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价值一千两纹银的纸上谈兵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云昭愣住了,慢慢的将炒松子装回口袋,对钱少少道:“告诉云霄,查一下这个人,我觉得这个家伙好像是李洪基那边的人,不可不防。”

钱少少道:“怀疑就干掉!”

云昭瞅着瘦弱的钱少少道:“你觉得这样合适?”

钱少少道:“总比坏事之后懊悔要好。”

云昭摇摇头道:“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多考虑一下没什么错误。”

钱少少闻言立刻去找云霄了,云昭从小车子上下来,绕着偌大的会场走了一圈,特意在戴了红花的人群里多停留了片刻,将这里的每一张脸都牢牢地记住,这才回到小车子上,被钱少少推着去了学堂。

“你在招兵买马啊!”

徐元寿今天精气神很好,笔下的字也写的很挺拔,老仆在一边研墨,配合的很好。

“朝廷的旨意,乡人守土有责,陕西要编团练!”

“你的团练编好了,就有责任被官府调派去剿匪,这个事情你考虑了没有?”

“考虑好了,团练不可能编好的,只会一直在编练中。”

“这个借口不好,官府需要人手的时候,他们连猴子都不肯放过。”

“我们还需要跟月牙山的盗匪作战,这个借口可以把?”

徐元寿点点头道:“这个借口好,彭和尚被你弄死了吧?”

云昭连连摇头道:“是他老婆弄死他的。”不知道为什么,在先生面前,云昭总是不好意思说自己干的坏事。

“他老婆应该被你灭口了吧?”

“是云霄,云蛟他们干的。”

“彭和尚不能死啊……”

“啊?可是,他的人头被人砸碎去沤肥了。”

“我是说人死了,名声不能死,云氏现在才开始吞并周边的势力,不能太招摇,如果你们把事情做的隐秘,彭和尚的死应该没多少人知道。

不管是云霄,还是云蛟可以假装是彭和尚,依旧跟你云氏为敌,这样一来呢,你可以让这些假装彭和尚的人继续吞并周围的势力。

你云氏可以躲在后边,甚至跟其余的势力联合起来对抗实力强大的彭和尚,然后呢,那些势力就会很倒霉是不是?”

云昭点点头道:“这是一个好法子,云氏不但不用背恶名,还能在官府那边讨好处,最终人不知鬼不觉得将秦岭七十二个峪口全部拿在手中。”

徐元寿点点头,取出一幅明显是他自己绘制的地图,在成仓这个位置用手指点点道:“关中其实不可取,这里在太平年间是好地方,一旦到了战乱时节,就成了百战之地。

关西才是要地!”

云昭瞅了瞅先生画出来的地图,见一条黑线从陈仓出发直达蜀中,就用手指点着蜀中道:“您是说,我应该放弃关中,全力经营蜀中?”

徐元寿点点头道:“早年间,你先生我喜欢游历天下,进了剑门关之后我听说了一首诗,你想听听吗?”

云昭点点头。

徐元寿摸摸胡须轻声道:“烧掉剑阁七百里,蜀中别是一洞天!

蜀中地物阜民丰,人口众多,是帝王基业。

这就是诸葛亮为什么在《隆中对》中说。

“益州险塞,沃野千里,天府之土,高祖因之以成帝业。

刘璋暗弱,张鲁在北,民殷国富而不知存恤,智能之士思得明君。

将军既帝室之胄,信义著于四海,总揽英雄,思贤如渴,若跨有荆、益,保其岩阻,西和诸戎,南抚夷越,外结好孙权,内修政理。

天下有变,则命一上将将荆州之军以向宛、洛,将军身率益州之众出于秦川,百姓孰敢不箪食壶浆以迎将军者乎?

诚如是,则霸业可成,汉室可兴矣。”

千百年来,物是人非,然则,大地山川,河流并无变化,古之道理用在今日同样有效,只需按照时事略作调整,同样可以拿来经营天下!

