这十两银子是我才给你的。”

“是我的!”钱多多的眼睛瞪得溜圆。

“你知道我家的水田一亩多少钱吗?”

“扬州一亩地也不过三两银子,关中的地价只会更低!”

“你知道个屁啊!扬州的地价为什么这么低,完全是因为东南解课给害得,田地多的人家就要应役成为粮长,收不上来粮食,就要拿家产赔!

人人都不想当粮长,而谁当粮长要看谁家的地多,担心自家田地多的人纷纷卖田地,这样一来扬州这种鱼米之乡的地价就变得很低。

像云家庄子这样的地方,我家就是天生的粮长,有我家庇护,别人家没有当粮长的危险,你以为谁会把命一样宝贵的地卖给你?

知不知道,我家的地是祖田,不卖的!”

钱多多低下头,缓缓地靠近云昭用屁股拱拱云昭的侧腰小声道:“就卖给我一点,就一点!”

云昭道:“有了田地,就成了解户,还要缴税。”

钱多多抬起头拨开垂下来的长发露出苍白的小脸道:“有了田地,就算是人了。”

“你接下来是不是还要上户籍?”

钱多多咬着牙重重的点头。

“接下来你是不是会让你弟弟念书?”

钱多多的眼睛开始发亮。

“再然后,你弟弟会上县学,府学,最后参加童试,县试,乡试,会试,殿试,成为秀才,举人,进士乃至状元?”

钱多多将漂亮的小脑袋点的如同小鸡啄米,嘴角甚至还有口水流出来。

“完蛋了,跟我娘想的一模一样!”

“我一辈子不嫁也要让我弟弟光耀门楣!”钱多多把手里的手绢揉成了抹布,嘴里说出来的话却坚定异常。

“你们姐弟两想要得到田地,唯一的可能就是开荒,然后用三年的时间把生地养成熟地,这样一来呢,你们就有了一些旱地!

在这期间呢,要是云氏庄子里某一个有地的人家里遭了灾,需要卖地救命,你的机会就来了,可以用银子买到地。

我家的地除了我祖父的官田之外,别的地都是这么来的,你要有耐心。”

钱多多道:“那里可以开荒?”

云昭指着山腰被云彩围绕的玉山道:“白云上面!”

钱多多看玉山看的有些入神,云昭拔腿就想走,却被钱多多一把抓住道:“你怎么就不想考状元呢?”

云昭摇头道:“考状元不适合我,我觉得干强盗可能更适合我。”

“为什么?”

“因为再过几年,皇帝都要死了,我们去考谁家的状元?”

“瞎说,皇帝怎么会死?就算是死了,皇帝的儿子也会接着要状元!”

“你确定你弟弟能考状元?”云昭指指正在抚慰大白鹅的钱少少。

“我弟弟很聪明!”

“我以前也是这么想我的,后来见识了我的先生之后,就不觉得自己聪明了。”

“你觉得我弟弟适合干什么?农夫?”

“不,你弟弟是一个非常合格的强盗!”

第六十章 第六十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