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平地一声雷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跟云霄这样的真正贼寇比起来,云昭这样不三不四的贼寇根本就上不了台面。

人家就不娶老婆,当然,身为寨主之一,女人是不缺的,他闺女就叫云潇,是云昭的七姐,长相明显跟云霄不同,看样子也是兄弟同心的结果。

不过,云霄明显的将这个名字跟他同音不同字的闺女看的跟金疙瘩一样宝贵。

担心闺女进了云氏大宅受委屈,经常托云昭给闺女送点绸布,肉食一类的东西,直到被云娘臭骂了一通之后,才停止。

他们兄弟不在乎的事情,到了云昭这里根本就不成!!!

老婆就是老婆,不是物件,兄弟的老婆不管长得多美他不稀罕,自己老婆长得有多丑,别人动一下,那就该砍手剁脚乃至碎尸万段了。

所以说,云昭觉得自己是一个很传统的人。

回到家里他就老实的躺在开始掉叶子的大槐树底下,接受秋日最后的恩赐。

云娘走过,见儿子闭着眼睛在睡觉,就拿来一个毯子盖在儿子身上。

钱多多走过来,觉得云昭本身就胖可能会热,又把毯子给拿走,见弟弟躺在小车上晒肚皮,就把毯子盖在弟弟身上。

然后,云昭有十几个姐妹,她们一个个为了表示自己是温婉善良的女子,每个人都过来关怀一下弟弟,于是,云昭在太阳底下盖了厚厚的好几层毯子,鞋子都被人脱掉了,小心的掖进毯子里。

对于这些小事,大白鹅看的真切,云昭却毫无感觉。

先生今天说的话对他来说极为重要,所以,他要联系上下三千年的历史经历把这件事重新捋一遍。

总体上来说,先生的说法是没有错的,是可行的,他唯一没有预料到的就是满清入关这件事。

异族人入侵中原,都是劫掠一番之后就离开了,自从蒙元开了在中原立足的先例之后,只劫掠不入主的习惯也就不成立了。

云昭只要一想到满清的骑兵入关之后的种种行径,心里就暗暗发凉。

如果自己真的跟先生想的那样烧掉剑阁栈道,在蜀中自成体系,那么,席卷中原的满清就会在劫掠的过程中变得越来越强大,等满清完成一统之后,自己在蜀中就会变成一隅!

自古以来,以一隅之地对抗全国很少有成功的先例,云昭也不希望中原大地再被满清屠戮一遍。

如果眼睁睁的看着历史再重来一遍,这是对云昭这个人最大的羞辱。

“走出去才行啊!”

云昭微弱的声音从厚厚的毯子下面传了出来,如同在喊救命。

钱少少快速的将云昭身上的毯子全部拿掉,才看见满身大汗的云昭。

“你不热吗?”

“有点!”

“既然热为什么要盖这么多毯子?”

云昭从躺椅上坐起来,瞅着钱少少道:“谁给我盖的毯子?”

“你母亲,还有你姐姐们,另外啊,如果不是我姐姐帮你拿掉一个毯子,你更难受。”

云昭看看钱少少堆在小车上的毯子斩钉截铁的道:“你姐姐没那么好心,他从我身上拿毯子唯一的原因就是你冷!”

钱少少连忙把毯子抱过来堆在云昭身上。

云昭无奈的道:“我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并没有责怪你的意思。”

“是我的错!”

只要涉及到自己的姐姐,钱少少态度非常的端正,连狡辩一下都不肯。

云杨来的时候,云昭正在吃饭,他很自然地跟着一起吃了。

西安城里的那场抢劫,云杨亲手杀了一个护卫,所以,他拿到了二十两银子。

这场劫杀,已经把这个淳朴的农家少年彻底的演变成了一个贼寇。

他现在,处处在跟云猛学习,准备随时随地接手云氏老一辈贼寇的事业。

“铁农具已经融化了一批,六千斤上好的铁,只要再炒出一批硬钢,就可以锻造夹钢兵刃,你认为什么时候开始锻造比较好?”

“铁匠呢?”

“月牙山原来有两个勉强可以用的,彭和尚被干掉之后,他那里的铁匠多,我试过了,可以用。

事后,要不要灭口还要你发话!”