你与别的贼寇最大的不同就是你的年纪很小,当别的贼寇奋战一生已经垂垂老朽的时候,你正好是雄姿英发的好时候。

那个时候,大明江山必定四分五裂,朝廷必定摇摇欲坠,众老贼已经没了雄心壮志,开始纵情享乐腐败。

这个时候,你若雄心不改,苦心经营二十年,等你大军出了陈仓,必定能席卷天下……这天下!!!

你姓云的坐一坐也不是没有机会!!!

所以,在开始的时候你要懂得藏拙!收起你的爪牙,缩起你的翅膀,要忍人所不能忍之事,风光时让别人站在前边,骄傲时,让别人更加的骄傲。

不享受,不尊荣,对友相亲,对家人相爱,对部下体恤,仁爱,克己奉公,立身正,行事公,

处处结善缘,结善果,与天下人谋福利,占据大义之名,身居良善之所。

虽是巨寇,却不行烧杀劫掠之事,处处以百姓利益为先,自然有无数人愿意为你而死!

待大明气数尽了,天时,地利,人和也就到了你的手中,只要你用人不出大问题,不犯太大的错误,天下可期!”

云昭皱眉道:“我现在还只是一个小孩子……”

徐元寿抱过云昭的脑袋,在上面用指节敲敲,然后又听了片刻,慨然道:“你是一头成精的野猪!”

云昭嘿嘿笑道:”既然如此……“

“承惠纹银一千两!”

“啊?”

“你是贼寇,我是儒家弟子,休想拖我进你的贼窝!”

“您已经在住在贼窝,还帮我出主意了啊。”

“那是先生为了开拓弟子眼界做的一番谋划,纸上谈兵懂不懂?”

“可我已经是贼寇了。”

“孔夫子说:有教无类!去吧,为师现在有一千两百两纹银,你可以给我修建两只石狮子再加一个大门了!”

“学生发现,您赚钱的目标似乎只有弟子一个人。”

“货卖一家,开张吃三年,就是你先生目前的状况!另外,你今日的课业是抄录《隆中对》十遍!”

云昭晕陶陶的从学堂里出来,出门的时候他还听见那个老仆在问徐元寿,他真的是一头野猪精?

对于自家先生,云昭一点都不怀疑他的眼光跟智慧,自从上次说过云氏要一统秦岭七十二峪,先生就已经想到了陈仓要地。

再从陈仓要地想到了蜀中,再从蜀中想到了休养生息,再从休养生息想到了平天下……汉中的事情先生没说,估计是留给云昭自己思考,属于家庭作业!!

进门的时候,云昭手里还有两千两银子的活钱,出门之后,就剩下了一千两!

先生是个好先生,就是太费钱了!估计以后啊,先生薅羊毛大计,只会盯着他这一只羊用力的薅!

没事干,再次来到招聘现场,瞅着一个个粗壮的汉子被人从台子上打下来,云昭心里就充满了悲悯之意。

这些人还在为每月三百个铜钱的工钱厮打的头破血流,就在刚才,一个慈眉善目,仪表堂堂的读书人,就说了一通话,从云昭手里硬是拿走了一千两银子。

这世上,哪来的公平可言?

中午时分云氏管饭……云昭看了这些人的吃相之后,立刻就发现工钱给高了!!

天啊,一顿饭能吃两个斗笠一样大小锅盔的人,就没资格领工钱!

“晚饭改糜子饭!”

云霄过来的时候,不等他说话,云昭就抢先说了。

云霄嘿嘿笑了一声道:“人家就是冲着咱家的黑面锅盔来的,没有大事,以后锅盔管饱,就是这个工钱嘛……咱们家先欠着,等他们抢来银钱之后再发。

那个高杰查过了,这家伙以前是渭南镖局里的镖师,把镖局老大的老婆给睡了,镖局老大要杀他,这才逃出来,投靠我们家求一个活路。

来路清白,虽然生在米脂县,跟李洪基那些人没有瓜葛。”

云昭瞪大了眼睛道:“这家伙贯会睡上司婆娘,你以后要小心!”

云霄大笑道:“你霄叔这辈子就没老婆,把我相好的睡了,以后都是亲亲的好兄弟,送他就是了,算得什么大事!”

第六十三章 第六十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