云昭摇头道:“记住了,凡是工匠所属,我们一个都不杀,只能笼络,不能伤害,钱粮给多一些就是了。

我不信这些人还会背叛我们去告官。”

“他们都是被彭和尚抓上山的,告官不会,找机会逃跑是一定有的事情。”

“那就把他们的家眷弄上山,反正都是附近的人,应该不难!”

“先告诉你一声,你开了这个口子,只要是个人,都想把家眷弄上山。”

“为什么,山底下的日子不是更好过吗?”

“没法子过了,官府今年开了辽饷。”

“辽饷?”

“是啊辽东平建奴没钱了,听我爹说,以前也有辽饷,不过不多,一亩地合下来不过一分二厘银子,最高的时候合一斗麦子。

今年不一样了,辽饷被编进了一条鞭法里面,只收银钱,不要粮食,一亩地要收三两银子。”

云昭皱眉道:“一亩地的产出那里值得三两银子?”

云杨无所谓的撇撇嘴道:“官府要这样收,小民有什么办法?大太监黄传亮亲自督促,不交辽饷就要被官府用大枷锁拿,什么时候交齐辽饷,才会放人。

我还听说,有的地方的辽饷几乎收到一亩地八两银子,很明显,官府没打算让百姓活。”

云昭惊讶的道:“怎们家怎么没有收?”

云杨把云昭吃剩下的半碗饭扒拉进自己的大碗,狠狠吃了一口道:“云氏主家是官身,不收,只要求捐,大娘子捐了七百个钱。”

“你家岂不是要交十二两银子?”

“没错!”

“你准备交?哦,你有银子。”

云杨抬起头看看云昭道:“你觉得我是一个憨子吗?”

云昭摇头道:“你不是。”

“那就是了,我既然不是憨子,为何要交十二两银子的辽饷?”

“官府要是来找你怎么办?”

“官府有力气找到云家庄子来吗?有本事把万年,长安两县的辽饷收上来才是本事。

我这次来就是要告诉你这个大少爷,小民没活路了,要乱了,要大乱了!

已经有人串联要弄死大太监黄传亮!家里有地的小民都知道了,就你们这些不交钱的大地主还不知道。”

云昭听了云杨的话之后,哪里坐的住,连忙让钱少少叫来了管家云福,将云杨说的事情再说了一遍。

云福丝毫没有惊讶的意思,瞅着云杨淡淡的道:“你给我安生的留在家里。”

云杨点头道:“我爹也是这么说的。”

云福又对云昭道:“这是官员跟太监之间的事情,无知小民只是人家手里的棋子。

看不透也就罢了,既然看透了,我们就安稳的待着,看他们相互争斗就是了。

呵呵,一亩地收三两银子……看样子这些官员被太监逼迫的快没活路了,这才用上了这一招。

少爷,里外跟我们家没关系,等过一阵子,太监黄传亮被百姓群殴致死之后,辽饷还是会按照以前的例份收的,今年收的辽饷应该比往年还要低。”

老人家说出来的话,总是透着一股子让人安心的力量。

云昭这种还带着后世思维的小子,他生活的年代政治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那里可能有这种事情发生。

按照他的惯性思维,不论是官员,还是太监敢这么做基本上都是在找死!

都说大明朝末期混乱,那只是史书上的几个字而已,现在目睹这样的怪事情发生,他心里还是一阵阵的发寒……

百姓为鱼肉,真的不是一句夸张的话,而是事实。

云昭可以很清楚的说,此次事件过后,大明朝在陕西的统治就算是彻底的完蛋了。

百姓对官员再也不会有任何敬畏之心,朝廷在陕西百姓心中高大的形象,会彻底的崩塌。

原本属于劣势的贼寇,会趁机坐大……

云昭的嘴巴苦的厉害……自己费尽心机弄来的发展契机,跟李洪基这些巨寇迎来的社会发展红利相比,完全不在一个等级上。

还以为自己身为一个先知先觉者,社会的发展红利会被自己利用的淋漓尽致……

现在看来,天意还是最大……

第六十四章 第六十六章